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小说

开局重生宇智波鼬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开局重生宇智波鼬:木叶二十四时辰 第一百二十六章 富士风雪绘

    火之国,各个有名的科技公司。

    一个个小孩走近公司,堂而皇之的拿出一份资料交给前台服务员:“我们来自木叶,请把这几份资料交给你们社长。记住,你们只有五分钟时间,要么等着吃官司吧!”

    服务员本想嘲笑一番,或者调侃一下,但看到资料上面的内容,整个人愣住了。

    因为上面的资料只是一瞥,就可以清晰的看到,这是一份口供加罪证。

    里面都是叛国,判村,行贿的大罪!

    “请稍等。”服务员礼貌的回道,不管真假,她觉得有必要汇报一下。

    电话接通,社长咆哮一声:“你TM是不是傻逼,这都信?给我轰出去!”

    “不用轰了,我们去下一个。”听到这声音,犬冢花等人并没有留下,直接走了。

    呵,果然是骗子。服务员摇了摇头。

    .....

    第二家公司。

    一进去,犬冢花等人还是直接开门见山,递上一份资料。

    但这次,服务员理都没理,直接喊保安礼貌的把他们了出来。

    ......

    第三家公司。

    服务员接通了社长的电话,社长听到后,不到一分钟就气喘吁吁的全力跑下来了。

    接着在服务员懵逼的眼神中,她升职了,工资涨了十倍。

    至于社长则爽快的把公司直接打折卖了出去。

    服务员:“……”

    一定是在做梦。

    今天只是打了个电话,命运就改变了,公司就易主了。

    有钱人的快乐都那么朴华无实么?

    服务员看着走远的几个小孩怀疑人生中。

    ......

    第四家公司,是一家通信公司,掌握着火之国大部分的基站建设,还有通讯设施,娱乐方面也是顶级的。

    一辆装饰豪华的马车疾驶而来,早已守候多时的记者蜂拥而至,静候马车上的人下来。

    马车车帘拉开,一个个记者抢据有利位置,迫不及待的伸出话筒。

    “请问,富士风雪绘小姐,您来火之国是为了拍摄新的电影么?”

    “请问,您对木叶自制的动画电影怎么看?”

    “听说是根据真人真事改编,木叶那边要求火之国各个电影院排片不低于50%,与您的电影同期上映,您怎么看?”

    车帘打开,走下来的是一个打扮妖艳的女子,只见她脸色一黑,额头青筋暴起,显然听到这些话,不是很满意。

    “田原腚爱子小姐?”

    “不是富士风雪绘小姐?”

    “她不就是那个为大臀上了350万两的艺伎么?”

    记者们发现他们堵错人了。

    这时一辆马车缓缓而来,一个背着画筒的小孩从车上跳了下来,他的身后是一个不施粉黛,却气质高冷的女子。

    “佐井君,这里就是你要找的地方了,希望后续我们能够合作,同样的,祝你家族绘画的能够大卖。·”富士风雪绘道。

    “谢谢,富士风雪绘小姐,同样祝你的电影能够大卖。”佐井恭敬的说道:“如果不是您,这地方我还要找好久呢。”

    “不客气,你我有缘,顺路罢了。”富士风雪绘道。

    “富士风雪绘小姐在那边!”有记者发现了这边的两人,急忙冲了过来。

    原先被围得寸步难行的田原腚爱子,在富士风雪绘出现的刹那,周围为之一静,一个个记者全部朝富士风雪绘那边冲了过去。

    田原腚爱子盯着富士风雪绘与佐井咬牙切齿,眼中满是怨毒之色。

    本来她电影的排片与富士风雪绘都是30%,算是旗鼓相当,结果突然接到通知,今天院线会空降一部。

    这突如其来的直接让她拍摄的影片,排片降到了3%,近乎没有,而富士风雪绘的排片还是30%,丝毫未动。

    田原腚爱子差点气死,她感觉这里面有阴谋!

