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手机站m.dajiadu8.com,服务器懒得转移了,凑合看吧!没收益,所以空间有限,请见谅

首页

都市言情

1979黄金时代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1979黄金时代:正文卷 177.第176章 排号去

    陈奇睡了两天。

    颇像一个刚考完试的高考生,头脑在无声无息的进行着格式化,醒来就是一个清澈而愚蠢的大学生了。

    “啊!”

    “睡眠和性爱是最好的营养剂!”

    陈奇醒了过来,伸胳膊踢腿,只觉身心恢复,看了看自己的瑞士进口手表,都中午了,遂拿着脸盆和牙具出去,毛巾往肩膀上一搭。

    “哟,小陈洗漱啊?”

    “嗯,老师您又有戏啊?”

    “别别,我可当不起老师,您忙着您忙着!”

    这人是厂里的一个老化妆师,也是一向看他不对付,今儿却转变了态度,虽然还是有点阴阳怪气,但不敢咋咋呼呼了。

    陈奇耸耸肩,自去洗漱,又打了壶热水。

    遇到不少人,每人都是如此姿态,恭敬中带着阴阳怪气,惊诧中透着一股不得不服气,非常矛盾,他们打死也想不出来,480万美金怎么挣的?

    陈奇懒得理他们,又把屋子收拾收拾,打开窗户透气。

    早春2月,京城仍寒,厂区光秃秃一片,桃红柳绿的景象还得等一等,但他麻烦了结,心头舒畅,看眼前之景也觉得有番意象。

    “哎,进海子的人生目标达成,我已经可以摆烂了!摆烂!摆烂!”

    他自我吐槽中,忽地瞧见蔡铭了,喊道:“小蔡!小蔡!”

    “哟,您醒啦?”

    蔡铭抬头一瞧,夸张大喊,正巧是午饭时间,梁晓生也过来了,开心道:“小陈,你醒了!”

    “嚯!小陈醒了!”

    “好家伙,小陈醒了!”

    底下一团乱哄哄的,陈奇在窗口摆着手,好像他脑袋被驴踢过,在床上躺了三年植物人,终于苏醒了一样。

    “……”

    忽然间,龚雪姐姐也来了,陈奇对她比了个手势,又冲梁晓生喊:“老梁,把我椅子送回来!还有书,一本都不能少!”

    他关了窗子,故意磨蹭一会,才穿上外套下楼。

    骑上自己的破车子,刚出大院门口就瞧见龚雪在外面等着呢,她现在也有自行车了,出去更方便。俩人熟门熟路的跑到了乐春坊6号。

    天气没回暖,施工队又撂挑子了,这房子盖的虽慢,好歹也在一点点完善。

    “小陈~”

    陈奇关了门,转头就被一个温暖柔软的身子抱住,龚雪主动拥抱了他,两条胳膊紧紧搂着,头埋在他胸口,语带哽咽:

    “你没事真好,我真怕你出事,伱都不知道我这几天怎么过的,我想去找你,又怕打扰你休息……”

    “好了好了,我完好无损嘛。”

    陈奇摸着她的头发,年龄差好像应该倒过来,笑道:“我听说你也帮了不少忙,风里来雨里去的,关键时刻还是我的好姐姐靠得住,感谢感谢!”

    “你又没正经!”

    龚雪脸一红,把快要流出来的眼泪憋回去了,小手捶了他一下,道:“你别谢我,你谢那个于记者,她为了你尽心尽力,你怎么不管她叫好姐姐?”

    “yue~”

    陈奇夸张的呕了一声,道:“我们是纯洁的利益关系,不带半点儿女私情,你还不如说我跟蔡铭有一腿。”“蔡铭……”

    龚雪忍不住乐出声,她不是觉得小蔡不漂亮,挺好看的,但就是不搭调嘛!好像地球人和外星人谈恋爱似的……

    “笑了,笑了就好,事情都过去了。”

    “来坐会儿!”

    陈奇自己坐在一张小凳上,笑么嘻嘻的看着对方,龚雪白了他一眼,还是乖巧的坐在他大腿上,又是一番亲亲热热,唇舌纠缠。

    半晌,龚雪喘着气抬起头,道:“你这件事真的过去了,不会再有麻烦?”

    “翻篇了,有麻烦也是新麻烦。接下来我还是拍戏,但跟以前应该不太一样,这段时间就清闲了,好好陪陪你。”

    “唉,你想做什么我也不太懂,反正我支持你就是了,我……”

    龚雪欲言又止,把后半句吞下肚子,她还想说:感觉你越走越快了,我怕我追不上。

    她出身知识分子家庭,自身也有文化,有想法,懂得如果两个人在认知方面、事业方面差距太大,必定会产生隔阂与矛盾。

    一个21岁,挣近500万美金的家伙,什么样的女人能站在他旁边?

    …………

    《故事会》的编辑何成伟又进京了。

    随同的还有一位上影厂的副厂长,叫王麟古。

    《太极》曝光之后,上影厂立刻找到了《故事会》,希望联系作者,把武打故事的改编权拿下。他们早就知道这本破杂志,一直没看上眼。

    现在不同,虽然《太极》还没在国内上映,但明眼人都清楚,肯定将迎来一波武打片高峰。于是一瞧,近水楼台,在家门口就有个宝贝!

    “此番进京,务必将改编权拿下,另外找机会与陈奇密谈,这般这般……”

    王麟古记得临行前,厂长徐桑楚亲自吩咐的话,丝毫不敢怠慢,他也清楚陈奇的重要性。

    而何成伟来的目的更简单了,给陈奇涨稿费!

    俩人风尘仆仆赶到了京城,找到下榻的地方,立马跑来了北影厂,结果在大门口被堵住了,只见一个老太太领着几个人,站在那里大杀四方,指着一个男人的鼻子臭骂:

    “你还敢说你是中影的!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别以为我不清楚,我都打听明白了,就是你们这帮孙贼把咱们家小陈送进去了!我告你啊,我们一帮人写了联名信了,没你好果子吃!

    我谁?

    我是你姥姥!

    前门大栅栏街道委员会,小陈的单位,直管领导!

    厚着脸皮还敢来,麻溜给我走人!今儿我老太太在这,这门你甭想进,你走不走?你走不走?”

    “姥姥……不是,大妈啊,您误会了!”

    男人哭丧着脸,道:“犯错误的同志已经有处理了,我今天来找他是有正经事,麻烦您让一让。”

    “不让!听见人家说的没有,麻溜走人!”

    传达室大爷在旁边看热闹,跟王大妈对视一眼,相见恨晚,惺惺相惜。

    男人没办法,只得先走了,王大妈像个得胜的将军,挺胸抬头的走进大院,何成伟和王麟古以及另一些人也要进,忽然被大爷挡住。

    “让我们进去!”

    “凭什么她能进,我们不能进?”

    “人家是直管领导,你们是干嘛的?北影厂是随便进的吗?厂长说了,找小陈的人太多,严重影响了厂内正常活动,要分批次进行!

    你们先在我这登记,明天再来吧!”

    大爷一摆手:“排号去!”

    何成伟没什么,王麟古愤愤不平的登了记,心里暗骂,汪洋这个老头子给点阳光就灿烂,显呗什么啊?合着挣外汇就牛逼了是吧……行吧,是很牛逼。

    他又想起自己的任务,买改编权是小,挖人是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