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四重分裂 -> 书目 -> 第七百八十四章:逃逸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七百八十四章:逃逸

    同一时间

    无罪大陆西南,梦境教国,地下圣堂祷间

    “总觉得有些无聊啊......”

    拉莫洛克慵懒地坐在一座萦绕着惨绿色氤氲、形态扭曲不定的神像前,低声喃喃着:“虽然能够肆无忌惮地放松身心是好事,但这种怠惰的日子过久了其实也挺没劲的,呵,我这人还真是难伺候啊。”

    这个看上去约莫二十五六的男人还是老样子,穿着一袭宽大的银白色风衣,右眼前戴着一只单片眼镜,五官清秀而柔和,看上去温文尔雅,那双细长的凤眼始终都跟没睡醒一般微微眯起,和善的笑脸能让任何人在看过他一眼后立刻对其产生好感。

    不过在‘第一眼’过后,你就会从这个人身上感受到一股难以言喻的怪诞与诡异,仿佛他并不是人类,而是某种由大量扭曲的存在堆砌出来的,看上去与普通人类无二,但绝不算是正常人的什么东西。

    尽管这种令人惊悚莫名的气质在现实中并不明显,甚至细微到正常人根本感觉不到,但当这个游戏ID为‘拉莫洛克’的人进入无罪之界后,这份扭曲到无药可救的怪诞气息就再也藏不住了。

    “残虐之罪么......”

    拉莫洛克打开自己那连个人战力排行榜前十万名都进不去的人物面板,将目光投向自己天赋栏的第一排第一列,有些受伤地叹了口气:“真是太伤人了,我明明是个知法懂法的好公民来着,被强行划分到【混乱邪恶】这个乱七八糟的阵营中也就罢了,自带天赋竟然也给的这么奇葩。”

    周围静悄悄的,除了那流转着惨绿氤氲的扭曲神像之外,整个祷间就仿佛一幅油画般静止着。

    一副分外诡异的,宛若加了反向滤镜般诡异的油画。

    “不过话说回来......”

    几秒种后,拉莫洛克嘴角那抹似乎永远都不会消失的弧度逐渐变得锋锐了起来,冷笑道:“既然这款游戏的主系统判断如此精准,为何不直接把所有‘混乱邪恶’的玩家送进监狱呢?就算刨去那些劣等垃圾,我这种人在被撕掉了伪装后依然能轻松惬意的活着......是不是有些太奇怪了啊。”

    他身后那座扭曲的神像微微闪烁了两下,然后微微的嗡鸣了起来,似是发出了一连串若有若无的低语。

    “听不见啊,我亲爱的主人~”

    拉莫洛克挑了挑眉,表情略显无奈地耸肩道:“真令人伤心,我明明已经把一切会引起您兴趣的事全盘托出了,您却依然不愿意跟我这位虔诚的信徒好好联络一下感情。”

    神像不出拉莫洛克所料的毫无反应,就好像刚才那阵嗡鸣声只是后者的错觉一般。

    “唉......”

    拉莫洛克叹了口气,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却被一阵短促的敲门声打断了。

    “拉莫洛克大人,失语厅送来了最新的极密情报,您让我们关注的北边也有新消息反馈回来了。”

    稍稍有些颤抖的男声从祷间外传来,低沉而恭谨。

    “嗯,进来吧。”

    拉莫洛克懒洋洋地站起身来,不修边幅地倚在神像正前方的长桌旁,转头对悄然出现在门口的中年男子笑了笑:“怕什么,我又不会杀了你。”

    “是......是的,大人......”

    后者深深地垂下了头,一边极力控制着自己的身形,一边战战兢兢地从袖口处掏出了两张羊皮纸,小心翼翼地放到了拉莫洛克身侧的桌面上:“很......很抱歉,大人。”

    拉莫洛克并没有去碰那两份情报,只是有些好笑地看了那位中年祭司一眼,莞尔道:“别紧张,尽管我总是会习惯性地忽视掉那些求饶的话语,但这并不代表我会随意虐杀掉一个没有犯错的伙伴,还是说......你确实做了些自以为可能会冒犯到我的事?”

    后者顿时身形一僵,然后用力摇头道:“绝对没有,大人,我愿向......”

