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手机站m.dajiadu8.com,服务器懒得转移了,凑合看吧!没收益,所以空间有限,请见谅

首页

科幻小说

万界守门人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万界守门人:正文卷 第三百零六章 记一次发疯

    “这样会不会不好?”迪莉娅迟疑道。

    “它们不停的传送我过去,还跟我讲后果,那就对不起了。”沈夜说。

    “记住,它们的星球已经死亡了。”迪莉娅说。

    “你是说炸它们没效果?”

    “有效果——如果星球被炸得彻底碎裂,分崩离析,那么它们就再也没有复活的机会。”

    “复活?”

    “对,星球毁灭后,只要大地还在,就有机会诞生新的生命——你把它们的大地炸光了,它们就失去这唯一的机会了。”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沈夜道。

    笃笃笃——

    敲门声响起。

    打开门。

    一位军官站在外面。

    相比之前来的那两位将军,这位军官只是上校,而且神情轻松,看上去似乎不知道自己在执行什么任务。

    “这是昆仑发布的调拨任务,我奉命将两个环形空间储物设备送到这里,接收人是沈夜。”

    少校娴熟地说明任务。

    “我就是沈夜,东西给我,多谢了。”

    “好。”

    交割完毕。

    少校迅速离开了。

    门关上。

    手机里顿时响起昆仑的声音:

    “全部改为定时爆破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眼下只有这1008枚完成了改造,你得给我一点时间。”

    “1008枚?这么少啊,搞快点!”

    沈夜一边说,一边用精神力观察两个手镯。

    一個手镯里装满了原子弹。

    另一个手镯则存放着引爆的定时装置,大约是一个手机大小的集成屏幕,十分方便操作。

    行了。

    其实刚才还有一句话没跟迪莉娅说。

    以斗争求和平则和平存,以妥协求和平则和平亡。

    这是永恒的真理。

    ——不给它们点颜色看看,它们还以为自己这个寂静男爵是“寂静”的!

    一股困意再次涌上心头。

    又到传送时间了。

    只要接下来自己无法抵挡困意,就会立刻睡着,一睡着就传送过去了。

    沈夜却不管这些。

    “门。”

    他低喝一声。

    一扇门悄然浮现在面前。

    门对面。

    便是世界坟场的某条街道上。

    ——这是自己主动施展的世界链接之术,传送地点自然不受那些世界意志的影响。

    “先搞点小动静。”

    沈夜一步跨过去,瞬间加快移动速度,甚至放出鬼火机车,在城市里飞驰。

    路上逐渐冒出来各种稀奇古怪的存在。

    他们看上去就像人类,但总有些地方与人类不同,比如双目是宝石,又或身体是树木,甚至长满了腿。

    这些世界类生命体看上去死气沉沉,纷纷朝沈夜望过来。

    它们想要出手,却忌惮地盯着沈夜头顶的那个“名”。

    ——这些并未在一开始就冒头对付沈夜的家伙,此刻依然不敢冒头对付他。

    沈夜不以为意。

    街道上。

    各种建筑的门都被他摸了一道。

    微光顿时浮现成小字:

    “你使用了门能力:不二法门。”

    “任何门都可以被你指定、赋予、取消链接两界的‘门’能力。”

    沈夜咧嘴一笑,伸手在虚空一按。

    “你使用了门能力:斗转星移。”

    “发动效果1:伱可以标记两个新的传送点,也可以随时取消,并重新进行标记;”

    “当前已标记新的传送点。”

    前方。

    一整排世界类生命体挡住了去路。

    “我们谈谈吧。”

    沈夜说。

    那些世界类生命体纷纷对望一眼,脸上露出戏谑之色。

    沈夜却不管它们怎么想。

    “门。”

    默念一声。

    鬼火机车直接撞进门去,抵达了死亡星球。

    沈夜收了机车,打开储物手环,直接朝门里扔了一百枚原子弹,然后摸出控制器,调好5秒引爆。

    关门。

    “迪妮娅,我有个问题。”

    “什么?”

    “这些世界类生命体都死了,它们能回到活人的世界吗?”

