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小说

我才不是精灵文配角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我才不是精灵文配角:正文卷 第五百五十九章:一个不留!全部驱逐出去!

    『在极北的古老传说中,龙的遗骸消失了,极北人会遭到灭顶之灾,列夫是这么讲的。』

    超梦将这些话转述过来。

    厽厼。李想只觉得心累,这群异界人年年搞事情,又次次被他在事发时撞上。

    更加关键的是,自己几乎次次都只能当个“看客”,全程要苟命,却又不得不出力。

    譬如第一次阻止那些人把水君弄到吸收柱上,让“花”再启动。

    第二次忽悠超梦,让这个满心戾气的“人类之敌”变成同伴。

    如今第三次机缘巧合破获偷猎者捕获神兽的诡计,成功弄清楚了他们的后续计划。

    这让他的生活怎么轻松地起来,他和异界人的矛盾根本没办法调和嘛。

    果然还是只能学习艾主席,把那些人一个不留,全部驱逐出去。

    李想摇了摇头,开始思考超梦刚才的话。

    传说?灭顶之灾?

    传说小精灵关乎生态,这点从急冻鸟身上已经得到了证实,但这和酋雷姆这个疑似天外彗星落地球的外来者有啥关系。

    咋地它在北极镇着啥旷世妖魔?

    或者它也吸冷气?

    可是北极哪里来这么多冷气啊,酋雷姆吸不够急冻鸟接着吸。

    超梦并没有给他答案,因为列夫没有继续说下去了,它自己也不知道龙的遗骸、北极和极北地区有什么关系。

    它甚至不知道“龙的遗骸”是什么玩意儿。

    急冻鸟大抵是知道的,但看它的样子,明显没有去救酋雷姆一把的想法。

    大部分神兽都自己管自己,很少有凤王卫队这种世界警察。

    三剑客好像也是满世界转的,只不过它们更偏爱宝可梦,对人类充满敌意。

    李想一边思考,一边看着列夫和阿芙罗拉开始联络其他巡护员。

    两个不同面孔,甚至不同人种的中年人恶狠狠地咒骂对方,叽里咕噜也不知道在说什么语言。

    按照联盟法律,这几个家伙大概率是要坐到白发苍苍了,和异界人扯上关系不说,又大规模非法捕猎小精灵,还涉嫌故意伤害。

    如果他们清楚急冻鸟当地气候有关的话,指不定还能加个危害人类罪……当然只要不傻,就绝对不会承认。

    话又说回来。

    原著里的酋雷姆是分裂出捷克罗姆和雷希拉姆的“躯壳”。

    这里的酋雷姆被称为龙的遗骸,传说周刊里,也有雷希拉姆和捷克罗姆的存在,说明也已经分裂出去了。

    但分裂的原因是什么?

    原著中是合众的一段神话历史,掌握巨龙的两位英雄因理想和现实产生分歧,最终导致巨龙一分为三。

    这里呢?

    这里也存在着有分歧的两位英雄吗?

    李想并不知晓,传说小精灵身上的未知多如牛毛,甚至原著中的一些设定同样充满谜团。

    例如图鉴介绍里,将酋雷姆称之为冰之传说。

    宣称它等待着真正的英雄,将真实与理想填补进自己残缺的身躯。

    李想曾幻想过自己有一天穿越到宝可梦世界,说不定就是那位英雄。

    可如今想起来,却满脑子都是酋雷姆那个会抓走人类和宝可梦,将其吃掉的未证实童话。

    万一特么是真的呢?

    被宝可梦活吃了可不算什么好的体验。

    少倾。

    列夫那边似乎结束了交流,对着阿芙罗拉说了些什么,又歉意地对李想和超梦笑了笑。

    紧跟着,便将两个中年人放上冻原熊的背,又用他们的精灵球收回小精灵,跑走了。

    李想注视着他的背影,只觉得冻原熊好顶,三个人近两百多公斤随便扛着跑。

    “李想,雪岭马上要封山了,你们尽快出去,封山了瞬移就用不了了。”

    阿芙罗拉看向超梦,请求道:“超梦阁下,拜托您带着急冻鸟前往极北总部,那些人可能携带了不明的机械……最迟明天早上,我们就会来接它回雪岭。”

    “啊?”

    李想愣神,超梦却是颔首应许,最近它和巡护员联盟的关系不错,一点小忙帮就帮了。

    阿芙罗拉不管李想什么想法,上前抱住了他,继续道:“事后总部那边会有人来找你,神子,感谢你的宽容,我还有我的使命,失陪了。”

    她拿走了那个黑科技望远镜,匆匆离去,看得出是真的时间紧迫。

    那急冻鸟呢?

    就这么丢给超梦不管了?

    李想侧过头,和急冻鸟的血色瞳孔对视。

    “那你现在要去那什么极北总部吗?”

    “啾?”

    急冻鸟瞥了眼超梦,点了点头,一副积极配合巡护员工作的架势。

    &#32&#22855&#20070&#32593&#32&#115&#117&#121&#105&#110&#103&#119&#97&#110&#103&#46&#110&#101&#116&#32&#21434&#21437&#12290好嘛!

