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唐朝从当村长开始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唐朝从当村长开始:正文卷 第一七八章公子,这条虫子好大啊

    长乐公主惊讶的发现。

    林然所罗列的食谱里面。

    竟然包含了所有她刚刚写下的菜品。

    这个发现让长乐原本激动的心。

    更加的激动了起来。

    原来公子一直都知道自己喜欢什么。

    遇见这样贴心的男子。

    真的是一件让人无比幸福的事情。

    长乐此时连看林然的眼睛都带着些许温度。

    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火热的眼神吧。

    “翠竹,你看看林公子的食谱。”

    长乐将林然交给她的食谱递给了翠竹姑娘。

    “殿下,公子的食谱里面把殿下所写的菜品都罗列出来了。”

    翠竹姑娘像是发现新大陆一般的惊呼出声。

    “林公子,真的太好了。”

    “竟然将殿下的喜好记得一清二楚,翠竹也自愧不如呢。”

    翠竹姑娘盈盈施礼开口道谢道。

    “关心殿下生活,乃是微臣应尽的本分。”

    “更何况是殿下来到了林家村呢。”

    “如果微臣照顾不周。陛下怪罪下来的话,微臣岂不是吃不了兜着走。”

    林然一番话,说的长乐是心花怒放,喜笑颜开。

    两个浅浅的酒窝挂在脸颊上,甚是好看。

    让林然不由的多看了几眼。

    刚好碰到长乐对视而来的火热眼神。

    两个小人儿不由的相视一笑。

    房间里的温度瞬间也升高了不少。

    “殿下,微臣去准备饭菜去了。”

    林然拱手施礼告退。

    “林公子,长乐也要与你一起前去。”

    如今不再生气的长乐也不再自称本公主了。

    “殿下,万万不可,微臣岂能让公主这千金之躯去受这厨房之苦。”

    林然闻言连声阻止道。

    “公子言重了,父皇既然来跟公子学习。”

    “自然不仅仅是学习课业上的东西。”

    “公子这厨艺一道,可是让父皇和母后都赞不绝口呢。”

    “长乐如果能学得公子手艺的皮毛,父皇和母后,肯定欢喜的不得了。”

    长乐眨巴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开口回应道。

    林然见长乐心意已决。

    也不好在推辞什么。

    “既然如此,那就可要辛苦殿下了。”

    “长乐才不怕辛苦呢,能与公子一同下厨,长乐开心的很。”

    “翠竹,咱们一起去与公子学习厨艺去。”

    长乐见林然答应下来,开心的不得了。

    三人一起往厨房走去。

    如今的厨房,可不是以前在营舍时的厨房一样了。

    里面所有东西都一应俱全。

    蔬菜瓜果,肉食蛋类。

    一样都不能少。

    而且还是非常新鲜的。

    全部都是当日宰杀的肉食,和当日采摘的蔬菜瓜果。

    长乐和翠竹姑娘,目瞪口呆的看着林然,切菜剁肉。

    那行云流水般的动作。

    让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长乐惊讶的捂住了嘴巴。

    她从来没有想到。

    原来做饭,还能做出这样的风采。

    林公子此时的模样,借用后世的一句话。

    简直就是酷毙了。

    或者是帅呆了。

    也不怪长乐和翠竹姑娘皆是一副花痴的模样。

    如此翩翩美少年。

    绝对是人家人爱,花见花开的存在。

    更何况眼前的少年郎。

    简直就是无所不能的化身。

    三年的时间里。

    创造了一个又一个令人膛目结舌的奇迹。

    让所有人都赞叹不已。

    不但陛下和皇后赞不绝口。

    就连万年县甚至是长安城的百姓,都对其感恩戴德。

    更不要说林家村,以及周边几个乡村的百姓们了。

    “把这些青菜用水在清洗一遍。”

    林然回头看着两个目瞪口呆的少女说道。

    “嗯,长乐知道了。”

    长乐欢喜的接过林然递过来的青菜。

    屁颠屁颠的去洗菜去了。

    “哥哥,哥哥···”

    “哥哥,又在做好吃的了。”

    “真是好香啊,果果就知道哥哥最疼果果了。”

    “厚厚也知道哥哥最疼厚厚了。”

    两个小人儿跑了进来。

    不是林果和林厚还能有谁。

    “两个小家伙,就是嘴巴甜。”

    “整天价和喝了蜜汁似的。”

    林然给果果和厚厚一人一个鸡腿。

    “回家吃去吧,小心烫嘴。”

    “咯咯,咯咯···果果要和哥哥一起吃。”

    “厚厚也要和哥哥一起吃。”

    两个小孩咯咯笑着接过鸡腿,整张小脸都是甜甜的。

    “哎呀,哥哥。”

    “这两位漂亮的姐姐是哥哥的客人吗?”