    如今看到背着画筒的佐井与富士风雪绘一同从马车上下来,再加上听到他们俩的对话,田原腚爱子更确定了这一点。

    “哼!事情不会就那么算了的。你毁了我的排片,我毁了你的名声!我让你一辈子翻不了身!”田原腚爱子眼里闪过一抹狠毒之色。

    佐井背着一个画筒走了进去,日向一族主动请缨来保护他的日向火门与富士风雪绘的经纪人浅间三太夫拦住试图采访的记者后,两人站在门外交谈着。

    前台,服务员小姐姐佐井递过来的资料后,表情有些怪异,但还是立刻汇报了上去。

    “喂,前台,我有预约,今天会长有来上班么?”打扮妖艳的田原腚爱子走了进来,无视旁边的富士风雪绘,盛气凌人的开口道。

    她要抢在富士风雪绘和佐井前面,面前会长,降低他们的排片!

    “您好,田原腚爱子小姐,会长有来上班,请您稍等。”服务员不失礼貌的微笑道。

    “好,你就说,会长的要求我答应了,如果他有空,我可以直接上去,如果没空,我就等会。”田原腚爱子说完,脸色突然一黑。

    因为她感觉被人顶了一下。

    往右一看,是一个干干净净面无表情的小屁孩,不是佐井又是何人?

    “色狼,你刚才干了什么!”田原腚爱子大怒道。

    佐井:“?”

    “不说话,当哑巴是吧?你知道你刚才碰到的是什么么?我告诉你,那可是3500万两!戳坏了,你陪得起么?”

    佐井:“?”

    他做什么了?

    “小东西,我要曝光你,小小年纪,不学好,吃我豆腐,你完了!”田原腚爱子一声呦呵,整个大厅为之哗然,蹲守在外边的记者更是眼睛一亮,纷纷不嫌事大的闯了进来,对着两人不停拍照,有些激灵的,更是想好了新闻稿,立马刷刷的发了出去。

    “震惊!价值350万两的臀部,竟然遭到袭击,那人竟是........”

    “震惊!田原腚爱子竟然光天化日之下被人做出这种事!”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佐井脸色憋得通红。

    “呵,没有?没有你脸红什么?借着画筒,故意蹭我,我告诉你,这件事没完,我跟你讲。”田原腚爱子说着,扯下佐井胸前口袋贴着的木叶通行证。

    “呦。木叶忍村的啊,怪不得!”

    “三代是个出了名的色老头,三忍自来也是个喜欢偷窥传播不良书刊的色狼,上梁不正下梁歪,你这小屁孩也好不到哪去。你不会是富士风雪绘的禁脔吧?”田原腚爱子看了看通行证。

    佐井?

    姓都没有。

    听都没听说过,肯定是个不起眼平民家的孩子。

    再说,木叶一直靠火之国财政扶持,如果没有会长他们挣钱,木叶屁都不是,现在三代五肢尽废已经传遍了火之国,她更不怕了。

    “禽兽,小色狼!”

    “小小年纪不学好!”

    “跟三代老贼一样!”

    “我呸!”

    “人渣必须死,变态必须死!”

    “这就是木叶教出来的小孩么?希望姐妹们看清这些人面兽心的猥琐男,远离他们。”

    “木叶?呵呵,所以怪不得那么讨厌忍者。”

    “小姐姐,对不起,我真没有,一定是背后的画筒蹭的。我真没有碰你!”佐井快哭了:“你们不信,可以看监控,我真没有碰她!”

    佐井求助的看向周围,泪眼汪汪,但其他人反而不嫌事大。

    只有富士风雪绘眉头一皱,走了过来。

    “你说没有就没有?呵,难道我还会污蔑你?难道我堂堂一美女大艺伎,会欺负你这小孩?”

    “本来还想着你主动道歉,放你一马,现在非要查监控,我满足你!”田原腚爱子叫嚣道。

    调监控,起码要几个小时。

    迟点的一两天。

    况且她有后台,怕什么。

    富士风雪绘把佐井拉到了身后,直面田原腚爱子:“有什么冲我来,欺负佐井算什么本事?”

