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末日圆环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末日圆环:废土圆环 第339章 真理之棺

    末日圆环正文卷第339章真理之棺此时的齐心竹来到了教会中央的大钟楼上。

    因为联盟要求其他建筑物不能超过这里的缘故,这里,就是整个教会,甚至整个内环的最高点了。

    齐心竹双手合十,做出了一个和之前教宗樊镇一样的动作,然后静静地呼唤道:

    “老师!”

    另一边,正在小木屋休息的樊镇再次睁开眼睛,布满皱纹的脸上,已经全是笑意。

    整个人看起来,却有些阴森恐怖的味道。

    这种失而复得的成功感觉,让这个已经200岁的老人,变得有些激动和失态。

    他释放着仅有的圣辉,对着齐心竹传音道:

    “心竹,你千万要记住,在接受黎明圆盘和序列之力洗礼的时候。

    只要将所有的圣辉凝聚在自己的心脏位置,就不会产生恶性畸变!

    好好感受真理给你的馈赠吧!”

    “额?”

    教宗的话让齐心竹有些错愕,什么意思?

    什么接受黎明圆盘和序列之力洗礼?真理的馈赠,又是什么?

    老师将慕光之源传递给她,就为了和她说这些吗?

    可她没有去接受黎明圆盘的洗礼啊?现在的她,明明就在三环。

    而黎明圆盘,是在一环!

    “老师,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完全听不懂?”

    齐心竹的声音疑惑而镇定,并不像是被人影响了心智的感觉。

    这让躺在床上的樊镇立刻焦躁和不安起来。

    他的圣辉已经不足以感知到齐心竹的位置了。

    难道,他遗漏了什么?还是整个事情的发展,并没有按照他预想的那样?

    “心竹,你现在在哪?”

    “我在教会钟楼啊!老师,发生什么事情了?”

    如今的齐心竹早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傻白甜,她立刻意识到,自己的老师似乎安排了某些事务。

    而自己的话,或者说自己的表现,让老师意识到这些事物并没有按照他所想的那样发展。

    这样的话,就有意思了!

    “你……没有去末日庇护所?”

    齐心竹眼睛微微眯起,在这种时候,她下意识地就想到了吕落。

    因为她意识到了问题,也感觉到了不安。

    但她想不通问题的源头出在哪里,如果吕落在这里的话,一定可以帮她分析出来的。

    “老师,你从来都没有告诉过我,末日庇护所,是什么?”

    樊镇的心脏猛烈地跳动,他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为什么,白青霜没有带齐心竹去末日庇护所?

    可末日庇护所明明已经打开了啊?

    那跟着白青霜去末日庇护所的继承者,是谁?

    除了纯净的齐心竹之外,还有人能够继承庇护所的力量么?

    他沉睡的这一段时间里,教会到底发生了什么?

    “心竹,我沉睡之后,教会发生了什么?”

    齐心竹沉默了一下,这个时候的她已经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她慈爱的老师,可能在某些问题上,骗过她!

    “老师,你还没有告诉我,末日庇护所是什么呢?”

    樊镇听出了齐心竹语气里的疑惑,不过他已经经历了太多的事情。

    所以很快教宗樊镇就稳定住了自己的心神。

    没有部下,没有渠道,泽莫也只是暂时的控制。

    而齐心竹,就是他现在唯一能够联系,并且不是白青霜的人了。

    沉吟了一段时间之后,樊镇的神色认真起来。

    “末日庇护所,是人类最后的避难所。

    在那里,寄存着人类最后的秘密。”

    齐心竹的表情更加冷漠了。

    “现在的老师,应该很急迫吧?

    我一直都有一个疑问,老师,是真的老了吗?”

    “心竹,有些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太年轻了,所以才没有告诉你。

    而我,也是真的老了。”

    齐心竹点了点头,教宗曾经的状态,确实已经虚弱到了极致。

    到了他这个层级和地位,想要接触到生命之果,应该是很容易的事情才对。

    所以,教宗到底有没有吃下生命之果,来延长自己的寿命呢?

    “老师,你有没有吃过生命之果?”

    “生命之果?这是白青霜在位之后,才流传出来的叫法吧。”

    “老师?什么意思?”

