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修真

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第332章 走后门的优势,天柱再现

    没了,魔王大人没了?

    本来还跟着大魔王后面狐假虎威的后魔和阿蒙顿时就懵了。

    他们一同揉了揉眼睛盯着那处消失的地方,只看到一片虚无。

    刚刚还站在这里,好好的一个大块头,怎么突然间说没就没了?

    他们一脸茫然的看向囡囡。

    却见囡囡已经把葫芦口转朝了自己,那黑洞洞的葫芦口深不见底,让人望而生畏。

    不急细想,他们全身的寒毛根根倒竖起来,遍体生寒,动都不敢动。

    “我叫你们一声你们敢答应吗?”

    众多魔人齐齐摇头,“不敢,不敢。”

    “咻——”

    那群说话的,排成了排,身子腾空而起,急速的收缩,进入了葫芦之中。

    他们满心惊怒交加,我都已经说了不敢了,你还吸我,你赖皮啊!

    现场,只剩下被吓懵的阿蒙和后魔。

    他俩因为被吓得太懵了,所以刚刚忘记了说话,此时更是吓得面无血色,本来有些黑的脸已经苍白如纸,脑袋瓜子嗡嗡的。

    囡囡疑惑的看了看葫芦,拍打了两下,刚准备继续开口。

    后魔和阿蒙顿时吓得一个激灵,双脚都跑得离地了,潜力爆发,毫无留恋的扭头就跑。

    连驾云都顾不上,一溜烟就没影了。

    囡囡忍不住道:“这葫芦还真的是不应就不吸吗?这破绽也太大了吧。”

    这大个屁啊,你喊人家,人家不能有任何反应,这简直就是要人老命好不好,出其不意之下,防不胜防啊!

    这紫金葫芦,简直霸道啊!

    众人当然只是敢在心里吐槽,表面还得应和着囡囡,“囡囡姑娘说得对啊!”

    就算是血海大将军和修罗鬼将,看着那葫芦也是敬畏不已。

    “也罢!”

    修罗鬼将站出来了,周身被黑甲包裹,看不清面容,眼神中透着复杂,“刚刚也算是高人间接的救了我一命,这生死簿我便不与你争了。”

    他看向血海大将军,“我走了!从此刻起,我正式判出地府,下次再见面,就是生死仇敌!”

    血海大将军面色一沉,凝声道:“修罗,如今你还不回头?”

    “回什么头,你看看地府里还有什么?什么都没了,跟个落魄宗派差不多,我要出去自立门户!”

    修罗鬼将冷哼一声,转身迈步而去,“我们走!”

    血海大将军握紧了拳头,强忍着把自己出手的冲动给克制下去,他看着那依旧在收录信息的生死簿,陷入了失神。

    如此,转眼就到了翌日。

    李念凡从山洞中醒来,虽然说最近风餐露宿,住的环境不是很好,但是他对这些要求追求也不高,而且睡前喝几杯美酒,确实有助于睡眠,睡得很踏实。

    起身走出山洞。

    他第一时间看向生死簿的位置。

    那里并没有什么变化,就跟玩游戏一样,加载了一个晚上了,还在加载中。

    李念凡走到山洞边,看着脚下的山崖,略微嘚瑟的微微一笑,就有着祥云流转,金光四溢汇聚于他的脚下,慢悠悠的飘荡而去。

    咱有云,就是牛。

    缓缓降落到水潭边,他眉头一挑,这才发现,居然少了一大半的人。

    略带诧异道:“敌方怎么走了?”

    白无常开口道:“晚上发生了一些事情,大概是想通了吧。”

    李念凡点了点头,“哎哟,可以啊,倒是省去了不少麻烦。”

    他从囡囡的手中接过酒葫芦,笑着道:“囡囡,龙儿,你们没偷喝吧?”

    囡囡心虚的摇摇头,“没……没有。”

    “哈哈哈。”李念凡摇头笑了笑,随口喝了一口酒,顿时眉头一皱,狐疑道:“这酒怎么烈了很多?你们是不是在酒里加料了?”

    龙儿的眼神有些飘忽,“有吗,没有吧。”

    李念凡把酒葫芦举起,仔细向里面看了看,又拍了拍酒葫芦,“算了,烈就烈点吧,只是不宜早上喝了,还是先吃早饭吧。”

    同一时间,一道极其细微的黑气从酒葫芦中飘出,然后迅速的默默向着远处飘去。

    黑白无常的脸色俱是一变,刚准备有所行动,却被血海大将军给眼疾手快的拉住,摇了摇头。

    盖上酒葫芦,这边也没啥吃的,只能以水果充当早饭。

    李念凡手中拿着苹果,看了看黑白无常等人,犹豫片刻还是道:“黑兄白兄,你们要吃早饭吗?”

    黑白无常忍痛拒绝道:“李公子,我们作为鬼差,早饭啥的早就不存在了。”

    李念凡当然不可能就这么当真了,这是做人的格调,笑着继续道:“哎呀,吃个早饭而已,一起吧,我的水果味道还是可以的,不嫌弃的话你们就尝尝?”