    “呵呵,富士风雪绘,凡事要讲证据,你要搞清楚,不是我欺负他,是他吃我豆腐,你明不明白?别以为他是你的禁脔,我就拿他没办法,我告诉你,富士风雪绘,这事没完,他死定了,木叶都留不住,我说的。”田原腚爱子大声道。

    听到这话,围观的记者们激动了,刷刷刷的几笔,一个个新闻稿新鲜出炉。

    “震惊!田原腚爱子在大庭广众之下竟然被富士风雪绘的同行者做出这种事!”

    “震惊!田原腚爱子与富士风雪绘还有他,三人不为人知的故事!”

    “震惊!富士风雪绘竟为了他与田原腚爱子当众闹翻!”

    田原腚爱子见此微微一笑,继续加了把火:“不过,调监控之前,我要先曝光你。”

    “各位记者朋友们,看清楚了。”田原腚爱子对着周围的记者道。

    “这小屁孩长得白白净净,却是个敢做不敢当的小色狼。

    背着一画筒,就和自来也那色狼一样。

    后面肯定是见不得人的勾当!

    衣着,啧啧,露出肚子给谁看啊?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我作为公众人物,确实不能暴打你一顿,但是我要曝光你,我要让你社会性死亡!”

    “我的述求很简单要你纸面道歉,刊登上报,在电视上谢罪!你的同班同学,家人,都应知晓此事!让他们引以为戒!”

    “还有从现在开始,我拒绝和他接触,拒绝和他说话。

    我希望大家不要泄露我家人的个人隐私,包括姓名,家庭地址等等。尤其是对他!

    万一木叶忍者想不开,派忍者杀我灭口怎么办?

    毕竟忍者并不是什么好东西,只要给钱什么都干!

    为了我的安全着想,我会雇佣武士忍者,二十四小时保护我!”

    对于田原腚爱子来说,忍者就是一个雇佣兵,哪有她宝贵的350万两的臀部宝贵?

    她这保险就顶得上十分之一个火影辅佐志村团藏的赏金!

    富士风雪绘听到这话气乐了,这田原腚爱子想出名想疯了吧为了针对她,拿一个小孩下手!

    还不惜扯上畅销作家三忍自来也,顺便还搭上刚下位的三代目火影猿飞日斩!

    日向火门走进来,见到眼眶红彤彤,委屈巴巴的佐井,直接开口道:“你想调监控是么?”

    “嗯。”佐井抽噎的点了点头。

    “好!”日向火门理也没理对面的女子,直接带着佐井朝保安走了过去。

    对于他来说,一个艺伎而已,弹指可灭,他们日向家随随便便一句话,就可以将至封杀。

    但现在,这女的想把事情闹大,那就闹大!

    木叶如今百废俱兴,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咬的!

    “木叶暗杀战术特殊部队兼木叶警务部队员,日向一族,日向火门,命令你,立即调去监控。”日向火门走到保安面前,掏出一个证件严肃道。

    保安听到这话,直接打了一哆嗦,脚一软。

    周围一静。

    田原腚爱子和记者们也愣住了。

    日向一族?暗部?木叶警务部成员?

    嘶!记者们倒吸一口凉气。

    田原腚爱子一下子就愣住了,雇佣一个木叶上忍当护卫?还是日向一族的,你开什么玩笑?

    监控打开,屏幕上记录回放。

    真相大白:两人根本没有身体上的接触,只是田原腚爱子碰了佐井的画筒。

    实锤了。

    佐井没事。

    田原腚爱子明显胡搅蛮缠,故意碰瓷!

    “怎么你还有什么话要说?”日向火门盯着田原腚爱子说道。

    佐井虽然现在不是忍者,但他是宇智波鼬亲自教导的人,算是半个弟子!

    同时,佐井也是木叶的人!

    木叶之人不可欺,欺者必杀之!

    倘若没有监控,或者刚好在监控拍不到的角落,那佐井会怎样?

