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手机站m.dajiadu8.com,服务器懒得转移了,凑合看吧!没收益,所以空间有限,请见谅

首页

玄幻魔法

从婴儿开始入道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从婴儿开始入道:正文卷 第74章 我不是李家人,但我是人

    先前在东境交战,李天罡已经见识到这位阴夫人的厉害,就算没用绝学,都不是他现在能够匹敌的。

    而且,

    对方出现在这里,那大漠剑圣呢?

    看到旁边如火焰神祇般的金丝长发青年,李天罡的一颗心直入谷底,心中也有了答案。

    同时,他心中泛起一个更可怕的想法。

    “你是太虚境的烛火神?”

    李天罡克制着心中的颤动,询问出对方的名号。

    烛火神,也就是太虚境势力的主宰,那位最强大的妖王。

    同时,也是阴夫人的夫君。

    双方同时过来,那位大漠剑圣显然已经遭遇凶险。

    李天罡先前派八方令传回青州城,没让二叔李牧休过来,就是因为太虚境已经倾巢而出,算是彻底撕破脸了,却只看到这位阴夫人,没看到其夫君,故而担心对方蛰伏在青州。

    但如今看来,对方没在青州。

    也许他让二叔不过来的抉择,是错误的。

    他心头不断沉落下去。

    自两位绝学境妖王出现到现在,一切都在瞬息间发生,原先杀伐弩张的战场上,顷刻间陷入诡异的安静。

    听到李天罡的话,青年淡淡地朝他瞥过一眼,道:

    “上次看到的李家真龙,不是陨落在苍州了么?”

    李天罡脸色微变,这话足以暴露出,太虚境虽然避世,但却时刻关注着大禹神朝的动向。

    也许不少事件的背后,都有太虚境的悄然助澜。

    “我记得的烛火神,不是你这般模样。”

    李天罡凝视着他,暗自调息,眼眸深处却带着深深的忌惮。

    三位绝学境,这阵容居然齐聚凉州,妖魔要撕裂凉州的决心,远比他想象的更大。

    “我夫君神功有成,自然是返老还童了,李天罡,可惜圣宫的大长老不在这里,否则你已经没有说话的机会了。”

    阴夫人轻柔微笑,三人虽在说话,却身姿没动,也没人去袭击李天罡,担心因此让李昊脱身。

    相比起李天罡,这李昊才是真正的威胁。

    年纪轻轻,就已经如此恐怖,若不斩杀,日后必是大禹神朝第二位真人!

    李天罡脸色阴沉,知道对方说的没错,以他跟圣宫在燕北的厮杀,圣宫长老见到他多半会第一个对他发动攻击。

    “赶紧解决吧,别等那些家伙增援过来了。”

    陆渊沉着脸道。

    “来了就解决掉便是。”

    烛火神却没在意,淡然地道:“来的路上听说一件趣事,听说你们父子决裂,这小子已经舍弃李家的姓氏,如此大逆不道的事,看来也不是故布疑阵的闹剧。”

    他饶有兴趣地看着李昊,道:“既然你都不是李家人了,你还来这里做什么呢?”

    听到这话,李天罡也是脸色微变,这确实是李家的丑闻。

    此刻听到这妖王的话,他却心头莫名跳动了下,情不自禁地看向李昊。

    李昊在不断暗暗积攒力量,冷声道:“我虽然不是李家人,但我是人!”

    烛火神微微挑眉,似乎没料到李昊会这样回答,但想想觉得倒也确实如此。

    李天罡的脸色却是微变了下,眼底闪过一抹怒容,道:

    “伱胡说什么,三年之约还没结束,你还姓李!”

    李昊挑眉,冷笑一声,却懒得回应。

    烛火神轻笑,但眼底却带着深邃的冷光,道:“不如,咱们做一件有趣的事?”

    “你们不是都想解救凉州么,如果你能将你爹杀了,我就让这凉州的血食,多活一日,如何?”

    听到对方玩闹般的话,陆渊第一个不干了,怒道:“烛火主宰,没必要耽误时间吧?”

    “才不是耽误时间。”

    阴夫人眼眸发狠,冰冷地道:“这李天罡杀我儿子,现在我就要让他儿子杀他!”

    陆渊一怔,顿时明白这夫妇俩为啥这么多屁话。

    他有些恼怒,但对方俩同气连枝,他也说不过,只好抓紧时间恢复力量。

    烛火神的话让李天罡怔住,下意识朝李昊看了一眼,见那少年面无表情的模样,心头顿时便是一阵怒火涌出。

    他深吸了口气,道:“若你们真能说到做到,我答应你也无妨,为凉州百姓,我李天罡愿意一死!”

