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手机站m.dajiadu8.com,服务器懒得转移了,凑合看吧!没收益,所以空间有限,请见谅

首页

都市言情

璀璨华年1991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璀璨华年1991:正文卷 第二十二章 这回姐很赏识你了

    “周叔您慢走!”

    “好,好,回见!等我的消息!”

    一顿饭吃了快俩钟头,连饭加酒花了小四百,周德发喝得很是美滋滋,车子回来就直接开到了他们支行那栋三层小楼后面的小院里,他红光满面地上楼去了,一直到目送他消失在楼道口,曹玉昆这才掏出烟来,点上了一支。

    两分钟不到,回到柜台点了个卯的黄佳颖就又跑出来了。

    “行啊你小子!不赖不赖!”

    他笑意盈盈的模样,“本来觉得你能规规矩矩请他吃个饭就不错了,倒是没想到,你还挺能说的哈!我看你喊叔喊得也够流畅的!”说话间,她回头往三楼的方向瞥了一眼,放小了声音,“这下可算让你把老头儿给拍舒服了!”

    曹玉昆咧嘴笑了起来,“喝舒服了才是真的!”

    陪客户嘛,这种事儿,但凡你有过几年工作经验,谁没经历过?

    其实曹玉昆初入职场那几年,很不适应这个,从小爸爸教的,好好学习、认真工作里,实在是不包括这个,不过么,酱缸这个东西,他之所以叫酱缸,就是因为它并不管你丢进去的是萝卜还是白菜,出来就都是那個味了!

    上班几年,什么都学会了!

    黄佳颖脸上带着一抹红润的亢奋,“他许给你的这个九十万,应该是靠谱的,因为卡得很准,不用上县行的办公会了,你的资料又挺硬的。只要我们支行报上去了,分行那边轻易是不会卡的!”

    说到这里,她拍了拍曹玉昆的肩膀,一副“这回姐很赏识你了”的样子,“小伙子不错不错!这下子我的指标也超额完成了,年底有奖金啦!”

    曹玉昆哈哈一笑,“就这?一句小伙子不错,就给打发了?”

    黄佳颖讶异地看过来,“不然呢?”

    曹玉昆叼着烟,“晚上不请我跟佳朋打个牙祭,庆祝庆祝?”

    黄佳颖“哈”的一笑,似乎是下意识地想要嘲讽两句,但是想了想,她却说:“改天吧,今天就算了,刚才我吃撑了,晚上不打算吃饭了!”

    曹玉昆闻言不由哈哈地笑起来。

    这个年代,茅子才106块钱一瓶,县里石门酒厂最贵的石门珍酿才48一瓶,物价就在这里摆着,而刚才的这顿饭,去的是城里最贵的饭店,一顿饭连饭菜加酒,干掉小四百,那真的是山珍海味都有了,绝对是很顶的一顿饭。

    刚上桌的时候,黄佳颖还有意帮着张罗,但很快,她似乎是发现,自己居然出乎她意料的表现的不错,就开始只顾着吃了。

    “那行吧,算你欠着我了!”

    曹玉昆随手丢了烟屁股,踩灭,转身走向面包车,“走了!”

    黄佳颖却快步追过来,在车前拉住曹玉昆,四周扫一眼没人,她压低了声音,又一次问出了口,“嗳,你把石门饮料厂买下来,到底怎么回事?伱哪来那么多钱的?说是得二三百万呢!”

    “哈!这你就别操心了,你只需要知道,你目光所见,都是事实就够啦!”

    瞪着他看了一阵子,黄佳颖就知道,自己是不可能问出真相来了,就“嘁”了一声,甩开曹玉昆的胳膊,“不说拉倒!”

    她生气要走,又站住,“明天晚上吧,你俩都到我宿舍来,给你们包饺子!”

    “就包顿饺子啊?这就打发了?”

    “嘁!爱来不来!”

