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修真

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第272章 高山流水,余音绕梁

    “嘶——”

    姚梦机等人看得头皮发麻,遍体生寒。

    不过,虽然惊恐,但他们却没有丝毫要求饶的意思。

    姚梦机抬手,同样拿出天心琴,拨弄着琴弦,琴声悠扬而出,夹带着他内心的坚决之意,与古惜柔合奏。

    洛皇也是脸色一沉,他掏出自己的金钵,法决一引,火红的火焰从金钵中滔天而起,化为火龙,围绕着众人翻滚了一圈,张牙舞爪的向着那玄阴神水冲去。

    “滋——”

    火焰刚刚接触玄阴神水,便发出一声轻响,随后化为了道道青烟消散,毫无招架之力。

    洛皇的脸色一沉,虽然这是早已注定的结局,但依旧感觉到一阵无力。

    “铿铿铿!”

    姚梦机和古惜柔的琴音交措而起,好似形成了万千丝线,在虚空中荡漾,凝聚成一阵阵涟漪,扩散开去,将众人笼罩在琴音之下,如同一个护罩。

    “哗哗哗!”

    玄阴神水涌动,如同小河一般将众人笼罩在中心,翻滚之间,打出巨浪,如同野兽的巨口,要将众人吞噬。

    姚梦机和古惜柔明显越来越吃力,琴音能够抵挡的范围,也越来越小。

    “哈哈哈,何必做无谓的抵抗?”干瘦老者残忍的一笑,随后道:“我辈修士,趋吉避凶,迎合大势,方才能够活得长久,现在求饶还来得及!”

    “求饶你个头!”

    洛皇破口大骂,只恨自己无能。

    他看着自己的金钵,眼中却是精光一闪,突然福至心灵!

    “清风老道,别愣神了,赶紧帮忙!”

    话音刚落,他便闷哼一声,手中的金钵应声而碎,随后碎片开始熔炼重组。

    清风老道微微一愣,震惊道:“洛皇,你做什么?自碎本命法宝?!”

    “碎了就碎了,我不要了!你忘了高人说的话吗?喇叭,我们现场做一个喇叭出来增幅他们的琴音!”

    洛皇嘴角带血,咬着牙说道,“你别发呆了,难不成怕死?!”

    “我怕死?我只剩下三百年的寿元,死不死又有什么关系?”

    清风老道当即炸毛了,“能够在死之前跟仙人交手,而且还是为了人族为了凡间而战,我骄傲!我死得其所!”

    随后,他二话不说,手中出现一个青色的风铃,随后直接开裂!

    “我们两人的本命法宝结合起来!我的本命法宝主风,能够让琴音传播得更远!”

    清风老道的嘴角带着疯狂,“来!凝!”

    两个法宝飞速的融合,很快就凝成一个巨大的扩音器,其上光芒闪耀,将琴音过滤,声音顿时增长了五倍有余!

    “铿铿铿!”

    琴音如潮,巨大的涟漪几乎让空间出现了波动,一层一层的,将玄阴神水给挤开!

    “哈哈哈,我洛皇还是有点用的!”洛皇当即欣慰的大笑。

    “哎!”

    就在这时,伴随着一声长叹,囡囡手中的画卷也是自发的飞天而起,发出氤氲之光,将众人笼罩。

    画卷摊开,字帖显化,那名白须白发的仙人老者再度浮现,虚影飘在虚空之上。

    囡囡看着他,连忙道:“仙人爷爷!”

    “囡囡,我得主人恩赐获得一缕神智,其实就是为你护道。”

    老者看着囡囡,目露慈祥,“现在时机已到,容我最后帮你完善一下你的道路吧!”

    他周身仙气荡漾,白色的光芒随着琴音洒落而下,将周围的玄阴神水笼罩在内。

    一股股吞噬法则涌现,开始吞噬玄阴神水!

    只不过,玄阴神水是何等的存在,生于绝境之地,长于死亡之中,天生有腐蚀万物的特性,就算是真仙见到,也要避让三分。

    随着他吸收玄阴神水,老者的身躯愈发的虚幻,好似随风就会飘散一般。

    “仙人爷爷。”囡囡连忙取下画卷,却发现其上的字迹已然无踪,成了白纸。

    老者面色淡然,“你既然走吞噬之路,光吞法力如何能走得长远?应当吞世间万物,别说玄阴神水,三昧真火、金乌之火你都应该能吞!”

    他这是在用自身,来帮囡囡获得吞噬的经验,完善道路。

    “比底牌?”

    干瘦老者笑了,他抬手一招,那手镯便悬浮于他的胸前,随后,一股极为恐怖的威压陡然从手镯之内爆发!