    一个连姓都没有的平民忍者,好不容易凭着天赋得到鼬族长的青睐,负责一次任务,准备一飞冲天。

    没成想,却被人诬陷,差点阴沟里翻船?

    木叶因诬陷而死的例子还少吗?

    木叶就是被有人设计,才让两大高层内斗,损失惨重。

    如果在有心人的指使下,佐井以后可能每天会收到几千条私信挨骂,甚至电话会被打爆,家人被围攻,忍校领导劝退,鼬族长也会失望透顶。

    如果此刻没有我站出来,没有监控,佐井作为一名受害者,十有八九这次任务会失败,在加上田原腚爱子这艺伎的宣传下,佐井肯定会失去名誉,被社会性死亡,被忍界各国嘲笑!

    这种打击,屈辱,无妄之灾,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真的难以承受。

    最可怕的是,没有解决办法,哪怕最后真相被澄清,佐井的未来,学业,以及周围人对他的看法,都已经把他毁了。

    假设如果没有监控为佐井洗清冤屈,

    他会被直接打入地狱,没法自证。

    如果严重点就如同木叶白牙前辈一样,为了名誉,选择自裁!

    见田原腚爱子没有说话,日向火门开口道:“田原腚爱子,我告诉你,别以为你是个艺伎得到各大国家和家族的青睐,就可以为所欲为,我们木叶不吃这一套!”

    “现在!”日向火门指着田原腚爱子冷冷的说道:“你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非常确信自己被摸了,还让记者登报。

    情绪激动可以理解,但不能越界。

    越界公开行刑,还判死刑,社会性死亡,好大的威风!

    还企图毁了鼬族长的弟子。

    其心可诛!

    我不知道你是在“诬陷”,还是受人指使故意栽赃。

    我可以说,这件事我们木叶跟你没完!”

    “我道歉,我道歉。”田原腚爱子见风向改变,立马改口道:“我不应该胡乱说话。”

    记者们:“.......”

    能再敷衍点么?

    “误会个屁啊,我们都直播出去了。现在整个火之国,木叶都知道,这小屁孩是色狼的事了。”一记者道。

    “耽误你们的精力,真是十分抱歉,不过我还是要正式声明一下。”

    “请各位谅解我,毕竟这是人的第一反应!”

    田原腚爱子说着转过头对佐井道:“佐井小朋友,真是抱歉,希望我刚才的行为,没有对你造成太大的影响,另外这件事也不是无中生有,希望你能理解我的反应。”

    “我们相互理解,互相道歉即可。此事就这样了结吧。”

    佐井:“.......”

    就这?

    互相道歉,还有这种操作?

    田原腚爱子说完,未等佐井回话,就直接开口道:“既然佐井小朋友不反对我就当你默认同意了。好,我现在原谅佐井小朋友了。

    我们此刻也达成和解了,我提醒姐妹们,出门在外要注意安全。”

    日向火门:“?”

    他被女子的迷之操作惊呆了。

    她原谅佐井?

    不是佐井原谅她?

    还有什么时候和解了?

    佐井有说过一句话么?

    “恶人先告状还有理了?还原谅佐井?呵呵!”

    “别人冒犯自己,让对方去死,自己严重冒犯对方,自觉若无其事,而该道歉的时候又轻轻放过自己,集虚伪、懦弱、恶毒与一身,够双标啊!”

    “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们木叶不客气了!”

    “佐井,走,我们回去报给鼬族长。”日向火门拉着佐井转头就走。

    “还有,田原腚爱子,耗子尾汁,珍惜你剩下的时光吧。我可以跟你说,当你高举舆论的利剑恶狠狠刺向佐井的时候,就应该想过这把利剑会转过身来刺伤你自己!”

    “这件事没完,不仅你要给佐井一个交代,还要给火之国一个交代,给木叶一个交代。”

    “你祈祷吧!”

    “我跟你说,你这次死定了,六道仙人都拦不住,我说的!”

