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大唐技师 -> 书目 -> 第432章 街头霸王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432章 街头霸王

    李牧骑马从宫里出来,没了独孤九在身边,也没人给他驾车了,只好自己骑马。这小子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一天一夜没个影子。李牧虽然有点想他,却也没着急去寻。一来是并不担心独孤九会消失不见,再者,孩子年纪大了,有些事情,早晚要自己去想通,这个时候烦他,反而不是一件好事。

    沿着朱雀大街行走,到了平康坊,李牧拨马拐了进去。

    说是赌坊装修好了,他还没亲自验收过呢,到底这赶工出来的赌坊,符合不符合他的标准,还要亲自看过才能算数。现在天还没黑,还不是平康坊的营业时间,因此街道上也没几个人。李牧骑马过来,就显得比较乍眼了。若是换作其他的公子,少不得得有女子抛个媚眼。但看到他这身标志性的虎皮裘,便都知道来者何人,没有一个人敢凑上前来。

    李牧留意到了周围的反应,心中暗道,难不成我是个灾星么?怎么还没人搭理了?

    还没等他走到赌坊,收到信儿的二狗颠颠小跑着迎了上来,接过马的缰绳,为李牧牵马。

    “侯爷,您怎么来了?这工地上的事情,交给二狗就好,保准不会出任何纰漏。”

    “我就随便瞅一眼——”李牧瞥了眼二狗,道:“听说,你把你的兄弟三狗叫到工地帮忙了?”

    二狗心里咯噔一声,赶忙跪在地上,道:“侯爷,小的没跟侯爷打招呼就擅作主张把我兄弟叫了过来,实在是不应该。只是那几天赶着这头忙,为了赶工……侯爷又在山谷,所以小的就、就——”

    二狗越说,声音越小。他心里头明白,自己的这点理由是站不住脚的。就算为了赶工,忙,那也有的是人调遣,非得是你的兄弟么?而且即便是那几天,二狗也曾给李牧送东西,去过山谷数次,但他也没提这件事,显然是有意瞒着,妄图蒙混过关了。

    这等粗劣的借口,骗一下庸人还行,拿来哄骗李牧,他自己都觉得过不了关。

    李牧似笑非笑,瞅了二狗一眼,道:“二狗啊,你有点不实在了啊。不就是想提携一下自家兄弟么?人之常情,有啥遮遮掩掩的。再说,我还记着你那个兄弟,曾经帮过我的忙。他做狱卒也不是长久之计,能来你跟前做个帮手,也是一件好事。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有他在你身旁,你也能躲一个信得过的人。没啥大不了的,起来吧。”

    二狗听得眼泪汪汪,道:“正是这个意思,小的不会说,又怕侯爷生气不许,所以才——请侯爷责罚。”

    “罚什么,起来吧,以后有事直接说,别让我后知后觉。我很不爽这种感觉啊,不能有下回,知道么?”

    “保准没有下回!”二狗磕了个头,爬了起来,牵着马缰绳,脚下都像是轻了三分似的。这件事一直压在他的心里,都快成心病了。既不能把兄弟赶回家,又不敢跟李牧说,还怕哪一天露馅了,自己吃不了兜着走。

    今日被李牧戳破,却又没惩罚他,让他的心里一块大石落了地。

    没走多远,冷清的街道热闹了起来。道路两旁,码放的都是建筑材料。李牧用股份兑换了半个平康坊,这一片儿都在施工中。有一处门口没有堆放建筑材料的,就是已经完工的四海赌坊。二狗牵着马,带李牧来到赌坊门口,便要趴下去,为李牧做下马凳。

    “没这样的规矩。”李牧摆摆手,从另一边跳下了马,左右瞅了眼,道:“在旁边专修一个马厩,用来停车,喂马。”

    二狗忙记下来,叫过来一个帮闲,把缰绳交给他,亦步亦趋地跟在李牧身后。

    李牧站在门口打量这座赌坊,从外观上看,与他的设计一般无二。整体两层,一层是大厅,各种赌具齐聚,也不限身份,三教九流皆可进入。二层则有所限制,少于千贯赌本,没有资格上楼。服务的水准也是不同,都是单独的包间,专门的人伺候,这就高了一档了。

    两层之外,还有地下室。这个地下室,建筑标准等同于工匠坊的那个“冰窖”,四面都是夯土加石块砌成,中间夹杂细沙,想要挖开绝无可能。这是为了存放金银以及筹码用的,若没有这一手准备,来几个梁上君子,把筹码偷走了,赌坊岂不是要血亏么?

