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大明之五好青年 -> 书目 -> 第二三六章 这真是极好的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二三六章 这真是极好的

    杨信当然不知道已经有人在谋划清君侧了……

    实际上这是必然。

    那些士绅又不是傻子,嘴上骂他这个奸臣和九千岁这个阉狗,实际上都很清楚,真正的主谋是那个在皇宫搞奇技淫巧的小皇帝,杨信和九千岁不过是左膀右臂而已。

    但目前来讲换皇帝难度太高。

    天启的合法性无可动摇,他爹可是东林群贤当年力争的,而他作为他爹的长子,这是儒家礼法中无可争议的皇位继承人,除非他猝死,否则换皇帝是不可能的。

    至于他猝死。

    这个同样不是那么容易,实际上皇宫已经完全被九千岁控制,锦衣卫在换上田尔耕和许显纯之后也逐渐完成整肃,至少目前士绅们还没有这能力。那清君侧就成了唯一选择,如果能够利用那些土司起兵清君侧,并且在战场上弄死杨信斩断这条手臂,那天启再想像如今这样也就不可能了。

    毕竟九千岁战斗力不足。

    就算天启还想搞,也不可能在地方上斗过那些士绅,话说万历年间死了多少税监?

    大不了再继续玩呗。

    可杨信不同。

    武力值太高根本斗不过啊。

    总之一场新的阴谋,就这样在秘密地展开了。

    而杨信继续向前。

    他到达徐州时候,接到了辽东前线最新的战报。

    毛文龙终究没能守住叆阳。

    野猪皮以代善留守赫图阿拉,黄台吉北线警戒他舅舅,莽古尔泰守鸭绿江口,自己亲自率领四万大军首先切断叆阳与辽阳的联系,继而全力猛攻,而且大量使用新编的八旗朝鲜和弗朗机一类火炮。

    毛文龙苦战半个月,最终还是被攻破叆阳。

    不过他的主力撤出了。

    他带着六千多由投诚建奴,朝鲜和明军组成的混合军团,趁着一场大雨突围南下,并且在凤城和截击的莽古尔泰再次交战一场,最后剩下五千多人南下,在熊廷弼派出的骑兵接应下撤到了秀岩也就是岫岩。

    整个战役期间熊廷弼只是派出曹文诏率领骑兵,再加上秦邦屏的白杆军,组成一个不足万人的救援队出抚顺关佯攻赫图阿拉,并且和代善在萨尔浒再次交战。结果双方居然打成了平手,白杆兵的长矛阵和曹文诏的精锐骑兵队互相配合,激战一场后因为建奴援军到达而撤退,但依旧带回了三百多首级。

    己方损失五百。

    北线金台吉也只是象征性派出一千骑兵由周遇吉率领,加上黄得功的三千骑兵佯攻,但黄台击采取在山林中袭扰战术。

    明军同样短暂地深入后也撤退。

    总之叆阳之战结束,明军在辽东又丢掉了一个堡垒群。

    实际上熊廷弼就是不想要叆阳这个孤悬于外的堡垒群,从辽阳向叆阳运输军需,必须在崇山峻岭间辗转几百里,之前建奴就不断袭击,养活毛文龙这支孤军成本太高。这还不是开原那样,后者有辽河水运,安全由炒花的蒙古骑兵负责,对熊廷弼来说除了支付给杨信的运费,其他根本不需要付出什么。

    但毛文龙那里不行,所有粮食都必须在山间辗转运输过去。

    还得武装运输。

    实际上被建奴抢走的不比毛文龙获得的少。

    所以熊廷弼早就不想要叆阳了。

    他现在就是一门心思收缩,外围零散堡垒能弃则弃,尽他全力封锁对野猪皮的走私,这段时间辽东世家大族被他抓了不少,导致辽东这些世家对他怨声载道。

    而一到秋冬开春季节他就丧心病狂般四处点火,逼得野猪皮不得不撒出人马,一到风向不对就在山林巡逻,但根本没什么效果,后来熊廷弼还学会了之前杨信教他的用改造版孔明灯。气急了的野猪皮干脆也派人给他放火,可问题是明军控制区核心是辽沈的平原,那里放火根本不会有任何效果,总之两人就像个玩火的小孩般这样斗着谁点的火更大。

    至于对明军的整肃……

    那个效果有限,实际上现在熊廷弼早就不喊他那个十五万大军九万匹马的平辽策了。

    他也知道不现实。

    而且将领们多数都讨厌他。

    因为他对军纪抓的严,尤其是对将领吃空饷格外狠,这段时间已经斩了好几个副将参将,就连总兵都罢免了好几个,这样的结果就是尽管辽东形势逐渐稳定,但他在辽东却几乎成了万人嫌……

    弹劾他的奏折数量仅次于弹劾杨信的。

    毕竟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

    他严厉打击走私断了世家大族的财路,严查吃空饷断了将领财路,文官们敌视他,武将们仇恨他,最终他就这样向着杨信这种奸臣发展。好在天启和九千岁因为杨信关系,对他是完全支持的,哪怕九千岁也一样,尽管熊廷弼对他也不是很恭敬,这个臭脾气的确很难改,但看在杨信面子上,他对熊廷弼那里还是基本上有求必应的。

    总之这就是辽东战局的变化,至于拿下叆阳后,野猪皮是否进攻叶赫城还不得而知。

    “毛文龙。”

    杨信看着战报一脸深沉。

    “他为何要去秀岩呢?”

