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手机站m.dajiadu8.com,服务器懒得转移了,凑合看吧!没收益,所以空间有限,请见谅

首页

都市言情

璀璨华年1991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璀璨华年1991:正文卷 第十三章 一次失败的进化

    宋玉淮愣了足足好几秒钟。

    然而一旦当他回过神来,只一瞬间,他就已经愤怒到出离愤怒——大家都是体面人,虽然生意干赔了,但好歹总要彼此存些面子,就算是不看自己的面子,至少还有老宋家的面子、富平县第一富豪的面子,即便是叔伯辈见了面,也最多就是开个小玩笑而已,却还从来都不曾有人,敢如此的当面羞辱自己!

    投资千万,干了三年半,现在就值八万了,是吗?

    可口可乐报价两百万,还顶多是杀价杀得让人肉疼,百事可乐报价一百八十万,也顶多是气得宋玉淮压根儿不想理他们。

    但是……那好歹也算是个报价啊!

    这是什么?

    八万块?

    买我们三年多的时间投入了一千多万的石门饮料厂?

    我们一套罐装设备就价值20万美刀!

    这样的流水线设备,我们有四套!

    就算拉去卖废铁,他们也不止八万块!

    简直是欺人太甚!

    即便是换了哪位领导,或者是哪位厉害的叔伯,他们这样开个玩笑,都会嫌实在过分,而你,一个打架斗殴的小混混,一个不靠我爸帮忙就要去蹲两年大狱的臭鱼烂虾,你也敢跑来羞辱我?

    那一瞬间,宋玉淮就要当场拍案而起!

    但下一刻,他又硬生生给自己已经挥起来一半的手,来了個急刹车。

    “这八万,不是全部,这代表的,是我的诚意!因为它们已经是我现在的所有!至于剩下的那492万,我需要六个月……当然,可以算上利息。”

    “四……多少?你的意思是,你出五百万?”

    “是。我出五百万!”

    宋玉淮先是心中一喜,但很快就回过神来,也顾不上生气了,嘴角一挑,“嗤”了一声,脸上写满不屑,“五百万,哈哈!那好啊!你告诉我,你剩下那492万在哪里?六个月之后,你又凭什么能拿出那492万来?”

    曹玉昆眼眉一挑,“这么说,五百万,你卖?”

    宋玉淮毫不迟疑,“卖!你能拿出来五百万,我马上就卖!”

    虽然厂子是投资了一千万还出头呢,但此时彼一时,再好的设备,哪怕买来甚至都没怎么开机,也已经是二手了,阿爸说得对,愿赌服输!

    两百万是可口可乐他们欺负人,他们很知道,饮料行业虽然门槛不高,但要做起来却相当难,尤其是有了自己这一把大败亏输的例子摆在这里,富平县本地的人,大约是不会有人对这个厂子感兴趣了,所以他们才敢把价格压那么低。

    然而……五百万就实在是很高很高的报价了!

    如果是真正有实力的大公司、大老板,肯给开出这个报价来,宋玉淮都怕自己忍不住会当场哭出来,然而,如果出价的人是眼前的这个臭鱼烂虾……

    “剩下那492万,我现在的确拿不出来……”

    曹玉昆面带笑容,一副信心十足的样子,“不过,我的确愿意出这个价钱,六个月之后,我会连本带息,跟你一把结清。当然……”

    顿了顿,见自己这位准大舅哥依然是一脸嗤笑的模样,他从容地把口袋里的烟掏出来,划根火柴点上了,抽一口,这才继续笑着说:“当然我知道,你担心我到时候根本就拿不出钱来!但是也没关系,我不会让你亏的!”

    他把桌子上的钱,单手向前一推,笑着说:“这八万,伱就当它是订金好了。厂子卖给我,五百万。缺的那492万,我给你打欠条,打两份欠条,一份300万,一份192万,同时,我们的合同里注明,如果约定时间的最后期限之内,我没能向你支付全款,那么,你有权利启用备注条款,以三百万的价格,把这家饮料厂,再买回去!所以,即便是到时候我出不起钱,这厂子,也依然还是你的,你还白饶我八万块钱现金,加一张192万的欠条!”

    宋玉淮张了张嘴,没能说出话来……

    这是什么奇葩的买卖?

    卖了再买?我图什么?陪你玩吗?还是图你一张欠条?

    192万?够你还到下辈子也还不完!

    但这里头的道理,却又的确是一点都不难理解,宋玉淮的生意的确是做的失败了,但毕竟跟在自己爸爸身边长大的,也算久浸商道,所以他还是不难很快就明白过来——这家伙真正要买的,应该是一个机会。

    他要实控这家饮料厂六个月!

    那么也就等于是说,他有信心在六个月之内,扭亏为盈!

    甚至把欠自己的492万给挣出来!