    “不行的,生死是最严肃的法则。”

    “——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沈夜将手按在虚空中。

    等了一会儿。

    他再次召唤门出现。

    ——这是“斗转星移”标记的一扇门,处于城市的半空之中。

    门打开。

    远处的城市广场上。

    数十个世界类生命体齐齐放出术法,将威力巨大的爆炸封禁在一个半透明的空间里。

    “好样的,看来我们得增加下注的筹码了。”

    沈夜扔过去500枚原子弹,时间设定5秒钟。

    关门。

    ——在关门的瞬间,他听见了一道满是杀意的声音:

    “该死的家伙,我们一定要把你碎尸万段。”

    沈夜微闭双目。

    碎尸万段?

    他想了一阵,摸出手机:

    “昆仑。”

    “在。”

    “所有氢弹改定时引爆,全部送过来——这是关系到世界安危的事情,不要抱怨我。”

    “……你等一下啊,我这边正在处理。”

    时间缓缓流逝。

    “打算直接决裂吗?”迪莉娅好奇地问。

    “我本以为‘寂静男爵’的‘名’会起到一些效果,但它们根本不在意我的‘名’,这就会导致两个不同的后果。”沈夜说。

    “什么后果?”迪莉娅问。

    “第一种后果,被忽略的那位伟大存在亲自下场,收拾它们——这会耗费她的力量,而且很落她的面子,我也落不得好;”

    “第二种后果,我自己把事情平了,证明我配得上‘寂静男爵’的名,也为那一位伟大存在彰显了她的权势。”

    沈夜停顿了一下,继续开口说下去:

    “——我选二。”

    迪莉娅想了想,点头道:“你这么说,倒是没什么问题,不过你打算怎么把这件事平了?”

    “它们求饶为止。”沈夜道。

    他说完便靠坐在地板上,静静等待昆仑送货。

    几千枚氢弹。

    原子弹。

    就这么玩儿吧!

    迪妮娅道:“那些世界类生命都已经死了,想必剩余的力量也很有限了。”

    “它们可能想从你身上榨取好处,但眼下为了维持世界不被你破坏,不得不付出更多力量。”

    “我猜它们很快就会来跟你交涉。”

    沈夜略一思忖,起身走进洗手间,将里面的镜子拆了下来。

    ——之所以不用广寒冰凌,是不想暴露太多技能和身份根底。

    有了这面镜子,一切就好说了。

    沈夜发动“镜中存我”进入镜中世界,然后将所有的原子弹统统放置在地上,垒成一座小山。

    再回到现实世界。

    “你在忙什么?”迪莉娅好奇地问。

    “我比较喜欢把事情往最坏的方向猜。”沈夜说。

    话音刚落。

    他眼皮耷拉下来,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哈欠。

    又来了。

    这些家伙如同帝王种猜测的那样,依然没有放弃杀自己。

    为什么会这样?

    一道灵光闪过沈夜的脑海。

    那个星球!

    星球虽然被伟大的存在吞噬了,但星球所属的世界类生命的尸体,却留在了世界坟场。

    它们得到了尸体。

    它们想要更多。

    这就是帝王种给自己埋的雷!

    沈夜再次打了个哈欠,嘟哝两句。

    他已经犯困了。

    无法抑制的困意让他双目一闭,沉沉睡去。

    不过在沉睡之际,他将那面镜子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闭上眼。

    睁眼。

    同时立即发动“镜中存我”。

    无数术法的呼啸声在耳边响起,又有各种物理攻击,比如兵器与刀斧砍在身上。

    但是沈夜没有受伤。

    “法界一重·镜中存我。”

    “特殊能力:在完成身躯调换后的一秒内,你处于无法被伤害的状态。”

    他直接进入镜子里。

    镜子却在各种攻击之下,碎裂成千百片,散落一地。

    ——这就得到了千百个镜中世界。

    在镜中,沈夜朝外往去。

    那些世界类生命体挤满四周,围得水泄不通。

    “该死,他是怎么跑掉的!”

    一道怒吼响起。

    “好像是……传说中上个纪元的力量,那个极其疯狂的职业……”

    沈夜在镜子里,原本正要释放核武器,这下忽然顿住。

    可以啊!

    这些世界类生命体确实有见识。

    听听它们再说些什么。

    “不可能,我听说那个家伙被封印了。”

    “无数世界共同推举出来的强者负责镇守。”

    “该不会……”

    “它脱困了?”

