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手机站m.dajiadu8.com,服务器懒得转移了,凑合看吧!没收益,所以空间有限,请见谅

首页

仙侠修真

阵问长生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阵问长生: 第634章 灭门

    第634章 灭门

    墨画瞳孔一缩。

    灭门?!

    谢家?

    “璧山城的谢家,不就是……”

    慕容彩云点了点头,“便是那日,我们去抓断金门的叛徒,接触到的那个二品谢家。”

    墨画记起来了。

    那日他和慕容师姐,还有枫师兄接了任务,去璧山城,抓捕一个断金门的叛徒。

    那个叛徒,据说偷了谢家的东西,销声匿迹,谢家抓不到,便将任务发到宗门里。

    谢家为了抓人,封城搜街,大费周折。

    但不知为何,功勋却给的很少。

    而那个叛徒,也的确不好抓。

    似是想到那副场景,墨画一时心中凛然。

    墨画同情之余,又有些疑惑:

    离开璧山城的时候,墨画只隐隐感觉到,这件事还没完。

    抓捕他也花了不少功夫。

    “有说火佛陀是为了炼邪功,所以拿谢家满门当祭品的……”

    “无边的业火中,罪魁祸首火佛陀身穿袈裟,双目火红,口念佛号,面容透着冷漠的慈悲……”

    “谢家全死了……”

    “按理来说,火佛陀怎么也不可能,将一个家族的修士,全部杀光……”

    “更离谱些的,是有些人是非不分,说谢家被灭门,必然是多行不义,火佛陀杀人,是替天行道的……”

    “但事实就是……”

    “据璧山城的修士说,那一夜,整个谢家府邸,笼罩在火海之中,血光染红了半边天,谢家所有修士,宛如炼狱中的恶鬼,被杀死,分尸,而后在业火中,化为焦灰……”

    “师姐,谢家为什么,会被火佛陀灭门?”

    “什么样的风言风语?”墨画好奇道。

    墨画小声问道:

    “有说谢家当年得罪过火佛陀,结了怨仇,火佛陀此行,是来复仇的……”

    那个叛徒的易容术,十分精妙,一会男,一会女,一会老妪,一会侏儒,抓到他的时候,他的模样是个大汉。

    这件事蹊跷的是……

    慕容彩云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道廷司还在查,外面风言风语,也不大可信。”

    慕容彩云低声叹息,“没有……”

    慕容彩云深深叹了口气,神情凝重无比。

    “还有说谢家家主,当年夺了火佛陀心仪的女子,火佛陀因此心灰意冷,出家入魔,如今法术大成,便以谢家满门的命,祭奠心爱的女子……”

    “谢家再弱,也是璧山城数一数二的修道家族……”

    “这件事很蹊跷……”

    “什么样的都有……”

    “火佛陀再强,也只是一个二品罪修。”

    “谢家好歹是个二品家族,族内修士也有不少,就算不敌,也能支撑一会,怎么也能逃出一两个吧……”

    还有那门陨火术的威力,或许也比自己想象得,要可怕很多……

    他修的是断金门的“遁金诀”身法,还精通“易容”,男扮女装,藏在一個挂羊头卖狗肉,名为酒楼,实为青楼的窑子里。

    慕容彩云竖起白皙的手指,一一数给墨画听……

    “谣言随风起,谁也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慕容彩云摇头道。

    “有说火佛陀与谢家勾结,分赃不均,所以才下杀手,屠戮谢家满门的……”

    根本不知,他原本的相貌是什么。

    ……

    而且,那叛徒到底偷了谢家什么,墨画也不知道。

    神识窥测的,只是灵力存在,而非血肉表象。

    所以墨画神识虽强,能辨认出他的灵力,却无法还原,那叛徒灵力之外的血肉相貌。

    “谢家没有反抗么?”

    但没想到,竟是以谢家的“灭门”为开端……

    墨画皱眉,而后心有不忍,问道:

    “真的……一个活口都没留么?”

