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女王的意志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女王的意志:正文卷 第四百二十二章 悄悄的完成任务

    “我只是想早些继位,并没有诬陷他成为......叛逆。”

    温布利.奥古斯丁在大裁判长吉门尼斯面前纠结了很久,才咬着牙说出了自己的内心想法。

    “诬陷?罗瑟夫还需要诬陷吗?”

    吉门尼斯讥笑了一声,冷漠的问温布利:“你来告诉我,什么是光明的叛逆?”

    温布利愣了愣,顺嘴回答道:“堕落于黑暗的、背弃光明的信徒都是叛逆。”

    “你错了!”

    吉门尼斯平静木讷的面孔突然变得疯狂,“所有不忠于光明的人都是叛逆,所有不服从光明意志的人都是叛逆,任何敢于违背光明的人都是叛逆,罗瑟夫、莫兰.弥莉雅、阿黛勒、弗拉格勒.......”

    “.........”

    看着逐渐狂热咆哮起来的吉门尼斯,温布利的心中一阵惊恐,吉门尼斯一口气说了十几个王国、公国的君主、统治者名字,而这些个国家无一不是当今大陆国力、武力正当鼎盛的强国,这些人也无一不是当世明君。

    自从诺曼帝国崩塌成无数王国、光明教会分裂成光明、曦光、圣光、公正等等教派之后,王权和神权就开始了近千年的相争、妥协,而且随着大陆各国越来越强盛,光明教会对世俗君王的制约能力也越来越弱,一些个跋扈的君王已经对光明教会阴奉阳违了。

    可以说如果把这十几个“光明叛逆”全部给宰喽的话,大陆必然会陷入一场旷日持久的内乱,到时候说不定就要乖乖的交出权利,再请光明教会出来主持大局。

    “当初他们借助光明的名义加冕为王,可是现在却在光明面前玩弄心计,他们的权利来自于光明教会的赐予,他们以为自己是什么?”

    吉门尼斯狂热的举起双手望向天空,“我们......是神的仆人,其余的人......只能是我们的仆人,若谁敢于违背我们的意志,那他就是光明的叛逆......”

    温布利跪在地上默默地低下了头,忍受着心中的不适,免得露出不合时宜的情绪来。

    光明教会中一直存在着“复兴派”,他们想要恢复千年前教会对俗世一言而决的绝对掌控力,为了所谓的“光明意志”,他们可以做出很多狭隘、残忍不可思议的事情来。

    显然,光明裁判所的现任大裁判长吉门尼斯冕下就是复兴派的骨干力量,为了光明的复兴宁愿下地狱的“恶魔”。

    吉门尼斯低头看向温布利,狞笑着说道:“罗瑟夫已经是第四位阶的光耀堡垒战士,寿命会很长,你如果想登上王位,就只有跟我们合作!”

    吉门尼斯看着温布利,充满了诱惑的问道:“知道罗斯帝国的前任国王是怎么死的吗?”

    “不是得了疾病暴毙的吗?”

    “不,是被卡琳皇后和她的爪牙勒死的,然后卡琳皇后就成了卡琳大帝。”

    “........”

    温布利再次沉默了,只是这一次他的心绪再也稳定不住了。

    很久之后,他确定周围已经没有了其他人,才慢慢的站了起来。

    “光明裁判所的人果然都是疯子,但是.......也许只有疯子才会帮助我这个......疯子吧!呵呵呵!”

    ..........

    ..........

    光明联军和暗夜大军再次进行了一夜的激战,只不过这一次因为光明联军保持了高度的警惕,而且暗夜一方的精锐在前几天被抽调走了许多,调虎离山攻击了斯拜亚王国的主防区,所以这一次暗夜的军队没有打出偷袭的效果来。

    剩余的摩尔教会精锐护教军在光明骑士团的抵御之下也没有取得突破性的战果,最终双方各自付出了上千人的性命,结束了这次大规模的夜间混战。

    天色破晓的时候,夏尔收到了莉西娅的灵力传讯。

    “很抱歉,昨天对温布利的刺杀又失败了,光明教会对他进行了严密保护,短时间内已经不适合继续刺杀了。”

    佛伦斯联军这边一晚上没有太大的动静,夏尔其实已经猜到了结果,他无奈的回复莉西娅:“知道了,也许那个家伙还不该死吧!以后再说。”

    “昨天我安排了两个诱饵,希望吧吉门尼斯诱导向错误的方向,但是他没有上钩,看来我必须要亲自把他引离你的身边才行,我不确定今后可不可以再给你提供保护。”

    “没关系,我自己可以找机会前往暗夜之域!”夏尔叹了口气,表示自己还是很有实力的,不用担心。

    “为了骗倒吉门尼斯,我要撤军了,我会给你安排几个向导,你自己要小心一些。”

    夏尔又叹了口气,无奈的回复道:“你也小心!”