    李牧把能想到的,全都想到了。其中不乏他在前世看过的港片中吸取的经验,理论上来说,应该是远超这个时代的人想象的。但凡事也非绝对,还要走着看,到底能不能防住,等赌场开业了,一试便知了。

    “公孙康怎么没过来,不知道本侯来了么?”

    二狗忙道:“公孙员外郎去了东城工地,清早的时候,说过了的。侯爷若是找他,我派人去——”

    “不必,我就随口一问。”李牧摆了摆手,迈步进了赌场。由于赌具都还没做好,赌场内显得有些空旷。不过基本的陈设,都已经准备完毕。各功能区,虽然工匠们在建造的时候不知道是为什么,却也都按照李牧的规划,很好地完成了。

    楼上楼下看了一遍,没有什么大毛病。看得出虽然是提前了工期,却也是在保证了质量的前提下,整体称得上‘优秀’二字。

    回到楼下,李牧让二狗搬了一把椅子坐下,道:“前日我让你培训的人,你培训的如何了?”

    “差不多了。”二狗见李牧问起,脸上挂上一副得色,道:“全都是按照您的要求,模仿天上人间的服务员培训的。小的敢大胆说一句,咱们培训出来的人,不比天上人间的差。侯爷若不信,我去把人都叫来,让侯爷检查一番。”

    “呦呵,这么有信心啊?”李牧笑了笑,道:“那就去叫人吧,让本侯见识一下你培训出来的人。”

    “呃……”二狗脸上的笑容一僵,尴尬地咧咧嘴,道:“小的不敢欺瞒侯爷,其实、其实不是小人亲自培训的,是有人帮忙——”

    “帮忙?”李牧瞅了二狗一眼,道:“你小子是胆子大了啊,我让你培训,你却偷懒?”

    “不是的,小的怎敢!”二狗慌忙解释道:“实在是小的不擅长此事,又唯恐耽误了侯爷的事情,所以才找了会干的人做这件事。这人侯爷也见过的,正是金晨银月两位姑娘。”

    “金晨、银月?”

    李牧想起来了,鞠智盛送给他的那份惊喜。那日因为李知恩吃醋,被他匆匆地安顿在了平康坊,随后他事情忙起来,就把这俩人给忘了,没想到还用上了。是了,她们自称是高昌宫廷舞姬,对于礼仪之道应该是不陌生,倒也不奇怪了。

    李牧笑了笑,道:“那就把她们俩也叫来,若是培训得好,本侯有赏赐给她们。”

    “小的先替她们谢过侯爷了。”二狗说了一声,跑出去叫人了。所谓的培训,就在原来的春风楼。培训的服务人员,多是原教坊司的女子,从中挑选出清秀可人的,作为四海赌坊未来的服务人员。

    这个念头,是李牧的灵光一闪。既然拉斯维加斯可以有兔女郎,两千年前的大唐第一赌坊,为啥不能有个类似的?

    当然碍于时代限制,肯定不可能有兔女郎那么刺激。不过有一个清秀的小美人伺候在旁,肯定能最大程度地刺激赌徒的消费就是了。而且这样一来,也能让这些女子避免欢场卖笑,也算是好事一件。

    没多大一会儿,二狗带着一群女子回来了。为首二人,正是金晨和银月。几日不见,不知是否是错觉,李牧发现金晨好像又漂亮了一点儿。但仔细瞧瞧,好像又还是原来的样子。

    瞅了好一会儿,李牧终于发现了猫腻所在。原来是衣服的关系,那日见到的金晨,穿着一身高昌的衣裳。高昌的服饰,虽也是汉人服饰的一种,但经过多年与胡人文化的融合,已经不完全是汉人的样式了。其中很多花纹,都是汉人服饰所没有的。而今日的金晨,穿着一身长安城非常流行的襦裙。越发显得她的脖颈颀长,给人一种非常优美的感觉。

    “侯爷?”