    “呵,开玩笑的,你要是太较真就没意思了。”

    拉莫洛克却是抬手打断了后者,悠然道:“而且就算我们的神并不在乎大家偶尔说说瞎话,也不代表他完全不介意信徒们的欺瞒,哈哈,别误会,我并没有不相信你,只不过绝大多数的人都不够了解自己,所以哪怕你对我抱有一些就连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负面情绪也实属正常。”

    汗流如注的中年男子连连点头,似乎已经精神紧绷到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那么,可以请你帮我念一下这两份情报么?”

    拉莫洛克指了指自己手边那两张被火漆封着的卷轴,笑道:“我这段时间一直都在跟宗教典籍之类的东西打交道,现在看到文字就会觉得难受,啊对了,请先读那份失语厅送来的极密情报吧,我这段时间一直都当那玩意儿是内部周刊来着。”

    “如您所愿。”

    中年男子轻出了一口气,拿起其中一只卷轴后通过某种手法将上面那层火漆剥离,然后轻轻抖开,一板一眼地念了起来——

    【紧急密报,阅读权限:大主教

    圣历9571年霜之月咏唱9日,沙文帝国皇储亚瑟·伯何于格里芬王朝王都布罗瑞德猩红行宫遇刺,不治身亡,死因为突遭火枪射击。

    据调查,对亚瑟·伯何实施刺杀的人名为【加雯】,自称流浪歌者,于数月前抵达格里芬王朝境内,并在极短的时间内成为了格里芬二公主伊莉莎·罗根的闺中密友,两人直至亚瑟·伯何遇刺前始终形影不离,以下附对【加雯】的紧急调查结果。

    ————

    姓名:加雯(存疑)

    种族:暗精灵(存疑)

    性别:女(存疑)

    年龄:230-310岁(存疑)

    隶属:未知

    刺杀动机:未知

    个人履历:未知(失语者与格里芬情报厅收集到的情报已经被证实为伪装。)

    行动脉络:未知

    所处位置:未知

    武器:黑色单手火枪(成功刺杀后失踪)

    延伸资料1:亚瑟·伯何的具体死因高概率为某种破坏力极强的弹药。(确定)

    延伸资料2:格里芬王朝的【血狮大帝】数月来始终在追求加雯。(存疑)

    延伸资料3:调查员判断,亚瑟·伯何的死似乎与伊莉莎·罗根无直接关系,后者似乎并未唆使过加雯刺杀亚瑟·伯何。(存疑)

    ————

    补充编辑:

    据失语者【齿】的调查,伊莉莎·罗根在亚瑟·伯何遇刺的第二天,即祈颂1日晚十九点前往阿兹古尔班大监狱审讯加雯,并在三十分钟后因不知名原因被加雯俘虏,同日晚十九点五十分,血狮大帝赶到现场,经过简单地谈判后,加雯以伊莉莎·罗根的性命为筹码脱逃。

    伊莉莎·罗根脱险后,血狮大帝即刻组织了由数位传说阶强者为核心的搜查部队展开高强度搜捕,却始终没有成功捉回加雯,后者不知所踪。

    延伸资料5:沙文帝国目前应该尚未知晓凶手脱逃的情报。】

    读完了这封由梦境教国核心情报机关派发下来的极密情报后,中年男人长吁了一口气,然后面色逐渐变得古怪了起来。

    很显然,这封信函中所描述的内容,着实是他从未料想过的。

    沙文帝国唯一的皇子在格里芬王都被刺杀,这着实令人震惊到难以附加,再加上一条‘凶手全身而退’的消息,那几乎可以说是天方夜谭了!

    而拉莫洛克却是要相对淡定得多,尽管他也在听闻亚瑟·伯何遇刺以及凶手成功逃逸的时候显得有些惊讶,但嘴角那抹弧度却依然没有消失掉,只是保持着他那一贯的笑容陷入了沉思。

    ......

    片刻之后

    “好吧,好吧~”

    拉莫洛克眯起的双眼闪过了一抹精芒,他一边擦拭着左手实质上的那枚戒指,一边轻声喃喃道:“一步险棋,但也是一步好棋,呵,我承认自己低估你了......伊莉莎·罗根殿下。”

    旁边的中年男子先是一愣,然后下意识地问了一句:“您说什么?”

    “显而易见。”

    拉莫洛克耸了耸肩,淡淡地说道:“虽然我早就知道格里芬王朝的那位二公主是个威胁,但却还是低估了她的魄力和手腕。”

    尽管已经跟了拉莫洛克很长一段时间,但这位教阶与卢修斯·莱斯特兰奇同为高阶祭司的中年男子却仍然完全无法理解对方话中的含义,只能试探性地猜测道:“您的意思是,刺杀亚瑟·伯何的幕后主使是......”

