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我拍戏不在乎票房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我拍戏不在乎票房:杀死比尔 第170章 比肩奥逊

    现场居然出现了小规模的嘈杂,要知道这可是戛纳电影节开幕式电影播放现场!

    前面也提及,现场的影评人以及导演都会很注意自身别发出声音,整个放映过程也的确安静。

    无论是光影魔术,还是雨中热吻,甚至于新天堂电影院被炸毁,现场也只有倒吸口凉气声,但看到这个结尾,终究还是没忍住。

    “这一段是人类电影的精华啊。”

    “也太美了,楚舜导演是怎么想到的?天才!”

    “我看到过最好的结局,没有之一。”

    “所有情绪在最后宣泄而出,一部部影片中出现的吻戏,这个结局让整部电影的格局提升了一个档次。”

    “真的有些受不了,想不到号称铁面地狱三头犬,从来面无表情的我,居然也有种想要落泪的感觉。”

    都是忍不住自言自语,没有和人交流,嘈杂声因此而来。

    居伊·沃克摸了摸自己的眼眶,在不知不觉中会落泪,这不是伤心而是一种单纯感动美好的落泪。

    他道:“喜欢电影,喜欢看电影的人,也会喜欢这个结尾,堪称影史经典。”

    影史经典这种评价至少都是一部影片上映十年、二十年,但居伊·沃克现在就给出了如此评价。

    “戛纳电影节凭什么不选《天堂电影院》作为开幕式影片啊。”居伊的想法和看电影前完全相反。

    电影也在吻戏下结束,明明两小时却感觉意犹未尽。

    “感谢各位参加第七十五届戛纳国际电影节,接下来的十天我们将播放从全世界优秀影片中精选而出的作品,艺术的盛宴欢迎各位光临。”贝姆致辞,然后评委席的人尽数在台上。

    现场掌声响起,戛纳电影节一共展映十二天,扣除开幕式和闭幕式各一天,展览时间十天。

    影评人、导演们有序的离开现场,虽说有评委会主席贝姆的讲话,但不少人停留在《天堂电影院》震撼中,与身旁熟悉的人相互讨论。

    老皮特和老福特,是其中一对,作为英国的影评人,其中之一还是电影学院教授,是戛纳电影节邀请的人。

    “很多人都认为,楚舜导演不可能再拍摄出《西西里的美丽传说》一样艺术性极高的影片,但没想到……”老福特话只说一半,作为典型的白种人长相,眼睛大得非常离谱,就像福特车灯。

    “没想到是超越了《西西里的美丽传说》的艺术性。”老皮特有默契的接话。

    这就是华夏网络上所说的,让你模仿,没让你超越啊。

    “不知道以吉尔为首的那群影评人是什么表情。”老福特现在很想嘲讽:“《天堂电影院》,真难以想象,楚舜导演这么懂意大利。”

    老福特口中的吉尔也就是,英国著名影评人,就非常高调的说“楚舜不应该再去西西里岛拍摄新片,因为他会毁了他在意大利人心中的光辉。《西西里的美丽传说》的成功是一次灵感爆发,没有人能够在同一个地方灵感爆发两次”。

    “楚舜称呼意大利为情人,所以男人了解情人很应该。”老皮特的长相不讨厌,但却无特点。

    和平平无奇古天乐,容颜老去蒋勤勤,家里最丑刘亦菲不同,老皮特是真普通。

    普通的他道:“我是好奇,为什么如此年轻的导演,会对电影如此热爱,能够拍出黄金时代挽歌,我敢说即使我今年五十多岁也没有如此浓厚的热爱。”

    “是不可思议。”老福特点头,然后道:“但仔细想想也合理,如果不是对电影有如此热爱,能够在不到三十岁,就成为国际著名导演吗?”

    老皮特平平无奇的脸上陷入沉思,一琢磨,还真是这样,世界影史两百多年了,涌现了无数天才,但能够像楚舜这样不到三十岁就创下偌大名声的屈指可数。

    是因为那些天才们不够天才吗?老皮特认为不是,肯定是因为楚舜对电影的热爱。

    “能够和楚舜导演相比的,只有奥逊导演了。”老皮特想了想,说出了一个极为大胆的评价。

    哪怕是老福特都一时沉默,叫奥逊的人很多,但说到电影史上第一天才,那就只有一人——奥逊·威尔斯。

    二十三岁自编自导自演的《约翰逊的信》,票房小爆,二十六岁拍摄出震惊好莱坞的《公民凯恩》,被誉为好莱坞第一天才导演,实至名归,老皮特将楚舜与奥逊排在一起,也的确大胆。