    慕容彩云目光微凝,“我也是这么想的……”

    火佛陀,似乎比自己想得,要危险得多……

    墨画想起了“樵老五”,“阴雷子”三人,又疑惑问道:“火佛陀……有帮凶么?”

    灭门这种事,他一个人,未必能做到。

    “这我就不知道了……”

    慕容彩云摇了摇头,“灭门绝户之事,手段凶残,影响也极其恶劣。道廷司那边会封锁消息,一切线索不对外透露。”

    “之前有过灭门的事么?”墨画问道。

    慕容彩云想了想,才开口道,“很少……上一次,好像还是在一百多年前,有个小家族,被邪修灭门了……”

    “具体的不清楚,我也是听我小姑说起,才知道这件事。”

    “那次灭门之事,因为性质太过恶劣,一些小家族人心惶惶,道廷司上层震怒,派遣大量典司和执司,没日没夜,搜寻那伙邪修。”

    “最终那伙罪修,也被尽数抓获,以阵法凌迟而死,悬榜示众,以儆效尤……”

    “此后灭门之事,就没怎么听说了。”

    “然后就是现在,谢家被火佛陀灭门的事了……”

    “这种事,同样会动摇人心,所以在罪修落网,真相澄清之前,道廷司是不会透露任何消息的。”

    “那……”墨画小声道,“道廷司会向宗门,发布悬赏,追缉火佛陀么?”

    “不会。”慕容彩云肯定道。

    “不会么?”墨画有点失望。

    “嗯。”

    慕容彩云点头,解释道:

    “这种事,太凶险了……”

    “道廷司发布的悬赏,所追缉的,一般都是筑基前中期罪修,虽然实力不弱,但凭宗门弟子的配合,也是能对付的。”

    “而火佛陀不同,这种杀人如麻,极度危险的罪修,道廷司不敢将任务,发给宗门。”

    “宗门弟子,大多出身世家,一旦有了闪失,道廷司那边也要被问责。”

    “更何况,涉及灭门之事,道廷司为了保密,更不会将消息泄露。”

    “顶多也就是,火佛陀被抓,事情尘埃落定之后,发些任务,让宗门弟子帮忙抓些漏网之鱼……”

    “哦……”

    墨画点了点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不知在想些什么。

    慕容彩云看了眼墨画,叮嘱道:

    “你别动歪点子啊……”

    墨画一怔。

    慕容彩云便道:“你是不是,对火佛陀感兴趣?”

    “算是吧……”

    墨画含糊道。

    他也不是对火佛陀感兴趣,主要是对火佛陀的禁术感兴趣。

    慕容彩云见墨画目光微亮,无奈道:

    “追缉火佛陀,是道廷司的事,没有我们插手的余地。”

    “而且此事凶险万分,若是你落到火佛陀手里,怕是会凶多吉少,你能从火佛陀手里逃一次,未必能逃第二次……”

    慕容彩云面露担忧,“所以,千万别冒险,蹚这趟浑水……”

    墨画认真思考了下,郑重道:

    “师姐,你放心!”

    ……

    慕容彩云走后,墨画就在琢磨火佛陀的事。

    师姐说的没错,这件事的确太危险了。

    但禁术可不好得,功勋也换不到。

    更何况,火佛陀的陨火术,还是火系禁术,体内两颗火焰,燃烧澎湃,如同心脏。

    这很有可能,是自己研究火球对撞,术式崩溃,灵力聚变的关键。

    假如有机会的话,这门陨火术,一定要弄到手!

    一旦错过,下次再碰上,就不知要到何时了。

    只是一定要足够谨慎。

    保住自己的小命。

    自己还要给爹娘养老呢!

    墨画皱了皱眉,开始认真思索:

    “可怎么才能得到陨火术法诀呢?”

    在道廷司之前,抓住火佛陀?

    一旦道廷司抓住火佛陀,哪怕火佛陀供出了《陨火术》的法诀,自己也不可能得到这门禁术。

    道廷司不可能把危险的禁术,交给自己一个小小的太虚门弟子。

    更何况,以火佛陀的行事风格,他大概率宁愿“玉石俱焚”,也不可能交出禁术。

    只要火佛陀被捕,这门火系禁术,就会和他一起陪葬。

    “在道廷司之前,抓住火佛陀?或者直接杀了火佛陀,搜他的尸?”