    这气息非常的陌生,可以确定,并不是来自凡间,似乎是从仙界传来,以手镯作为载体!

    古惜柔的脸色勃然大变,颤声道:“这后天至宝并不是你的!”

    “自然不是,玄水环只是我主子借我使用罢了。”干瘦老者摇了摇头,怜悯道:“现在既然逼得我主子亲自出手,你们必死无疑!”

    “哗啦!”

    玄水环剧烈的颤抖,玄阴神水的水位随之豁然暴涨,涌动之间,那一层银色的水面居然凝聚成了一个巨大的银色巨龙,将众人包裹,围绕着众人盘旋着,缠绕着,龙嘴大张,似乎下一刻就能将众人吞噬。

    借助玄水环,隔着无尽的距离,此人仅仅是泄露了一丝气息,却是让玄阴神水威力暴增,众人的生存空间瞬间被压缩到了极致。

    “噗!”

    姚梦机脸色苍白如纸,喷出一口鲜血,瞳孔之中,眼神涣散,冷汗如瀑。

    他手上动作不停,自顾自的道:“不要担心我,吐血是我的强项,吐啊吐的就习惯了。”

    出尘镇中。

    李念凡缓缓的走出房间,看着远处的天际,脸上露出惊讶之色,“谁的兴致这么高,大晚上的居然弹琴?”

    大院中,秦曼云站在李念凡的院子外,心中焦急如火。

    “是师尊的琴音,琴音急切,显然是在与人斗法,而且是……生死斗!”她不断的在院子中徘徊着,咬着唇,粉拳紧了又松,松了又紧。

    她很想去帮忙,但是克制住了。

    师尊与师祖在一起,若是他们两个都无法应对,自己过去不仅帮不到忙,反而还会成为累赘。

    怎么办?我能怎么办?

    她看了看琴音传来的天际,又看了看李念凡的大门,不知道该不该去打扰高人。

    不管如何肯定不能打扰高人清修,若是惹得高人不喜,就更加不可能救人了。

    不过狗大爷就在高人的院子里,我可以去求狗大爷!

    她听着琴音,感觉到琴音越来越急促,似乎已经进入了绝境,正在殊死一搏,她眼神猛地一定,露出决绝之意,决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师尊和师祖死!

    深吸一口气,刚准备去敲门,却听“吱呀”一声,门自己开了。

    李念凡从院子中走出,看到门口的秦曼云先是一愣,随后笑道:“曼云姑娘也没睡吗?”

    秦曼云心头狂跳,连忙道:“李公子,您也没睡啊。”

    李念凡点了点头,“嗯,一直没能入睡,听到琴音便起来了,曼云姑娘也是一样吧。”

    “是啊。”秦曼云的心中有些苦涩。

    她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跟在李念凡脚边的大黑,纠结到了极点,焦急如火。

    额头上,已经有了冷汗溢出,张了张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却听,李念凡突然开口道:“曼云姑娘带琴了吗?”

    带琴?

    秦曼云娇躯颤抖,头皮几乎都开始突突跳动,血液加快流动,忍不住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带……带了。”

    她的声音颤抖,因为实在忍不住,甚至夹杂着一点哭腔。

    她连忙手腕一挥,一架精致的古琴就出现在面前,忐忑而又期待道:“李公子,莫不是想要,要……弹琴?”

    “嗯,无法入眠,恰逢听到了琴音,因此有些技痒,想与之相和。”

    李念凡笑了笑,随后道:“曼云姑娘,不知这琴能借我弹吗?”

    “能,当然能!”

    秦曼云忙不迭的点头,迅速的让开了身子,“李公子请。”

    “多谢了。”

    李念凡点了点头,端坐在琴前,先是打量了一番。

    “不愧是女生的琴,还真是精致漂亮啊,不像自己家的那个,都不知道是啥年代的产物,外形破旧不堪的。”

    李念凡深吸一口气,身上的气势却是陡然一变,一股出尘的气质溢散而出,秦曼云一直盯着李念凡,小手不由得拽紧。

    她发现,进入状态的李念凡,就好似从画中走出的人物一般,这个背景世界是画,而李念凡从画中走出。

    甚至,这无尽的黑夜与李念凡之间似乎都产生了缝隙,他似乎已经超脱了一切,摆脱了天地间的束缚。

    神仙中人,这才真正的神仙中人啊。

    就在秦曼云沉迷时,李念凡已经将手落在了琴上,手指轻轻的捏着琴弦,稍稍的一提。

    “叮!”

