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修真

从通幽之术开始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从通幽之术开始:第二卷 第二百六十章:都城隍

    “这场大战,最终以无数修行者陨落,道祖离界出走宇宙,大天尊不知所踪而结束!”

    老城隍眼中满是惊惧,又道:“老朽犹记得那时的场景,天地同悲,红光漫天,血雨下了整整一个月。”

    “这场大战结束后,大天尊回来没多久,便神秘失踪了。

    大天尊失踪后,天庭不知因何原,竟然在一夕之间覆灭,引起所有神祇神域震荡。

    修为低的小神直接陨落,修为高的,也被这场劫难震荡得神体重伤,陷入沉睡中。

    但是沉睡的时间太久了,五千年啊,在这漫长的岁月里,许多神祇坚持不住,再也没有醒过来。”

    老城隍语气充满着悲伤,让杨逸心中听的很不是滋味,暗道。

    “难怪此世神祇如此稀少,就连我这一路遇见的神祇,大多都是已经陨落,原来在上古之时,发生过这么惨烈的变故。”

    以前他曾经听真龙元漓说过,上古之时,发生过一场变故,导致天地灵气衰退。

    想来她说的变故,应该就是这场大战,也是因为这场大战,让炼气士的前路断了,缺失了“天地”二气。

    但杨逸仔细琢磨了一会儿,又觉得这老城隍说的有些不对劲,暗道。

    “既然大战导致大量神祇陷入沉睡中,那为何自己遇见的土地神,与真龙元漓没有陷入沉睡呢?”

    “而且,这种级别的大战,一旦打起来,必定是天崩地裂,留下来的古战场必然道韵万年不消,那么战场在哪呢?”

    “老城隍竟然说这场大战发生在五千年前,以他这么个县城隍,是如何熬过如此漫长的岁月?”

    这里面的问题太多了,让杨逸一时有些不相信这老城隍所说。

    皱眉沉思了一会儿,杨逸疑惑道:“尊神,按你所说,既然那场大战导致许多神祇陷入沉睡中陨落,那贫道曾经遇见的土地神,又做何解释呢?

    而且,贫道还曾经遇见过以为江神,她为何没有陷入沉睡中呢?”

    土地神,在神祇的职位中,只能算是小神,当然,也得看那方土地神,名山大川的土地神,可不是小神。

    但就龙安城外的那地方,可不是什么名山大川。

    听到杨逸的质疑声音,老城隍也不恼怒,想了一会儿,笑道:“道长可知那土地神,与江神建庙与何年?若是老朽没猜错的话,他们应该成神的时间不久吧?”

    不等杨逸回答,老城隍自问自答道:“这世间成神的方法有几种。

    这第一种,是身前有功德之人,死后被万民供奉香火,建庙宇,立神像者,有很大的机会能成神。

    第二种,是由人皇下旨,进行封神,但如今的人皇,已经不能称其为人皇了,不提也罢!

    第三种,是由天庭进行册封,天庭……不提也罢!”

    老城隍脸色苦涩的摇摇头,便继续道。

    “第四种,便是继承了上一代神祇的神职,或者说得到了上一代神祇的传承,满足一些条件,也能成神。

    最后一种,也是所以神祇梦寐以求的成神方式,由天地直接承认,天授神权。

    这种成神方式,条件极其苛刻,能成者寥寥无几,屈指可数。

    还有一种神,受天地所钟爱,未诞生之际,就已是神灵,我等称其为“先天神灵”。

    不过,这种“先天神灵”,老朽也只是听说过,还从未亲眼见过,也不敢确定到底有没有。

    道长说的土地神与江神,若是老朽没猜错,他们成神的时间应该不久,成神的方式,要么是第二种,由万民供奉香火成神。

    要么是第四种,继承了上一任神祇的权柄而成神的。”

    说到这里,老城隍看着杨逸:“道长,不知老朽可有猜对?”

    杨逸皱眉心想:“那土地神的确是前朝年间,受百姓香火而成神的,至于真龙元漓是如何成神的,我倒是不太了解。”

    但杨逸总觉还是不太对劲,既然老城隍知道后世也能成神,哪为何刚刚自己提起遇见神祇时,他如此激动呢?