    怎么杀呢?

    靠自己杀?

    墨画寻思了下,无奈摇了摇头。

    “不太可能……”

    火佛陀为人警觉,个人修为,法术,手段都太强了。

    更何况,他还有阴雷子,血樵夫,鬼面煞之流的罪修,当狗腿子。

    他那几个狗腿子,也不好对付。

    靠自己杀的话,估计要周密准备,提前设伏,崩解一整个一品大阵,才能将筑基后期的火佛陀给宰了。

    可自己哪里去找一座一品大阵来崩解?

    再者说,一品大阵,耗资如此巨大,崩解掉,杀个火佛陀,实在暴殄天物。

    而且火佛陀心机谨慎,即便布下陷阱,他也未必会往里面跳。

    所以,只能靠别人杀……

    自己从旁辅助,帮帮小忙。

    那么,靠谁来杀?

    墨画摸了摸下巴,心中寻思……

    慕容师姐和枫师兄他们,肯定不行。

    师兄师姐他们,只有筑基中期修为,尽管是八大门的天骄弟子,但与筑基后期,杀人灭门的火佛陀相比,还是逊色不少。

    能不能赢另说。

    一旦失手,怕是还要搭上性命。

    慕容师姐关心自己,不想让自己犯险。

    自己同样,也不想让帮了自己很多忙的师兄师姐们,承受这种凶险。

    他们可没自己这么多的保命手段。

    那还有谁呢?

    墨画想来想去,只有一个人,能凑合着帮忙,杀了火佛陀。

    那就是顾长怀顾叔叔……

    金丹境修为,道廷司典司。

    身份也合适,修为也足够。

    而且顾叔叔似乎也一直想着,将火佛陀绳之以法。

    但问题也就在这里,他是道廷司的人,即便抓了火佛陀,拷问出《陨火术》秘籍,于公于私,他都不大可能交给自己。

    设身处地地想,假如自己是“顾叔叔”,也是不会把陨火术,交给不知底细的“墨画”的。

    自己在他心里,可是“危险”分子。

    他是不可能让一个本就“危险”的小修士,去学一门更加“危险”的禁术的……

    可墨画想来想去,实在没有其他选项了。

    顾叔叔已经是唯一的人选了。

    墨画微微叹气。

    “走一步看一步吧……”

    “先想办法通过顾叔叔,介入道廷司,打听线索,追缉火佛陀……”

    “然后见机行事,能不能跟在顾叔叔后面浑水摸鱼,把《陨火术》的法诀偷偷弄到手……”

    目前也只能这样了。

    此后墨画还是一如既往上课,修行,陪瑜儿做功课,画阵法,然后抽空打听火佛陀的事。

    但慕容师姐说得没错。

    道廷司的确不会对宗门,派发火佛陀的任务。

    对大多数宗门弟子而言,“火佛陀”这三个字,几乎只能是传闻,是课后的谈资。

    他们这辈子,都不可能接触到。

    墨画无奈,只能抽空,去道廷司找顾叔叔。

    但道廷司森严,廷司室也不是随便能逛的。

    墨画凭着记忆中的路线,还有自己的机智,瞒过了一路上的执司,到了顾长怀的廷司室,却发现扑了个空。

    顾长怀外出,缉拿罪修去了。

    墨画不知道,顾长怀缉拿的,是不是火佛陀,他也找不到人问,最后只能无功而返。

    “道廷司里没人,做事真不方便……”