    “哼,世界上怎么会有‘无生魂主’这样的职业,实在是……”

    “看来就是它了。”

    世界类生命体七嘴八舌地说着。

    沈夜听了一阵,没有发现新的情报,渐渐也没了兴趣。

    “门。”

    他低声念道。

    镜中世界。

    一扇门出现在他身边。

    推开门。

    对面是死亡星球的旅馆。

    洗手间里的镜子已经没有了。

    除此之外,一切如常。

    沈夜站在门口,摸出定时器,设置爆炸时间为5秒,然后按下了“开始”。

    滴滴滴!

    “正在计时!”

    “5!”

    “4!”

    定时器发出一道提醒音。

    沈夜将定时器朝身后的那堆原子弹一扔,便头也不回地跨步进入门中。

    一步跨进来的瞬间,他解除了“镜中存我”之术。

    于是。

    在那些世界类生命体的眼中,事情的发展就成了另一幅景象。

    伴随着“镜中存我”之术的解除——

    地面上突然出现了堆积如山的“污染炸弹”。

    一道冰冷的电子声正在倒数,且已经数到了最后:

    “1!”

    强光。

    无比炽烈的强光取代了一切,在世界坟场中绽放开来。

    “这下你跟它们结成死仇了。”

    迪妮娅说。

    “我一过去就被它们打,这证明了斗争是你死我活的,没有什么可商量的余地。”沈夜表示同意。

    他拿起手机继续催:

    “昆仑,你行不行啊,搞快点,我要氢弹!”

    原子弹的威力通常为几万吨tnt当量,氢弹的威力则可大至几千万吨tnt当量。

    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你不是打算等到它们求饶吗?”迪妮娅问。

    “情况变了,我要干掉它们。”沈夜道。

    话音刚落。

    他下意识地抬头望去。

    只见那个悬浮在自己头顶的词条发生了变化:

    “你的词条‘寂静男爵’获得了祝福,属性已全面更新。”

    “寂静男爵。”

    “身份类词条。”

    “描述:每24小时可以指定一刻钟,以第四纪元创世主恰露其托里克的视角观察这一刻钟发生的一切,仅限观察与你有关的事件。”

    “发动方式:指定一刻钟的时间,默念‘注视’。”

    “——她曾注视着你,亦将继续注视你。”

    从这个词条的变化来看,那位伟大的存在,也终于肯让自己知晓其真名了。

    这代表了一种认可。

    ——词条也终于变得有用了!

    沈夜欣慰地叹了口气。

    果然在这个世界上,什么都是要靠自己去争取的。

    现在就看帝王种究竟做了什么事,引得世界坟场的世界类生命体这么想杀自己。

    沈夜当即默念了一声“注视”。

    词条效果发动!

    四周如扭曲的水波一样荡漾不休,然后化为虚无。

    那个时刻再次出现在眼前。

    不过,这一次沈夜是以第三视角观察一切。

    ——这是第四纪元创世主恰露其托里克的视角!

    黑暗无人的城市。

    一名少年落了下来,跟那个拥有时间法则的巨人战斗起来。

    他打的十分卖力。

    看上去没有什么问题。

    但是沈夜发现自己的视角已经变了。

    少年的身体变得透明。

    在他背后,那无数细长的手臂中,两只手臂被所有手臂遮蔽,轻轻的捏出了一道术印。

    沈夜看着那术印,心头忽然浮现出一缕不屑。

    ——这是创世主恰露其托里克的情绪!

    凭借着她的注视,沈夜看透了帝王种的这一道术印。

    这是一种隐蔽契约——

    “肮脏交易。”

    “预先支付筹码,如果有人愿意完成一场预谋好的杀戮,便可以立即获得筹码。”

    “筹码:世界生命体之尸。”

    “杀戮目标:这具身体的灵魂。”

    “契约激活条件:”

    “将筹码拿走,便代表契约成立。”

