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南宋风烟路 -> 书目 -> 第1648章 江山胜迹,我辈登临(1)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1648章 江山胜迹,我辈登临(1)

    一开始,徐辕和楚风月脸对脸身贴身卡在陷阱里既上不去又下不来,想着“再这么僵持、会窒息而死”才会极力腾手磨掉她那碍事的战甲,然而不遂人愿的是,眼见四周的泥沙一松俱垮,虽然能动弹了却再也上不去了,于是他便只好拥着她慢慢地往下滑……果不其然,阱底藏有杀人如麻的致命机关,他在即将触底的刹那狠下决心、强行出刀试图将彼处整体掀翻……

    谁料关键时刻,她竟也一样假装在说别的话而猛然持刀向下劈斩,好像是受了他的激励也想通过暴力解决问题?可惜她真正帮了倒忙,手中刀和冯虚刀轰一声撞一起,那么不巧,相互抵消。位置所限,徐辕的施展只有平素两分,这下可好,被她堪堪一挡,本就没把握的暗箭们他是一个都解决不了了……要死……

    其实这情景更像她巴不得和他一起死所以在这里故意破坏,发生在有无数前科的她的身上一点都不奇怪。然而两刀摩擦出的强烈火花照亮了她被他咬肿后还娇艳欲滴的容颜,稍纵即逝,今夕何夕?尽管他不怠以最大的恶意猜度她,却也立刻就原谅了她的一切,是的,她再怎样,他都喜欢。真到了生死一线,才完全懂自己的内心,徐辕霎时只剩一个念头,能不能至少让她活下来?就算要我以血肉垫在下面也可……

    

    几乎同时,也是轰一声响,调军岭上的北面寨墙倒了一大片。

    尽管目睹了楚风月被徐辕劫持的插曲,也获悉仆散安贞很可能啃不下摩天岭、如果不趁杨宋贤赶到之前撤退甚至会惨败……纥石烈桓端却并未建议头顶上的黄掴等人停止突袭大计,原因很简单,他们对调军岭是先胜而后求战。

    以束乾坤和解涛为先锋的花帽军与乣军精锐,卷甲衔枚,鱼贯而上,勇攀绝岭之巅,无愧徐辕那句“水入沙地”赞誉,当尘雾尽散,当劲敌已被调虎离山,当剩下的主客们还在为情报的真假对错纠结,此时不战,更待何时?

    值得一提的是,对宋谍“海上升明月”,金军其实一直在防,但他们也知道防不胜防,所以寄望于红袄寨党派林立、使宋谍情报形同虚设。可惜徐辕在陷阱底下料得半点不差,事实就是婚宴上虽然混乱了片刻,可很快就恢复平静、杨鞍真的被杨妙真说服!由于宋谍的情报“发出”和“送达”都及时之至,束乾坤、解涛所领兵马未能如愿突袭,而是与彭义斌、李全、杨妙真、柳闻因等人正面遭遇!

    不知谁家鸣镝先响,倏然双方剑拔弩张,兵将们个个都是眼神凛冽、血脉炽热,远距离就先以箭石对扫了数十轮,几百步范围内一瞬之间已不能留人。

    婚宴所在地不过是第一战区而已,随着束乾坤这批异类的最先入侵,围裹在调军岭上的岗哨须臾全部火光通明,所有人都在杨鞍的授权和陈旭的调度下各司其职,有条不紊地根据敌军的强弱而选择集结合阵或半渡而击。狂风卷旗,利刃破空,同仇敌忾,壮怀激烈。

    楚风月还跟徐辕质疑他们的能力?那对徐辕来说真是个笑话。今夜本就全副武装的小辈高手们,不好意思围攻她一个弱女子罢了,现在能有强敌来试锋刃,真正是他们求之不得。

    “谁敢一战!”拍剑而起,八方震颤,迅如疾电,急若惊鸿,为首的正是被徐辕寄予厚望的十三翼之一彭义斌,一把“不屈”力挽狂澜,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与他合作冲在最前的,却是今夜曾经艳惊四座的新娘,柳闻因,美人红妆仪态超卓,横枪战斗同样英姿飒爽,彭义斌偶尔一瞥视线差点移不开,好在他对面的花帽军一样惊呆——按道理,这种睥睨千军无人可挡的雄风,更该显露在饮恨刀林阡的身上……怎就……

    “打得好,闻因……”彭义斌挑开这颇为难缠的对手也算是托了她的福,话音刚落柳闻因刚好到他背后微微相撞,一回眸,不经意间就散发出她自己都觉察不到的妩媚风情。

    彭义斌心念一动,半句话都说不出,当她一枪挑断四五敌手,他觉得自己不该逊色、于是一剑削开七八寇首,转瞬之间枪剑便卷走无数风流。血雨浇得落英缤纷,腥风吹得婚宴热烈,越是反差,越觉珍稀,他忽然想告诉她,其实他还没忘了她……

    这女子偏是个豪爽不造作的性格,寒星枪激战正酣,且迎敌且对他赞:“合作愉快!”

