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小说

斗破从俘获女神开始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斗破从俘获女神开始:章节目录 第一二一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四更,求订阅,求月票!)

    第124章山雨欲来风满楼

    偏殿中。

    陈墨心急如焚。

    在屋内来回的踱步。

    右手捏着下巴,有些烦躁不安,后背冒着冷汗。

    甚至在想,要不要跑?

    不行,一人做事一人当。

    做人就得要有担当。

    想左拥右抱,就得承受左拥右抱所带来的后果。

    焦急了半个时辰后。

    蝶从外面走了进来。

    陈墨连忙迎了上去:“宝...宝贝,怎么了?女王陛下跟你说什么了?”

    蝶看着陈墨,眉头不由的一皱,旋即说道:“陈墨,你跟姐姐之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她...她都跟你说了?”陈墨后背一寒。

    蝶点了点头。

    陈墨面色一变,感觉船要翻,声音略微有些颤抖的道:“那...那你要离...离开我吗?”

    看到陈墨的表情,蝶说道:“看来姐姐也跟你说了。”

    陈墨点了点头,昨晚女王宝贝确实跟他说了要跟蝶摊牌的事,并再三嘱咐,摊牌之后,无论发生了什么,你都不许再去招惹蝶。

    陈墨当时没有点头。

    只是用占便宜的方式糊弄过去了。

    “那你要离开了我吗?蝶,我对不起你,我承认我很贪婪,想拥有你的同时,还想...”

    陈墨一种渣男发言的语气说着,可是刚说到一半,蝶打断道:“你在说什么?我干嘛要离开你?”

    说着,蝶就把姐姐说的话,原模原样跟陈墨说了一遍。

    “所以我才会问你是不是和姐姐发生什么,做了姐姐讨厌的事,要不要然姐姐干嘛总反对我和你在一起,还要我离开你?

    还说要把你从我身边夺走,然后杀了你之类的。”蝶道。

    “哦,原来是这样。”

    陈墨不由的松了口气,差点自己把事都交代出来了。

    见陈墨听到这些话,反而放松的样子,蝶眉头轻锁,道:“姐姐要杀了你耶,你就一点不害怕?”

    “啊...害怕,当然害怕,可是我又打不过她。”陈墨讪笑道。

    蝶继续说:“我听姐姐后面的语气,好像她也并非是要杀你,可姐姐却一直跟我说对不起,也不知道什么意思。

    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会保护你的,绝对不会让姐姐杀你。”

    蝶的语气十分坚定。

    ...

    ...

    陈墨的身体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接下来的几天,陈墨白天修炼大星辰术,晚上则和女王宝贝造作。

    至于和蝶宝贝的进展,亲密接触几乎一点没有。

    因为女王宝贝盯的太紧。

    陈墨也不想作死。

    所以先打算等这几天风头过了,再好好和蝶宝贝温存。

    不得不说,在青龙阴阳术的运转下,陈墨和女王宝贝身心合一。

    不仅女王宝贝体内的暗伤正在飞速的痊愈,连当初出关后,没有稳定境界就连续燃烧两次精血的后遗症,也是快好点的差不多了。

    当然,陈墨得到的好处更多,毕竟女王宝贝的修为比他高太多。

    青龙阴阳术为了维护平稳,自然会将能量过度往陈墨这边倒。

    于是在一周后,陈墨的修为十分轻松的便是突破了一星斗灵。

    太上混元诀的第二重也是略有小成。

    ...

    清晨的第一束阳光从偏殿窗口,洒在了那古香古色的床榻上,幔帐没有放下来,陈墨躺在床榻的外侧,赤果着身子。

    早晨空气清新怡人,陈墨深深吸了口气,又呼了一口气,眼中带着几分迷醉的同时,又带着几分无奈。

    因为这几晚每次都是到后半夜,女王宝贝把整个被褥给卷在了一起,硬是一点也没有给陈墨留。

    塔戈尔大沙漠的晚上还是十分凉爽的,尤其是后半夜。

    虽然不会感冒,可是被凉飕飕的被冷醒,极容易影响睡眠。

    不过前半夜体验还是不错的,身体和心理上的双重飘飘然,确实让人欲罢不能。

    陈墨勾了勾嘴角,偏头打量了一眼。

    女王宝贝裹着被子睡在床的里侧,只露出一个脑袋枕在陈墨的胳膊上,妖艳的脸颊贴着胸口。

    双眸紧闭呼吸轻柔,脸颊上依旧带着几分红晕,看起来红润动人。

    陈墨低头瞄了几眼,心里有点痒,轻轻掀开被褥的边缘,往里面瞄了几眼,手也探了进去。

    “嗯~~”

    美杜莎女王有所察觉,眉儿轻蹙,本能的推了一下,才缓缓睁开眼帘。

    瞧见熟悉的面容和那丝坏笑,美杜莎女王顿时瞪了陈墨一眼,想着昨晚这个混蛋竟然让自己趴着,还抽自己的屁股...

    美杜莎女王就一阵的恼火,在被褥里慢吞吞的转了个身,面向另一侧,留给陈墨一个后脑勺:

    “再敢作践本王,看本王怎么教训你...”

    陈墨柔声一笑。

    ...

    美杜莎女王又是躺了一会,便是穿好裙袍离开了偏殿,去书房处理政务了。

    而陈墨算着过去了这么多天,那日的修罗场风头应该算是已经过去了。

    犹豫再三之下,陈墨还是悄咪咪的去找了蝶。

    这么多天,自己算是冷落了她。

    而且她的伤,有女王宝贝在旁边,陈墨也不能过分的关心。

    今天趁此机会,必须得好好弥补回来。

    当然,陈墨照常把魔魇放出来盯梢。

    ...

    月奴已经感觉到女王陛下和陈墨的关系格外的不同寻常了,还有殿下。

    只是没有证据罢了。

    但她有预感,总感觉有一场大风暴就要到来。

    ...

    蝶的寝宫中。

    蝶坐在桌旁,正在拿着一件黑色的袍子缝制了起来。

    虽然陈墨不让她劳累,但是想着自己亲手制成的袍子,穿在陈墨的身上,蝶就感到高兴。

    也能让陈墨有换洗的。

    这件黑色的袍子蝶已经缝制到后续的阶段了,她打算在袍子的里侧,用红线缝上自己和陈墨的名字。

    再在袍子的外面用金线缝上一些精致的图案,这样也可以掩盖里面的红线。

    当陈墨进来看到这幕时,更加心生愧疚了。

    “我不是说了不用这么麻烦吗?要是把你给累着了,那我该有多心疼。”陈墨在蝶的旁边坐下来,一把抓住她的玉手,道。

    “哼,我哪有这么金贵。”蝶停下了手中的活计,偏头道:“你来的时候,没被姐姐发现吧?”

    ...

    另一边。

    书房中。

    美杜莎女王看着桌前的一大堆奏折,脑海中却是在想着别的事。

    犹豫再三之下,美杜莎女王终于下定了决心。

    这次,一定要和妹妹把话说清楚。

    b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