    虽然只是多残喘一日,但这一日可是相当关键。

    足以等到增援到来。

    到时凉州的变数,就是未知了。

    不过,他话虽这么说,却并非真的准备束手就擒,毕竟妖魔的话不可信。

    “你怎么想?”

    烛火神看向李昊,似笑非笑。

    李昊轻吐了口气,刚爆发的气力,在天地脉的调养下,此刻已经全都恢复了。

    他在这短短几句话的功夫,已经恢复到全盛时期。

    “我想解决你们。”李昊说道。

    他蓦然爆发,直接进入化仙状态,借取四方力量,猛地一拳朝陆渊杀去。

    三位大妖王中这陆渊已经跟他交过手,彼此攻击都熟悉,李昊准备从他破开缺口。

    陆渊何等老辣,顿时看出李昊的心思,心头狂怒,自己居然被当软柿子了!

    “找死!”

    他咆哮着浑身雷光聚集,无极雷道演化的一口雷剑,朝李昊骤然劈砍过来。

    阴夫人跟烛火神脸色一冷,没想到这少年如此猖狂,三位大妖王包围锁定,竟然还敢主动攻击!

    “死!”

    阴夫人蓦然抬手,一道黑色圆月般的攻击映照而出,朝李昊的背后砸去。

    李昊没理会,而是径直朝陆渊杀去。

    拳威跟雷剑砸在一起,漫天雷光出现,将李昊的身体笼罩,无数雷火灼烧在李昊身上,他的肌肤裂开一道道伤痕,但快速愈合。

    对方的无极雷道并非是不能伤到他,只是伤的较轻,他的自愈速度能够及时恢复。

    嘭地一声!

    背后的黑月撞来,避无可避,李昊只能硬抗这一击。

    黑月般的攻击炸裂在后背上,却像冰冷的寒湖,将李昊的身体包围,随后又化作无数弯月利刃,不断削裂他的背脊,一個呼吸间就是数万次的攻击,频率极高。

    李昊的背部裂开,露出血肉,他咆哮着反手砸去,将这黑月击溃,身体却有些失衡。

    先前只是面对陆渊,其他众妖王的攻击无法让他受伤,因此可以不去理会,看似是众多妖王围攻,实则还是他跟陆渊的单挑。

    但此刻,这阴夫人是绝学境,对方出手,却让李昊无法再专心击杀陆渊了。

    而且这陆渊是绝学境,先前李昊的攻击让他受到重伤,此刻居然也恢复得七七八八,绝学境的自愈能力远胜寻常三不朽,甚至都能勉强追上李昊的二分之一了!

    “混蛋!”

    李天罡怒吼,投掷出战旗,接连引爆。

    “嗯?”

    烛火神看到战旗中呼啸的剑气,眼眸中浮现出一抹讶异,抬手一拍,滔天的焰火和灼热的力量,竟将那射杀出的剑气直接焚烧扭曲,彻底抹去。

    这剑气只具备道心境的全力攻击,此刻在他的攻击下,竟像烟尘般散去,竟毫无威慑。

    “剑气同源,这军旗是这小子制作的么?”烛火神有些意外地看向李昊。

    李天罡听到此话,却是心头一震。

    是李昊制作的?

    怎么可能?!

    但他顾不得多想,将剩下的战旗也接连投掷而出,对李昊道:“快跑!”

    他想为李昊牵制一二,但剩下的战旗爆裂出来,也都被烛火神一一阻挡,有的战旗溃散出万千剑气,想要将烛火神袭杀,但其身体周围自带一股炽热的气息,那些剑气还未触碰到他的肉身,竟全都融化了!

    “你先去死吧。”

    烛火神抬手,朝李天罡一巴掌拍去。

    煌煌神掌,如烈阳般推动而出。

    李天罡接连踏出九步,瞬间将全身气息推动到极致,咆哮着施展大炎罗手,挥出最强的刑天刀一击。

    嘭!

    刀芒破碎,在那炽热的神掌下,他浑身的神威都被淹没,身体被直接镇落而下,浑身盔甲都似要扭曲融化般,披风已经燃烧起来。

    他的身体径直射落到地面,四肢的身躯裂开,不坏宝体受损严重,奄奄一息。

    烛火神轻咦一声,显然没想到自己这一巴掌,居然没将这道心境的李天罡杀死。

    果然,这李家人都有点东西。

    他正要再次出手,脸色却是微变,只见李昊跟陆渊和自己妻子的交战,以一敌二,竟一时没落入下风!

    并且,那少年浑身的血肉撕裂,周围的天地力量疯狂朝他宣泄过去,景象骇人。

    如此神异的景象,让烛火神看得怔住。

    他某种久远的回忆似乎被勾起一角,想到曾看过那位真人出手,似乎也是这般,能引动天地之力!