    吉门尼斯的出现打乱了夏尔和莉西娅的预定计划,一个高位阶的冕下对夏尔的威胁实在是太大了,一旦被他发现夏尔悄悄的前往暗夜之域腹心地带,那乐子可就大了,夏尔现在面对中位阶的超凡者是不怎么惧怕的,但是跟高位阶拼命的话......还是别浪了,会浪死在沙滩上的。

    中午之后,在顿克河北岸盘踞了大半个月的暗夜大军忽然动了起来,各个部落开始分散撤离,毫不留恋的往北方的黑暗深处远去。

    光明联军的哨兵第一时间就把这个消息传到了联军军营之中,在经过再三确认之后,十几万联军战士高声欢呼了起来,响彻云霄的呐喊声释放着胜利和战后余生的喜悦。

    光明教会的修士们拖出了大大的金色十字架,在军营内来回不断的巡游,接受信徒们的膜拜,宣扬光明的力量,给浴血奋战过的战士们施加“光明带来了胜利”的心理诱导。

    而温布利也趁机大肆宣扬自己当初的“完美计划”,把这场杀敌几千的战争吹嘘成了黑岩城惨败的复仇之战,战争胜利的功劳好似都属于他这个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在战场一线的“指挥者”身上一样。

    平日里那些吝啬的贵族纷纷显出了自己的慷慨,美酒、赏金、许诺,雨点般的洒在战士们的身上,极尽笼络人心之能事。

    但是在这个时候,完美计划的那个“诱饵”却被所有人默契的遗忘了,反正黑水据点没有发生一点儿战斗,说跟这场战争无关也无法反驳。

    夏尔和阿丽亚娜双双站在黑水据点的瞭望塔台上,看着空寂无人的顿克河北岸,看着南方十里之外那遍地繁星般的庆祝篝火,都有些怅然若失的感觉。

    两人都不是贪慕权力的那种人,对于被人故意的遗忘都不怎么在意,他们在意的是另外的事情。

    战争暂时结束了,阿丽亚娜可能会带着她那两三百光明战士回归光明圣殿,而夏尔也要找机会离开光明联军,去北方完成两件事情。

    总之,是要分开了呗!

    “阿丽亚娜,你说这么多年来,有没有人提出过.......跟暗夜世界和平相处的建议?”

    阿丽亚娜瞟了夏尔一眼,有些埋怨的说道:“有,都被烧死在火刑架上了,你跟我说说也就当没听见,但千万别对别人说出这种话,我可不想.......蒙着面去救你。”

    “.........”

    夏尔愕然发愣,他侧头看向阿丽亚娜,发现女圣骑士依然淡定的站在原地眺望远方,脸色不红脖颈不粉,好似很随意的说出了这句话。

    “阿丽亚娜,你的心跳为什么这么快?”

    阿丽亚娜白了夏尔一眼,一言不发,脚步轻快的飞奔下围墙。

    .........

    .........

    第二天的早上,夏尔忽然接到了光明联军指挥部的命令,让他去参加军事会议。

    夏尔懒洋洋的、出了黑水据点,骑着大黑马慢慢的溜达了十里地,悠闲自在的进了依然没有从庆祝狂欢中清醒过来的联军军营。

    “一群愚蠢的人们,你们真的以为自己胜利了吗?如果昨天莉西娅杀一个回马枪.......”

    夏尔看着遍地横卧的醉酒战士,禁不住的为他们感到悲哀。

    一场战争下来,光明联军比暗夜一方死的人只多不少,后方斯拜亚人的“新塞尔维亚城”还被攻破,大量的粮食、军械等暗夜部落急需的物资被洗劫带走,可以说摩尔教会的战略目的已经完全达成,而光明联军达成了什么战略目标呢?

    只是在光明的控制区打了一场莫名其妙的防御战吗?