    二狗在旁边瞧了半天了,见李牧打人家金晨进来,就目不转睛地盯着,心道莫非是侯爷看上她了?心里这么想,嘴上也不敢问,可实在是时间太长了,都把人家盯得脸红了,再不出声打断,有点说不过去了,这才奓着胆子小声提醒了一下。

    李牧缓过神来,也觉得有些羞赧,轻咳了一声,道:“来吧,把你们这几日所学,展示给本侯看一看。”

    金晨越众而出,向李牧行了个礼,然后开始指挥众人。或站或立,或行或止,如何说哈打招呼,一一展示给李牧。展示完毕,又规规矩矩站成队列,没有一丝一毫地杂乱。

    李牧从头看到尾,不得不承认,若是以天上人间的服务员做比较。这一批服务人员,着实不差什么了。他不由得高看了金晨一眼,此女短短几日,能把这些人调教得这般令行禁止,绝非等闲之辈啊。

    正要说上几句话,忽然一个帮闲闯了进来。李牧蹙起眉头,二狗瞧见了,冲过去就是一脚,骂道:“你是干什么吃的,一点规矩都没有?侯爷在这里,你也敢造次?还不滚?”

    “狗爷,我……哎呀!”帮闲急得直拍大腿,叫道:“侯爷,出大事了!思文少爷挨打啦!”

    “什么?”李牧霍然站起,盯住帮闲问道:“你看准了?是思文么?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打我的兄弟?”

    “小人不认识啊!”

    “走!”李牧二话不说,起身便走。二狗也不顾上金晨等人了,对她们摆摆手,也赶紧跟了上去,大呼小叫,把帮闲们都喊上,担心还不够声势,又叫工地停工,所有工匠一起跟着去,一群人浩浩荡荡,在报信的帮闲带领下,来到了平康坊坊门。果然看到一群人围在一起,挡的严实看不着里面,李牧心急火燎,来到跟前也不管前面是谁,抬腿就是一脚,骂道:“老子逐鹿侯李牧,识相的让开!”

    人的名树的影,逐鹿侯这三个字,在长安城还是吃得开的。围观的人听到是李牧来了,瞬间让开一条通道,李牧一马当先闯进去,二狗等人紧随其后,手里都拿着家伙,没有家伙的,也都拿着青砖石块,已经做好了干仗的准备。

    李牧来到人群中心,这才看清楚,原来不是李思文单方面挨揍,而是他跟人打了起来。对方虽然有五个人,但却只有一个人动手了,没有以多欺少。李思文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对方也没好哪儿去,一个捂眼青,嘴角还挂了彩,像是被人挠了。

    俩人已经被分开了,但都没走,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瞪着对方。

    看到这种情况,李牧也不好偏帮。他往俩人中间一站,转了个身,把李思文挡在身后,抬腿就是一脚。对面的少年没想到李牧问也没问就打,猝不及防肚子中招,像是虾米似的弯下了腰,跪在了地上。

    他身后站着的几个人见李牧动手发难,下意识也要冲上来。但只迈了一步,又都停了下来。显然是认出李牧的身份,不敢动弹。

    李牧冷笑一声,道:“我还当是哪路豪杰,敢动我的兄弟?怎么,知道我是谁,不敢动手了?”

    五个少年都不出声,心中都腹诽,这不废话么?

    “大哥,你不用管,等我歇会儿,我跟这小子再比划!嘶……今天我跟他、我——”

    李思文兀自还在嘴硬,李牧把虎皮裘脱下来,披在他身上,道:“你消停一会儿,看大哥我替你出气。”

    “大哥……”李思文以为李牧要仗势欺人,想要阻止,却被李牧打断了。

    “闭嘴!”

    李牧活动了一下筋骨,道:“谁也不许帮手,今天是私事。不要顾及我的身份,来,你们四个一起上。老子要是仗势欺人,拿身份说事儿,李牧俩字儿倒着写!”

    被踢了一脚的少年听到这话,抬起头看向李牧,嘶声道:“当真?”

    “骗人是小狗!”

    “这话可是你说的,哥几个,揍他!”

    bq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大家读书院

若发现 第432章 街头霸王-历史军事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
本作品《大唐技师》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扬镳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