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手机站m.dajiadu8.com,服务器懒得转移了,凑合看吧!没收益,所以空间有限,请见谅

首页

都市言情

璀璨华年1991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璀璨华年1991:正文卷 第三十五章 等我发了财

    “六百一张?做梦去吧!”

    “就是,六百块一张是骗小孩玩的吧?”

    “哈哈哈……”

    早上刚八点多,曹玉昆吃过早饭,溜溜达达赶到一家名叫“阿红茶餐厅”的门店的时候,刚一进去就感知到了店里快乐的空气。

    等找到了正在一张卡座里跟几个人侃大山的徐得禄的时候,果然,这位老哥一把抓住曹玉昆,脱口而出就一句话,“老弟,信我的,别出!”

    一问,听说曹玉昆已经吃过早饭,他也依然豪气地招呼服务生,“给我老弟来杯热茶走,算我的!”然后亲热地招呼曹玉昆坐下,小声说私房话,“早着呢!六百刚开头,我敢跟你拍胸脯打包票,到不了中午,这个价儿就能上到七百!”

    他打着手势,一副激情澎湃的模样,“今天下午,一定能上八百!”

    “为什么?因为他收不到啊!”

    “现在的市面上,已经没有傻子了!傻子在上一轮就已经拿不住,出手了!就这,我还敢保证,他得喊到一千块一张,才会有第二拨傻子!哈哈……不卖,坚决不卖,等着摇号拿新股,上手就至少给你滚三滚!”

    “而且看这架势,今年的新股,别说十五支,二十支也打不住!你想想,那是多少钱!千万要拿住了啊兄弟!一千块一张,也只是开始!”

    不止他,感觉所有人都疯了!

    这一拨忽然释出的利好消息,以及近在咫尺的两支新股,让每一个手里握着股票认购证的人,都对未来充满着全然美好、且无比美好的期待。

    当然,曹玉昆知道……自己也疯了!

    疯就疯吧,必赢无输的局面,疯一把又怎么了?

    大家一起疯!

    滋滋地喝着满满港式风味的热茶走,曹玉昆面带笑容地在这些人中间听了一阵子——这茶走居然还蛮好喝,比上辈子自己在红空喝到的,反倒要更好。

    想必是什么改良版?

    一边听他们聊,一边忍不住四下里打量了一下这家餐厅。

    嗯,装修蛮新,挺有这个年代特有的简洁明快的明媚风格。

    这茶餐厅是昨天分手的时候,徐得禄告诉他的,说这里是不少老股民的据点,大家都喜欢到这里喝一杯港式茶走,互相交换信息。

    之所以大家不约而同的选了这家开业不过一年多的地方,一是位置合适,它距离几家证券发售商都不远,二是因为这茶餐厅的名字里带了个“红”字。

    图個好彩头!

    股市嘛,谁都想红,不想绿。

    三来,据说老板娘是个很明艳的少妇……

    嗯!

    看见了,的确明艳大气!

    虽然事实上现在的曹玉昆早已是归心似箭,但他依然稳住了性子,决定到这里泡几个小时再走——至少听听行情。

    果然的,股票认购证的民间换手价格已经闻风而涨!

    而大家对于认购证接下来有可能存在的成交价,也都跟自己昨天晚上的判断差不多——一千块一张,是一个极重要的心理关口!

    一旦到了这个价,实话说,相比起一整年的摇号、一笔又一笔的资金投入买股票,然后再等着股市的涨跌,等到合适了出手,才能换回来更大获利……这一系列的繁琐,和漫长的时间,现在就直接拿钱撤出,就开始成为一个所有人都不能忽视的重要选择了。

    一年时间呢,现在就把钱拿到手里落袋为安,接下来,你怎么知道就没有其它更好的机会,去赚更多钱了?

    这个年头,机会遍地都是啊!

    …………

    喝了一杯热茶走,坐了大概有一个钟头,曹玉昆这才起身,只说要回老家筹点钱,预备接下来中签之后拿新股,跟徐得禄等人道了再见。

    大家都理解,徐得禄的朋友圈里,外地人占多数,这时候很多人都跟曹玉昆差不多,手里的钱并不一定就够接下来要入手新股的开支,也需要回家筹钱了。

    出了茶餐厅,溜溜达达找到自己停车的地方,开上车直奔富平。

    等他回到家,正是下午三点,他却依然忍住了,连厂子都没回,直接回了家。

    家中无人,停好车之后,他溜溜达达就去了爷爷奶奶家,到了那边,也是只有奶奶自己在家,一问才知道,包括爷爷在内,一家人都上山了。

    连老爸都特意从所里请了假,今天一起上山。

    富平县这边的山,海拔并不算太高,但最高的地方,也应该是有接近1500米了,从曹玉昆他们家这里往上走,在主峰山脚下那一片的斜坡上,有好大一片茶树生长区,野生野长,茶叶的质量却极好。

    在原主留下的记忆里,每年开春时候上山采茶,都是这个家庭极重要的一件事,而且要连续去好多天,采来的茶叶经过爷爷和老爸的妙手,不管是做成绿茶、红茶还是黄茶,都有着极好的销路——县里的松竹茶厂,就特别喜欢收这种茶,而事实上,年前跟宋玉倩那次约会点的茶,曹玉昆就喝着感觉很熟悉。

    跟奶奶说几句话的工夫,曹玉昆过去拉开奶奶的抽屉,果然有饼干!

    拿出来咔咔一通嚼。

    “仔仔,姓宋的那个女孩子,你觉得好不好?做娘子行不行?”

    “行!肯定行!人家家教很好的,人又漂亮,你肯定满意!”

    “呵呵,等你觉得时候合适了,带回来看看呀?”

    “好啊!不过要过段时间啦,人家现在还是学生!而且……事情还不一定就能成啊,人家说不定哪一天就看不上我了怎么办?”

    “胡说!我仔仔那么好看,哪有女孩子会不喜欢的!”

    “哈哈哈,不喜欢我的女孩子多啦!”

    一直到天色眼看就要全黑,一家人才从山上陆续下来,摩托车后面装了两个大筐,后面爷爷和曹玉晖的自行车上,也各自驮了两个。

    里头满满的都是娇嫩的茶芽。

    帮忙把筐都卸在了爷爷的院子里,曹玉昆顺手抄起一把来看。

    好嫩好香的茶。

    “阿爷,等我发了财,能闲下来了,我来跟你学做茶。”

    “好啊!那你快点发财,阿爷快做不动了,正好教给你!”

    “好嘞!很快了,你再等等我!”

    …………

    第二天一大早,曹玉昆顾不上陪家里人一起上山去采茶,早饭之后就开上车,去了饮料厂——刚进办公室,他就掏出自己的笔记本来,小心地把原稿撕下来,递给跟着进了办公室,正在倒水的办公室主任陶明启。

    “老陶,拿去微机室,抓紧时间做成文件!”

    “同时去通知厂子里全体副科长以上、车间主任以上的人,下午两点整,会议室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