    他一颗狂热的心瞬然就回到寂静的原位,豁达一笑,结束烦恼:“好的闻因,这场战打完,彭大哥带你去看五匹新马。”

    “行啊!”她笑着,竟是分毫不介意婚礼被破坏、新郎久久不回来、可能会有弃妇之类风言风语……

    搭档顺心如意,何惧敌临阵前?可惜不是所有战局都如此畅快。已然对束乾坤旗开得胜的彭义斌和柳闻因二人,才刚听到杨妙真李全分别制衡解涛黄掴的好消息,便得知凌未波暗算了慕容茯苓、即将对杨鞍展徽不利。

    那几个红袄寨主帅,原本在最核心、最安全的地方,即便朱雀有细作混迹其间,也不可能过得了慕容茯苓的莫邪剑。然而,现实却和宋军开了个极大的玩笑,婚宴主位上有人面无表情一动不动欣赏着沧海桑田,却在风云变幻了许久之后被所有人都忽略成了木雕石刻——千手观音,凌未波……

    “彭大哥,你继续收拾他们,我送杨二当家先撤。”柳闻因远远看到展徽、王敏等人在如雨的暗器下冒死保护杨鞍,语气竭力冷静,心中难掩悲怒。

    岂能不怒,徐辕哥哥这么久没回来,说明了什么?凌未波默契和朱雀的人里应外合,又说明了什么?前有楚风月,后有凌未波,真的全是骗子,出现是计落网是计,就连躲在树后面看她和救她也是计!

    岂能不悲,其实今天她婚宴前之所以那么烦躁,主要还是因为想起柳五津啊,这么多年相依为命,她知道父亲多想看见自己穿上一袭嫁衣。她原本也奢求过,母亲能帮父亲弥补遗憾。结果呢!

    “凌未波……”她一枪似飞星,恨意如烈火,帮着展徽挡在重伤未愈的杨鞍面前,招架开那位金军高手的暗器叠发,顺带着还救了躲在桌底的史泼立一命,什么都不再管,脑中一片空白,“呵呵,早就该猜到是阴谋的。不是阴谋哪会这么巧!”冷笑之际,越战越激。

    “你叫我什么。”在她对面的凌未波终于发问,终于开口,她原来会和亲人交流的吗!她原来也是个人吗!

    缓得一缓,慕容茯苓裹了伤重新上来,向来大大咧咧的她不明情况,直接跟柳闻因摆了个掎角阵势:“一起!杀了她!”

    凌未波的眼神深不可测,她身后月光锋利如刀:“闻因,莫做傻事,娘也不想。”

    “什么……娘?”慕容茯苓一呆,冷不防地侧面一道妖风,原来斜路里飞袭一支冰山神芒,正是解涛突破阻障冲进宴席,因上级到场,凌未波也不再犹豫,当即履行起她的搅局职责。

    “先护哥哥走。其它交给我!”杨妙真却紧随解涛而来,火器连开,势要以一人之力挡住解涛和凌未波两个。在不容多想的情况下,本能把最重要也比较轻松的任务交给了柳闻因。

    妙真本就是负责拦解涛的,张汝楫则临时充了她的副将,眼看着也正顺应陈旭号令、率众往这混战地带冲杀……闻因知妙真不会有寡不敌众的危险、亦知金军注重擒贼先擒王所以杨鞍不宜久留,加之她不想再呆在岭上看那个可恶的女人一眼,便答应了妙真先带杨鞍到安全之地躲藏:“好,妙真当心!”“用不着你说。”妙真倔强投来一笑。也是到生死关头,才发现情谊还在。

    几大战局皆明,情势一片大好。金军现在肠子都悔青了吧,事先说“只需两个十三翼保护”的陈军师,才该是他们的必杀!可现在他们却被宋军分割包围,眼睁睁望着陈军师操摆令旗指挥若定……

    离开时,忽然好像感觉到,调军岭从根开始位移,是谁掀起一刀令地动山摇?心有灵犀的闻因露出一笑,暂时忘却了亲情带来的苦闷:徐辕哥哥,是你吧,快脱离险境,回来检阅胜利后的我们。8)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大家读书院

若发现 第1648章 江山胜迹,我辈登临(1)-仙侠武侠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
本作品《南宋风烟路》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林阡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