    这小子,已经窥见问圣之道?!

    烛火神心头巨震,顾不得再去理会那李天罡,浑身燃起大焰,朝李昊骤然拍杀过去。

    李昊浑身鲜血散落,此刻不断借取天地之力,他的力量攀升到更恐怖的程度,但自身也开始崩坏。

    “死!!”

    李昊怒吼,一拳砸向陆渊,想要先解决一只妖王。

    陆渊被李昊不断攀升的威势惊得连连避退,心中又惊又怒,这小子是接连给他惊吓,一次次爆发出更凶残的力量。

    他怒吼一声,咆哮道:“想杀死我,你办不到的,我还有逆命机会!”

    “陆渊,你这话什么意思!”

    阴夫人却是骤然变色。

    陆渊这么说,岂不是要让李昊将目标转移到她头上?

    李昊却是不管不顾,径直朝陆渊杀去,拳头接连挥砸,天地法相扑出,抱住陆渊的身体,不顾他浑身激荡出的雷火,将其砸落到地面。

    龙鳞飞溅,陆渊发出惨叫哀嚎。

    但就在这时,一股炙热的寒意涌来,虽然这话有些矛盾,但却是李昊的真实感受。

    灼热的力量,似乎要将附近天地都焚烧,但李昊却在此战中第一次感受到如坠冰窟般的死亡威胁。

    他蓦然回头,便看到一道大日轮盘似的火光,带着神秘的道纹镇杀而来。

    道韵牵引,必定命中。

    李昊迅速调换出太上体的虚无,短暂短暂时间内无法被锁定。

    那道韵的牵引似乎受到影响,竟虚弱了一下。

    李昊身体快速踏出,天地无踪术闪烁,让其避开。

    嘭!

    大地焚烧,裂开一道窟窿,里面的泥土砂石,竟在顷刻间成为岩浆。

    陆渊的身体被波及,一些鳞片都被炙烤得卷曲起来。

    烛火神脸色微变,再次朝李昊看去,却见李昊身上覆盖的虚无缥缈气息消散,被那热浪破开。

    显然,对方刚施展某种特殊功法,才躲开这一击。

    烛火神深吸了口气,目光森然,道:“幸好这次是我亲自出手,否则真奈何不了你,大禹神朝居然让你这样一个问圣的苗子出现在这样的战场上,简直是愚蠢至极!”

    “死吧!”

    他浑身浮现出细密鳞片,额头上的神纹绽放,如一颗金色的眼球,又像微小的太阳。

    他抬手拍落出一道神火,朝李昊笔直杀去。

    李昊脸色惊变,这烛火神的实力,比陆渊强太多了。

    同是绝学境,居然也有这么大的差距吗?

    他的太上体状态无法连续进入,此刻避无可避。

    与其重伤,不如借取更多的天地之力!

    李昊浑身的血肉都在崩裂,周围借取来的天地力量变得更加澎湃,他血肉撕裂,但浑身威势更胜,露出金色的血肉,以及浑身金灿灿赤金色的血液!

    在神力状态下,他的血肉愈合速度极快,但此刻却跟不上崩坏的速度。

    嘭!

    李昊抬起拳头,猛然砸出,似乎自其背后的半边天空,都随着这一拳推动轰出。

    恐怖的呼啸声响起,那一道金色的神火灼烧,却被拳威镇压得收缩,直至熄灭!

    阴夫人跟陆渊都是震惊,难以置信地看着这少年,这股力量太强了,若是换做他们,都要重伤!

    而此刻,那浑身如血的少年,却像一尊来自神话里的战神,眼中带着凶悍的杀气,似乎还有余力!

    烛火神也没料到,自己接近全力的攻击,居然还是被李昊给破开。

    他心头震动,眼中露出惊色。

    但李昊的力量越强,他的杀意也越强,深吸了口气,知道再隐藏也没必要了,他本打算将自己的底牌留到后面真正的大局上再用。

    毕竟摧毁凉州,只是他们迈出的第一步!

    但此刻,他若继续隐藏,只怕难以杀死这少年。

    轰!

    周围的天地间浮现出一道道火光,火光中蹿出神纹,四方天地,似乎变成火海炎狱!

    李昊顿时便感觉,天地间借取的力量,竟在消失,自己的天地脉,也受到压缩,一股恐怖的炙热力量,不断逼近过来。

    李昊心头震惊,这情况他第一次遇到。

    难不成,眼前这位太虚境的主宰,并非是绝学境,而是太平道境?!

    李昊听二爷说过,太平道境,其武道将演化成道域!

    在道域中,所向披靡,跟绝学境有断层式的差距!

