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手机站m.dajiadu8.com,服务器懒得转移了,凑合看吧!没收益,所以空间有限,请见谅

首页

玄幻魔法

趋吉避凶,从天师府开始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趋吉避凶,从天师府开始:卷一、道法祖庭 第395章 394九重天二层,丹灵三炁(二合一章

    第395章 九重天二层,丹灵三炁(二合一章节)

    秦采薇除了偶然私下念叨几句外,平时一如往常。

    大同中各种繁茂的灵植已经让她看花眼。

    当中一些另有乾坤的洞天福地,更是叫天师府秦长老流连忘返。

    雷天师当前则在关注大汉人间那边传回的讯息。

    纪川、王玄等人过去,并非充当密探。

    但出于种种原因,大汉蜀山派、纯阳宫、悬天寺、菩提寺,亦不至于完全闭塞他们的耳目。

    纪川、王玄等人亦能听到大汉皇朝一些相关风声。

    这些消息往往都摆在公开的台面上,不涉及隐秘,自然也就不忌王玄、纪川等人传给大同,传回大唐人间。

    总体而言,当前大汉人间风起云涌。

    大汉龙虎山隐没后,明面上最大的受益者,并非近年来一直同他们针锋相对的大汉大空寺。

    而是须弥宝部。

    失去大汉龙虎山的制衡与对抗后,南荒大空寺气焰越发嚣张。

    大汉皇朝宗室给他们找的新对手,便是须弥宝部。

    须弥宝部在大汉皇朝的局面发展,终于有了明显进步,隐隐然有大汉宗门圣地之首的气象。

    大空寺同他们之间,倒也正好是冤家路窄。

    与之相对的则是大汉儒学世家望族势力,同样有所抬头。

    一方面,是汉廷帝室,利用世家儒学名门,制衡须弥宝部。

    须弥宝部虽然得到更多发展空间,但世家望族同大空寺一内一外,对他们仍形成钳制。

    另一方面,儒家传家的几大世家名门与汉廷帝室关系更加缓和,原因恰恰在于大同之变。

    大同五望覆灭,大汉本土世家名门失去一大奥援。

    反过来一面,则是汉廷帝室可以对他们更放心一点,从而扶持他们,在大汉皇朝疆域内制衡须弥宝部。

    当然,除了须弥宝部外,大汉皇朝也有扶持其他本土宗门圣地。

    只是大汉蜀山派、纯阳宫、菩提寺等圣地,当前还缺乏九重天高手挑大梁。

    好在大汉人间同样正处于天地灵气潮涌的阶段,利于修士修行。

    按照纪川、王玄等人传回的一些音讯,大汉佛、道圣地,皆有不俗俊杰。

    “总体而言,没了大汉那边的龙虎山,还是叫须弥宝部和那边儒学十二世家名门,得了最大好处,至少当前是如此。”

    某位出身大唐世族名门的龙虎山八重天高功长老神色如常,沉吟着说道。

    雷俊一边浏览讯报,一边随口说道:“当前大面上是这样没错,内里究竟如何,还要再等等看。”

    他将讯报递给身旁师弟楚昆。

    楚昆看过一遍后,视线凝聚在其中一条讯息上:“大汉皇朝依照谭木为交待的消息,追索大巫龙峰,些许蛛丝马迹,竟然指向大汉都城长安?”

    雷俊轻轻点头。

    楚昆端详这份讯报,反反复复翻看,好半晌后问道:“师兄,当代汉皇具体什么修为境界?”

    “按照大汉人间那边的消息,他上次出手已经是很久以前。”

    雷俊言道:“当前具体什么修为,没人得知,虽有他耽于享乐,根基磨损甚至引动大汉山河国运不稳的传言,但详情无人知晓,近年来大汉皇朝内外事,都是汉太子项璟在负责。”

    楚昆:“我记得以前所看讯报,汉太子成就九重天境界,也有些年头了。”

    雷俊:“嗯,其人成名极早,少有贤名,虽然不清楚具体天赋资质如何,但不容小视,再加上天子帝王术加持,修行进境堪称一日千里。”

    汉皇昔年传出根基磨损,影响大汉江山不稳的消息。

    但汉太子项璟飞速崛起,重新稳固山河国运。

    是以大汉江山这些年虽也有内忧外患并存,但这条大船整体而言航行尚稳。

    只是伴随大汉太子殿下个人修为和民心声望都越发高涨,使得大汉朝野上下近年来最忧心的事,乃二日当空,二龙相争。

    这并非他们杞人忧天。

    近些年来,内外诸多事上,常有传闻汉皇和汉太子争执渐多,双方对立已经越发明显。

    “儒家世家、须弥宝部、南荒大空寺三家相争,令汉廷帝室可以超然物外,如此隔绝固然是花了一番心思,但反过来也表明汉廷帝室内部二龙相争怕是已经近乎不可调和了,否则汉天子和汉太子二龙联手,强势毋庸置疑。”

