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手机站m.dajiadu8.com,服务器懒得转移了,凑合看吧!没收益,所以空间有限,请见谅

首页

都市言情

璀璨华年1991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璀璨华年1991:正文卷 第七十二章 这笔钱终于拿到了!

    4月17日,周五,上午九点四十分。

    除了留下一个杜学红在楼下看着车之外,曹玉昆带上了自己小团队的其他所有人——交易很简单,但必要的防备手段不得不留。

    很顺利。

    大家握过手,甚至连寒暄都省了,因为就连金智强,面对一桩高达六千万的面对面现场交易,明显整个人也是绷着的,大家都没心思寒暄。

    于是,密码箱往茶几上一放,打开,让对方能看清的确是认购证的同时,金智强也递过来一张金额高达六千万的承兑汇票。

    在这个年代,这是最便捷的打款方式了。

    没有银行卡,不存在后世那种便捷的电子转账,银行与银行之间,甚至同一家银行的各个受理处、储蓄所之间,也都没有联网。

    你的存款单、存折,甚至是必须到当初办理业务的支行才能取出来的。

    而在商业活动中,则是小额靠现金,大额靠汇票。

    跟民间大多靠邮局汇款有点近似,只不过承兑汇票的发起人,必须是法人。

    由发起人在某银行存入一笔资金,银行在完成验资、锁资之后,收取一定的手续费,然后就会出具这种大额现金的承兑汇票。

    全国通兑。

    曹玉昆接过来,看了一眼,转手递给黄佳颖。

    这位是专业的银行工作人员,显然更适合鉴别真假——接过承兑汇票的那一刻,饶是曹玉昆已经提前就说过情况了,黄佳颖还是下意识地深吸了一口气。

    一长串的0!

    六千万!

    她在银行待了大半年,都没见过那么大的数字。

    普通老百姓存款取款,几百块是常规数,上千上万,已经是大额,过十万就算超大额了,至于县里的那些企业,各种商业款项的往来,也普遍就是几十万的级别,就差不多到顶了。

    勉强收摄心神,认真地检查了一阵子,她说:“应该没问题。”

    金智强见她这么说,才笑着也说:“这是这些年来,我的公司开出过的最大面额的承兑汇票了!昆总,你是真赚呀!”

    曹玉昆笑笑,接过汇票,把密码箱转个方向,任由对方的人过来查验认购证。

    这個就要麻烦很多,不过人家也都是专业的,只是需要多花些时间而已——足足十几分钟,一沓沓的认购证被仔细看了一遍,又统一放回到了箱子里。

    曹玉昆见状把密码箱往回一拉,扣上,但并不拿起来,只是自己拿着承兑汇票站起身来,说:“金总,稍等,我下去一趟。”

    金智强只是稍微一愣,随后就释然,笑着摆了摆手。

    把黄佳朋他们全都留在那里,曹玉昆独自一人下楼,很快就找到提前踩好点的工行网点,在工作人员一副受到了惊吓的注视中,直接就把这张承兑汇票给兑了现,存到自己已经提前开立好的私人账户里,这才终于是缓缓地吐出一口气来!

    认购证是无主的白板,现金是谁捡到算谁的,但存进户头的钱,可就是有主了——也或者说,直到现在,直到钱被存进自己的账户,曹玉昆才敢确定,这笔钱的确已经是属于自己的了!

    而且是见了光的,已经不是谁想抢就能抢走的了!

    前后接近五个月,这笔钱,自己终于是拿到了!

    …………

    这一次再回去,曹玉昆的心情,就算是真的松弛下来。

    “金总,合作愉快!”

    “哈哈哈,合作愉快!晚上老地方?”

    “不啦!这几天要安排些事情,等过几天,我请金总!”

    “好!”

    带了自己的人下楼,上车的工夫,曹玉昆甚至还下意识地点了点人头,发觉够数,自己却又笑起来,坐上副驾驶,他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来,拍拍杜学红的肩膀,“杜叔,走,直接回富平!”

    杜学红直接发动了车子,很快就开上了大路。

    然而,车子开出去也就几分钟的工夫,忽然路过一片小公园,那公园的栅栏墙上,一大片一大片的月季花,开得正艳——曹玉昆忽然喊,“停一下!”

    杜学红立刻刹车,等车子在路边停稳了,曹玉昆犹豫了一下,下车,走到公园的围墙边,选了一朵最漂亮、最艳丽、最红的月季,而且还是将开未开的样子,折下来拿到手里,然后才回到车里,说:“去大丽宫!”