    简直扯淡!异想天开!

    就凭你?

    连我都干赔了!你这种只知道跟人挥拳头的臭鱼烂虾……

    “当然,不止这些……”

    这个时候,曹玉昆貌似潇洒地抽着烟,挥洒着谈吐,但其实他自己心里很明白,自己紧张了,异常的紧张,没能完全按照事先编好的剧本发挥,而且发挥的也不够好,说的话好像没什么煽动性——妈的,看来我果然天生就不是什么做大事情的人!哪怕穿越了,也依然如此!

    但他越是觉得完蛋了,就越紧张,越紧张,就越是不舍得放弃,尽管还有备用计划,但那个执行起来会更难,所以,这时候他恨不得用最快的语速,把所有构思好的那些有煽动性和蛊惑性的话,在宋玉淮这个准大舅哥拒绝自己、嘲笑自己的话说出口之前,都抢着先说出来。

    似乎说出来了,自己就尽力了。

    到那个时候再失败,也算情有可原——因为自己本来就没成功过!

    更因为这件事本身就有些近乎于空手套白狼!

    成功了算是走狗屎运,不成功……也很正常!

    “你的厂子要卖,总是需要有个人出来给你抬抬价的!往好了想,半年后我要是能把剩下那492万支付给你,你就算是把厂子真的卖出了500万,止损做的很漂亮了!往坏了想,到时候也无非就是收回去重新卖呗!又能怎么样?晚卖半年,会真的影响你这家厂子的估值吗?不会吧?”

    然而,宋玉淮面无表情地坐了回去,摆摆手,“你走吧!我不卖你!”

    唰的一下,曹玉昆的脸色先是忽然涨红,随后又变得惨白。

    果然还是这样了。

    唉……

    之前几经犹豫、反复盘算,一是怕这么操作风险太大,二就是怕自己设计的这一套小游戏,根本就逃不过真正生意人的眼,到时候自己大喇喇的跑来一趟,事情谈不成,反而要被这位准大舅哥拿来嘲笑——说句不好听的,真要是那样,还不如豁出脸皮去,仗着现在跟宋玉倩名义上在搞对象,直接去找老岳父,纯蹭面子,怎么着也能借个十万八万吧?

    老爸帮自己借到的,外加从老岳父那里借到的,十几万了!

    印象中那92发财证也就30块钱一张,一本连号100张,也就三千块钱,自己至少也能买到四五十,乃至五六十本吧?

    不用多,最高据说涨到市价的160多倍,平均也有60多倍,自己不贪心,40倍就可以出了,这是多少钱?

    五十本,也就是5000张,买入价十五万块,翻四十倍后的卖出价,就会是六百万了——还想怎么样?还不够赚吗?

    很赚了!

    这年头房子还相对比较便宜,首都的四合院,前后两进的规规整整的好院子,估摸着也就几十万到一两百万一套,搞一套!

    魔都的老式洋房,很多都是早年修建的那种独栋的别墅,占地一亩两亩的,那地段,好到不用说,现在估摸着也就那个价,也搞一套!

    剩下的钱,说不定还能找个繁华地段,再搞个商铺!

    吃租子就已经可以过很好啦!

    到世纪末那两年的时候,把房子和商铺抵押一下,贷点钱出来,往互联网企业那里小小的投几笔,那就更爽了……

    唉……所以……看来这种才是最适合我这个普通人的路子吗?

    搞什么空手套白狼,看来超出能力范围了!

    但不知为何,这一刻除了觉得自己丢了人,心里还有一股不服气、不甘心的冲动,拧得他心里紧紧的、涨涨的!

    于是,他还是忍不住试图再说几句,尽管他也知道,其实意义不大了,“走?宋厂长,你是不是再考虑一下?就算你找别人来帮你抬价,也不如……”

    然而宋玉淮头都没抬,看都不看他,只是摆手,一副冰冷的语气,“走吧!”

    曹玉昆直接被他给打掉了最后的一点自信。

    “哈哈!好,好!”

    他强行挽尊,干笑了两声,然后伸手一搂,把钱搂回来,只几下,就又连同报纸一起塞回了包里,拉上了拉链。

    而且……江湖事江湖了,事情完蛋了不要紧,面子不能丢,一定是你的问题,是你蠢,没想明白,而我,马中赤兔,我在江湖里等你,“如果你哪天想明白了,你知道该怎么联系我的!宋厂长,再见!”

    他背上包、转过身,整张脸迅速地垮下来。

    甚至他自己都觉得,自己的脚步一下子变得沉重了许多。

    但是还没等他走到门口,忽然,身后的宋玉淮大声问他:“你就真觉得你能把这家厂子盘活?六个月,你就能挣到五百万?能把这一套空手套白狼玩起来?”

    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