    沈夜看着那场战斗。

    帝王种打败了那个世界类生命体,然后尸体就扔在地上不管。

    它是那么好说话。

    它跟自己也签订了契约,以此来稳住自己。

    然后催促自己离开。

    ——这是为了方便那些想激活“肮脏交易”的存在们。

    在这个过程中。

    沈夜看到一个又一个符文在虚空凝聚成形,勾连在一起,轻轻落在自己身上,成为了一道牵引之术。

    杀机已经布下。

    等自己离开之后——

    世界类生命的尸体果然消失了。

    契约激活。

    大致就是如此。

    时间到。

    一刻钟结束了。

    沈夜闭上眼,再次睁开,已经明了一切。

    ——这个名为“寂静领主”的词条,用来收集情报,查漏补缺,其实相当有用。

    仔细回想刚才放出去的那些核武器——

    “你说它们来得及放出术法,将爆炸封印住吗?”沈夜问。

    “大概是来不及的,但硬顶着也要封印,否则让爆炸的污染持续发生,星球就算死了,也还是受不了的。”迪莉娅道。

    沈夜点点头,又在房间里寻摸起来。

    “黑暗噬主”只能有一个。

    这是帝王种的原话。

    很好。

    非常好。

    就连大墓里的封印也无法杀了你。

    可是人却不一样。

    人是活的,会不断成长,变强。

    ——“黑暗噬主”只能有一个。

    等我收了大墓中的那道噩梦之术,再来干掉你也不迟。

    至于现在——

    先干掉跟你交易的那些家伙吧。

    沈夜在办公桌前坐下,从抽屉里找到了一个小巧的梳妆盒,里面有一面巴掌大小的镜子。

    ——只要是镜子就行。

    可惜现在手里没有核武器了。

    先顶一波?

    他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哈欠。

    “又来了,还不死心……”

    话音落下。

    沈夜闭上眼。

    在这一瞬间,他发动了“镜中存我”。

    睁眼。

    沈夜在镜子中睁眼。

    镜子外面已经是世界坟场。

    一群世界类生命体围在一起。

    为首那一个世界类生命体手握镜子,沉声道:

    “谁会施展跨世界级别的封印?”

    “会这种等级的诅咒也行,全部过来,这次不但要封住他,还要将他咒死!”

    伴随着他的命令,七八名世界类生命体挤了过来。

    沈夜咧嘴一笑。

    你跨世界施展封印?

    他将手抬起,与肩水平,轻声道:

    “法相,广寒宫阙。”

    一座巍峨的宫阙重楼在他背后浮现。

    借着法相之力,他抬起的手上逐渐有霜寒气息缭绕。

    一时间。

    那琼楼玉宇之间缭绕的皑皑白霜纷至迭来,全然没入他手中。

    “广寒宫阙·镜中存我。”

    沈夜低声道。

    ——这是借助了法相之力展开的职业技,威力不可同日而语!

    一时间。

    但见天地间冒出成千上万的冰凌镜。

    它们就像一颗颗星球那样,自有轨道,飞速行进,彼此互不干扰。

    沈夜跨前一步,顿时没入一面镜子。

    无比玄妙的是,当他进入那面镜子的瞬间,四面八方,数以万计的镜子全都照住了这面镜子。

    于是每一面镜子里都有了沈夜的镜像。

    这只是发生在短短一瞬间的事。

    紧接着,所有的镜子再次开始快速运行。

    沈夜在镜子与镜子间肆意穿梭。

    可是每一面镜子里都是他,都是一个独立的世界。

    这要怎么才可以找到他?

    又要用什么方法,才可以锁定他,朝他施展跨世界的攻击之术?

    围成一圈的世界类生命体,有几位看了又看,悄然后退,迅速离开了。

    ——它们放弃了契约!

    “喂,你们就这样跑掉了?这只不过是一个被附身的垃圾,你们也感到害怕?”

    为首的那一位喝道。

    几位世界类生命体站住。

    “到了现在你还没发现?”一位世界类生命体说,“他是在拖延时间而已,真要走,早走掉了。”

    立刻有接话的:“况且说实话吧,如果这个家伙真的那么好杀,帝王种的宇宙巨虫为什么不亲自杀?”

