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手机站m.dajiadu8.com,服务器懒得转移了,凑合看吧!没收益,所以空间有限,请见谅

首页

都市言情

璀璨华年1991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璀璨华年1991:正文卷 第二十九章 最要命的就是信息差

    事实证明,送点礼还是有用的。

    据黄佳颖说,内部的流程明显加快,等到了12月23号,曹玉昆就接到了信贷部那边的电话,贷款审批通过了,只是,要拿钱,就需要到一月二号。

    原因就一个,年底,银行没钱。

    而九十万,在这个年代,尤其还是一个县城的银行来说,并不算什么小数目,所以,要等过完了元旦,那边才能放款。

    这一点曹玉昆倒是无所谓,一月二号是个好日子,一点都不会耽误他的计划。

    12月26号,远方传来一个惊人的消息:戈尔巴乔夫在昨天辞职了。

    第二天下午,更多的消息传来,苏联解体了。

    举国震没震惊,曹玉昆不知道,反正他知道,无论是自己爸妈,还是饮料厂那边的干部、工人,都挺震惊的。

    他身边的几乎所有人,都在热议此事。

    人心浮动,燥恐不安。

    然而于曹玉昆而言,这很好,这充分说明,这個世界就是自己记忆中的那个世界——一只极为重要的靴子,就这么落了地。

    这个年代,元旦没有假,但黄佳颖还是特意打电话来,这回她请客,跟黄佳朋一起,三个人吃了顿饭,倒也热热闹闹。

    第二天,曹玉昆就顺利地在工行那边签了字,把九十万拿到了手。

    还挺重的,加上特意预备的箱子,感觉有二十多斤的样子。

    压根儿不敢往别的地方放,出了银行直接就开上车回家,把箱子放到了自己家里的床头底下,然后,曹玉昆只是跟自己老妈打了个招呼,说要出去两天,就直接开上车子,奔了魔都。

    压根儿也没有什么“魔都,我来了!”之类的豪言壮语,他只是去探个路。

    他只模糊记得92年的股票认购证这东西,应该是在春节前发售的,且好像发售的日期很短暂,但却并不知道这玩意儿具体什么时候开卖。

    跑一趟就知道了。

    从富平县去魔都,大概有两百公里出头的样子,虽然没有高速,但省道是相当通畅的,上午拿到了钱,回家吃顿午饭之后上路,也就是天才刚擦黑,就已经进了魔都的市区了——话又说回来,这年头的魔都市,其实也不算大。

    身上没钱,心里踏实,随便找个小旅馆,八块钱睡一晚上,其实都压根儿没等第二天去证券交易所打听,仗着长得好看,跟谁都有缘,只是跟这家私人旅馆的老板娘聊了十几分钟,他就把事情基本打听明白了。

    这时节的魔都,几乎是无人不聊股。

    对于股市上任何的风吹草动,大家都特别关心,也乐于说起。

    等到第二天,他又特意跑去证券交易所转悠了一圈,情况就彻底确定下来。

    来早了。

    股票认购证的发行,是已经确定下来的,但是要从1月19日才开始发售,只卖到2月1日,据说不限量,单张定价三十元,有效期只有一年。

    发行股票认购证的原因,也不难打听,据说就在不到一个月之前,也就是1991年的12月8日,浦东大众新股发行,当时提前两天就有人开始在虹口体育场、江湾体育场、七宝体育场等几处发售新股的地方排队。据说当时连江湾体育场的铁门都被挤倒了,还有些人受了伤。

    那么,接下来的92年,按规划是要有十几支新股发行的,都这样怎么行?

    于是管理部门提出了股票认购证这个东西。

    先卖认购证,买了认购证的,才有资格买新股,而且认购证的定价不便宜,三十块钱一张,相当于绝大多数普通人每月收入的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了,问题是买了也不代表就一定能买到新股,要摇号的,这就能吓退不少人,算是变着法子的实现了提前的分流和降温。

    总之,曹玉昆在证券交易所,后来又跑到西康路的证券营业部,足足转悠了一个大上午,他也不干别的,就是看哪里有几个人聚着聊天的,就有意装无意的凑过去,听人家在那里聊,不知不觉,就把消息打听个差不多了。

    于是,中午随便找个饭馆对付一口饭,他随后就又开车回了富平。

    不急了。

    不管是印象中从小说里看到的,还是一上午在街上转悠时的道听途说,都使他确信,这玩意儿上市之后的滞销,是肯定的。

    关键它还不限量。

    不限量就意味着随便买,随便买就意味着价值变低。

    所以,其实1月19号上市的时候,自己也完全不必急着跑来买,等到二十三四号再过来,就足够了。

    只是,在回去的路上,稍有分心,他却是不由得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三十年的时差,整个社会的差距,实在是体现在方方面面的。

    最要命的就是信息差。

    就说年前那次新股发售,且不说场面的热火朝天,单纯就说已经发生了一定程度上的挤踏事故,要是搁在三十年后,半个小时就能冲上热搜,一天之内举国皆知,但是在这个年代,西洲市离魔都不过一百多公里,富平县离魔都也不过就是两百公里出头,却直到今天,县里几乎没人知道有过这么回事。

    这对于要做生意、极其看重信息的人来说,实在是很不利的一件事。

    然而事实上,能改变这一切的,恐怕也只有网络了。

    就算是多订报纸,有些事情也不会给你往上登的。没办法。

    …………

    前后不到两天,就打了个来回,没人意识到曹玉昆已经去了一趟魔都,嗅了嗅财富的味道,最多就是爸妈随口问了一句,曹玉昆只说去找朋友玩了,他们也就不再关注——反倒是如果说是厂子里有些事儿,他们可能还要多问几句。

    1月7号,周二,石门饮料厂正经开了一次年终总结会议。

    根据财务报上来的数据,去年的石门饮料厂共计生产汽水约5800余吨,实现产值452万元,扣除各种开支和税费之后,共计实现净利润7万余元。

    啊……怪不得大舅哥实在是干不下去了。

    那么大一摊子,总投入多少钱就且不说了,多少人在厂子里忙活,也不讨论了,单纯就说,哪怕是卖掉它能换回来两百万,这家厂子都该卖!

    为什么呢?

    去年春天,国家刚刚调低了存款利率,但五年期定期存款利率,依然有9%!

    两百万现金丢银行里存定期,一年利息是十八万!

    这厂子还干个什么劲?

    当然是卖了了事!

    就这,还只是明面利率,最近这两次见面,黄佳颖已经很愿意跟曹玉昆说点事情了,上次吃饭的时候,她就说过,其实只要你愿意去存五年定期,银行内部还会有贴息的,综合算下来,年息甚至能超过15%!

    五年,什么都不干,本息几乎翻倍!

    当然,反过来也成立,曹玉昆以自己手中持有的石门饮料厂这项资产,向银行申请的一年期贷款,贷款利率也高达9.75%!

    也就是说,九十万的贷款本金,一年后还款的时候,曹玉昆却是要还小一百万回去的——本地的民营企业不愿意贷款,绝非无因!

    这么一想,忽然就又觉得,当初上辈子自己买房的那个三十年4.75%,好像又并不算高了——三十年,真的是沧海桑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