    “这……”黑白无常吞咽了一口口水。

    嫌弃肯定是不可能嫌弃的,就是感觉自己有些不配。

    “行了,别跟我玩客气,这次我出来别的不多,吃的倒是带了一堆。”说话间,李念凡拎出了一个袋子,里面装满了水果,直接递给黑白无常道:“这里的水果,拿去给各位弟兄分了吧,好歹尝尝我家的特产。”

    “唉,那可真的多谢李公子了。”黑无常厚颜收下了。

    小心翼翼的提着袋子,开始向着众鬼差分发下去。

    那些鬼差都是情不自禁的围拢上来,一个个眼巴巴的盯着那些水果,小心翼翼的从黑白无常手上接过。

    水果不同,有人拿橘子,有人拿苹果,不过却都有分到。

    李念凡看在眼里,忍不住笑了。

    正所谓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很多事情往往要靠的正是这些小鬼,如今好好的结交,以后就好相见了,指不定啥时候还能成为同事,多交朋友总没错。

    那些鬼差想的则完全不是这样。

    他们拿着水果,不仅仅是双手,就连身子都有些颤抖。

    灵根仙果,这可是灵根仙果啊!

    别说现在,就是放在以前,以他们的身份别说吃了,摸都摸不到这种高端果实,如今高人就这么毫无所求的送给了我们。

    这是什么境界?这是什么胸怀?

    我们在高人面前算什么,连蝼蚁都算不上,估计跟空气差不多。

    他却愿意将灵根仙果赐给我们,我们何德何能,愧不敢受啊!

    感动,呜呜呜,太感动了。

    一些感性的鬼差已经偷偷的躲起来抹眼泪了。

    另一边。

    阿蒙和后魔两人心有余悸的向后看了一眼,俱是长舒了一口气,擦拭了一把冷汗,继续驾驶着祥云往回逃着。

    后魔突然开口道:“阿蒙,我不太想干了,我有些怕怕。”

    阿蒙没有说话,沉默了一会儿后这才苦涩道:“我也没想到,多年不见,如今的凡间居然变得如此可怕。”

    细细想来,从自己出山以来,已经经历了太多太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先是人皇崛起,简直跟开了挂一样,奇迹般的挽回了战场上的颓势,接着好不容易救出了月荼,万万没想到居然是个卧底,还创立了佛教跟自己干起来了,紧接着,把魔主都搬出来了,眼看着胜利在望,居然依旧是失败。

    如今,魔王大人出世,才刚刚开始装逼呐,就因为应了人家一声,居然就被吸到一个葫芦里了。

    不科学,不合理啊!

    不知不觉,他们成了魔族屡败屡战的见证者与参与者,太惨了,简直跟做梦一样。

    思来想去,这个世界真的是太过危险,还是苟起来比较安全。

    最终,阿蒙也是怂怂道:“要不……衣锦还乡?”

    后魔纠正道:“你对成语可能有什么误解,我们这应该叫……告老还乡。”

    就在这时,后方一道黑色正在急速的飞射而来,化为了一个黑影,头也不回,闷头逃窜,就差屁股后面冒烟了。

    这身影看到后魔和阿蒙两人,当即来了个急刹车,匆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表,这才轻咳一声,淡定的开口道:“前面的后魔和阿蒙,给我站住!”

    后魔和阿蒙的身子猛地一滞,回过头诧异道:“魔……魔王大人?”

    阿蒙几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魔王大人,你怎么成这副模样了?”

    之前的魔王大人是多么的壮硕啊,壮得跟头牛一样,如今却已经骨瘦如柴,体格都小了一圈,如果不是头上那一对小牛角,他们都认不出来。

    “呵呵,那葫芦虽然是先天至宝,可怕无比,甚至可以收纳天地,但是想要困住我,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

    大魔王微微一笑,接着又叹了口气道:“但毕竟不是凡物,我为了逃出来,也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全身的精华被吸干了不少,实力大损。”

    后魔和阿蒙惊了一下,随后钦佩道:“这都能逃出来,魔王大人果然威武。”

    “呵呵,一般一般,不过此事失败,我们得回去与魔主大人重新谋划一番了。”大魔王高冷的一笑,“一道走吧。”

    清风峡。

    “咔嚓咔嚓。”

    伴随着一阵阵咀嚼声,吃水果盛会就此步入了尾声。

    差不多的时间,生死簿的异象也终于是缓缓地消停下来,当最后一片丝线融入生死簿时,整个空间似乎都停顿了一下,一股奇异的气息缓缓扩散而出。

    却见,在生死簿的周围,有着黑白二气缓缓的升腾,随后彼此交缠流转,两者越拉越长,好似有着生命一般,形成阴阳交泰的盛大景象。

    当阴阳二气缓缓沉入生死簿,一切异象消失,从外表看去,只是一个无比古朴,平平无奇的册子。

    血海大将军脚步一迈,来到潭水中央,伸手出,小心的将生死簿拿在了手中,随后退了回来。

    李念凡默默的抬腿,不着痕迹的缓缓靠了过去一点,偷瞄着,说不好奇那是假的。

    内容跟李念凡想的有些差别,其内居然是一片空白。

    不过,随着血海大将军微微一抹,原本空白的生死簿却开始浮现出一个个名字。

    白无常解释道:“李公子,这些便是下一个时辰会死的人。”

    李念凡点了点头,这才开始光明正大的看了起来。

    生死簿作为一个法宝,而且是天地至宝,掌控生死,和一般的册子自然不同,可以通过法力操纵,将各个时辰的死亡名单显化出来,亦可以直接搜索特定的人员。

    囡囡期待道:“能搜一下张月娥吗?”