    “现在楚舜导演才二十五岁吧,或者是二十六具体我不清楚,但他这个年纪,就拍摄了票房大卖的《致命ID》,艺术性很高的《西西里的美丽传说》、《差不多是个爱情故事》,以及现在《天堂电影院》,感觉似乎,楚舜导演超过奥逊导演……”

    老福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老皮特打断了,他道:“奥逊导演是先行者,不能这么说。”

    其实老福特还有一句话没说,奥逊导演已死,不能比。

    “吉尔为什么没来?”老皮特也觉得的确是如此,所以转移话题问:“主办方应该也邀请了他。”

    “听说是染上了梅毒,所以请假在家。”老福特说着听到的传言。

    “哈哈哈,早就叫他不要随便带野男人回家,他说那是爱情的自由。”老皮特幸灾乐祸。

    两人谈话见,虽说放慢了脚步,但也走到了电影宫门口。

    门口围着记者,虽说不多,但也绝对不少,他们都蹲守开幕式电影第一手消息的,而《电影周刊》记者在其中。

    开玩笑,楚舜《天堂电影院》或许能够为华夏拿下第一个金棕榈,怎么可能不关注。

    《电影周刊》就采访到了居伊,后者接受华夏媒体的采访,真是因为楚舜。

    倒不是居伊是法国至上主义,只是他本来就很讨厌记者,每次采访哪怕是本国,也是以怼记者结束。

    “居伊导演,对首映影片《天堂电影院》有什么看法。”电影周刊的记者说话是法语。

    “你这样问我,是想我夸两句?”居伊道:“但如果我批判两句,说这《天堂电影院》是垃圾,你们如何报道?”

    传统艺能,回答问题前先怼记者,电影周刊两个记者语塞,不会知道该说什么。

    “但我不可能说出违心的话。”在记者不知道怎么回答时,居伊回答:“开幕式电影非常精彩,虽然《西西里的美丽传说》和《天堂电影院》风格一致,但我更喜爱后者,超出我预估的精彩,楚舜导演是个天才。”

    电影周刊一喜,他就喜欢听外国人夸自己人。

    只听居伊继续道:“本来以为楚舜导演是浪漫主义风格,但却太现实,我是喜欢把现实在电影中演绎,但他是把所有回忆都会打破,电影应该给人留下一点想念,不应该这样。”

    “作为导演,是造梦的导演,电影毕竟和现实不同,请给影迷留一点童话。”居伊结尾道。

    没错,这才是居伊接受采访的原因,因为他想跟楚舜说这句话,因为他觉得新天堂电影没必要炸毁,是可以留下,作为时代的残晖,留下的东西还少吗?

    《电影周刊》的主采访记者有点呆,他会法语,也是对法国文化有一定了解,所以作为法国现代最著名的导演之居伊,也是知之甚详。

    居伊从来都是:“这部影片是童话,不真实”、“可以削弱悲剧色彩,垃圾”、“我不认为社会有如此善良”……

    类似,但还真没有听过,说别人导演作品太真实。

    电影周刊记者头皮有点发麻,《天堂电影院》到底是拍摄了什么东西?

    虽说不少人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但就像潜规则,没有人谈论剧情,被戛纳电影节邀请都是成名依旧的影评人或电影从业者,都知道规矩。

    楚舜在拍这部影片还是夹带了私货,结尾处的电影亲吻,原著中是没有华夏电影的,想想也是,在三、四十年代那时候华夏影坛还是第二代导演们,都在着重表现当时社会的残酷。

    但以前好歹也是影评人的楚舜知道,其实有一部片子有激情吻戏,是《马路天使》周璇主演,这部电影中有周璇和赵丹的忘情一吻,也有男二老王和女二小云的阁楼激吻,别笑男二就叫老王,真住隔壁。

    最关键是《马路天使》当时就在欧洲获得过奖项,也在欧洲发行过,合理性上没问题,所以楚舜就将吻戏也剪了进去,当时周璇刚出茅庐,嫩得出水,所以绝对美。

    虽说楚舜是更喜欢《芙蓉镇》姜文和刘晓琴长达四分半钟石破天惊的亲吻,当时楚舜结合当时的年代,看完只有两个感想,第一嘴不会亲肿吗?第二谢晋导演永远滴神。

    言归正传,因为电影本身最后剪辑的吻戏,就是有西部片、古装片(西方)、黑帮片等,剪入《马路天使》的吻戏,不说是比原版更好更多元化这种话,但也也不会削弱最后的魅力。

    “楚导,我得到消息了,《天堂电影院》作为开幕式电影,大获全胜!”老梁从记者朋友那里听到消息,连忙给楚舜打电话。

    而电话那头的楚舜,没有多少惊喜,天下如棋一步三算,这都在他意料之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