    “没错,我看帝王种其实是被封印了,而且无可奈何。”

    “这肉太烫嘴,吃不了。”

    “我们已经死了啊,力量也得不到补充,不能再跟这种麻烦的家伙打下去。”

    它们走了。

    剩下的世界类生命体依然不少。

    但是当它们再次注视那面镜子的时候,却发现镜子里空空如也。

    沈夜消失了。

    死亡星球。

    旅馆。

    沈夜推开一扇门,走进来,站在房间里静静等待。

    某一刻。

    笃笃笃——

    敲门声终于响起。

    打开门。

    一名少校站在门口,将一个公文包递过来。

    “这是昆仑给你的学期奖励,沈夜同学。”

    少校完全不知道公文包里装着什么,只是按照任务说明办事。

    ——而且这种程度的小事,其实不必太过严肃。

    少校露出回忆之色,满面轻松地说:“记得当年我还在归墟高中读书的时候,可没有获得过昆仑亲自颁发的奖励。”

    “加油啊,沈夜同学!”

    “多谢,我也没想到它会给我奖励,总之,以后我会继续努力,争取早日变强,守护这个世界。”沈夜说道。

    少校欣然点头,跟他挥手道别。

    门关上。

    脚步声远去。

    昆仑的声音透着一股紧张的情绪,从手机里响起:

    “一共3000枚氢弹,定时器已设置完毕,随时可用。”

    “这是毁灭一切的机械武道。”

    “沈夜同学,你可不要毁灭这个世界啊。”

    “放宽心,我从来不对自己人发疯。”沈夜道。

    “发疯?你是说,你有心理疾病?”昆仑小心翼翼地问。

    沈夜不爽地说:

    “算了,懒得跟你多说——等我把这些氢弹全部用完,你应该就正常了。”

    之前在世界坟场的时候,自己曾在许多地方附加了门的属性,只需要激活就可以用。

    此外。

    斗转星移设置的传送点一共两个。

    才用了一个。

    剩下的这个正好可以用掉。

    沈夜挥手放出冰凌镜,走进去,打开公文包,将2000枚氢弹取出来,小心翼翼地码放好。

    等他完成这项工作,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哈欠,瞌睡起来。

    好。

    看来它们还是不死心。

    这次不知道又准备了什么样的手段。

    可是自己会这么轻易的被传送过去吗?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沈夜摸出定时器,举着它,将手伸入冰凌镜中。

    信号同步。

    激活所有氢弹。

    设置五秒引爆。

    一道优美的声音随之响起:

    “即将毁灭一切。”

    “倒数开始。”

    “5!”

    行了。

    沈夜将定时器扔在氢弹堆里,然后抽回手,打开一扇门,顺手就把冰凌镜扔了过去。

    收回广寒冰凌。

    然后——

    解除“镜中存我”。

    他在心头默念了一声。

    隔着门,只见那一扇冰凌镜化为一团冰霜迷雾,瞬间飞了回来。

    藏在镜子里的2000枚氢弹从半空朝下落去。

    那个定时器依然在发出声音:

    “1!”

    嘭。

    沈夜关上门。

    忙了这么一场,忽然有点饿。

    他随手摸出一块巧克力,撕掉包装纸就啃了起来。

    这玩意儿热量高,正好补充体力。

    说到热量高——

    也不知道世界坟场对于自己的馈赠是否满意,毕竟2000枚氢弹的热量也挺高的。

    沈夜大口把巧克力啃完,忽然就觉得饱了。

    不仅是饱了,而且整个人仿佛睡醒了一样,还精神了起来。

    啥?

    那个牵引自己过去的术,你们不用了?

    不是要让自己陷入沉眠之中,再拖着自己过去,然后干掉自己吗?

    难道你们放弃了?

    正想着,忽见虚空中浮现出一个个隐藏的符文,彼此勾连在一起,构成了一行人族文字:

    “先生,请问如何称呼您?”

    ——这就是在创世主恰露其托里克的视角下看见的那个术!

    现在它变化了!

    “巴克斯特。”沈夜道。

    所有符文再次拼接成新的人族文字:

    “尊敬的巴克斯特,请容许我们向您致以最高的歉意。”

    “我们诚挚的希望与您保持和平,我们不希望您被小人挑拨,对我们造成误伤。”

    沈夜来回看了一遍,满意地点点头,开口道:

    “迪莉娅,你看,它们还是会说人话的。”

    迪莉娅叹了口气,说:

    “2000枚氢弹扔过去,就算对面是狗,也会拼命站起来学说人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