    “你说的是延长寿命的那个东西吧!”

    “那个东西的原名,叫做初生之种。”

    齐心竹愣了一下,有关于生命之果的研究和调查,她和吕落已经进行过很多次了。

    可现在教宗居然告诉了她另外一个名字,这就让齐心竹感觉到不对劲了。

    “可我查阅过很多典籍,书本,有记载的,都叫做生命之果才对。”

    这一次,教宗也沉默了一下,似乎是在思考这件事情其中的关键。

    “心竹,我知道你现在很不安,也不愿意相信我,但我还是要告诉你。

    我已经200岁了,而我成为教宗也已经140年了。

    这140年时间里,利用孕妇制造的那种延长生命的禁物,一直都叫初生之种。

    它的寓意,就是像异种一样,从死亡中诞生新的生机。

    延长寿命的原理也是类似的。

    如果说你看到的、查到的东西,都叫生命之果,那么只有一个可能。

    你们查到的东西、看到的东西,都是别人早已经为你们准备好,安排好的。”

    齐心竹这次并没有因为教宗的解释而触动。

    她只是偷偷拿出自己的电话,悄悄给吕落发了一个短信,然后又重新关上手机,继续问道:

    “老师,虽然我很想相信你,但这个时候的你,真的很难让人相信啊!”

    “心竹,你还想知道什么?”

    “我一直都感觉自己是天才,但我的实力增长得并不算快。

    老师也没有对我的实力有所要求,是因为,我的实力弱一点,会比较容易控制吗?”

    曾经的齐心竹绝对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樊镇不知道这一年来,齐心竹到底经历了什么。

    “心竹,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你只需要回答我,是或不是。”

    “不是!”

    “感谢您的答案,老师,这个答案可以让我稍稍感受到一点温暖。”

    “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樊镇现在需要齐心竹,他的时间不多了齐心竹是他唯一的机会。

    而齐心竹则是不慌不忙,她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尽可能地收集信息。

    这些信息或许她用不上,但吕落会帮她总结的。

    “末日庇护所里到底有什么东西,能让你这样地失态?”

    “末日庇护所里面,尘封着人类到达8阶的秘密!”

    齐心竹的目光闪动了几下,有点好看,8阶,人类从来没有到达过的阶位。

    是人类曾经拥有过的秘密么?

    “那黎明圆盘呢?”

    “黎明圆盘,就是打开末日庇护所的钥匙。”

    “这样啊,那老师现在需要我做点什么么?”

    齐心竹看着吕落所在的罗家方向,显得有些漫不经心。

    “你现在,能来我身边吗?我在二环的守望者木屋。”

    “好的,老师,等着我!”

    齐心竹不由分手,直接将光源的联系掐断。

    然后拿出了自己的电话,还没准备按下号码,吕落就已经主动打过来了。

    在遇到事情的时候,吕落一向都是简单而冷漠的。

    “环境安全吗?”

    “目前来说,还算安全。”

    “安全就好。”

    电话那头的吕落总算是松了口气。

    “那么,现在简单说说你那边的情况吧。”

    “这件事情有点复杂,我不知道该怎么说起。”

    “就从你觉得最重要的几个点说起吧,零散一点也没有关系。”

    吕落并不在意别人的信息混乱,零散。

    因为有观察者的他,就算面对十分混乱的信息,他也能够在短时间里分离聚合,总结出有效的内容。

    “末日庇护所,8阶的秘密,黎明圆盘,还有初生之种……”

    齐心竹把自己得到的消息,完完全全地告诉吕落。

    她说得很慢,也很详细。

    可齐心竹没有发现,在她的不远处,一双黑暗中的眼睛,正在盯着她。

    ……

    一环的地底,齐格飞已经跟着白青霜走过了不知道多少级台阶,多少走道。

    除了这些之外,齐格飞还走过了几个方形大厅。

    数了数,一共有7个。

    每个方形大厅的壁画上,都记录着一些文字和图画。

    其内容上来看,应该是记载着人类和某种异种之间的战斗。

    在齐格飞走到第六个大厅的时候,他有些诧异地停了下来。

    因为这个大厅的壁画上,记载的东西,他曾经见过!