    “果果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漂亮的姐姐呢···”

    果果好奇的走到正在洗菜的长乐公主面前。

    扑闪着一双好奇的眼睛。

    开口说道。

    “是呀,姐姐真是好漂亮啊,比荷花姐姐还要漂亮几分。”

    厚厚也屁颠屁颠的跑到长乐身边开口说道。

    两个孩子的话。

    惹得长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特别是厚厚最后一句比荷花姐姐还漂亮几分。

    真是让长乐太受用了。

    她欣喜的放下手中的青菜。

    一手一个,将果果和厚厚抱在怀里。

    “既然姐姐漂亮,你们喜欢姐姐吗?”

    “喜欢,老喜欢了。”

    “姐姐你是不是也喜欢哥哥啊?”

    “不然你怎么会跟哥哥一起来厨房洗菜呢?”

    正所谓童言无忌。

    果果一句话。

    让整个厨房瞬间都安静了下来。

    摘菜的翠竹姑娘也顾不上摘菜了。

    剁肉的林然也顾不上剁肉了。

    就连长乐公主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果果的问题实在是太难回答了。

    简直是一道无解的难题。

    回答果果说自己也喜欢林然,可是这样的话,自己怎么能够说的出口。

    可是如果回答说自己不喜欢林然。

    岂不是违背了自己的内心。

    “你们俩小家伙太胡闹了。”

    “看哥哥不收拾你俩。”

    林然放下菜刀就往这边走来。

    “姐姐,大事不好。看来哥哥是喜欢你的,你看他都脸红了。”

    “快点放下果果,不然要被哥哥打屁股了。”

    长乐闻言,差点再次笑出声来。

    刚刚放下两个孩子。

    果果和厚厚撒开脚丫子就跑。

    “父亲,母亲。救命啊,哥哥要打人了···”

    惹得厨房里的三人哄堂大笑。

    “殿下,小孩子口无遮拦。”

    “殿下莫往心里去。”

    林然红着脸开口解释道。

    长乐抬起头来,果然如果果所说的一样。

    林然整张脸都是通红通红的。

    在她的记忆里。

    林然的脸蛋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红过。

    “小孩子的话,当然做不得数的,不过长乐很是喜欢她俩。”

    “不如午膳就让她俩过来一起吧。”

    “公子你脸红的厉害。”

    长乐脱口而出。

    “哦,都是炉火烤的。”

    林然闻言脸蛋红的更加厉害了。

    赶紧扭头回去,低头剁肉去了。

    厨房的气氛因为果果和厚厚的到来。

    陷入了一个微妙的氛围之内。

    长乐一颗青菜洗到林然饭菜都做好的时候。

    还在哪里微笑着清洗着。

    那脸颊上挂着的笑容。

    让各种各样的花儿都会羞愧的无地自容。

    “殿下,饭菜都做好了,您还在洗它干嘛?”

    翠竹姑娘悄悄来到长乐身边,小声的开口说道。

    让长乐本就微红的脸颊,越发的鲜艳了。

    遵照长乐的意思。

    林然将果果和厚厚接到了房间里一起用膳。

    “咯咯···咯咯···好多好吃的。”

    “果果今天有福了,都是漂亮姐姐带给果果的口福。”

    林果急匆匆的跑到长乐的身边伸开双臂要抱抱。

    对于眼前的这位小姐姐,果果天生就有说不出来的好感和亲切感。

    长乐开心的将果果抱起来,放在身边的椅子上。

    这椅子都是林然亲手制作的。

    这个时代还没有椅子这个概念。

    “姐姐,抱抱···”

