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小说

我的恋爱选项有点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我的恋爱选项有点难:正文卷 第一百二十五章 我不会多想的

    “哦,原来是这样。”

    厽厼。夏目枫满不在乎的点点头,心里还在想着背后的伤口,和自己腹中不舒服的地方。

    可他很无所谓的说完这句话之后,都月华也没有再发出声音,他顿了顿,似乎也感觉有点不对劲。

    夏目枫缓缓抬起了自己的头,将目光挪移到坐在床边角落里都月华竟有些微微泛红的脸颊之上。

    四目相对。

    空气中沉默的意味已经很是明显了。

    两个人互相看着对方的眼睛都没有动弹。

    如果不是这种寂静的空气甚至能够让夏目枫能够清晰地感受到自己心脏的跳动,他甚至都觉得这是不是时间被冻结了一般。

    “你...你刚才说,是你给我换的衣服?”

    夏目枫扯了扯自己的嘴角,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崭新的蓝色条纹病号服,又重新抬起头眼中有些有些不太确定的说道。

    由于是盖着被子,所以就算是有些小动作也不会被人看见,他下意识的往那里摸了摸。

    呼~

    还好,内衣起码还在。

    不过令他压下心中震惊情绪的同时,一股子疑惑也升了起来。

    病号服不都是护士给病人换上的吗,看着自己住的这间病房也很高级啊,总不能连个换衣服的护士都没有吧?

    她蠕动了下自己的嘴唇,脸色浮现出犹豫的神色,嘴唇微开微合,最终还是轻声回答道:“嗯,医生将触碰你伤口处的衣服剪开了,刚好那个时候我来到这里,医生处理完你背上的伤口后,问了一句要不要我帮你穿上衣服...”

    “所以你没拒绝?”

    “嗯...”

    都月华轻轻颔首,下一刻似乎是脑海中想到了些什么,稍显冷意的脸颊之上也禁不住浮现出了两朵红晕,双手紧紧握在一起放置在大腿上,忽然之间看着有种说不出的小女人气质。

    室内一时间寂静无声,只有柔和的阳光轻轻铺洒在被子上,不断的释放着自己的暖意。

    如果说本来夏目枫还是因为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不够熟悉,采取努力的寻找话题来缓和气氛的话,那么现在就是真的无话可说了...

    虽说自己是个男人,就算是被别人给看了也不吃亏,但关键是人家女孩子还不一定想看自己呢,就这还是从头到脚给自己患上了衣服,坐在床边守着自己守了一夜。

    感激的情绪之中夹杂着双方互相尴尬的氛围,夏目枫怎么也没想到会产生现在这个情况,如果早知道会惹出这么多事儿来,他昨天还不如直接站起来回家算了,非得测试一下深井朝香简直就是闲着没事儿干了,等会泉酱过来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埋怨自己呢。

    夏目枫还在心里面纠结昨天和现在的情况,可都月华却是似乎心存辩解的意思,伸出一只手拢了拢自己耳边的发丝,语气有些不太有底气的说道:

    “其实...夏目君不用觉得尴尬的,我也不是小孩子了,而且当时的情况我也没有往其他地方去想。”

    那也就是说你现在开始往其他地方去想了?

    夏目枫听着她说出这句话不由感觉一滞。

    都月华说这句话明显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而且如果真的没有往那方面去想的话,为什么你的脸会红呢?

    “嗯,我不会多想的。”

    他说了一句废话,这是一句完全没有营养的话。

    可事到如今他又能说什么呢?总不能说既然你给我换了衣服那我也给你换一次吧这样的话语,要是再多说点,他估计两个人之间尴尬的情结是真的有点解不开了,实际上最好的方法就是保持沉默,但在没有外人的情况下,保持沉默也是一种变相地回答。

    挠了挠自己有些凌乱的头发,夏目枫有些不自然的拿起自己的手机,看了眼上面的信息和电话,发现泉酱又给自己打了个好几个电话,但是由于手机被设置了静音,再加上刚才和都月华在说话,一时间也就没注意到。

    摁下拨号键,拨打了出去。

    嘟嘟嘟...

    电话盲音还没听到两秒,就立马被对方所挂断了。

    夏目枫脸色有些愕然的从耳边挪开自己的电话,正有些不明所以的时候,房间的门忽然被推开,发出一道沉闷的响声。

    “兄长大人!”

    娇小熟悉的身影顿时映入眼帘,还没看清楚脸庞便感觉自己脸前一阵微风刮过,声音刚刚落下,夏目枫的瞳孔微缩,看着黑影就要朝着自己身上落下,可犹豫了下还是没动,任朝着黑影落下。

    “嘶~”

    身体忽然多出来一个人,即便还不到一百斤的重量,也足够夏目枫背后的伤口体会到撕裂的感觉了。

    “兄长大人你怎么了,是谁把你弄成这样的,明明昨天都说好了要回来的,我一直等一直等都没等到,我问你去干什么也不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泉...泉酱,你别乱动了...”夏目枫感受着不断捶在自己胸口并没有多少力气的拳头倒是没什么感觉,关键是趴在自己身上还来回的压着,他本来五脏六腑就很不舒服,这会儿甚至都有些透不过气了。

    雨宫泉这会儿眼框中的泪珠不断留下,整张小脸哭得梨花带雨,在昨晚等到一点钟的时候她就已经有种要出事的预感,可自己又不知道夏目枫到底去了哪里,即便是想要去找也没有门路。

    而且临走前夏目枫还叮嘱她无论如何都不能报警,雨宫泉还以为他只是耽误了,可能晚一会儿才会回来,可就这么枯坐了一夜都没个音讯,甚至让她一颗心都跌倒了谷底。

    就在她忍不住就算是大海捞针都要出门去找,清晨的露水才刚刚散去的时候,早上竟然接到都月学姐的电话才知道兄长大人现在竟然在医院,顿时就给她了一道晴天霹雳。

    可震惊过后心中全然便是担心和气愤,连忙问了地址和房间号就坐电车赶了过来,家里的门甚至都忘了关掉。

    &#32&#20070&#20179&#32593&#32&#115&#104&#117&#99&#97&#110&#103&#46&#99&#99&#32&#21434&#21437&#12290“什...什么?”

    她从夏目枫的胸膛抬起脑袋,眼框湿红的问了句。

    夏目枫还没说话,坐在角落里的都月华却是忍不住开口道:“雨宫同学,夏目君背上还有伤口,你这样压着他...”

    b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