    杜学红答应一声,马上就又把车子开起来。

    黄佳颖倒是无奈地悄悄叹了口气。

    只用了大概二十分钟,车子就已经开到了大丽宫的门口,曹玉昆下车,整了整西装,迈步就进——还不到十一点,店里显然没有什么客人,但服务员们倒是已经做好迎宾的打算了,一看见他进来,几个熟悉的,就都打招呼,然后又不由得纷纷扭头看向他手里擎着的那朵艳红的花。

    “你们王总呢?”

    没用服务员们回答,曹玉昆已经看见王庭芳了。

    许是因为营业时间还没开始,她穿着便装——今天是一件藕白色的雪纺衫,加一条最近挺流行的喇叭裤。

    曹玉昆快步朝她走过去。

    整个大丽宫的一楼大厅,一桌客人都没有,足足三四十号服务员,都目光炯炯地看着他——王庭芳显然也注意到他手里的那支花了,看表情,有些诧异。

    “刚才路过一家公园,看这花开得挺好,采了一朵送给你!”

    他站到王庭芳面前,笑着,把花递过去。

    王庭芳愣了片刻,伸手把花接过去,但目光却一直在看着他。

    他说:“我走了!”

    王庭芳蹙眉,但下一刻,曹玉昆留给她一个灿烂的笑容,忽然转身就走,一直到走出大丽宫的门口,都再未回头。

    而在他的身后,服务员们已经一个个捂着嘴,窃窃私语起来。

    …………

    一分钟都没敢再停顿。

    离开大丽宫之后,车子就直奔出城的方向开。

    尽管曹玉昆知道,现在离开,自己应该是十足安全的,但他依然不敢有丝毫的掉以轻心,不但提前就安排好了一切,甚至拿到钱存进自己的账户之后,他连租来的小别墅都不敢回,也就是往大丽宫去了一趟,除此之外,再不敢耽搁。

    先跑出魔都再说!

    至于存在银行里的钱,反倒是随时可以过来取的。

    还好,事情果然如他所料,一路出城,无论他自己,还是杜学红,都渐渐发现,果然没有车子在追自己。

    中午十二点多,车子离开市区之后,又开了足足三四十分钟之后,才终于是看到了两省市交界处的界牌,但车子依然不停,一直到下午两点多,车子终于开进了西洲市的市区,一路上沉默着的曹玉昆,这才终于松了口气。

    回转身看向后排,他笑着说:“好了,这回彻底安全了,没人半路拦杀咱们,哈哈……杜叔,找个地方停下车,吃点东西!”

    “咱们安全啦!”

    于是下车,吃饭,简单对付过一口,填饱了肚子,等大家再次回到车里,曹玉昆却是忽然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一个大纸包来,车门一关,他把纸包打开。

    一沓沓的百元大钞。

    “这是工资!一人一万块!待会儿我就下车,让杜叔开车,先把你们送回县里去,拿上这些钱,想吃想喝想回家,回县里折腾去吧!”

    “除此之外,我这里还每人给你们留了九万块!需要钱了,不管是盖房子、娶老婆、买东西,只要是正经用途,不赌不嫖的,随时到我这里来拿!”

    “就一个要求,回去之后别动不动吹牛逼!什么话能说,什么话无论如何不能说,回去的路上,让佳颖姐教你们!”

    “就这些,等明天我回去了,咱们再好好吃顿饭!”

    说完了,他把钱一沓一沓,扔给每个人,大家一个个的,脸上都相当激动——这些天来跟着曹玉昆,大家没少看见钱,而且看见了很多大钱,但那些钱来了去了的,只是过个手而已,谁都知道那里头没自己的份儿,反倒是现在,这摆明是干完活儿了,这发到手里的,才是自己的了!

    一万块,呃,不对,是十万块!

    胡承群接到钱的时候,甚至是下意识地咽了口唾沫。

    黄佳朋也是呵呵地笑着,咧着嘴,啪啪地拿钱在手掌上甩了甩,“草!”

    又抬头问曹玉昆,“老曹,一人十万啊?”

    “十万!”

    “草!”

    黄佳颖抬手就在他后脑勺扇了一巴掌,“别说脏话!”

    黄佳朋丝毫都不在意,依然嘿嘿地笑,扭头跟同样满脸喜色的李学根、胡承群说:“十万块,够咱们挣七八十年啦!嘿嘿,怎么样,当初去叫你们,我没说错吧?老曹叫咱们干活儿,还能亏待了咱们?”

    另外两个混小子就只是嘿嘿笑,点头。

    这个时候,也就只有黄佳颖,虽然也是高兴,却依然忍不住问曹玉昆,“你要干嘛去?为什么不跟我们一起回去?”

    曹玉昆甩下一句,“去我二叔家”,然后就背着背包,下了车。

    打开后尾箱,他拉出一个大箱子之后又把尾箱扣上,冲后视镜摆手,“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