    其实这倒是杨逸多想了,老城隍之所以激动,乃是因为他刚苏醒不久。

    便开始四处寻找其它神祇的身影,可惜沧海桑田,五千年的时间,朝代更迭,世间变化太大了。

    许多地方更是连地貌都变了,他一番寻找下来,竟然一个神祇都没遇见,心里的失望可想而知。

    在听到杨逸遇见过神祇后,下意识的认为是哪位大神苏醒了,根本没往后世之人成神方面想。

    待他反应过来时,杨逸已经问出了后面的话,让他想收都收不回来。

    只能说出这里面的隐情,毕竟,他此番前来见杨逸,是有目的的。

    ……

    老城隍见他一副沉思的表情,道:“道长若是还有什么疑惑,大可一次性问出,老朽必然知无不言,解答道长的疑惑。”

    杨逸仔细分辨老城隍的语气,神态,似乎不是客套话,也不在多想,拱手道:“尊神如此坦荡,贫道也就不扭扭捏捏,直言了!”

    老城隍微微颔首:“道长还请直言便可!”

    “尊神既然说一般的小神修为不够,抗不过五千年的漫长岁月,那不知尊神一县城隍,在这漫长的岁月中,是如何坚持下来的?

    他这话,可谓是一点也不客气,就差指着老城隍说,你一个县城隍,自己修为也高不到那去,是怎么活下来的?

    老城隍却是一点也不动怒,等着杨逸说完,他在一一解答。

    杨逸见他毫无反应,便继续道:“这场大战既然有无数大能参与,连道祖都出手了,那当时必然是打得天崩地裂。

    贫道想问问尊神,如此天崩地裂的大战,做为主战场是在何地?”

    话落,杨逸也不在多言,端起桌案前的茶杯,轻轻抿了一口,等着老城隍的回话。

    见他不在出声,老城隍回道:“这场大战的主战场,是在北俱卢洲,确实如道长所言,打得天崩地裂。

    直接将这北俱卢洲打的分崩离析,大地坍塌,海水倒灌,一洲之地,沦为汪洋大海……”

    老城隍语气中满是惋惜,刚想继续说下去,就被杨逸开口打断了。

    “等等,尊神说的北俱卢洲是何地?贫道怎么从未听说过?”

    杨逸满脸疑惑的问道。

    “呃?”这话倒是问的老城隍一脸茫然:“道长难道不知此界分为四大部洲嘛?”

    这倒是杨逸孤陋寡闻了,他从修行至今,一直在唐朝境内打转,从未真正踏出过唐朝。

    遇到的修行者,也大多都是些修为不高的同道,从未听别人说过此界有多大,唐朝境外是如何划分的。

    杨逸坦言道:“贫道修行至今,从未踏出过这唐朝境内,对于尊神所说的四大部洲,倒是闻所未闻,尊神可否与贫道说说这四大部洲?”

    老城隍见他语气认真,也不像是故作不知,便道:“老朽所知道的,也是五千年前的四大部洲,沧海桑田,现在的四大部洲有没有变化,老朽却是不太清楚。

    想来就算有变化,也不会太大,老朽给道长说说五千年前的四大部洲吧……”

    随着老城隍的娓娓道来,杨逸也知道了此界的大概情况。

    此界名为天青界,并不是他所熟知的地球。

    天青界幅员辽阔,分为四大部洲,东胜神洲,西牛贺洲,南瞻部洲,以及北俱卢洲。

    他所在的唐朝,是南瞻部洲最大的一个帝国。

    东胜神洲多是些钟灵敏秀的仙山仙岛,在五千年前,许多炼气士就居住在东胜神洲的仙山仙岛上,采霞食气,吞云吐雾。

    此洲,可以说是炼气士的圣地。

    西牛贺洲灵气贫瘠,是佛门圣地,全洲大多都信佛。

    而那场惊天动地的大战,便是发生在北俱卢洲。

    听完后,杨逸心中忍不住微微感慨:“真是不出门不知道世界大,没想到自己在此界活了十几年,今日才真正对这个世界有些了解。”

    “不过,这城隍神所说,毕竟是五千年前的天青界,五千年后,到底有哪些变化,还的日后有机会再向别人询问一番才是!”

    老城隍说完后,便将话题拉了回来。

    “道长,日后你若有机会去一趟北俱卢洲,便知老朽所言非虚。

    至于道长问老朽一个县城隍,为何能在如此漫长的岁月中活下来?

    其实老朽并不是县城隍,乃是都城隍,在五千年前,此地并不是县城,只是沧海桑田,五千年的变迁,此地竟然变成了县城。

    真是天意弄人啊!”