    看到日向火门走远,女子的经纪人和助理们忿忿不平。

    “腚爱子,放心吧,你明明没做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木叶忍者不能拿你怎么样的,难道他们还想活活逼死你么?”

    “你虽然犯错了,但该道歉都道歉了!他们还想怎么样?”

    “就是,就是,差不多得了,你都道歉,他们还死拿着不放,一点忍者风度没有,木叶人全死了才好。”

    “没错。他们木叶就是想趁机对火之国下手,现在终于可以捉到一些可以攻击的事了,肯定使劲折腾一番。只是可怜你了腚爱子。”

    “放心吧,腚爱子小姐,你那么美丽、漂亮、可爱,身姿如此迷人,我们一定会24小时保护你的,坚决不让木叶得逞。”一群忍者保安立马站出来声援道。

    “哎,真是麻烦你们了,人红是非多。做人真难。不过我还是要再次澄清一下的。”田原腚爱子道。

    “各位记者朋友们,刚才的事都是误会,我现在作声明澄清。”田原腚爱子对着周围的记者开口道:“

    刚才那叫佐井的木叶小朋友蹭了我一下。

    我当时情绪一激动就飙起来了,大家也都知道,这是一个弱女子的正常表现,这也是我的本能罢了。

    很快啊,我说小东西你不讲忍德,我要让你社会性死亡。

    他说,小姐姐,对不起对不起,我是用画筒蹭的。

    我一听立马就火冒三丈了,我身为艺伎,是个受过严格训练的艺人,精通唱歌、跳舞和弹。

    透过才艺来取悦最为有钱的商人和最有势力的各国政客。

    那触感,身经百战的我熟悉,我能骗人么?

    第一反应就是,他可不是用画筒啊,用的是手。

    我上来就是一个辱骂,一个立马喊记者朋友,曝光信息,他全部没防出去。

    我笑了一下准备收拳,不打了。

    结果他忽然一个调监控来打我脸。

    我大意了啊,我错了啊,我没有闪,监控上他是清白的,把我脸打了一下。我说小东西,这事就这么过去吧。

    日向一族的忍者不肯,还要闹大

    这个年轻人不讲忍德,来,骗!来,污蔑我一二十岁的艺伎大明星。

    这好吗?

    这不好!

    我劝木叶耗子尾汁,好好反思,好好学一学忍德!

    不要像三代火影,三忍自来也一样,好色成性!

    我也劝那些年轻人,不要再犯这样的小聪明啊,不要向这两位学习!

    额。。。忍界,要以和为贵,要讲忍德,不要以为仗着有忍者撑腰,就可以为所欲为!

    谢谢朋友们!”

    就在这时,这公司的会长慢悠悠的走了下来。

    前台小姐姐咬了咬牙,还是走了上去,把一踏资料恭恭敬敬的双手奉上交给了他。

    会长见前台过来,先是眉头一皱,本来是不想搭理的,待一瞥资料后,整个人便愣住了。

    因为上面的内容,都是他这些年的罪证。

    以及和火之国各大官员的来往。

    “人呢?他们人呢?”会长眼神一颤,惊恐的说道。

    “走了,被田原腚爱子小姐,气走了。”前台小姐姐弱弱的说道。

    “完了,我死定了。”会长全身一软,差点晕过去,如果知道这是真的,他早就跑下来了。

    “哎呀,会长,您要替我做主啊,刚才有个不开眼的木叶忍者......”田原腚爱子见会长出现,急忙走了上来,准备恶人先告状,却见会长双眼无神的瘫倒在了地上。

    他手里的资料也应声而落。

    风一吹,纸张满天飞。

    田原腚爱子和记者们一瞥,惊呆了,因为,这是会长的罪证,里面都是权色交易。

    其中不乏田原腚爱子的各种应酬陪睡相片。

    “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富士风雪绘看了一眼相片,冷笑一声,走了出去。

    片刻后,一个个武士走了进来,把会长,田原腚爱子带走了。

    b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