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手机站m.dajiadu8.com,服务器懒得转移了,凑合看吧!没收益,所以空间有限,请见谅

首页

玄幻魔法

希腊神话:灵性支配者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希腊神话:灵性支配者:轮回 第347章 暴露

    大殿之内,两位美神相互对峙,神王的力量倾泻四方。

    然而一时之间,即便开口叫停用气势威慑现场,宙斯依旧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刚才的变化太突然了,金苹果的交接与阿芙洛狄忒的贸然出手都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他需要一点时间来想清楚这件事的前后变故。

    明明只是一场计划中的阴谋,怎么金苹果突然就落到了刻托的手中?

    关键那个凡人的选择……方才还一切顺利,转眼间局势大变,这一切都因为对方突然的抉择。宙斯的余光扫过安德莉亚所在的位置,然后不出意料的,对方早就已经退到了角落里面。

    所以说自己是落入了别人的算计吗,是雅典娜看穿了自己的想法,还是另有人指使?

    如果是有其他人的影响在,那他究竟是怎么知道自己要做什么的,毕竟除了自己之外,就只有不和女神与生命女神知道这件事情,是她们中有谁背叛了自己?

    而且最重要的是,那个谋划了这一切的人又为什么要这么做,他想要达成什么目的?

    无数疑惑在心中升起,宙斯一时间甚至怀疑起了赫拉,事实上,这也是莱恩的谋划原本想要做的。

    要知道,安德莉亚虽然是雅典娜的神职者,但她的身上至今还存在着源自天后的力量,将她的圣力牢牢锁死,而她一开始被人劫掠的地方是哪里?那当然是大海上。

    这么一来,局势就直接混乱起来,宙斯根本判断不出指使这一切的人究竟是谁,因为整件事情源自赫拉的动机都是存在的。她和阿芙洛狄忒的矛盾由来已久,而现在看,刻托又有着和美神冲突的权柄,所以天后发现宙斯的谋划后与远古海神一系暗自联系,这完全合情合理。

    不过此刻,这些都被推翻了,因为莱恩原本的误导是需要在刻托拿到金苹果后直接返回地狱才行。这样整件事情的导向就变为有第三方插手了整场谋划,就连赫拉也被蒙在鼓里,九狱疑似成为最大赢家。

    到了那个时候,对内,宙斯要面对阳奉阴违,破坏了自己谋划的天后,哪怕对方出言解释,神王会不会信还是两说;对外,要警惕突然展现出伟大存在痕迹的地狱一系,毕竟之前魔鬼们虽然不是没有在人间谋划过灵魂,但奥林匹斯一直把他们当成了邪神一流的存在,没觉得那是什么问题。

    一时间,内忧外患同时爆发,几乎必然会给宙斯造成极大的麻烦。而刻托虽然激起了部分神庭的内部矛盾,可这还仅仅局限于猜疑,并不至于演化为战争,只会牵扯宙斯的精力。

    不出意外的话,只要再让安德莉亚顺利脱身,让核心证人消失无踪,那莱恩的目的就达到了。无论宙斯本来要做什么,都一定会被大大迟滞。

    但现在一切都走向了不同的方向。

    刻托没有离开,她还与阿芙洛狄忒公然对峙。显然,受到九狱之主的指使,她根本没打算把矛盾控制在一个合适的程度,而是打算直接以身入局,彻底引爆。

    阿斯摩蒂尔斯想要诸神相互冲突,人间爆发战争,削弱信仰,动摇王权……他并不想维持现世的稳定,他只想要把水搅浑,暂时不暴露自己的力量,然后创造机会,加入人间这场大戏里来。

    不过很遗憾的是,意外再次发生了。因为就连借着刻托的眼睛看向现世的阿斯摩蒂尔斯都没有想到,在现场的诸神中,有人居然能从一个眼神辨认出他的部分来历,而对方之所以能做到这一点,根子居然还是在他自己身上。

    “……是你,这个眼神……不,果然,你当时出现在那里不是巧合,刻托,你和炼狱有什么关系?!”