    夏尔走进了占地广阔的联军指挥所,看到几百名满脸酒气的贵族们挤在一起,一个接一个的打着哈欠,也不知道该怎么说的好。

    这里可是随时可能受到敌袭的敌我交战区,不是打猎、宴会、玩女人的郊外农庄,一个不谨慎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夏尔刚刚找了个角落坐好,就有一行人从外面走了进来,当先一位身穿红色枢机主教袍的修士大声的叱喝如雷。

    “都醒醒!这场战争远没有结束,我们没有取得任何胜利,如果真的计较起来,我们其实是失败的,现在你们需要继续战斗。”

    “咦?看来还是有明白人滴呀!”

    夏尔惊讶的看着进来的这个红衣枢机主教,暗暗猜测今天这场军事会议是个什么调调。

    “黑岩城的失败让我们付出了二十万战士的生命,我们必须要用三十万、五十万暗夜教徒的性命来偿还,一天没有做到,这场战争就一天不会结束,看看你们的样子........”

    红衣枢机主教的呵斥声把一群昏昏欲睡的贵族、军官都给惊醒了,很多人的脸都变得苍白起来。

    “还没有结束吗?我们还要死多少人?”

    “嘘!这是巴勒霍尔枢机主教,你不要让他听见.......会有麻烦的......”

    一群贵族领主互相窃窃私语,夏尔也知道了这个红衣枢机主教是谁。

    巴勒霍尔,都伦大教堂的地区主教,北方长墙光明联军的最高指挥者,第四位阶的沐光修士........

    总之,这是一个非常强势的光明修士,是光明教会派遣在北方的名义上的最高军事领导者。

    “都给我闭嘴!”

    巴勒霍尔严肃的呵斥了一声,宽广的指挥所内顿时落针可闻。

    “这一次的光明征召令,已经召集到了超过三十万虔诚的信徒、战士,而且还有更多的战士正在赶来,所以我们不可能只停留在我们自己的领地上.......”

    “我们不可能让敌人一次次的道我们的领地上来屠杀我们的战士,我们必须要去黑岩城,去黑金城,去暗夜圣城........把光明的意志散播整个暗夜世界........”

    夏尔暗暗咋舌,暗夜联军如果去黑岩城也就罢了,距离北方长墙两三百里,要是去五六百里外的黑金城,普通战士走到那里估计能死一半,至于传说中的暗夜圣城,还是想想算了吧!

    暗夜之域深处的暗夜压制能把光明系的低位阶超凡者给压死,指望这群依靠酒精和光明修士安抚才能抵御暗夜诱惑的联军战士去征服暗夜圣城?

    那还不如自己挖坑把自己埋了呢!起码还能落个入土为安。

    “我们这一次需要吸取黑岩城之战的教训,绝不能再被那些卑鄙的暗夜教徒偷袭了,所以我们要派出足够多的侦查部队,在前方清扫所有的暗夜村庄,为我们的大军提供一个干净的战场,我们有足够多的勇敢战士,我们可以把光明铺满整个大地........”

    巴勒霍尔连续叨叨叨了几分钟,把一群贵族的宿醉全都给吓醒了,这什么狗屁的“侦察部队”一听就是个九死一生的差事,暗夜的村庄也许可以清除,但是那些大部落你怎么清除?这个任务落到谁的头上那就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Duang!”

    一个上方有口的木箱子被巴勒霍尔的手下修士重重的放在了指挥所的长桌上。

    “我做事很公平,所有人都上来抽签,抽中了谁,谁就担起侦察部队的责任来。”

    好吧!的确是够公平,只不过夏尔对于自己十几年都没中过彩票的手气感到担忧。

    果然,当夏尔若无其事的从箱子中拿出一张签纸之后,上面画了一个大大的红叉。

    “幸运的家伙,你叫什么名字?”

    “夏尔.谢瓦利埃。”

    负责记录的光明修士顿时多看了夏尔两眼,犹豫了半天,还是走到巴勒霍尔枢机主教身旁低声请示。

    耳聪目明的夏尔隐隐听到了“阿丽亚娜”的字眼儿。

    巴勒霍尔亲自走了过来,别有意味的问道:“年轻人,你有不担任侦察部队的理由吗?”

    夏尔缓缓的摇头,“没有,我是一个虔诚的曦光教徒,我愿意把光明的意志传播四方。”

    “很好,请你记住,侦察部队的职责是侦查和清除危险,你如果够聪明够机警,就可以悄无声息的完成任务,明白吗?”

    “主教大人放心,我是一个聪明人。”

    夏尔笑了,他打算离开大部队之后就悄悄的“藏起来”,然后去参加个“会议”,然后再去北方完成一个承诺。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