    老城隍苦涩的摇摇头,满脸的无奈。

    杨逸却是听的惊愕不已,他本以为此神是个县城隍,着时没想到他是“都城隍”。

    仔细想想也是,这老城隍若真是个县城隍的修为,不可能拖着虚弱的神体,还能从蛟龙手上全身而退。

    对于老城隍的无奈,杨逸也理解他,换了是谁,也不能接受自己一个都城隍,突然变成县城隍的事。

    要知都城隍可是一方大神,而县城隍只是芝麻小官,二者受到的香火供奉有天壤之别。

    对于他们这种只剩阴神的神祇来说,香火就是命根子,乃是重中之重。

    老城隍心中的难受,苦闷,可想而知。

    不过,也不能他大口一张,说自己是都城隍,就变成都城隍了吧?

    毕竟,他说自己与蛟龙交手,杨逸也没亲眼看见不是?

    老城隍好似也知道这一点,光靠嘴说,很难让人相信他是都城隍的事。

    想了想,从袖子中掏出一块印玺,拿在手中,展示给杨逸看。

    “道长请看,这印玺篆刻的字,就是老朽都城隍的证明!”

    闻言,杨逸目光看了过去。

    只见印玺通体呈墨黑色,上面雕刻着一尊古兽,下方篆刻着几个大字。

    让杨逸尴尬的是,这印玺上的字,他并不认识,只得睁开法眼,看向印玺。

    法眼下,原本黯淡无光的印玺,突然神光大放,熠熠生辉,宛如一轮太阳一般,光芒万丈。

    这光芒一闪,照得杨逸法眼隐隐刺痛,当他仔细观看这印玺时,双眸中突然流出了眼泪。

    害怕伤到法眼,杨逸闭上了眼睛,收了法眼。

    抬手擦了擦眼泪,暗道:“看来这老城隍所言不假。”

    老城隍见他眼冒幽光,便知杨逸是在探查自己手中印玺的真假,也不开口说话,任由他探查。

    在杨逸双眸中的幽光消失后,老城隍笑道:“道长,如何?不知现在还有什么疑问?”

    杨逸摇摇头:“尊神将这印玺收起来吧,贫道已无疑虑。”

    老城隍笑着微微颔首,将手中的印玺收入袖中。

    “尊神,你到底想让贫道帮什么忙,不妨直说!”

    杨逸也看出来,这老城隍如此耐心的解答自己的疑问,必定是有求于自己。

    不然,他犯不着对自己有问必答,礼贤下士,必然是有求于人!

    这点道理,杨逸还是懂的。

    老城隍点点头,笑道:“今早见道长在城外施法时,所用法术精妙绝伦,堪称世间少有,更让老朽佩服的,是道长在如此年纪,就有这一身法力……”

    老城隍上来就是一顿猛舔,杨逸顿时知道他所求之事恐怕不是易事。

    便坐在椅子上,不言不语,静静的看着他。

    “呵呵~~”

    见他这般模样,老城隍讪讪一笑,知道杨逸不吃这一套,便怔了怔神,直接道明了来意。

    “不知道长可否愿意与老朽联手,为安临城周边百姓,除了那兴风作浪的恶蛟,还此地一片安临!”

    果然不出他所料,开口就要他去杀蛟龙,说的还如此冠冕堂皇,大气凛然,仿佛他没有私心一般。

    虽然不知道这老城隍在打什么主意,但杨逸也不是什么毛头小子,被他几句大气凛然的话,就热血沸腾,提着剑就去与蛟龙打生打死。

    到时只怕被人卖了,还笑呵呵的帮别人数钱。

    不过,那寒漓大王确实该死,杨逸也非常想杀了它。

    杀了它不仅能为民除害,还能增加法力,以蛟龙的修为,若是真能将它斩杀,必定能暴涨一波法力。

    但问题是,以杨逸如今的修为,斗一斗一般的地仙还行,若是跟这种极其擅长打斗的蛟龙厮杀,恐怕不是对手。

    这一点,他心中还是有数的,就算加上这个神体虚弱的老城隍,俩人联手,胜算也不大。

    斩妖除魔,不是光靠莽就行的。

    那恶蛟,到底是不是他所知道的那个寒漓大王,还有待确定。

    老城隍说那恶蛟在此吃人,杨逸也不知是真是假,若是基本的情况都不打听清楚。

    便冒冒失失的前去斩妖除魔,先不说能不能打得过,就算能打过,这也不是杨逸的行事风格。

    所以,此事还的从长计议,杨逸可不敢轻易答应他。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