    如同泉水叮咚,让人的心随之一跳,仅仅是第一道声韵,就让人的耳畔响起了流水的声音,脑海中,一弯小巧的溪流缓缓浮现。

    “叮、叮、咚、咚——”

    李念凡拨弄着琴弦,身形飘逸,十指并不急促,如同精灵一般在琴身上跳舞,整个人流露出一种轻松惬意之感。

    夜凉如水,寂静无声,好似跟着这琴音开始流淌起来一般。

    就连天上的月色,都变得更加的明朗了。

    万籁俱静,唯有这琴音淙淙。

    很快,秦曼云的眼神便开始迷离,沉醉于琴音之中,无法自拔。

    她好似看到了高山耸立,好似遇见了流水潺潺,整个人徜徉在森林之中,心灵受到了一波又一波的洗涤。

    渐渐的,琴音微微一变,稍稍跳跃,转为优美明快的格调。

    就像许多线条一样的流水一起穿流,虫鸣鸟叫交错而下,圆润而细腻。

    再之后,节奏开始出现了起伏,低缓与急促交错,连绵不绝,时而好似随着云朵飘至高空,拥抱着一团轻云,时而这朵云陡然加速,在空气中摩擦出一阵阵的火花,让人窒息。

    “叮、叮、咚、咚——”

    音乐的力量无法阻挡,跳跃的音符能翻越千山万水,荡漾开去,好像阳光穿破黑暗。

    “清风老道,你有没有听到琴音?”洛皇瘫坐在地上,突然开口道。

    此刻的他连喘气的力气似乎都没多少了,全身法力枯竭,就这么生无可恋的看着那已经形成巨浪的玄阴神水,淡然的赴死。

    清风老道也好不到哪里,他迷糊的晃了晃脑袋,“琴音?我当然听见了,身边这俩不是正弹着呐。”

    洛皇摇了摇头,“不是这个琴音,是另外一个。”

    “哗啦!”

    玄阴神水再度一荡,水龙无情的盯着众人,长着嘴巴,俯冲而下!

    欲要将众人一口吞没!

    “我家主人,弹琴了。”

    那名仙人老者已经化为了虚无,变成了一团白气,发出最后一声欣慰的声音,“我可以安心的走了。”

    白气如烟,垂落而下,顺着囡囡的头顶缓缓的融入。

    “仙人爷爷。”囡囡已经哭成了泪人。

    “叮、叮、咚、咚——”

    琴音细微,似乎是从另一个世界传来,但是,却盖过了古惜柔和姚梦机的琴音,盖过了涛涛的水声,盖过了时间的一切声响,清晰的传入每个人的耳中。

    那俯冲而下的水龙戛然而止,周身玄阴神水倒涌,有如怒涛一般,开始剧烈的翻滚,似乎在挣扎着。

    只不过仅仅是几个呼吸的时间,玄阴神水直接归于了平静,似乎随着这琴音,化成了涓涓细流,缓缓的流淌。

    “这哪里来的琴音?”

    干瘦老者的脸色猛地大变,全身汗毛乍起,头皮莫名其妙的发麻,好似这琴音蕴含着滔天的危机,关乎生死!

    “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他的心头莫名其妙的烦躁,被恐惧和不安所笼罩,他竭力的控制玄水环,却发现依旧无法去引动玄阴神水。

    玄水环陡然爆射出光芒,干瘦老者主子的气息再现,似乎还伴随着冷哼声传来,只不过在不急不缓的琴音之下,玄水环的光芒眨眼间便黯淡下去,随后垂落在地,其上的一切痕迹都被直接抹去。

    “这,这……”

    干瘦老者大张着嘴巴,惊恐得已经说不出话来,绝望的颤抖道:“饶……饶命。”

    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些玄阴神水已经在无声无息间将他包围,就好似普通的水流一般,一点一点将其覆盖,吞噬、淹没。

    古惜柔和姚梦机停了下来。

    此时的他们,脸上已经毫无血色,嘴里还在咳血,不过却笑了。

    古惜柔呢喃道:“是高人在弹琴吗?这琴音……真好听。”

    “叮叮咚咚。”

    琴音依旧,悠扬婉转,如细丝般润物无声,又好似春风细雨扑打在脸上。

    所有人都情不自禁的闭上了眼睛,似乎化为了琴音里的一个音符,徜徉其中。

    一曲琴音终了,却有无穷的余音绕梁,似乎化为了流水,越游越远。

    众人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其内充满了惊叹与回味,连身上的伤势似乎都得到了安抚,心情更是不知为何变得轻松愉悦了起来。

    而周围,那漫天的玄阴神水已然消失无踪,如果不是玄水环安静的掉落在地上,刚刚的一切,真的好似只是一场梦。

    PS:关于断章。

    真不是我故意断的,这个章节确实是结束了,而下一个章节还没码出来,我也很无奈啊,各位读者老爷见谅。

    罪过,罪过。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