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手机站m.dajiadu8.com,服务器懒得转移了,凑合看吧!没收益,所以空间有限,请见谅

首页

都市言情

璀璨华年1991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璀璨华年1991:正文卷 第二十七章 那本姑娘就赏你个面子吧!

    第二天上午八点出头,曹玉昆准时到了饮料厂,正上楼,就听到一楼的不知道哪间办公室里传来大家的议论声。

    哦哦,俄、白、乌三家的独联体在昨天成立了。

    果然,这是大进程已经开始了的意思呗?

    距离最后的大解体,应该是只剩下不到20天了!

    站在原地品味了片刻,曹玉昆这才上楼,结果刚到了办公室,还没等看看今天要批的文件,就忽然接到了黄佳颖的电话。

    她说:“你今天过来跑跑不?”

    曹玉昆诧异,“跑步?为什么要去城里跑步?”

    黄佳颖无语片刻,才说:“什么跑步!我是说,走走关系……贷款的事儿!”

    “哦哦……”

    曹玉昆这才一下子回过神来,却是问:“还需要再跑什么?不是周主任都已经点头答应了?”

    黄佳颖说:“也不能光他答应啊!该走的手续是肯定要走的啊!风险评估、资产评估,还有各种审查,你以为他是主任就能说话就批啊?一笔贷款要批下来,七八道手续呢!虽然只要他同意了,最终肯定问题不大,但还有个时间问题呢!随便哪一道手续,拦你个十天半个月,还不是小事?很多时候,这种环节,就连周主任都是不方便催什么的,你懂吧?”

    曹玉昆顿时明白过来。

    话说,其实这个贷款只要是确定能放下来了,他心里就并不着急,他有他自己的时间表——股票认购证应该是一月初发行的,所以对他来说,只要能在十二月底拿到这笔贷款,就已经足够了!早几天晚几天的,根本没必要着急的去催!

    不过听黄佳颖话里的意思,如果自己不去把各个环节都送送礼,这件事甚至有可能拖上两三個月——那就还是跑跑去吧!

    听人劝,吃饱饭。

    放下电话,跟办公室主任陶明启打了声招呼,他直接开上车奔富平县城。

    黄佳颖是内部人士,而且是银行世家,所以,别看她上班才刚半年,对内部的运作流程却是精熟,有她的提点和引荐,事情倒是不难办。

    去县里的百货大楼采购一番,回来在她们所的办公楼层稍微转一圈,就基本上搞定了,大家都很开心——两位女士,一人一条价值两三百块的大牌子围巾,六个男的,一人一个价钱差不多的高档茶叶礼盒。

    而周主任,则是两样都给。

    事实上还达不到行贿的程度,然而这笔钱,却也着实不小。

    这个年头,一个普通工人,一个月的收入,普遍在百元上下——曹玉昆之前在小车班是临时工的性质,一个月是84块5毛钱的工资,正式工才104块。老爸曹卫国是副所长,股级干部,一个月也就148块。

    而这一圈转下来,却花了一共是小三千!

    等到转完了回到楼下,曹玉昆又从车里把剩下的一份围巾和茶叶都拿出来,递给黄佳颖,黄佳颖脸上带着笑,“我就说嘛,你就算成绩再差,也不至于连这点账都算不明白,我明明掰着手指头跟你算清楚了一共几个男几个女,可怎么算,都觉得你应该是买多了一份儿!原来还惦记着我呢!”

    一把接过去,她笑得美滋滋,“行吧,我也算有份苦劳,就收下吧!”

    又忍不住微微偏了偏脑袋地看着曹玉昆,“说也奇怪,就凭你这份小聪明,甩了黄佳朋那个笨蛋一大截,当初你怎么会就那么傻乎乎的把张卫民给打了的?”

    “你看,这样一弄,不是挺好的?而且你也挺听劝的呀!上次陪老周吃饭,还有这回送礼,我看你可够灵的,真是想不明白伱当时是怎么想的!”

    曹玉昆只能是呵呵地笑,压根儿也不为当初的事情辩解什么,只是等黄佳颖把手里的两样东西稀罕够了,才笑着说:“我看你今天好像还挺闲的,正好我今天也没什么事情,这天儿呢,也眼看就快中午了,要不,我再请你吃顿好吃的,让你更高兴一点?”

    黄佳颖闻言不由噗嗤一声笑出来。

    扭头瞥了曹玉昆一眼,她想了想,一副特别可爱的傲娇模样,“也……行吧!看在你还算诚恳的份儿上,那本姑娘就赏你个面子吧!”

    …………

    等到两个人说说笑笑地上了车,她直接就又拿起厂里前两天刚给曹玉昆配的那个大哥大,玩了两下,跟他说:“你这边好像有个电话?”

    这年头来说,大哥大是个很高端的玩意儿,别管大小老板,走哪儿身上揣着个大哥大,那都是蹭蹭蹭涨面子的事情,吃饭的时候拿出来咔的一下往桌子上一杵,连服务员都对你加倍客气,服务也更周到。

    然而,曹玉昆对这玩意儿却显然没那么看重,刚到手还有点新鲜劲儿,但十分钟之后就没意思了,他出门开车,一般都是把这东西丢进扶手箱。

    倒是黄佳颖,一看就特别喜欢,坐个车的工夫,也得把玩一阵,跟个小女孩儿一样的问东问西——呃,当然,事实上她的确还是个小女孩儿。

    专科刚毕业半年,才二十一岁而已。

    车子刚启动就又停下,曹玉昆从她手里接过那个砖头一样的大物件,翻了一下,看到果然有个没接到的电话,居然是浒关乡派出所的号码,于是就打回去。

    果然是老爸,他说:“刚才县里财务上给我打过来电话,说是让过去再领一个月你的工资,反正你开车更方便,你找时间自己去领了吧!”

    曹玉昆当即答应了,等挂断电话,他笑着扭头跟黄佳颖说:“好不容易呀!我在小车班待了四个来月,这第二个月的工资,总算要发了!”

    黄佳颖也笑,“你们这就不错啦!佳朋上班到现在,也就才发了一个月的,厂里承诺说春节前肯定会再发一个月的,也还不知道是不是说话算数呢!”

    …………

    中午请黄佳颖美滋滋地吃了一顿,再把她送回去,甚至还能跑到她的办公室里,占了她的桌椅去蹭一杯茶喝,等到眼看一点多了,他才告辞了,开上车直奔县府——进门的时候,看门岗上有点懵,他还特意停下车,给在岗亭里的警卫班长递了根烟,闲聊了几句,这才进去停下车。

    领工资很简单,签了名就到手,八十四块五毛钱,这领的是八月份的工资。

    够请黄佳颖吃三顿半的。

    现在县里还欠他九月份、十月份,和十一月半个多月的工资没结呢,按照规律,一般春节前肯定还要给再发一个月的。

    领了工资要下楼,他想了想,又转回去,打算去跟县府办公室的赵主任打个招呼——虽然被开除了,但还是要承认,这位赵主任其实人不错,曹玉昆又不是原主,在他的认知中,既然是本县人嘛,跟人家打好关系,毕竟不是坏事。

    于是就又倒回去,敲响了她的办公室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