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竞技

我能听见画外音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我能听见画外音:正文卷 109 沙漠之鹰与少女

    听到画外音最后一句的瞬间。

    路怀秋立马发动了,将身躯化成了一团黑雾,挣开了脚踝上那两根触手的束缚。

    与此同时,那只通体呈现半透明蓝色的怪物,也穿破了水面而跃出,扑向了上一秒路怀秋还待在的地方。

    而早已及时地撤向另一边的路怀秋,不由得感到一丝心惊肉跳。

    好险好险。

    幸好他的手里还捏着一个保命技能,不然他现在就已经被这只怪物给吞入腹中了。

    路怀秋猜测。

    这个家伙毕竟没有胃或者大肠这种消化器官。

    所以如果被吞进去的话,很有可能就会被活活地淹没在它的身体之中了。

    等到那个时候,就算再使用估计也走不了,只能被活活地淹死在它的肚子里。

    一想到那个画面,路怀秋就感到心里一阵发毛。

    谁能想到,这世界上居然还有攻击方式如此恶心的妖魔呢……

    很快,路怀秋也从黑雾的形态恢复了人形。

    没办法。

    发动命轮能力会消耗很多的源力,以他现在的水平,还达不到能够持续使用能力的程度。

    而就在他化成人形的同时。

    那坨庞大的诡绵,也是登时化成了一大滩水,哗啦啦地洒满一地,然后朝着路怀秋迅速地流了过来。

    液体形态的诡绵行动速度极其迅猛。

    甚至还没等路怀秋反应过来,它已经重新化成了一座半球形的水笼,将前者牢牢地锁在了其中。

    路怀秋立马用力向外冲去,企图撞开水笼的内壁。

    但他失败了。

    这些粘稠的固液混合物就像是果冻一般,不仅具有弹性,还格外地坚韧,根本就无法击破。

    “感觉还神他妈的很有嚼劲……”路怀秋腹诽。

    这时,他逐渐地感觉到,呼吸开始变得有些困难。

    身体上,也开始产生了一些比较奇妙的,却非常难受的反应。

    “?”

    路怀秋懵了。

    日喔!

    这只诡绵,还懂得真空的原理?

    居然还是个物理大佬!

    妖魔不可怕,就怕妖魔有文化啊!

    …

    麻蛋!

    求求了,都这种时候了,就别给我讲鬼故事了好嘛?

    路怀秋感到有点小绝望。

    他是真的逃不出去了。

    而且这一次,唐老师肯定也赶不过来了。

    “日了。”

    “难道——这就是命?”

    他不由得低声感慨了一番。

    路家主的职业生涯才刚刚开始,甚至还没有踏入白银段位,居然就已经落下了尾声。

    多么痛的领悟喔!

    “我还没有儿子。”

    “如果有的话,我想给他起个名字。”

    “就叫作……”

    路怀秋出神地望着水笼的墙壁,一时间脑子居然一片空白。

    完蛋了。

    他居然连之前无聊时给儿子想的名字都记不起来了。

    低气压的环境真的让人非常难受。

    他感觉自己的脑子里的脑浆都快要沸腾了、

    就好像随时都会直接撬开自己的天灵盖,当场表演人体喷泉一般。

    “好吧。”

    “我承认,我还不想死。”

    路怀秋如是心想。

    上一次萌生出这种想法,还是被余龙堵在小巷子里的时候。

    而现在,这种想法被放大了十倍。

    因为一时半会之间,他真的想不到还有谁能够救他了。

    路怀秋虽然很佛系,但可惜他并不信佛。

    连佛都救不了他了,还有谁能拉他一手呢?

    以前打游戏的时候,有句话说得很有意思。

    “我在等CD,你在等什么?”

    路怀秋不知道别人的答案是什么。

    但现在。

    他只想等一个奇迹。

    所谓奇迹,当然是几乎不存在的事情,那才叫奇迹。

    可这一刻——

    路怀秋等到了。

    透过那一层半透明的水笼墙壁。

    路怀秋能够清晰地看见,一个忽然间燃烧起来的,极其明亮的光点。

    “?”

    路怀秋有些茫然地盯着那个光点,不明所以。

    路怀秋蓦地吸入了一口凉气。

    下一瞬间。

    嘭!!!

    伴随着炽烈而震耳欲聋的枪声,水笼之上的光点瞬间被击穿成一个豁大的裂口。

    汹涌的空气从其中争先恐后地涌入,像是奔赴着一场迟来的命运。

    躯体之上的不良反应迅速消散而去,路怀秋几近发黑模糊的视线也逐渐清晰了起来。

    ——是夏至。

    她的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

    同时,她以标准的双手持枪姿态,端着一沙漠之鹰。

    而冒着淡淡硝烟的枪口所指方向,正是水笼之上的巨大裂洞。

    这时裂口的边缘还冒着滋滋滋的声音,显然是秘银与妖魔体内的灵力产生了反应。

    而诡绵,更是同时发出了惨叫声。

    重新化作一滩液体的诡绵,逃命般地,飞也似地朝着泳池流去,迅速地扑进了水中……

    “不好意思,来晚了一点。”

    夏至淡淡道,同时单手褪掉弹匣,“今天的考核就到这里吧,辛苦你了。”

    “……”路怀秋晃了晃自己的脑袋,强迫自己从昏迷的状态中清醒过来。

    没来得及向夏至询问别的情况,路怀秋立马向前者报出了最关键的情报:

    “还没死。”路怀秋沉声说道,“是一只诡绵,子弹必须击中大脑才能杀死它。”

    “谁说要用子弹了?”

    夏至平静地道。

    “?”路怀秋有些迷茫。

    不用子弹……那用什么?

    嚓!

    却只听一个清脆的金属声响起。

    而夏至的手中——

    出现了一枚手雷的拉环。

    b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