    …………

    第二天傍晚,曹玉昆还真就跑去黄佳颖的宿舍吃饺子去了。

    她从大概十月份那时候起,就跟家里闹矛盾,从家里搬出来了,当初搬家,原主还跟着出过苦力,不过过来吃饭就还是第一次。

    上门前还特意跑去拣贵的,买了几斤苹果,这才拎着上门。

    工行的宿舍是一座五层的老式筒子楼,就在县行总部那座九层大楼的楼后头,建筑虽然是老式样,但建的并不算早,是八十年代中期跟着工行大楼一起起来的,外墙甚至用了这个年代比较少见的涂料。

    于是一下子就跟那些红砖墙的老楼区分开来。

    里面也还算保持的不错。

    黄佳颖的宿舍在三楼,把车子直接开到楼下之后,曹玉昆拎了东西上楼,刚一进楼道,就已经感觉比外面要暖和了不少。

    因为几乎每扇门的门口都放着煤球炉子。

    沿着走廊往两头看,几乎全都是吊在天花板上的铁皮烟囱通向窗口。

    玻璃上切个圆窟窿,烟就通到外头去了。

    当然,炒菜的油烟味,是驱之不散的,一进楼就闻见了。尤其这个时候正是傍晚,不少人都正在做饭,油烟味就更大了。

    而且……嗯,这楼里人平常的生活不错啊!

    能闻到很清楚的炒肉的味道!

    这个年头儿,吃皇粮的人发不下工资来是很正常的,原主在因为打人被开除前,在县府小车队一共干了大概四个月的样子,工资甚至只发了一个月的。

    但银行职工不在其中。

    所以黄佳颖才有底气跟家里闹翻。

    伴着一路的滋滋啦啦炒菜声,曹玉昆找上三楼,敲开了门。

    黄佳颖她们是下午五点半下班,曹玉昆并没早来,掐着点儿六点出头才到,结果等他敲开了门才发现,黄佳朋居然还没来呢!

    “来,先进来等会儿吧!他应该也快来了!”

    黄佳颖让开门口的位置,曹玉昆就拎着苹果进去,把东西递给她,她倒是惊喜,“呦,你还懂这个,知道上人家家吃饭,多少拎点东西,果然比佳朋好点儿!”

    这个话,也不知道是夸还是损了,曹玉昆就只是哈哈一笑。

    等到进了屋,就更觉暖和了些。

    江南的冬天,真要讲绝对温度,其实算不得太冷,但实在是架不住它的冷是那种沁入骨髓的湿冷,大家都在楼道里烧炉子,未必能提高太多温度,主要是没那么潮了,于是给人的体感,就要一下子舒服很多。

    她的房间也就十二三个平方的样子,门口处有个她自己淘换来的二手大衣柜,大衣柜旁的衣挂上挂着她的呢子大衣和围巾,对角的窗户边是她的床,旁边是一张一米二的小书桌,桌子上靠窗台堆了好几摞各种各样的书,桌面上还倒扣着一本,看上去还是英语书。

    桌子角落里放着一个小巧的录音机。

    房子比较窄,床和书桌这么一放,基本上就把窗口的地方占满了。

    大衣柜对面又有一个很小的桌子,上面放着她切菜的案板和油盐酱醋。

    整个屋子甚至没有什么站人的地方。

    她正在拌饺子馅,曹玉昆也没什么好搭手的,就在她的床上坐下。

    “对了,抽烟给我滚出去抽啊!”

    “嗳,好。”

    曹玉昆答应一声,在房间里又扫几眼,就收回了目光,却是下意识地又看向黄佳颖,此时她正半蹲下身子,紧身的线衣箍在纤细的腰肢上,却箍不住胸口的自然下坠,于是当曹玉昆扭头冲她看过去,就正好看到那道优美的侧身曲线,以及圆润如水滴一般饱满的弧度。

    但下一刻,她就站起来了,一边熟练地忙活着,一边还跟曹玉昆说话,“刚才我下了班去买肉……你知道猪肉多少钱一斤了吗?”

    “多少了?”

    “一块四毛五了!”

    “哦……又涨价了?”

    “涨了五分钱!我听人说,跟今年开春比,涨了一毛五了!贵的吓人!”

    “哦!那是涨得不少!”

    “哎,对了,你买了饮料厂的事儿,今天可就传开了,说什么的都有……”说话的工夫,她忽然扭头看过来,“我可听说,你上回进去,就是宋红星想办法把你给捞出来的,现在又把厂子都卖给你……你不会是让人招了女婿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