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驱魔人的自我修养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驱魔人的自我修养:正文卷 221、就这?

    咚……

    又是一声枪响。

    杜维面无表情的踩在尸体的身上走出了房间。

    视线扫视了一下周围。

    黑暗中,有着许多人形的轮廓在向着自己走来。

    一共是六个。

    “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你们应该都是那个恶灵仿照我弄出来的东西。”

    “姑且叫你们人偶吧。”

    “可我想问一句,就靠这些模仿者想要杀我,你是不是太小看我了?”

    语气中带着一丝不耐。

    在恶灵不动手的情况下,就靠着几个人偶想杀自己怎么可能。

    自己随身带枪,可不是为了防备恶灵的。

    杜维冷冷的瞥了剩下的六个和自己身材穿着一样的人偶,扭头就向着楼下走去。

    现在的情况是。

    旅馆里已经发生了无法理解的一幕,而恶灵却隐藏在暗处。

    而那个玛丽·肖夫人,很有可能也是这种人偶。

    当然。

    不管是不是,杜维现在都不想和恶灵继续玩下去了。

    他可以为了达成目标,让自身陷入危险之中,哪怕是亲手主导也在所不惜。

    但不代表他喜欢陷入被动的局面之中。

    虽然不知道,这个恶灵为什么表现的那么奇奇怪怪。

    可杜维的目标却始终没有变过——解决它并且安全离开。

    然而……

    让杜维有些意外的是,他往楼下走的时候,那些人偶却反而没有了动作,一个个用死寂诡异的目光看着他。

    “你在等我犯错?还是说,直到现在我都没有触发你杀人的机制?”

    他语气冷漠,却是对着始终没有正面出现的恶灵说的。

    人偶们没动手,他也没有再开枪。

    因为如果子弹消耗殆尽,自己就只能拿刀徒手肉搏。

    也就是说,他会陷入更危险的情况。

    只是。

    当杜维走到楼梯口处的时候,他却止住了脚步,脸色变得非常难看。

    因为在楼下,也就是大厅里。

    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许多人。

    其中有男有女,甚至还有着艾伦警察的存在。

    而在他们的中间,则是穿着花色外套,有些驼背的玛丽·肖夫人。

    在看到杜维的一瞬间,所有人都抬起头,用死寂阴沉的目光看了过去。

    犹如实质般的恶意,在这一刻直接沸腾了!

    耳边,更是响起了一阵无比诡异且阴冷的女人歌声。

    【小心身后的玛丽·肖,她以子为食常怀抱】

    【千万不要回头看,否则鲜血会流干】

    【失去灵魂变人偶,噩梦沉沦心不在】

    ……

    这是另一个版本的童谣。

    但歌声说不出的诡异,让杜维心里涌现出一种强烈的,想要回头看的冲动。

    可在背后,他能感觉到阴沉刺骨的寒意。

    就仿佛是寒潮一般,一丝一丝的穿透衣物,顺着皮肤的毛孔钻进身体里。

    每一丝寒意,都带着恐惧的气息。

    情况非常的危险。

    最恐怖的是,杜维根本就没有提前察觉,灵视完全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

    他咬了咬牙直接打开黑伞。

    这把伞是他手里最强的保命物品,只要打开基本上没有恶灵能对自己动手。

    可这时,一只苍白的女人手掌,却完全无视了黑伞的存在,直接搭在了他的右肩膀上……

    杜维浑身一僵,额头更是渗出了细密的冷汗。

    什么情况?黑伞没用?

    紧接着,更让他无法理解的事情发生了。

    又有一只苍白的女人手掌,搭在了他的左肩上,阴冷的呼吸声触碰在他的颈部,那诡异阴冷的女人歌声,在他耳边再次响了起来。

    此时此刻。

    杜维脑海中立马浮现出了惊骇的画面。

    自己打着黑伞站在楼梯口,背后有着一个女性恶灵将双手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把脑袋伸向自己的颈部,在自己耳边唱着恐怖的童谣。

    千万不要回头……

    杜维心里没来由的出现了这个念头,而且越发的根深蒂固。

    再结合听到的另一个版本的恐怖童谣,只要一回头,自己绝对会死。

    而且身后的这个恶灵,甚至能无视自己的黑伞。

    在杜维遇到的恶灵里,它甚至比修女表现的还要可怕。

    周围,阴沉压抑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那些站在楼下大厅里的“人”,或者说人偶也都死死的盯着自己,迈开腿一步一步的走了上来。

    在走廊里也响起了沉重的脚步声。

    那六个模仿自己做出来的人偶,也正在逼近。

    必死的结局。

    可越是这个时候。

    杜维就越是冷静,他整个人的气质也变得阴冷森寒了起来,右手更是浮现出了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寒意。

    恶灵化所带来的,除了能直接触碰到恶灵以外,更多是体现在精神上的。

    人性的流失所带来的绝对理性。

    所有的情绪都被压制住,一切正面的或者是负面的情绪,对杜维来说完全不存在。

    越是这样。

    他就越是平静,脑海中更是把来到亚德市的所有经历全都过了一遍。

    人偶,从不正面杀人的恶灵,惊悚荒诞的场景。

    一切的一切,都仿佛是一个陷阱,要把自己逼入绝境。

    贴在自己背后的恶灵,更是能无视黑伞这种东西。

    其他的东西,有可能也根本没用。

    已经没有比这更无解的死局了……

    可杜维却准确的发现了一丝纰漏。

    恶灵既然都能做到这种程度,为什么不直接杀死自己,反而要让那些人偶来对付自己呢?

    是它想要玩弄自己,还是说它根本就做不到直接杀死自己,只能依靠人偶?

    杜维更倾向于后者。

    至于两个版本的童谣,他一个都不信。

    于是。

    杜维毫不犹豫的扭过头,立马就对上了一张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美丽脸庞。

    它根本没有五官,也没有头发,看不出性别。

    可杜维看到它的时候,毫无逻辑的认定,它的脸就是最为美丽,且最为完美的脸。

    在他回头的瞬间。

    歌声戛然而止。

    但那些人偶的步伐却更快了,甚至有一个已经走上楼梯,来到了杜维身后。

    然而。

    杜维却根本没有任何理睬,只是死死的盯着面前的恶灵,眼神冷静的令人发指。

    “我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了,是因为我根本就不满足你的杀人机制,所以你不管怎么做,都没法直接杀了我。”

    “所以,我该怎么称呼你,恶灵玛丽·肖?还是完美人偶?”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