    楚昆思索着问道:“不过,这会否是他们父子二人的密谋呢?就像咱们大唐那边,当今陛下和太子殿下一样……”

    雷俊:“不忙下定论,静观其变即可。”

    楚昆:“是,师兄。”

    他再看了看那条有关大巫的讯报,感慨道:“背地里,水还很深啊。”

    雷俊:“大汉朝廷摆了须弥宝部和世家望族上台,对付南荒大空寺,但他们三家也都不是省油的灯,想必同样各有筹谋。”

    楚昆静静颔首,然后想起另一事:“对了师兄,听说刘师伯成功渡过六重天到七重天的天堑劫难了?”

    雷俊闻言露出笑意:“是啊,就在抱抱他们出发后不久。”

    前不久,天师府授箓长老刘笑,成功渡过六重天到七重天之间的天堑劫难,成就道家符箓派七重天通天之境,也代表大唐龙虎山天师府成功多添一位上三天修为的高功长老。

    府里请示过雷俊之后,雷俊晚些时候回山后将亲自为刘长老加箓。

    雷俊:“除了刘师伯外,姚师伯和你先后修成神庭,成就八重天境界,亦是可喜可贺。”

    楚昆感慨:“刘师伯修成七重天境界,本派上三天修士,终于重新满十人了。”

    昔年李外之战后,大唐龙虎山天师府,只得许元贞、唐晓棠、元墨白、姚远、上官宁五位上三天高功长老。

    及至如今,则再新添雷俊、张静真、楚昆、蔺山和刘笑五人。

    其中除许元贞、唐晓棠、雷俊臻至九重天大乘高真外,元墨白与近年先后成功突破的姚远、楚昆,皆是八重天神庭之境。

    余下上官宁、张静真、蔺山和刘笑,则是七重天境界。

    只不过姚远即便修为有所突破,仍长居后山不出。

    除刘笑之外,近年来天师府还有柯思成和雷俊的弟子卓抱节,也在为冲击七重天境界做准备。

    楚昆:“柯师兄,不知何日能成?”

    雷俊:“他神思清明,至少不会轻易冒险。”

    楚昆微微颔首:“希望柯师兄能早日功成。”

    从顶尖高手质量上来说,一门三大乘的大唐龙虎山天师府,已然处于多年来不曾有过的鼎盛时期,甚至胜过历史上很多为人称道的盛世阶段。

    不过,如果从上三天修士的数量上来看,则当前大唐龙虎山天师府距离历史上鼎盛时期还有相当距离。

    有傲视古今的天才和相应的机缘、资源造就,可能在短时间内就能冲上平时难以企及的高峰。

    但整体数量和深度厚度,则必然需要时间的积累。

    好在如今大唐人间正逢修道盛世,龙虎山天师府又同样处于盛世,将大幅度缩短其中所需时间。

    虽然约好要为刘师伯加箓,但雷俊接下来还是在大同多坐镇了一段时日。

    直至,大唐人间传来消息:

    神策军大将军上官云博,成功更进一步,突破八重天到九重天之间的天堑劫难,成就武圣之身。

    天师府此前同大唐朝廷有过商议。

    上官云博臻至九重天境界,稳固温养一段时日后,便即动身向西,前往商州鹿城,通过位于那里的虚空门户,抵达大同。

    接下来,他将接替天师雷俊,以九重天之身,坐镇大同,留心观察对面大汉人间的动向。

    雷俊身为天师,离山多日后,重返大唐龙虎山。

    “之前辛苦天师了。”

    上官云博同雷俊、楚昆等天师府高层见礼:“我境界初成,气血翻涌,尚有待温养,借大同之地暂居,此间事接下来还要辛苦楚道长。”

    雷俊、楚昆皆道:“恭喜大将军成就武圣之身。”

    楚昆再接续说道:“大将军太客气了,贫道年轻识浅,接下来还望您不吝指点。”

    上官云博:“不敢当。”