    李念凡神色微动,他这才知道,原来张大娘的名字叫张月娥,也就是囡囡的娘。

    “没问题!”

    白无常爽快的答应了,随着他向着生死簿一指,其上的字迹重新开始显现。

    “张月娥,女,三十有二,享七十二年,寿终正寝。”

    囡囡的脸色微微一变,忍不住道:“怎么才七十二年?我还给我娘吃过灵药呐。”

    白无常苦笑道:“正是因为吃过灵药,所以才是寿终正寝,否则就要加一个病重而逝了,一定程度上,你已经帮你娘改命了一次,让其病痛没了,但寿命无法延长。”

    囡囡的眉头皱了起来。

    李念凡诧异道:“生死簿上的内容还会变化?”

    “生死簿只是一个大致的方向,并不能说是绝对。”

    白无常解释道:“若是凡人获得机缘,踏入修仙之路了,或者吃了续命的林丹妙药,这便是改命的一部分,还有就是,特殊的天灾人祸等不可抗力导致提前生死的,这称为横死,还有些活腻了自杀的,这被归为自绝生路,等等这些,不遵守生死簿的,在地府都会归为特殊类,会做出相应的安排。

    当然,这类现象只占少数,大部分凡人还是会按照生死簿的大方向来走的。”

    李念凡恍然的点了点头,生死簿的功能并没有想象中那般强大,不过想想也是,这样才合理嘛,若真的能直接精准的定一生,那就太逆天了,不现实。

    李念凡对着囡囡道:“囡囡,生死有命,不必太难过了。”

    囡囡皱了皱自己的鼻子,“此事也简单,寻个延寿的林丹妙药给我娘亲服下就好了。”

    “呵呵,不必那般麻烦。”

    黑无常微微一笑,抬手,就在张月娥旁用手指划出了一行小字,“福泽深厚,可多享三十年寿。”

    接着,在张月娥的名字旁又出来了一行字,“屠九,二十有三,享五十六年寿,战死沙场。”

    黑无常又在旁边写道:“杀人如麻,当减三十年寿。”

    黑无常笑着道:“如此,有理有据,一加一减,并不算复杂,否则,还得稍微费些手脚。”

    李念凡目瞪口呆的看着。

    好吧,我收回刚刚的话,这生死簿……很好,很强大!

    走后门的优势顿时就凸显出来了。

    囡囡当即开心道:“谢谢黑叔叔。”

    黑无常哈哈一笑,“哈哈哈,小事而已,我刚刚只是做个记号,等到回去后,用判官笔在上面一改,也就成了!”

    李念凡开口道:“如此一来,这屠九硬生生只剩下三年寿命了?”

    白无常开口道:“此人确实作恶多端,杀人无数,死了也不冤,虽说我地府掌管生死簿,却也不敢随意开玩笑的,否则会遭遇业障加身。”

    “如此甚好。”李念凡顿时没了心理负担,随后好奇道:“能查查我的吗?”

    “我试试。”

    黑无常在生死簿上一点,空白一片,并没有反应。

    不过这完全在众人的意料之中,有反而奇怪了。

    不等李念凡开口询问,白无常就解释道:“李公子,其实但凡超越了凡人太多,名字便会从生死簿上消失,不过不代表不死,只是其中变数太多太大,生死簿也约束不了。”

    李念凡心头微动,自己喝了凤血,又是功德圣体,最关键是穿越过来的,生死簿没有记载倒也不奇怪。

    血海大将军开口道:“李公子,如今生死簿到手,我们也该回地府去复命了,若是得空,李公子可以来我地府坐坐,我我们必当扫榻相待。”

    李念凡笑着道:“哈哈哈,这个可以,我还真想去旅游一趟,不过出来了这么久,我也该回去了。”

    “李公子,就此别过了!”

    “告辞!”

    ……

    仙界,冰元仙宫。

    “咔嚓!”

    在众人一直不停歇的攻击之下,那冰柱终于裂开了一条缝隙,随后,裂缝越来越大,以一种无比可怕的速度蔓延开去。

    “咔咔咔!”

    某一刻,伴随着“咯嘣”一声,通天冰柱有如雪崩一般,直接破碎坍塌!

    紫叶的眼中闪过一丝喜色,惊叹道:“妲己仙子和火凤仙子的阵法造诣当真是让人叹为观止,居然真的破开了!”

    萧乘风捋了一把胡须,自得道:“哈哈哈,这龟壳承受了我一百零八剑,如今终于碎了。”

    不过,还不等众人高兴,冰柱内封印的光芒随之倾泻而下,笼罩在所有人的身上,光华流转之间,大家一同消失在了原地!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