    天帷巨兽-利维坦。

    巨大的身躯,几乎可以在转瞬之间吞没一个城市,只不过现在的人类,已经没有城市了。

    所以壁画上的城市具体是什么地方,他也无从得知。

    “人类曾经和天帷巨兽战斗过?”

    白青霜看了一眼壁画,点点头:

    “如果壁画上的画面是真的话,应该是战斗过吧。”

    “可利维坦不是一只根本不会去管人类发生什么的巨兽吗?

    传说中的利维坦,一直都是温顺的代表,它从来没有和人类发生过争执。

    而且它那么巨大,如果真的和人类发生战斗,那得造成多么离谱的破坏啊!”

    看着壁画上的画面,齐格飞只剩下了惊叹。

    他实在难以想象,这样的巨手如果和现在的人类发生战争,会出现怎样的结果。

    内环的范围很小,以利维坦的体型,只要不顾一切攻击,几次俯冲轰撞就可以把整个内环彻底破坏。

    白青霜这个时候也停下了脚步,看着壁画上的天帷巨兽。

    “呵呵,体型大也意味着目标大,没有人真的和天帷巨**过手,也不知道它拥有着怎样的力量。

    它是善良的,还是邪恶的,一直都是人们的揣测。

    因为没有人前往天空之上,去和天帷巨**流。

    我们一直都活在这口井里,活了四百多年!

    至于天帷巨兽利维坦本身,这段历史并没有记载,所以也没有人知道,曾经的人类发生过什么。”

    白青霜的语气有些让人捉摸不定,不过齐格飞还是想办法忽略了一些问题。

    “额,审判长大人也不知道吗?”

    “我又不是全知全能之人,而且壁画这种东西,是可以人为制造的。

    凡是可以人为的东西,都是不可信赖的。”

    白青霜的话齐格飞有些没听懂,不过她也不打算再继续解释了。

    “走吧,我们要去的地方,可不是这里。”

    “呃,好的。”

    白青霜的面容始终都是笑吟吟的,齐格飞也不太清楚,她到底在笑什么。

    不过这种笑容,始终给他一种温暖的感觉。

    真不愧是圣光所照耀的人,审判长大人,才是整个废土联盟的希望!

    两人一前一后,再次穿过了一个地下长廊。

    最终,他们来到了一片没有屋顶的空旷区域。

    齐格飞抬头看向天顶,这里不再像是之前那样石质天花板,而是变成了银河与星空。

    “审判长大人,这里?怎么回事?”

    “我之前说了,这里是个特殊的地方,是人类最后的庇护所!”

    “那这些星空,是科技制造的吗?”

    “不是,这叫序列之力。”

    “序列之力和星空有关?”

    “现在的你太弱了,根本没有办法理解序列之力的效果,跟我来吧。”

    齐格飞跟着白青霜,缓缓走到了大厅的中央。

    在行进的过程中,齐格飞发现整个区域都存放着这种白石打造的长方形箱子。

    这种箱子上布满了红色的雕花符文,看起来有些诡异。

    “审判长,这些箱子是做什么的?”

    “这些箱子的名字,叫棺材。”

    “棺材?”

    齐格飞没有听过这个名词,所以不太理解棺材的作用是什么。

    “就是存放死人的东西。”

    “额,死人,不应该火化吗?如果存放在这样的箱子里,要是产生了畸变,或者传染病毒了怎么办?”

    白青霜没有回答齐格飞的这个问题,她缓缓走到了大厅的中央,高举起自己的双手。

    “真理,始终存在于人类之中!”

    随着白青霜的低声呼喊,强烈的圣辉开始随着她双脚进入大地。

    整个大厅逐渐明亮起来。

    地面上的黎明圆盘缓缓转动,而在她高举双手的地方,一个新的圆盘逐渐出现了。

    “当真理重现的时候,就是人类崛起之时。”

    齐格飞看着白青霜手里的圆盘,有些错愕,这个圆盘和黎明圆盘一模一样。

    但也有很多不同的地方。

    黎明圆盘像是白玉一样的白色,而白青霜此时手中的圆盘,却是诡异妖艳的紫色。

    “审判长大人,你手里的东西,是什么?”

    “我的手中,握着真理!

    b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