    一声低喝,赫斯提亚的口中突然冒出了一个对大多数神灵而言十分陌生的词汇,而宙斯却悚然一惊。

    几乎是同时,他便想起了长姐所说的东西。

    炼狱……曾经青铜时代毁灭之时,赫斯提亚在人类故址上曾经遇到过的神秘存在。

    青铜时代的灵魂因此不翼而飞,而当时身为强大神力的灶火女神在对方面前丝毫不是对手。而好像那一次,刻托也在场吧?

    “炼狱,或者说【地狱】……”

    眼神渐渐冷厉,自那一次起,那个神秘人的存在就一直成为了宙斯心中的一根刺,也再次激起了他心中的危机感,进而在后来果断闯入阿斯加德神域,获得了更进一步的机会。

    只是在他猜测中,当时赫斯提亚遇到的大概是一个强大神力巅峰的古神,只是来历不清而已,所以随着后来实力的变强以及很久没有对方的消息,宙斯最终把这件事情放在了一旁。

    但是现在莫非事情还有后续?

    “刻托,你和阿芙洛狄忒的事情姑且不谈,你是否应该解释一下,你在青铜人类覆灭的时候到底做了什么?”

    神殿中,形势再次发生变化。

    灶火女神的身周燃起火焰,宙斯也看向刻托。

    之前忘了也就罢了,现在既然发现,那他也很想知道,那个与赫斯提亚交过手的存在究竟是谁,又躲藏在什么地方?

    作为统治世界的神王,他可以接受有地方还没有纳入他的统治,但他无法接受这世上还有他不知道的地方存在。

    ‘呼——这下好像有些麻烦了啊。’

    深吸一口气,刻托没想到会遇到这种情况。

    她居然被人认出了来历,虽然她可以否认,但诸神可未必会讲什么证据。

    现在她只有两种选择,第一种,就是直接借助阿斯摩蒂尔斯的力量返回地狱,然后九狱之主的任务计算宣告失败了,反而是另一位君主的任务算是完成了……另一种就是留下,毕竟她奥林匹斯又不禁止诸神与其他神灵有联系,而青铜时代覆灭的时候,神庭也还没有禁止神灵收割凡人的灵魂。

    不过这样一来,自己是没法再借着金苹果挑衅诸神间的关系了,任务等于还是失败……所以快速的扫视了一圈在场的诸神,刻托的眼神凌厉起来。

    如果只是她自己,那她只好选择这两个选项中的一个,但现在,她一个都不打算选。

    有了金苹果,旧时的东西也就没那么重要了。看着远处头戴新月冠的阿尔忒弥斯,刻托从手中取出了一件东西。

    “神王陛下,无论青铜时代发生了什么,我恐怕都没有触犯当时神庭的规则吧,我记得直到提丰之灾后,你协助诸神建立了神国,人类的灵魂才禁止互相争抢。”

    “怎么,莫非您的天后看我拿到金苹果很不高兴,现在要您出头来解决我这个麻烦吗?”

    毫不客气的回顶回去,而赫拉猛的站起。她本来就在气头上,对刻托得到金苹果的事情百般不满,谁知道对方居然还敢来挑衅她?

    “刻托,我还需要宙斯来为我出头?你只要敢拿着金苹果离开这座神殿,我将来就一定会让伱付出代价!”

    “是吗,可我不信。”

    冷笑一声,刻托轻轻一抛,把手中的东西扔向阿尔忒弥斯所在的方向。

    “尊敬的荒野之主,不知道你相信吗?”

    “……当然不信!”

    犹豫了一瞬,阿尔忒弥斯眼睛一亮。

    她今天本就是来看热闹的,又何妨更热闹一点,而且刻托交给她的这件东西又刚好和她【荒野】的神职所匹配。

    有好处还符合自己的想法,那为什么不做?