    “不不不,亲爱的卡特,虽然仅仅只是主观推测,但我并不认为那位伊莉莎·罗根殿下就是亚瑟·伯何之死的幕后主使。”

    拉莫洛克轻轻晃了晃自己纤长的食指,悠然道:“尽管我并不是一个擅长看清局势的人,政治层面的嗅觉更是糟得一塌糊涂,但在很多方面......比如寻找对手弱点这一领域还是自认为有一手的,而格里芬王朝最致命的弱点别说是我了,就连一只稍微聪明点的泥卡丘八成也看得出来。”

    高阶祭司卡特皱了皱眉,低声道:“您指的是格里芬内部那些大贵族?还是他们那腐朽而盘根错节的势力?”

    “差不多吧,毕竟都是一回事。”

    拉莫洛克不置可否地笑了笑,随手拿起那张自己刚刚听完的报告扫了两眼:“而在当前这个情况下,被西南各大势力警惕了数百年之久,还有着巨大内患的格里芬显然没有道理去招惹沙文帝国,所以除非那位血狮大帝和他最宠爱的妹妹伊莉莎同时疯了,否则他们绝不会想弄死那位亚瑟皇储的。”

    高阶祭司卡特恭敬地垂下了头,等待着拉莫洛克的下文,他很清楚面前这位大人虽然恐怖,但在和别人探讨问题时还是蛮温和的,而且也并不在意对方能否跟上自己的思路或节奏。

    “那位血狮大帝是一位雄才大略的君主,再加上那位狡猾的伊莉莎公主,如果他们并非格里芬皇室,而是随便哪个国家的主宰者,都能在历史上刻上自己的名字,只可惜......呵呵......”

    拉莫洛克并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重新提起了刚才的话题:“总而言之,我很难想象那两个人会做出在这种情况下刺杀亚瑟·伯何的决定,而在这一假设下,放走那位加雯女士的举动就非常有趣了。”

    卡特想了半天,还是没有搞懂拉莫洛克所谓的‘有趣’到底是有趣在哪里。

    “血狮大帝太过刚强,而且对加雯抱有私情,所以他或许会袒护、包庇后者,当然更大的可能性是直接将其交给沙文帝国处理,但绝不会放走那个女人。”

    拉莫洛克一边做着完全不负责任却精确异常的猜想,一边擦拭着自己的单片眼镜:“而那位伊莉莎殿下就不同了,同属格里芬皇室,那位公主虽然一直都有很好地履行责任,但对其帝国本身可没有那么执着,所以她便做出了一个很不得了的决定。”

    “放走刺杀那个沙文皇储的凶手?!”

    卡特一脸茫然地看着拉莫洛克,思路已经彻底乱套了。

    “呵呵,在我的主观臆测中,伊莉莎确实放走了那个加雯。”

    拉莫洛克微微颔首,悠然道:“想想看吧,地点是阿兹古尔班大监狱、囚犯是刚弄死了一位皇子的杀手、提审者是高贵的伊莉莎殿下,就算那个加雯是个传说阶强者,我都很难想象她要怎样才能成功挟持到对方,除非被挟持者根本就是故意的,哦,好吧......那个加雯绝无可能是传说阶强者,甚至连史诗都不到。”

    卡特眨了眨眼,不解道:“您是怎么知道的?”

    “因为我刚才试着加了她好友,结果人家还真就搭理我了。”

    拉莫洛克嘴角的笑容愈发明显了起来,他打了个清脆地响指,语调微微上扬:“你知道的,我们这些异界人总是有很多新花样。”

    卡特不明觉厉地点了点头,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出言问道:“那么大人,伊莉莎·罗根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为什么啊......”

    双眼有些失神的拉莫洛克似乎有些走神,隔了好一会儿才转头对卡特挑了挑眉:“大概是为了激化矛盾吧?”

    “格里芬和沙文帝国的矛盾么?”

    “不。”

    “那您的意思是......”

    “全部。”

    “诶?”

    “激化格里芬王朝和整个西北大陆全部势力的矛盾。”

    “啊?”

    第七百八十四章:终8)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大家读书院

若发现 第七百八十四章:逃逸-网游竞技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
本作品《四重分裂》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微叶梧桐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