    现在又好说话起来了。

    之前你的思想觉悟怎么没这么高。

    李想无语,但他很想知道那群去北极收服酋雷姆的偷猎者,究竟能不能成功。

    只可惜目前自己没办法掺和这种事情,想去北极,至少得有墨冶这种实力和地位,才能说走就走,还有人做后勤。

    “那行吧,没我事情了,唉,这出来兜个风能给我整一堆破事。”

    李想叹了口气,拍掉身上的白霜,自己原本还能“呜呼”一下,现在就只剩“唉”了。

    他道:“麻烦送我一程。这么大老远,我怕又被啥野生小精灵给当成偷猎者逮了,二话不说给我脸上来一套。”

    一旁的急冻鸟只觉得无数根利箭往自己身上插,糟心不已。

    指桑骂谁呢!含沙射谁呢!

    它有心瞪李想两眼,想了想后,还是没跟小孩儿一般见识。

    『嗯。』

    超梦迟疑了两秒,道:『比赛加油,上午三场打得不错。』

    “你有在看?”

    李想微怔。

    超梦颔首道:『嗯……我的基地在建了,等你什么时候有空,我带你去看看吧?』

    “好呀好呀!”李想狂点头。

    并没有多聊,这情况也不允许他们继续寒暄下去。

    超梦将瞬间移动的光环施展到李想身上。

    突地。

    “啾!”

    急冻鸟叫了一声,超梦动作一停。

    在李想不明就里的目光下,急冻鸟痛惜地扭头叼住自己的一根尾巴,用力一拔!

    飘逸且绚丽的水蓝色纤长尾羽,便出现在了它的口中。

    “啾啾!”

    急冻鸟脑袋一甩,把尾羽扔到了李想的身上,一脸“拿走拿走”的表情。

    李想瞅了瞅手里的羽毛,和扭过头不忍再看,再看就心碎的急冻鸟,忍不住笑了。

    厽厼。瞬移光环继续施行。

    “下次记得看准人再攻击啊!”

    伴随着人影的消失,这句话留在了空气里。

    “啾啾!”

    知道了!要你教!小孩儿屁话真多!

    急冻鸟气得在原地蹦来蹦去。

    超梦莞尔,像是想起了什么,问道:『你应该,很久没和人类沟通过了吧?』

    “……啾。”

    跳脚的急冻鸟动作渐缓,迟疑着轻轻点了点头。

    和巡护员联盟的人立下约定,是在很久很久以前了。

    作为雪岭的“神”、生态的保卫者,一直以来它过的都是避世的生活。

    哪怕生活在这里好多年的阿芙罗拉,也没和它交流过。

    怎么说呢,它天生对人类这种生灵不是很感冒。

    连这几天冒头,都是因为那些偷猎者不管乱抓,还特别嚣张地攻击它。

    所以。

    在质问钢铠鸦,听到这家伙说什么“特么说了不是我们干的”、“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之类的话后。

    没想着继续沟通下去,觉得它不过是在说谎,大言不惭地冒犯自己,想着直接把他们用冰控住,再慢慢盘问。

    至于那小孩儿说什么后遗症……后遗症是啥?

    急冻鸟完全不懂这个词汇的概念,也没有想过自己的暴风雪,究竟会给人类带来多少伤害。

    冰一下会死吗?应该是不会的。

    它记得自己当初冰过的那个巡护员就没死,人类的身体素质还是可以的。

    ……这些是之前的想法。

    现在看来,似乎有一点出入。

    &#32&#29609&#21543&#23567&#35828&#32593&#32&#119&#97&#110&#98&#97&#114&#46&#110&#101&#116&#32&#21434&#21437&#12290『我建议你多和人类、宝可梦交流,声带长出来是沟通用的,别让它白费了。』

    超梦仿佛能看到急冻鸟在想什么,饱含深意地看了它一眼,幽幽地说道。

    而后,便带着它瞬移到了极北巡护员联盟总部。

    『永远不要做一个独夫,无论你再怎么重要。』

    超梦这般说着,捏碎了之前收服急冻鸟用的精灵球。

    急冻鸟垂首,不言语。

    然而。

    在雪岭。

    它们刚刚瞬移走的位置百米外。

    一片白雪中。

    无数绿色流光从四面八方的林间飞射进去,将雪戳的千疮百孔。

    旋即。

    一只戴着绿色领巾的黑绿两色杜宾犬扑了出来。

    它跑到刚才众人活动的位置,轻轻嗅了嗅,目光看向极北巡护员总部的位置,以及岭城。

    又骤然消失。

    “嗷……”

    ……

    雪岭外围。

    当徐鹤听到信使鸟的汇报,说李想被一只蓝色的大鸟袭击,可能有性命之忧,大惊之下准备报警时。

    李想骤然出现在了他的身后,仿佛从天上掉下来似的,一屁股跌到了象牙猪的背上。

    把象牙猪吓了一跳。

    徐鹤等四张脸也愣愣地看着他。

    “啊……不好意思,回来晚了。对不起我错了,我愿意写检讨。”

    李想摘下风镜和口罩,尴尬地挠了挠头。

    超梦也太给力了点,原以为会瞬移到雪岭外围,没想到直接坐徐鹤后面了。

    难顶。

    “你——”徐鹤的脸上闪过一丝怒气。

    但瞧见李想脸上惭愧的表情,和周围三人惊异的面容,最终还是堵了回去。

    不断在心中默念“我是一名教师”。

    几秒后。

    他点点头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这时。

    牧场内随处可见的广播突然响起。

    说是有突发异常天气,牧场即将关闭,请各位旅客赶紧回到起始点,又对坐骑们发出了指令。

    游客们便陆陆续续,往起始点方向前去。

    李想放出了钢铠鸦,重新坐到它背上,旋即将手里的羽毛塞进怀里。

    “你到底遇到了什么?”

    宋桀和宫煦来到他身边,意味深长地看着那根纤长的蓝羽。

    b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