    成功渡过八重天到九重天之间的天堑劫难,成就武圣之身,他同样欣喜。

    不过喜悦之余,上官云博亦有些感慨。

    他不禁想起距今四十余年前那场对大唐皇朝影响甚深的西域之战。

    那一战中,上官一族死伤不轻。

    除了老族主身亡外,还有不少中生代和年轻一代高手死伤。

    之后,方才是上官云博顶上来。

    彼时,上官一族中生代顶尖高手中,他其实不是第一人。

    可惜,那位被大唐上下看好的族兄,在西域妖乱中身陨,八重天境界英年早逝。

    而上官云博则活到如今,成就武道九重天境界。

    几十年下来,他也遭遇不少生死危机。

    如今回首前尘,不禁心绪复杂。

    不过,这种复杂的情绪,只关乎他自身。

    上官云博看着面前两个年轻的道人,则心思平静。

    要有起伏,也是早些年的时候。

    随着这些年这些事一路走下来,大唐神策军大将已经可以非常淡定地同雷天师打交道。

    莫说雷俊,他身旁的楚昆也是几年不见便当刮目相看。

    上官云博已经基本上习惯了。

    雷俊同上官云博再聊几句后,辞别他和留在大同的天师府同门,只带自己的亲传弟子卓抱节,返回大唐人间。

    当年夏天,雷天师为刘长老加箓,大唐天师府正式新添一位高功长老。

    同时,雷俊渡过自己七十二岁生辰。

    小师姐唐晓棠在南荒时不时有消息传回。

    只是可惜黄泉同地海此前都是经历大规模震动后的强行关闭,故而当前很难从外部重新开启。

    唐国师愈发不忿的同时,听说各方面神通法术倒是更加纯熟了。

    雷俊留居龙虎山山上,静心修持。

    除了教导亲传弟子卓抱节和为府中其他传人开坛讲法外,他自己默默将六龙心髓的灵力全部炼化。

    道家符箓派大乘高真与九重天一层修为之际修持的玄灵一炁,在雷俊不断锤炼和积累之下,越发厚重。

    这也预示着,他修为日渐加深,不断向九重天二层境界迈进。

    秋去冬来。

    今年龙虎山天师府,迎来三年一度,新一次传度大典。

    此次大典对应的杰出苗子,基本皆来自洛阳之战以后,龙虎山天师府名声大振之际来山门入道,先进道童院修习。

    雷俊治下,大唐龙虎山天师府声望虽如日中天,但并没有大肆广开山门,收罗天下英才。

    这里仍然秉持过往门下长老、弟子出府游历之际,仙缘接引的方式,迎有缘有才弟子回山入道。

    不过,即便如此,在当前大唐皇朝修道界的大背景下,龙虎山天师府近几年的苗子,整体平均水平依旧水涨船高。

    府里长老和道童院教习将参加传度的弟子名单报上来给天师雷俊,雷俊拿眼大致一扫,就看见多个有印象的名字,皆是近几年新入山的道童。

    这至少说明他们在短短几年时间里,便已经达到炼气十二层圆满的层次。

    雷俊抬首,同恩师元墨白相视一笑。

    师门后继有人,自是喜事。

    “有不少人,还是希望能拜入掌门你门下受教。”元墨白笑道。

    雷俊:“弟子还是信奉随缘而动,对我本人对那些年轻孩子,皆如此。”

    他笑笑:“倒是师父您可有再收徒的细思?”

    “于我辈修道中人而言,三,其实蛮好。”元墨白笑容一如既往温和:“不过正如掌门所言,随缘便好。”

    传度大典后,大同和大唐帝京洛阳方向,先后有消息传来,关于同一件事。

    纪川、王玄等人,即将从大汉人间返回。

    而他们这趟回来,人数会比去时多出不少。

    因为,大汉人间修道界,有意回访。

    都是第一次,所以大汉人间,或者说大汉皇朝那边也相对保守。

    回访的人选,同样在蜀山派、纯阳宫、菩提寺、悬天寺这佛、道四大圣地中选取。

    理论上,大汉修士此番回访,便是四大宗门圣地各自对接。

    他们,不会前往大唐帝京洛阳面圣,不会在明面上接触大唐朝廷官面上的人。

    但有个地方,则较为特殊。

    大唐龙虎山天师府。

    尤其对大汉蜀山派和大汉纯阳宫来说,对大唐天师府观感尤其复杂。

    纪川、王玄都不讳言,如今在大唐人间,天师府执道门之牛耳,乃是当之无愧的玄门领袖。

    大唐天师府此前也是实打实的打崩了大同五望,声威之盛,引得整个大汉为之侧目。

    大汉蜀山派同大汉纯阳宫两派思虑再三后,终于皆派出代表,经由纪川、王玄他们介绍,前往大唐天师府拜访。

    自然,相关行程,报给过大汉朝廷。

    汉廷帝室方面对此如何反应,大唐这边不得而知。

    但大汉蜀山派和大汉纯阳宫的代表,在新一年如春后,一起登上大唐龙虎山。

    返回大唐的纪川、王玄,为雷俊引见:“天师,这位是本派在大汉一脉传承的何师叔,这位是纯阳宫在大汉一脉传承的赵长老。”