    林厚见漂亮姐姐把果果抱在了椅子上。

    也屁颠颠的跑来凑热闹。

    长乐又张开双臂将林厚抱了起来。

    放在了身体的另一侧。

    长乐恍惚间有了一种家的感觉。

    这种温暖的感觉让她浑身愉悦。

    长乐公主第一次在皇宫以外的地方,有了这样特殊的感觉。

    就连胃口也大开了起来。

    不管是鸡鸭鱼肉,还是瓜果蔬菜,长乐都吃的津津有味。

    果果和厚厚也乖巧的依偎在长乐身边。

    毕竟还是孩子本来就饭量不大。

    再加上饭前一人啃了一个鸡腿。

    两个孩子看着一桌子的美食,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漂亮姐姐大快朵颐。

    眼馋的使劲抚摸着圆滚滚的小肚子。

    没办法啊!谁让他们的小肚肚太小了了呢。

    吃过午饭后,长乐要求去村子周围逛一逛。

    林然欣然接受了这个提议。

    而且还带上钓鱼的渔具一起出发。

    后山的池塘里这里非常近。

    这个春暖花开的季节。

    正是鱼儿最肥美的季节。

    长乐见林然要带她去钓鱼,更加是开心的不得了。

    林然将果果和厚厚给哄回老家。

    带上她俩根本就别想安稳的钓鱼。

    不够这俩小活宝折腾人的。

    林然带着长乐和翠竹姑娘先去后山踏青。

    此时万物复苏,山上已经被一片嫩绿的新芽覆盖。

    鸟儿在无忧无虑的唱歌。

    几只野鸡看到林然几人过来,扑闪着翅膀腾空而起。

    不一会儿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公子,你在树底下挖什么?”

    长乐见林然拿着一个小铲子,在树底下不停的挖着。

    不由的也蹲下身子,好奇的开口询问道。

    两只美丽的大眼睛闪闪发光。

    “殿下,微臣在挖一种钓鱼的鱼饵。”

    “这是鱼儿最喜欢的鱼饵了。”

    林然如实回答道。

    “咯咯,鱼饵怎么会藏在树底下泥土里的呢?”

    长乐如今脑海里简直是充满了十万个为什么?

    这样的知识,她可是在皇宫里一辈子也不会知道的。

    “找到了,终于挖出来了。”

    林然终于在泥土里挖出来一条蚯蚓。

    “啊,公子这是条虫子?”

    “公子,这条虫子好大啊…”

    长乐捂住眼睛差点不敢直视。

    “殿下莫怕,小虫子而已。这叫做蚯蚓,一点危险和伤害力都没有。”

    翠竹姑娘也睁大眼睛,好奇的看着这一切。

    只见林然不一会儿又挖到了十几条蚯蚓。

    “好了,现在咱们三个可以去钓鱼了。”

    林然在前面带路。

    长乐和翠竹姑娘紧紧跟随。

    来到池塘边。

    正值午后的阳光挥洒下来。

    将整个池塘照耀的碧波粼粼,春风微抚,水面上便碧波荡漾开来。

    煞是好看。

    “好漂亮的地方,好美的景色。”

    “皇宫里怎么也看不到这样的风景。”

    “翠竹,咱们真是不虚此行啊。”

    长乐公主由衷的赞叹道。

    “公主这是初来乍到,时间久了就不觉得漂亮,好看了。”

    林然微笑着将鱼饵挂好。

    一道弧线划过。

    池塘上面只看到一个漂浮的鹅毛鱼漂。

    “公子,鱼漂在动呢~”

    长乐眼睛紧紧的盯住鱼漂,不舍得眨巴一下。

    “上钩了…”

    林然见鱼漂突然没入水底,立即起竿。

    鱼竿被水中挣扎的鱼儿给拉成了弓字形。

    “翠竹姑娘麻烦你用网兜去接住鱼儿。”

    “别让它跑了。”

    林然回头看着,高兴的连蹦带跳的翠竹姑娘开口说道。

    “好的,公子放心吧。”

    翠竹姑娘,闻言手持网兜,小心的走到了池塘边。

    这里的池塘,地势比较平坦。

    如果是那种陡峭险峻之地,林然段然不会让一个姑娘家,下去池塘边的。

    林然顺着鱼儿的挣扎劲头,时而使劲拉扯,时而放开鱼线。

    很快上钩的鱼儿放弃了挣扎,被林然拉到了岸边。

    在长乐公主活蹦乱跳的欢呼声中。

    翠竹姑娘用网兜将鱼儿捞了上来。

    “来,公主殿下,也来尝试下钓鱼的乐趣。”