    “阿尔忒弥斯,你放肆!”

    怒极反笑,赫拉感觉真是谁都敢在自己面前肆意妄为了,然而新月女神却毫不在意。

    她固然反感宙斯和勒托,但不代表她就喜欢赫拉。相反,天后也是她厌烦的对象。

    霎时间,刻托身上的问题好像短暂的被金苹果遮掩了,不过绝大多数神灵也确实不怎么在乎地狱的存在。

    这世上不在神庭控制以内的神灵和势力从来就不少见,突然多出一个也没什么奇怪的。

    然而神王是在意的,而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力量才能决定声音的大小。所以下一刻,宙斯的气势猛然上涨,笼罩了这片海域。

    “够了,你们是高贵的神灵,这不是你们争吵的地方——刻托,我并非指责你的罪行,但我作为众神之王,我希望你能告诉我,那天赫斯提亚遇到的神灵来自哪里。”

    盯着刻托的眼睛,感受着那种微弱的熟悉感,宙斯一字一顿的说。

    “天上与地下,到底什么地方,是我身为神王所不知道的呢?”

    ······

    蓬托诺里斯之海外,一处无人的海域。

    自从离开环世之河,厄瑞玻斯已经在这里等了一会了。

    在宙斯还在那里的时候,他并不急着前往那里,黑暗之主只是看着那里一道又一道气息此起彼伏,暗自盘算宙斯的计划执行的是否顺利。

    用金苹果挑起纷争,看着似乎是很巧妙的办法,但厄瑞玻斯却觉得,计谋这种东西看起来越精巧,它出问题的可能就越大。

    而不出意外的,某一刻,当宙斯的力量爆发开来,它果然出现了问题。

    因为在那处宫殿内,另一道力量微弱,但位格丝毫不差的气息同样扩散开来。

    它与神王的力量一触即分,但带来的影响却是实实在在的。而以厄瑞玻斯的经验,他当即发现了对方的来历。

    地狱,就像生命女神曾经以黑暗之主手下的身份在神庭待了一段时间,九狱之主无疑也是在借此宣告刻托的身份。

    “嗯……宙斯大概还不知道,那其实就是他的父亲克洛诺斯吧……呵,这倒是有助于我说服蓬托斯。宁愿沉睡也不愿意参与世事,如果没有什么外力,我还真拿他没什么办法。”

    默默盘算,厄瑞玻斯觉得这个意外还是挺合适的。而且既然地狱加入进了这场博弈,那他就想办法把深渊拉过来。

    塔尔塔罗斯没有意识,不过黑暗之主其实很了解这种状态。因为作为人格化程度远不如盖亚的原始神,厄瑞玻斯神生中的相当长时间都会维持在这种与本体合二为一,几乎‘与道同存’的状态。

    这是人格化程度的一种体现,也是他之所以想要开辟界面的原因之一。不过那都是后话,如果有足够时间的话,厄瑞玻斯也许可以借助深渊本土生灵的帮助,通过某种方式刺激深渊意志,让祂临时降临足够强大的力量下来。

    当然,这么做的深渊本土生命之后会怎么样,那他就不清楚了,没人知道混乱的塔尔塔罗斯会做什么。

    不过厄瑞玻斯也不在乎这个,他唯一担心的,就是深渊中有没有符合条件的生命,能够完成这一任务?

    “最好是有……如果到时候能再加上一个深渊意志,那对现世法则的刺激也会进一步加大。”

    “啧,不知不觉间,我计划中纪元末的伟大级存在居然已经要接近两位数了吗,还真是从未有过的盛况……也不知道到了那一天,现世的框架会不会都因此被打碎,大地又是否会因此四分?”

    离那一天还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过厄瑞玻斯已经有些期待了。

    现世如何,与他无关,反正世界不会就此毁灭。

    相比于世界本身来说,这些小小的创伤,也就算不得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