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没人玩的游戏 -> 书目 -> 第二章 上分有风险(7)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二章 上分有风险(7)

    恰在这时,在我和那个弓箭手的中间,两三个红名和一个卫士正在争斗,他们打打停停此刻正好路过我们中间。我不再犹豫,冲出草丛,直接对着其中一人使用影穿。这个操作,自然是受到月神的经典场面的启发,利用第三者和影穿对称的特性做跳板,靠近我真正的目标。

    果然,那个弓箭手根本没想到我会突然靠近,甚至都没看到我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还在自顾自地打自己的输出。

    我现在的高伤害技能交得差不多了,只剩下离魂一个尚未CD。虽然有突袭的优势,但我必须要顺利连出离魂才能做到短时间内将他击杀。

    这人的反应倒很快,立即踏月拉开距离,但这也是很多不熟悉PVP的玩家会犯的通病,总想着远程打近战尽快拉开距离时最安全的,殊不知交轻功的时机才是关键,并不是越早交越好,而像他这样惊慌失措的PVE玩家的下一步行动是最好预判的。

    在他做出踏月的同时,我立刻用“剑”跟上,虽然剑的范围只有十米,远远比不上踏月的移动范围,但其必中的特效一经触发,就会跟着对方平移到轻功后的位置。这个弓箭手便这样被我算计了一番,白交了轻功。

    我抓住机会,连出离魂,减防debuff挂上,几个小技能将他带走。他的队友还在被卫士长官牵制,根本来不及支援。而蹲墙的那伙人这才追了上来。因为我击杀了输出最高的一人,卫士长官的血量还算充足。我绕着卫士长官跑,不时利用后者的减速AOE消耗追杀我的人。

    当然,这过程中,我也吃了不少对方的远程伤害,血量只剩三分之一。而此刻,卫所里的其他卫士似乎全部死光了,但红名却还剩三十余人。就在我所有技能都进入CD,弹尽粮绝之际,徐大人终于来了!

    NPC的移动速度与自身的轻功水平有关,听到警报后,其他四使府的精锐尚未赶到,徐清如却先所有人一步抵达现场。而且她根本没走正门,是直接从不知哪的屋顶上飞下来的,距离之远令我等玩家望尘莫及。

    她刚一登场,我便立即躲在她身后。虽说躲在女人身后这事不大光彩,但这人身上有鹤归老人一甲子的功力,不抱她的大腿抱谁的大腿?

    果然,她见卫所被屠,立即进入愤怒状态,一记登云掌,直接拍飞了攻击卫所长官的五人。想来受了她全力一击,这些人是凶多吉少了。其他红名还待开溜,却发现她人化万方,几乎同时出现在所有红名的身后,一人一掌全部拍倒。

    我拍了拍旁边的谢流萤:“指着自己的屏幕到,看,徐清如出手了,神仙啊,这是。”

    虽然看了不少游戏里的剧情,也看过的动画,但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徐大人对普通玩家出手。看来任你技术再高,装备再好,也别想赢过官方钦定的主角。想到这里我在劫后余生的同时,不免觉得有些悲哀。

    谢流萤正忙着打竞技场,并没有空理我,倒是相对比较清闲的邓广源围观了我1V50的全过程,并且感慨道:“这武功厉害,你们怎么学不会。”

    我一边坐下调息回血,一边回道:“我们能不能学会还不是要靠你吗?看你能不能挖出来,学会我们就无敌了。”

    此时我注意到,脑袋上的悬赏debuff已经消失,看来悬赏我的人就是这伙红名的其中之一。悬赏人死去并不会使这个debuff消失,但如果悬赏人自己被抓进牢里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毕竟自己都去吃了牢饭,得罪了官府,其发布的江湖恩怨也就没人再理睬了。

    事情告一段落,但我心中的疑问却只多不少,到底是谁发动这些人不辞辛劳地老追杀我呢?就在我纳闷之际,我私聊窗口传来一句亲切的问候:“死挂B。”

    我认出私聊的ID应该是刚才来追杀我的红名之一。

    “打不过别人就开挂。”

    这简直莫名其妙,我怎么说也是游戏里反外挂的急先锋,专门传播正能量,这么大一顶帽子扣下来,我可不敢接。

    我:“谁说我开挂了。”

    “你没开挂怎么现在还没死,还反杀了我们几个人。”

    这……这你让我怎么解释?我太强,你们太菜?直接这样出言嘲讽,肯定问不出东西来,所以我还是按捺心中的不满,慢慢问道:“说我开挂也得有证据的,而且我曾经打败过外挂,网上那个视频的点击量很高的。”

    “放屁,打外挂的那个叫郭家护院。”

    我:“我改ID了,现在就叫刻舟,不信的话我可以马上开播给你们看。”

    换了新ID之后一直忙于训练,没有机会开播,所以即使是我的粉丝也并不知道我换了个ID。

    我转念一想,似乎还有更直接的办法:“你在YY上问一下和我交过手的人,再去看看我和九月八战队的对局,剑留双换手剑是郭家护院的独门绝技,你看看还有没有第二个人会。”

    对方半天没有回话,不知是在思考我的话的可信度,还是在通过其他途径求证这一点。

    我等了几分钟,对方还是没有动静,便试探问道:“现在你坐了牢,我又被浪费了训练上分时间,你总得告诉我为什么要来杀我吧。又是谁告诉你我开挂了,有人挑唆的话,我们岂不是都很冤?”

    等了大约半分钟,对方终于回答道:“顾虑直播的时候说的。”

    我努力在脑海里搜索这个名字,终于想起他是几个小时前和我打竞技场的那名剑客,操作非常不错。按照这个红名的说法,这人似乎是个主播?这……打不赢我就说我开挂?

    我忙打开直播平台,搜索这个叫顾虑的人的直播间,果然在《书名》分类的前列就找到了他,似乎还是个人气主播。热度比我的直播间高两倍的样子,而此时的他还在若无其事地播着竞技场,所用的正是之前与我对抗的那个账号。

    :。:

    bq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大家读书院

若发现 第二章 上分有风险(7)-网游竞技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
本作品《没人玩的游戏》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喝肥宅快乐水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