    林然伸手将鱼竿递给了长乐公主。

    “好,长乐也来试试。”

    待林然将鱼饵挂好。

    长乐也学着林然的样子,将鱼竿甩了出去。

    别看长乐公主是第一次钓鱼,这甩杆的水平竟然还是不错的。

    让林然满意的点点头。

    “殿下,上钩了,快起竿。”

    林然见鱼漂被没入水底,赶紧提醒道。

    长乐闻言立即起竿。

    很快一条一尺有余的鱼儿,被长乐给拉出了水面。

    林然赶紧接过翠竹姑娘手中的网兜。

    将鱼儿给捞在了网兜里。

    欢声笑语一直在池塘边回荡着。

    一个时辰不到,三人轮流钓上来十几条鱼儿。

    真可谓是满载而归。

    晚上的晚餐,当然就是三人亲手垂钓的鱼儿了。

    清蒸,红烧,水煮鱼片…

    林然变着花样做给长乐公主享用。

    让长乐真正享受到一次全鱼宴。

    第二天早上的课堂之上。

    长乐公主和翠竹姑娘,端端正正的坐在了前排正中的位置。

    左井泉老师得知公主殿下驾到,差点讲课都讲的语无伦次。

    还好有林然的不断鼓励,才渐渐的放松了下来。

    待到林然上课时,长乐双手托腮,目不转睛的注视着讲台上的林然。

    至于心里在想些什么?

    只有长乐公主自己知道了。

    在林家村长乐度过了有生以来,最快乐的一年时光。

    离开的时间终于还是到来了。

    让长乐不得不感叹,时间老人的脚步走得实在是太快,太快。

    贞观五年的春天说来就来。

    长乐公主不得不和翠竹姑娘,依依不舍的离开林家村。

    因为林家村学堂,所有参加会试的考生们,也要到了离开的时候了。

    果果和厚厚见长乐公主要走,两个小人儿,全部都哭成了泪人。

    那副模样,让长乐公主都忍不住泪如雨下。

    一年时间的相处。

    让两个孩子与长乐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姐姐,姐姐…果果不让姐姐离开…”

    小丫头抱住长乐失声痛哭起来。

    “姐姐也舍不得果果。”

    “姐姐一定会再回来的,一定会的。”

    得到长乐的亲口承诺,两个孩子才算是松开了依依不舍的小手。

    在那个初春的季节。

    同样是一样的季节。

    可是去年来的时候长乐是欢呼雀跃着来的。

    如今却是泪流满面的离开。

    果果和厚厚一直追着马车跑了很久。

    直到马车消失的无影无踪,两个小人还哭泣着张望···

    林然一手抱着一个,哄着回家。

    其实他的心里也更不是滋味。

    可是经历过太多分分合合的林然。

    年少的身体里,有一颗无比坚强的心。

    直到回到家中,果果和厚厚依然不依不饶。

    哭着闹着要姐姐···

    马车上的长乐和翠竹姑娘也是两个泪人一般。

    “殿下,不要再难过了,莫哭坏了身子。”

    翠竹姑娘自己哭泣着安慰伤心不已的长乐。

    “翠竹,长乐好难过啊···”

    “长乐舍不得果果和厚厚···”

    主仆二人第一次抱在一起失声痛哭起来。

    马车到达了太极宫。

    长乐的心绪也随之安稳了下来。

    “儿臣参加父皇,参见母后。”

    立政殿里长乐恭敬的给父皇和母后施礼。

    虽然一年之中每个月长乐至少要回去一趟。

    但是对于疼爱长乐的李二陛下和长孙皇后来说。

    长乐能每日围绕着身边,才是他们目前最大的心愿。

    不过一年的林家村之行。

    也确实让长乐有了非常大的改变。

    不仅仅是知书达理这一方面。

    就连她原本擅长的绘画,也是突飞猛进。

    长乐如今绘画的山水画和人物肖像。

    让李二陛下和长孙皇后经常错以为是出自大师之手。

    长乐从林家村带来的依然是整箱整箱的礼物。

    一切都是父皇和母后最喜欢的物品。

    “长乐这林家村一年之期已满,父皇感觉进步还是很大的。”

    “今晚设宴为长乐庆祝。”

    当晚的立政殿灯火通明,鼓乐长鸣。

    可是长乐脸上带着浅浅的笑。

    心里却是失落落的······

    b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