    两个道人,各携门人弟子,上前同雷俊见礼:“雷掌门拨冗相见,贫道等人感激不尽,失礼之处,万望勿怪。”

    为首两个中年道人,雷俊经纪川、王玄介绍,知道一个名唤何育杭,一个名唤赵浩然。

    前者是大汉蜀山派高功长老,八重天修为的大剑修,本命法宝开明剑在大汉人间名声显赫。

    此番大汉蜀山派由他带队前来大唐人间,不问可知,一重原因该是听说蜀山派开山六宝中的紫青双剑如今都在大唐蜀山一脉。

    另一位赵浩然赵长老,则是丹鼎派八重天婴变境界的修士,乃大汉纯阳宫耆宿。

    就雷俊得到的一些相关消息,大汉纯阳宫同汉廷帝室关系相当密切。

    某种角度上来说,相较于大汉龙虎山,汉廷帝室更信重大汉纯阳宫。

    只是大汉龙虎山一直以来受箓于天,兼且此前还有季道成这样的九重天大乘高真,所以汉廷帝室亦不曾有半点轻慢。

    大汉龙虎山更稳坐大汉人间第一修道圣地的宝座。

    但内里还是纯阳宫同汉廷帝室关系较近,双方来往更加密切。

    大汉纯阳宫掌门,经常要入都城长安伴驾。

    纯阳宫山门在终南山,同大汉都城长安距离极近,自然为汉廷帝室重视,同时也更容易影响。

    王玄私下同雷俊提过,此番前来大唐人间的赵浩然,门下便有大汉宗室出身的亲传弟子。

    不过此番回访大唐情形特殊,大汉纯阳宫在这方面颇为注意,赵浩然亦不会挑选如此背景特殊的弟子随行。

    何育杭同赵浩然身后各自弟子,一边是布衣麻鞋,一边是外黑内白的道袍。

    皆是最正统不过的蜀山派和纯阳宫服饰,看起来同一同纪川、王玄等大唐修士没有分别。

    不过,和早先欧阳靖远一样,何育杭、赵浩然对雷俊的称呼,多少还是有些差异。

    虽然大汉龙虎山当前隐没,大汉纯阳宫同大汉蜀山派和他们之间的关系亦有些复杂难明,但初次到访大唐这边,何育杭他们仍小心在意。

    雷俊对此并不介意,平静接待两派中人。

    大家初次接触,没有多少深入交谈。

    尤其关于大汉龙虎山的相关讯息,何育杭、赵浩然二人更是避免多提。

    让他们松口气的是,雷俊亦不多打听这方面相关讯息。

    整个谈话,这位大唐天师都表现得很平和。

    同时,隐隐然也有些疏远淡漠。

    何育杭、赵浩然等人倒没觉得受怠慢。

    不是因为对方实力,而是因为就他们所知,这位大乘高真,面对大唐修士的时候,也基本都是如此态度。

    其人如渊海般,给人以深不可测之感,但平日里始终风平浪静。

    叫人很难想象,传闻中他和另外两位大唐龙虎山高真,生生横扫大同五望。

    大同之战的大约情况,如今已经不是秘密,但仍有大部分细节缺失。

    目前大汉方面能了解到的信息非常有限,相对比较清楚地,只有大唐国师唐晓棠单枪匹马攻破了大同林族的祖地,打得九重天圆满的大儒林政败走。

    如此战绩,已经令人惊心动魄。

    其后则是唯一深入大汉人间的另一位大唐天师府高真许元贞。

    硬生生逼得大汉龙虎山隐没。

    反倒是这位雷天师,具体情形不明,只听说他生擒了大汉人间的尹明、谭木为、马宗祥等人。

    除了击杀青州叶族的几名族人外,并未大开杀戒。

    其人实力自是颇为高明的,但下手似乎并不酷烈?

