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大秦工程兵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大秦工程兵:正文卷 第三百七十一章 收购

    正所谓无巧不成书,经拿着那两卷纸却是找上了云畋。

    这其实不能说巧而是必然。

    因为云畋正是做米粮生意的……这是白圭留下的传统,也就是所谓“欲长钱,取下谷”的经营策略。

    白圭认为,“下谷”等生活必需品,虽然利润较低,但是消费弹性小、成交量大、以多取胜,一样可以获取大利。

    这也就是现代“薄利多销”的经营理论。

    于是白圭毅然选择了农产品、农村手工业原料和产品的大宗贸易为主要经营方向。

    之后他几乎垄断了这一行业,赚下的家业比那些用珠宝暴利还要多得多。

    云畋是白圭的弟子,当然也是守着白圭的这套理论。

    又因为他经商的确是“薄利多销”,所以才会受到百姓信赖被称作“良商”。

    而名声好反过来又使百姓愿意与云畋做生意,于是便越做越火。

    现代人如果会知道这些经商理论似乎不奇怪,但是两千多年前的战国时期就有一批商人知道这么做,那就是相当有远见了。

    因为云畋名声在外,担心上当被骗的经才一找就找到了云畋。

    接待经的倒不是云畋,而是云畋旗下的盛田米铺。

    经鼓起勇气将两卷纸递了上去,战战兢的问伙计:

    “小哥你看,这物事可能换米?”

    老实巴交的经可不敢问能换多少米,他只希望能换到米。

    伙计接过纸展了开来,看了半天也没看出这是什么,于是就将它交给了掌柜。

    掌柜初时以为这是赫蹏。

    但认真一看却又不是。

    对于这种新鲜物事商人总是足够敏感,于是问了经几句便拿着纸飞奔支找云畋。

    云畋一看这东西也颇感兴趣:像丝织又不像丝织,质地均匀平整光滑,于是好奇的问:

    “可有问他此物是如何制得?”

    “又有何作用?”

    “欲换多少米粮?”

    掌柜回答:

    “却是一问三不知。”

    “只问能换多少米粮!”

    这不只是经老实巴交,而是他对此物能换粮食毫无信心。

    云畋虽不知这东西的作用,但觉得有些像赫蹏,一时兴起就提笔在纸上写了几个字。

    一写之下便大吃一惊:

    “此物书写着色却要比丝帛、赫蹏还要清晰。”

    “且黑墨还不会透背,却是便于书写的好物事!”

    下一秒云畋就看到了这其中的商机,暗道:

    “这要是能大量收购此物乃至获得此物的制法……”

    想到这云畋也就不再迟疑,当下道:

    “快,去把那艺人请来。”

    掌柜应了声就派出马车去把经接来。

    云畋却在房里焦急的来回走着,他刚让掌柜出去心下就后悔了,早知道就应该自己去一趟……若是让别人抢了先岂不错失良机?

    等了一会儿掌柜就带着经上来,云畋赶忙迎了上去:

    “老丈,此物你是如何得来?”

    经一下就被云畋这样子给吓住了,他原本想实话实说,但转念一想:

    “校尉再三交代制盔一事不可对外宣扬。”

    “这物事想来也与制盔有关,又哪里是我等小民可以随意讨论的?”

    “这云畋虽是得罪不得,但那秦军校尉又岂是好惹的主?”

    “一不小心因此丢了性命岂不冤枉。”

    想到这,经只朝云畋一拜,回道:

    “东家原谅则个,经只想知道此物可否换得粮食。”

    “若是不能……”

    不等经说完,云畋就回答道:

    “能,自然能换粮食。”

    “每张换两斤米可好?”

    经呆愣当场:

    每张两斤米,那便是十钱。

    十张就是一百钱,再加上纬的那十张就是两百钱。

    这玩意居然能值两百钱?!

    那秦军校尉诚不欺我,这可是笔大生意。

    云畋见经不说话,还道他是对这价格不满意,便又说道:

    “若是老丈对此价格不满意,那便……”

    经赶忙回答:

    “满意,满意。”

    “一共二十张,便换两百钱!”

    云畋还想从经口中问到一些信息,但经哪敢多说,拿上钱后敷衍几句便一溜烟的跑了。

    那云畋只拿着几张纸唉声叹气,暗道这生意要是让别人做了,便少了个发财的机会。

    正在此时胖子屯进来了,手里拿着一卷纸……

    沈兵这边先是听到经的回报,说是一张纸能换十钱,恰好是一名工人一天的工钱。

    其实这工钱是少算了。

    一日十钱只能买两斤米,而两斤米只能让一家人不饿死而已。

    经那是因为摄于沈兵是秦军校尉,所以自己将工钱压到最低……

    沈兵这段时间做了点市场调查:

    一名服役抵债者,每天工钱为八钱,一天口粮需两钱,于是便是十钱工钱。

    也就是说,十钱仅仅只能养活五人。

    而古时若上有老下有小,一家通常不只五人,七八口是常有的事。

    知道这些后,沈兵大手一挥,便主动将工钱提到每日十五钱。

    反正现在这钱来得容易,能让百姓生活得好些又为什么不?

    经自是对沈兵此举感恩戴德。

    待走出军营后又长叹了一口气……他此前去寻纬想要告诉他这个好消息时,却发现纬早就不知道逃到什么地方去了。

    经当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只是可叹那纬聪明反被聪明误,眼前这笔好生意却与他无关了。

    经前脚刚走,云畋后脚就到。

    当然,云畋能不能见还得亲卫通报经过沈兵首肯。

    沈兵知道云畋是为何事而来,不过他自然不会在校尉营内见云畋……

    应该说这云畋还是有作用的。

    因为商业这事说不准。

    比如以纸抵债……现在之所以行得通是因为它流通量少物以稀为贵。

    如果市面上的纸越来越多,商人再联合刻意压价,到时就很快贬值了。

    所以沈兵想要实现以纸抵债,不仅要保证艺人愿意,还要保证市场上有个稳定的、讲信用的收购商。

    只有这样那些手艺人才能真正得到工钱且相对稳定,而不是一些对他们来说无用的纸。

    所以云畋这个商人才重要,这也是沈兵有意让胖子屯用纸去还债的原因。

    b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