    此刻,周围的炎海,便给李昊这般感受,连他的天地脉都被限制,借取的力量都被逼停下来!

    “挡不住!”

    李昊脑海中警兆不断提醒,他脸色难看,猛地挥出数拳,将周围还未包围过来的炎海打出一条缺口,随后朝远处急速冲去。

    “想逃?!”

    陆渊跟阴夫人看到李昊的举动,迅速冲出,想将其留住。

    但李昊此刻将全部的力量都用在身法上,全速冲去。

    很快便从两人的包夹中飞出。

    在冲出时,李昊看到远处的防线,以及城池上无数的身影,其中还有李玄礼、李无双等熟悉的面孔。

    他脸色微变,若他自己脱身的话,这妖王留下,这防线法阵势必顷刻间就会被摧毁。

    想到那封传到关外家书中的殷切话语,以及看到那城头上一张张惶恐绝望的面孔,他微微咬牙,深吸了口气。

    他关闭掉两道图鉴的身法加速,动作减缓下来一些。

    看上去就像刚提速爆发力竭的模样。

    他转头朝三位妖王看去,咆哮道:“今日我不死,他日必将你们太虚境跟龙门踏碎!!”

    说完,再次朝前方跑去。

    陆渊眼皮狂跳,这少年如此凶残的成长速度,若是不死的话,只怕说到真能做到!

    “烛火神,一定要杀了他!”

    陆渊急忙道,同时朝李昊追赶过去,他已经看出来,这烛火神似乎踏入到那个境界,这是恐怖的秘密。

    烛火神正在建立自己的道域,他并不算踏入太平道境,只能算是半步踏入,因此道域展开的有些缓慢,没想到被李昊趁机给逃了。

    看到陆渊跟妻子都没能将去阻拦下来,他心中大骂一声龙门废物。

    随后也顾不得继续建立道域,施展出鲲鹏般的身法,纵身而出,朝李昊急速追赶而去。

    没有完全踏入太平道境,导致他无法将道域一念开阖,也无法随时保持在身边,除非是正面大战,他展开道域,还能短暂爆发太平道境的力量,但对方要逃,就很难受。

    这也是他目前的短板缺陷。

    李昊全速飞奔,控制着天地之力,没再继续借取。

    刚他已经处于接近失控的边缘,倒是多亏那烛火神展开的焰火道域,无意中帮他短暂阻断了一下天地之力,让他得以平复下来。

    噗!

    烛火神的身法极快,抬手一道神焰射出,撞在李昊背上。

    李昊只觉背部灼烧,钻心的剧痛,他喷吐出一口鲜血,这烛火神的攻击比另外两位的要强悍得多。

    他咬牙呼唤出暴雨般的剑气,向背后杀去。

    这些剑气威势不强,他想要利用对方轻视心态。

    然而,先前目睹李昊的剑气杀死过妖王,陆渊却极其谨慎,看到阴夫人打算肉体硬抗,无视这些剑气,连忙道:

    “别触碰这剑气,诡异的很!”

    阴夫人一愣,见他已经撑起罡气,全身戒备,甚至稍稍降速的模样,有些意外,但也迅速将自身护住。

    而烛火神却没理睬,浑身喷发出赤焰之气,将那些剑气自动焚化。

    嘭!

    他又是出手,第二道神火急速射出,再次砸在李昊身上。

    李昊背后凝聚出的不动明王虚影,抬手拍打,将神火拍散几分力量,便硬抗下这一击。

    “我将他们吸引走,你们小心!”

    眼看距离够了,李昊抹掉嘴角的血液,急速传音给法阵内的李玄礼。

    李玄礼看着李昊被三大妖王追杀,心惊肉跳,满脸紧张,听到李昊突如其来落在脑海中的传音,他愣了一下。

    看着接连被三位妖王用攻击不断轰杀的身影,他眼眶顿时湿润发红,那孩子没有直接逃跑,是在故意吸引那三位妖王的攻击吗?

    整个凉州的百姓,竟然全都背负在一个十五岁的少年身上。

    看着李昊大口喷血,浑身伤痕累累的模样,他只觉心如刀割,心中发酸落泪,暗愤自己无能。

    嘭!嘭!

    李昊边逃边跟三位妖王交战,将战场逐渐转移到防线外,朝凉州境外方向冲去。

    城头上,无数人看着那少年被三位妖王追杀而去,却从防线法阵的侧面飞过,心中都是震惊。

    有世家子弟大声怒吼,询问为什么不给李昊开启法阵?!

    但他们家族里的长辈却看懂了,即便是搞了半辈子的世家权术争斗,内心早已麻木冷酷,此刻也不免被那少年的大义所震动。

    登临法阵而不入,舍身将妖王引走,此举,是为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