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手机站m.dajiadu8.com,服务器懒得转移了,凑合看吧!没收益,所以空间有限,请见谅

首页

都市言情

璀璨华年1991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璀璨华年1991:正文卷 第四十章 半真半假半试探

    1992年3月5日,周四,农历二月二日龙抬头。

    同时,今天是惊蛰。

    窗外有些靡靡小雨,从早上就开始下,一直到吃过午饭依然不停。

    窄小而又破旧的,红漆已经斑驳的小小桌子上,乱七八糟的摊开着好多分报纸,摆在最上头的一份,是《东方早报》今年的第二份专刊。

    这次干脆是十八版,每一页都是密密麻麻的数字——全是尚海联合纺织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摇号发售新股的中签号码。一共88万个。

    今年第二股。

    事实上,今年上市的第一支股票,并不是之前的尚海轻工机械,第一支和第二支,都是创造性的专供外资购买的B股,尚海轻工机械只是第一支A股。

    紧随其后的尚海联合纺织当然也是A股。

    上午报纸刚出,曹玉昆就已经去买了一份,回来一数,中了12496股,也就是说,需要他再次掏出53万7328元,去把这部分股票买回来。

    然而事实上,现在尚海轻工机械的新股认购,还没结束呢。

    3月2号开始,一直到本周日的3月8号,都是尚海轻工机械新股的认购时间,3月12日才正式上市,允许交易。

    而新发的这第二支股票,尚海联合纺织,则是要从3月9号,也就是下周一开始发售新股,认购时间也是一周,并且在下下周的周二正式上市允许交易。

    窗户开着,时不时有一股小冷风吹进来。

    曹玉昆上身穿的,依然是那件皮夹克。

    此刻他站在窗口旁的桌子前,双手插兜,身姿笔直,嘴里叼着烟,一呼一吸之间,一股又一股的烟气,从他的鼻子、嘴巴等各处沸出来,又被缓风吹散。

    眼睛时不时就被烟气熏得微微眯起。

    但他一动不动。

    房子已经是租下来了,钥匙就在手里,甚至已经让中介阿牛帮忙找了两个专门帮人做短工的阿姨,把房间里里外外都给打扫了一遍,很是干净整洁,事实上是可以买些床上用品就随时入住了的——但是,曹玉昆却依然选择继续住在这家每晚只要八块钱的小旅馆。

    那房子,是给大家租的。

    他已经清楚地意识到,接下来的事情,单纯靠自己,已经是忙不过来了,必须得找人帮忙了——就算不找人帮忙,在去认购自己的第一支股票之前,也必须得从老家那边找几个信得过的人,来给自己做保镖了。

    虽然整个社会已经经历了好几轮的严打,尤其在魔都这种地方,还是比较安全的,但那只是常规情况下的安全,一旦牵涉到的利益太过巨大,大到几千万这种程度,任何的社会治安良好,落到你自己身上,都将形同虚设!

    发财大计固然是好的,计划激进一些也没关系,却首先要保证自己不能被人给装麻袋沉了黄浦江!

    但是还好,狐朋狗友自己还是有几个的。

    黄佳朋绝对可以一叫就来,除他之外,原主还有两個交情也很好的死党,虽然自打自己穿越过来,就还没有跟那两个人主动联系过,但那只是因为他们高中毕业之后就都回乡务农了,彼此没有什么必须打的交道而已。

    现在有了。

    不必提什么钱不钱的,仅仅是以原主的号召力,他们都绝对可以一叫就来!

    不急的,到时候一车拉来就是了。

    …………

    忽然烟头有些烫嘴了,曹玉昆这才一下子回过神来,拿过烟头,随手掐灭在烟灰缸里,随后又再次看向旅馆外面那烟雨蒙蒙的街道。

    几分钟之后,随手拍了拍口袋发现空了,他抬手关好了窗子,转身出门。

    下楼的时候,打扫房间的阿姨主动问好,“小先生好,要出门啊!下着雨呢,怎么不带伞?”到了旅馆的前台处,老板娘看见曹玉昆要出门却没有伞,也是说:“借给你把伞!不要淋到了!”

    曹玉昆摆了摆手,“虾虾!唔淋淋雨恰!”

    然而,在雨中的街头漫步了也就一分钟,他就开始下意识地加快了脚步。

    这时节江南的雨,依然是冰凉沁骨的,从楼上往下看,感觉只是毛毛雨,可一旦走进雨中,顿时觉得凉意袭人。

    在街边店买了一盒烟正要撕开,却又觉得自己这两天抽的太多了,于是就又揣回口袋里,想了想,他再次走进了小雨里。

    不过五七分钟,已经到了阿红茶餐厅。

    最近一段时间滞留魔都,几乎每天都要去店里坐一坐,听听市面上的各种消息,渐渐就去的越来越熟了。

    扈子红看见他一头脸的雨水,衣服上也挂着雨滴,顿时埋怨,“不知道要打把伞的呀!”她弯下腰,片刻后拿出一条干净的毛巾,递过来,“擦擦头发,小心不要着了凉!”,又说:“我给你热一杯牛奶喝!”

    “谢谢!”

    曹玉昆接过毛巾擦头发,一边嘴里听着她的埋怨,一边顺势半转身,把阿红茶餐厅里的情况一眼扫尽,果然,徐得禄跟他的几个朋友都在座。

    正好他也看过来,于是曹玉昆扬了扬下巴,算是打过招呼,三两下把头发上的雨滴擦掉了,把毛巾简单一折,放到柜台上,冲徐得禄那边的桌子走过去。

    身后是扈子红的抱怨,“哎呀你呀……”

    他们倒是没有聊新股尚海联合纺织,反而是都在盼着12号尽快到来,想看看尚海轻工机械一开市能爬多高。

    3月2号就开始认购了,在承销商尚海申银证券的每个营业部,都可以拿着自己的认购证去凭证认购,最开始两天要排很长的队,但很快就不用了。

    曹玉昆今天上午还去观察过,基本上排队半个小时就可以排到了。

    毕竟说到底,一共只有80万股的总量,而且一个人少的十股八股,多的可是几十股上百股的,总人数就更有限——可以说,股票认购证这个东西的出现,别的且不论,至少是真的把提前几天过去排大队这个事儿,给解决了。

    然而……曹玉昆却还没有去。

    他还在等钱。

    有人就问:“阿昆还没去认购啊?”

    曹玉昆笑着,气定神闲,“不急,等人再少点。”

    不一会儿,扈子红手里捧着一杯热气腾腾的牛奶端过来,“快点喝几口,小心烫!你呀,淋雨是要生病的!”

    曹玉昆道了谢接过来,小口地抿了一口。

    热热的,很舒服。

    但这个时候,已经有人在起哄,“哦呦呦,老板娘,我怎么不知道你店里还卖热牛奶的?我也要啊,我也淋雨啦!”

    扈子红丝毫不怵,“有奶茶当然有牛奶啦!你自己不点怪谁?一杯奶茶三元钱,一杯牛奶三十,要点吗?”

    “啊呦,所以是小情郎的特殊待遇喽?”

    “你说是就是喽!”

    她笑得半真半假半试探,“反正我又不会亏!”

    于是大家顿时就又哄闹起来,一时间店里充满了欢乐的空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