    倒是大唐人间这边,流传他另外一些传闻。

    两相对照,存在矛盾之处,令人难以琢磨其心思。

    何育杭、赵浩然原本都是小心翼翼同雷俊打交道。

    但结果下来,出乎预料的轻松,叫他们更感觉看不透这位大唐天师。

    雷俊接待过大汉蜀山派、纯阳宫一行人后,接下来便不用他再操心,自有其他大唐龙虎山高功长老招呼安排对方在府里做客小住。

    “可见到九霄元阳尺?”雷俊本人接下来则招呼纪川、王玄等大唐修士。

    纪川:“九霄元阳尺,确实由本派在大汉的那一脉传承执掌。”

    雷俊微微颔首。

    蜀山派昔年有开山六大至宝,乃蜀山派几名开山祖师分别祭炼而成。

    紫青双剑便为其中之二,由大唐蜀山派一直保管至今。

    但其他四宝,于大唐蜀山派的历史记载中,都是在数千年前意外失散。

    现在看来,伴随那次人间分流,蜀山派开山六宝,分散流入不同历史光阴所指的人间中。

    雷俊此前已经听大师姐许元贞提过,大明人间那边的蜀山派,传承有开山六宝之一的日月乾坤壶,乃是如今大明蜀山派镇山法宝之一。

    黄泉里蜀山那里,则有五衰大道钟。

    大汉人间那边的蜀山派,则有另一件开山之宝九霄元阳尺留存。

    和大唐蜀山派以及黄泉里蜀山一样,数千年光阴流转下来,不论大汉蜀山派还是大明蜀山派,在九霄元阳尺、日月乾坤壶之外,也都陆续积累下其他堪与之并称的传世至宝。

    但似何育杭这样的剑修,对于紫青双剑,自然还是比较在意的。

    纪川虽是青冥剑主,但此前去往大汉人间,并未携青冥剑同往。

    “不管怎么说,知道九霄元阳尺和日月乾坤壶皆尚在本派正统传承掌握下,终归是件好事。”纪川感慨。

    彼此之间,或许亦有争端存在,不能当真重新团结合一。

    但至少比至宝遗失,又或者落入里蜀山之流手中要强得多。

    雷俊看纪川表情,知道对方是想起仍然流落在外的大唐蜀山派至宝太乙先天塔。

    他岔开话题:“虽说不管在哪方人间,王,都是大姓,但我之前看名单,这次过来的大汉蜀山弟子中,有人名王嘉楠?”

    普天之下姓王的人众多。

    不说旁的,此刻在二人身边的王玄便是如此。

    雷俊除了特定时刻特定场合外,亦不会将所有姓李的人都同当年信州李氏一族联系起来。

    但大汉那边的琅琊王氏,同大唐这边,有少许特殊之处。

    是以雷俊看到王嘉楠的名字,心中便起了联想。

    纪川则颔首:“确有其人,天师也没有料错,这位王道友,乃是大汉十二世家名门之一,琅琊王氏出身。”

    雷俊微微点头。

    当初大汉人间同大唐人间,曾经短暂联通过,只是少为人所知。

    黄天道的康明等人便是经由此途前往大汉。

    其根源,在于东阳山人王旭。

    对面的琅琊王氏对于此事,看来颇为在意。

    雷俊对此淡然处之。

    既然是大汉蜀山派中人,便交由纪川他们处置便是。

    何育杭、赵浩然等人初次登山拜访,一切都没有更深接触,做客几日后便即下山,然后分别随纪川、王玄前往大唐蜀山与终南山。

    雷俊留在龙虎山天师府中,继续自身修行。

    时光渐渐流逝。

    入夏,雷俊渡过自己七十三岁生日。

    他修行积累,越发深厚。

    展开大乘道景后,玄黄宇宙面上一如往常。

    但雷俊法力凝聚之下,顿时有大量玄灵一炁生成,浓黑如雾。

    随着雷俊法力进一步使之凝练,黑雾聚集下仿佛化作一片厚重的乌黑土地,令玄黄宇宙中有了天地的分野。

    黑色的大地上,尘埃轻轻悬浮。

    地下,则有雷声不停激荡。

    原本应该响自九霄的雷霆,这一刻仿佛全部被封入地下。

    雷俊端坐在这片黑暗的大地上,头顶上空是同样静谧的宇宙虚空。

    而原本黑色的虚空,这时明黄交错,众多轨道浮现。

    雷俊默默观想自身道法,灵力运转。

    他的大乘道景,这一刻仿佛变作巨大的丹炉。

    与道家丹鼎派自身为炉,天地灵气为药,内炼大丹不同。

    雷俊此刻以自身大乘道景所化的宇宙洪荒,化作天地洪炉,内炼万物。

    以及他自身魂魄。

    玄黄宇宙内不见酷热,但万物在其中一起不断变化。

    于雷俊身体周围,渐渐有玄灵一炁以外的全新气流诞生。

    曼妙非常,犹如丹精。

    名之曰,丹灵三炁。

    炼成丹灵三炁,则标志着雷俊成功臻至九重天二层境界。

    (本章完)

    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