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孙猴子是我师弟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孙猴子是我师弟:正文卷 01065 杀嬴政?(第一更,求月票求订阅-)

    老太监要被这声音气疯了。

    开始了毫无节制的胡乱攻击。

    试图用这种方式逼迫那人出来。

    他的攻击几乎改变了附近的地形。

    下方的山坳都快被他轰成峡谷。

    可是,那人还是不出来。

    “出来!出来……”

    老太监一次又一次的攻击,他已经彻底的歇斯底里。

    只是,却没有回应他的声音。

    老太监不甘心,继续的四下轰击。

    依旧没有任何回应。

    死了?不,那个该死的家伙是跑了。

    老太监更感觉无名火起。

    再看崔子文逃走的方向,此刻崔子文早就逃之夭夭。

    而那人则是故意激怒他的。

    想到这里,老太监更加不甘心。

    可是又无可奈何。

    人都找不到,他想报复也找不到人报复。

    崔子文逃走后,就开始了他的遗愿清单。

    对他来说,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宝贵的。

    他担心自己的意愿还没有完成就要步入黄泉。

    可是让他疑惑的是,他并没有感觉到身体有什么不适。

    而且时间过去了一年多的时间。

    他依然还活着,原本他以为自己最多能活半年。

    他隐隐察觉到,可能是金肆的原因。

    这让他又开始抱怨起金肆。

    为什么不告诉自己,让自己在过去的一年时间里一直都在提心吊胆。

    他还听说,这一年的时间里,嬴政更加疯狂的找寻不死药。

    甚至已经闹到天怒人怨的地步。

    也不知道听谁说,活人能够作为药引炼丹。

    他也到处抓人炼丹。

    当然了,现在这一切都已经与他无关。

    眼不见为净,他现在早就远离咸阳城。

    如嬴政这样的皇帝,本身就天大的功绩。

    可是也架不住他这样肆意践踏生命。

    过去还是有不少人对嬴政歌功颂德的。

    可是现在百姓对嬴政只有畏惧与憎恨。

    他早就将自己的气运败的一干二净。

    一个皇帝拥有气运的时候,可谓是天地都阻挡不了他的脚步。

    可是当他失去了气运,那么他离死不远了。

    ……

    赵高这一年的时间里也是苦不堪言。

    或许是因为他的行动失败,没能给嬴政带回来不死药的原因。

    又或者是嬴政已经知道了真相。

    嬴政已经不再信任赵高了。

    赵高本来就只是个弄臣。

    皇帝宠信他的时候,他是位高权重。

    可是当皇帝不再宠信他。

    那么他就什么都不是。

    现在的赵高就是如此。

    这一年的时间里,赵高发现嬴政的身体越来越虚弱,难怪他这么疯狂的寻找不死药。

    不管嬴政有多伟大,他终归只是凡人,对于生死充满了畏惧。

    而尝过权力的滋味,赵高当然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

    只是,嬴政的个人意愿可不是赵高能够左右的。

    赵高也在准备着换个主子。

    可是最有希望继承皇位大统的公子扶苏却对赵高非常排斥,甚至是厌恶。

    显然,赵高的如意算盘落空了。

    公子扶苏的排斥,注定了赵高不可能从扶苏的身上获得什么好处。

    甚至将来公子扶苏登基的话,第一个死的可能就是赵高。

    这也让赵高恐慌起来。

    他不想死,可是就公子复苏的态度来看。

    他肯定会杀了赵高。

    这让赵高不得不另谋出路。

    赵高想到了一个比公子扶苏更完美的继承人。

    公子胡亥!如果操作的当,说不定自己还有机会当个皇帝玩玩。

    胡亥遇刺的消息很多人都知道。

    可是具体伤势如何,旁人却不知道。

    知道胡亥遇刺真相的人就赵高一个。

    而知道胡亥伤势的人,除了他之外,也只有嬴政。

    嬴政将所有知道这件事的宫女、太监,还有御医全杀了。

    只是,具体要怎么操作,才能让胡亥登基?

    赵高思来想去,只想到一种可能性。

    那就是嬴政暴毙。

    可是要杀嬴政难如登天。

    不说嬴政自己就有盖世神功。

    单是他身边的护卫就有不少,而且绝大多数都有不俗的武功。

    赵高全家绑一起,估计都不够嬴政杀的。

    只是,当这种想法滋生起来后,就再也扼制不住。

    赵高想到了一个人,金肆。

    如果说这个世界有谁能杀嬴政。

    必然是金肆,不做第二人选。

    ……

    赵高独自找到金肆的住处。

    “金先生,可在家里?”赵高在门外叫道。

    金肆来到门口,赵高看到金肆在那遛鸟有点无语。

    你好歹也是大魔神,能有点牌面吗?

    光天化日下遛鸟是什么鬼?

    “额……金先生这穿着还真是特别……”

    “果奔就果奔,特别个屁,我在自己家里果奔怎么了。”

    “是小人唐突来访,还请金先生恕罪。”

    “你来找我什么事,少客套。”

    “金先生,小人是想请金先生出山的。”

    “出什么山?我在山中很愉快。”

    “金先生,如今嬴政失心疯一般,祸害黎民百姓,若是让他继续为恶下去,恐怕天下百姓都要被他杀光了,为了天下苍生,为了黎民百姓,请金先生出手。”

    “如果换个人来对我说这番话我信,可是你说这话我不信,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金先生……在下句句真心,天地为证,日月可鉴。”

    “少tm的扯淡行吗?没事就滚。”

    “金先生……如果你杀了嬴政,那么荫蔓公主到时候就失去了庇护,她嫁给谁就是在下作主。”

    “我可从来没答应过,帮你干什么事,杀什么人,而你答应过我的事,我也记得牢牢的,现距离你答应的时限,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所以,你尽快吧。”

    “金先生,只要你帮小人这个忙,事成之后,天下美女尽归金先生您。”

    “没兴趣,滚。”

    “金先生……”

    “听不懂我的话吗?滚。”

    赵高有些恼怒,可是面对金肆,他更不敢表现出任何不满。

    既然金肆这条路走不通,赵高只能另想办法。

    赵高也不是没想过这种可能。

    金肆行事向来随心所欲。

    所以让金肆出手斩杀嬴政,原本就有点异想天开。

    金肆看出赵高的野心。

    他没打算插手这件事。

    不过他倒是想看看,历史的走向如何。

    赵高是否能够如同历史上的那样,成功的窃取大秦至高皇权。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