    墨画感叹道。

    他只能另想办法了。

    旬休的时候,墨画有了空闲,就陪瑜儿,回了一趟顾家。

    这是瑜儿进入太虚门后,第一次回顾家。

    顾家门口,闻人琬早早就在等着,一脸期待。

    将瑜儿送进太虚门,虽然是她的主意,但母子连心,她无日无夜,不在担心着瑜儿……

    担心瑜儿修行怎么样,能不能吃好,过得开不开心,更重要的是……

    能不能不受梦魇困扰,安安稳稳,睡个好觉。

    很快,马车停在了顾家门口。

    瑜儿跳下了马车,脆生生喊了声“娘”,就撒着小腿,奔到了闻人琬的怀里。

    闻人琬拥着瑜儿,见瑜儿皮肤白皙,面色红润,精神头很好,而且入手沉甸甸的,似乎恢复了元气,还胖了一点,喜不自胜。

    这便说明,瑜儿在太虚门,开开心心,无病无灾。

    也无可怖的梦魇侵扰。

    闻人琬看了眼墨画,心生感激。

    晚上闻人琬便张罗着一桌子珍馐海味,都是墨画没吃过的。

    墨画吃得大快朵颐。

    瑜儿也坐在他身边,抱着小碗,学着墨画的样子,小腮帮子塞得鼓鼓的。

    闻人琬坐在一边,托着脸颊,看着这一大一小两个孩子,目光中透露着温和的笑意。

    过了一会,顾长怀就来了。

    他似乎是刚从道廷司回来,一脸风尘,但听说瑜儿回来了,还是来看了看。

    只是一进门,就看到了瑜儿身旁的墨画,神色就复杂了起来,头皮也微微发麻。

    他感觉,麻烦似乎来了……

    “长怀,你刚回来,正好也吃点吧……”闻人琬语气温和。

    瑜儿则有些拘谨,一板一眼道:“舅舅好……”

    顾长怀听着这一声稚嫩的“舅舅”,心都化了,但他的神色,还是一如既往地生硬,有一种想表达善意,却表达不出的笨拙。

    墨画看着直摇头。

    闻人琬看了眼墨画,又看了眼顾长怀,心领神会,便笑着道:

    “我带瑜儿去外面走走,消消食……”

    “长怀……”闻人琬看了顾长怀一眼,给了一个锐利的眼神,“你招待下墨画。”

    顾长怀嘴里发苦。

    闻人琬便牵着瑜儿离开了。

    顾长怀叹了口气,坐在墨画对面,给自己斟了杯酒,一饮而尽,而后无奈道:

    “你不会是,专门来找我的吧?”

    墨画实话实说道:“也不全是……”

    他送瑜儿回来,一是想把瑜儿,送回琬姨身边,让瑜儿见见娘亲,也不让琬姨忧心。

    二是免得,瑜儿一人回来,半夜又遭妖魔滋扰,睡不着觉。

    而自己也漏掉了一顿神识的“口粮”。

    最后一个目的,自然就是顾长怀了。

    “说吧,什么事?”

    顾长怀叹道。

    这小麻烦来了,躲也躲不掉的。

    墨画眨了眨眼,小声道:“顾叔叔,道廷司追缉火佛陀,能带我一个么?”

    顾长怀就知道他要这么说,义正言辞地拒绝道:

    “不行!”

    “为什么不行呢?”墨画追问道。

    顾长怀看了眼墨画,叹道:“年纪太小,修为太低,刚刚入门,最重要的是,伱不是道廷司的人……”

    墨画好奇道:“我要是道廷司的人,就可以了么?”

    顾长怀心中冷哼了一声。

    道廷司的人……

    道廷司哪里是那么好进的。

    从下面的执司、典司到上面的副掌司和掌司,都是要经考核,才能录用的。

    考核很严,门类繁多,灵根、功法、武学或法术、家世背景,有无案底,三代之内有无嫡系血亲入狱入魔等等……

    道廷司审核极严,要求极高。

    更何况,你还是个散修,没身份没背景的,怎么可能入得了道廷司……

    顾长怀敷衍道:“嗯,你如果是道廷司的人,我勉强能考虑考虑……”

    墨画默默掏出了一个青铜腰牌。

    形制古朴,很低端,但很眼熟……

    顾长怀愣了一下,眉头狂跳。

    墨画目光狡黠,但一脸严肃道:

    “顾叔叔,其实……我也有一个道廷司的身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