    他疑惑地说道。

    “那一带就秀岩一座城可以驻扎,咱们在那一带山里,其实只是控制过去朝鲜的陆路贡道,这条贡道就是从镇江城开始,一直向西北到辽阳,而过了定辽右卫城向南就没什么人了,全都是人迹罕至的山林,只有秀岩城孤悬山中。建奴切断大路,镇江城又在建奴手中,从定辽右卫城南下只有这一个地方可歇脚,实际上毛文龙能逃出来已经很不容易了。”

    一直跟着他的那个锦衣卫说道。

    “这不行,他是叆阳总兵,职责就是牵制建奴后方,他跑到秀岩城还牵制个屁呀,准备纸笔,我要给陛下上奏折!”

    杨佥事说道。

    旁边小喵赶紧准备纸笔。

    杨佥事很有几分红袖添香风采地开始写奏折给毛文龙找麻烦。

    毛文龙存在的意义就在于袭击野猪皮的这条生命线,但他躲到秀岩城是肯定没用的,那里还袭击个屁,人家在凤城就堵死他了,所以必须让他到鸭绿江口另外建立一个据点。就让他去皮岛,由天启以圣旨方式逼他去,他不去那就治他一个叆阳失守的罪,他要去就给他个东江总兵节制辽东半岛以东。

    他应该会去的。

    这个人还是很有建功立业心思的。

    他去皮岛先把这个走私的中转站毁了,同时逼迫李珲做出选择,如果李珲让毛文龙进驻皮岛,那野猪皮就得再次揍他,如果他不让毛文龙进驻,那就代表着他背叛大明,天启名正言顺派兵监护其国。

    这个问题徐光启之前就提过。

    但李珲始终为自己辩解,另外朝廷里面晋商支持的官员也为他开脱,毕竟晋商需要这种贸易。朝鲜是有银矿的,他们每年同样出产大量白银,这些白银全都被李珲购买粮食给野猪皮充当保护费,然后落入晋商和江浙粮商手中,后者可舍不得这个财源。

    所以天启始终也没真正在意这个。

    主要是他和杨信都还没顾得上管朝鲜那边的事情。

    但现在就让李珲亮明立场。

    李珲在皮岛还驻扎三千军队的,而且还有他的水军,打的旗号是在那里防止依旧占据义州的建奴南下,但实际上就是保护这个走私基地,防止明军水师登陆占领这个走私基地。毛文龙如果想登陆皮岛,那么只要李珲的人抵抗,那就坐实了他背叛大明,如果不抵抗,就意味着这个走私基地废弃,野猪皮想继续获得走私的粮食,就必须重新开辟一个港口。

    而且必须远离皮岛。

    因为明军还会以那里为基地驻扎水师战舰,

    至少这个走私基地不能在明军水师巡逻范围,那么就只剩下平壤的南浦港这一个选择了。

    但那就需要李珲的真正臣服了。

    因为那样就意味着朝鲜人必须从平壤,一直把粮食辗转运输到三四百里外的朔州,这个运输线需要李珲以倾国之力给他维持,而那时候李珲也就不存在首鼠两端的可能了,这样的运输都赶上当初抗倭时候了,李珲真以为大明君臣都是瞎子啊。

    所以野猪皮必须以武力,让他真正彻底臣服,并且和大明断绝关系甚至转为敌对。

    于是战场再一次转入朝鲜境内。

    野猪皮也没有别的选择。

    除非他确信自己能攻破熊廷弼的防御,获得辽东的粮食产区,否则朝鲜的走私粮食是他唯一外部来源。

    这是他粮食安全的底线。

    要么向东去揍李珲这个软柿子,要么向西去硬碰熊廷弼的防线,很显然向东是最明智的选择,只要他能够转向朝鲜,并且再耽误一年时间,基本上他也就没有再向辽东扩张的可能了。因为陈于阶那里的棱堡已经在修建,最多今年年底就能够屹立在辽河岸边,再加上被白银拉住的金台吉,那里一个可以出动两万精锐的基地就真正建成。

    野猪皮攻沈阳?

    那边的骑兵从后方直插赫图阿拉了。

    “这真是极好的!”

    杨信一边写他的奏折一边愉快地想象着野猪皮君临朝鲜的场景。8)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大家读书院

若发现 第二三六章 这真是极好的-历史军事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
本作品《大明之五好青年》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木允锋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