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我捡了只重生的猫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我捡了只重生的猫:ep7 春天花会开 第317章 让我离开(4/4求保底月票)

    余秋轻声地说道:“对不起……”

    何诗的眼泪落得更多了。

    为什么听到一句对不起,心里就涌起了这么多宽慰和高兴的情绪。

    就因为他终于意识到自己需要的是什么了吗?

    但他肯定一直知道的啊,他只是确实没时间,自己也清楚。

    于是何诗吸了吸鼻子说:“没事的……”

    余秋的声音很小,像在说悄悄话:“等明天我回去,咱们一起去看个电影怎么样?好久没看电影了。”

    何诗悄悄擦了擦眼泪:“好啊!”

    “嗯,我们明天很早就出发,你也早点睡觉好不好?”

    何诗不禁点着头:“嗯,我这就睡了。”

    “爱你!”

    “嗯~”

    “回答是这样的吗?”余秋似乎不满意的语气。

    何诗笑着说:“我也爱你~”

    “晚安,诗妹妹。”

    “晚安,秋哥哥。”

    何诗挂掉了电话,却像是捡回了丢失许久的宝贝,把手机紧紧放在了心口。

    千里之外的巴东县城酒店房间里,余秋从被窝里钻出了,躺坐在那里有点发呆。

    非爷在看着窗外的小县城夜景,头也没有回。

    “非爷……还好你提醒我了……”余秋有点感激地说道。

    “还好?”非爷转过头,露出了一个像是自嘲的表情,“这么说,你已经真的变成事业狂了?”

    “啊?”余秋有点懵,非爷这是怎么了?

    非爷的头又转了回去朝向窗外:“余秋,经过这一段时间,我卖了20多万个币,手上有300多万美元了。”

    “那不是相当于2000多万了!”余秋的语气听起来很激动。

    非爷却长长叹了一口气:“睡吧。你跟何诗说了马上就睡觉,不要就这样随便丢到脑后。”

    “啊?”余秋又懵了,非爷从前几天开始就有点不对劲。

    难道是因为要来巴东、回到老家的原因?

    余秋见非爷真的不说话了,关掉了灯躺下了。

    但他没办法立刻睡得着。

    这两天的任务很简单,就是在乔荣盛的引荐和陈皮的带领下,和杨安之、卓龚、云燕看了看格子河石林那一带的现状。

    然后,又是吃饭喝酒的,希望拿到一份本县尤其是那个区域的相关资料,好用来做规划设计。

    这只是个意向考察,乔荣盛也不是什么大领导,因此这一行算不得顺利。

    至少在杨安之他们看来,不像是所谓千亿项目的派头。

    好在私底下多少有个说法,那就是不希望打草惊蛇以便将来坐地起价。

    饶是如此,云燕看到杨安之他们跟余秋的熟悉程度,也觉得自己像是过来陪着走个过场的。

    如果不是余秋说,至少园林这一块需要顶峰出大力气,云燕都提不起劲认真看。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非爷忽然说他把20多万币换成了2000多万,是什么意思?

    走了一天、晚上不免又喝了些酒的余秋,想着想着就慢慢睡了过去。

    窗户边上,非爷的眼睛一直睁着。

    他在想着昨天去湾里,陈皮说的话。

    从去年到今年,湾子周边的庄稼长势,比别的村好很多。

    湾里山上的树、地里的果子,也长得比别的村好很多。

    好得有点差别明显。

    别人都说,是湾里考出一个大学生,风水开始发了。

    非爷直觉事情不是这么简单。

    因为从现场来看,湾子周边的庄稼和树木的长势,也未免太好了一点。

    对比伤害太大了。

    只不过非爷自己也是在瞎猜,一点证据都没有。

    但想完这个之后,他继续想的,却是出发前听到的余秋跟贺方的讨论。

    还有突然出现在公司的方欣雨父母。

    以及到了花房民宿之后何诗的那些神态表情。

    从大城市到了山沟沟里,非爷的心绪似乎也澄明了很多。

    夜已经很深了,非爷也知道,大家都有点魔怔了。

    他静静地躺了下来,等回去再说吧。

    ……

    轮流开了一天的车回到了江城,先送走了云燕,杨安之和卓龚却拉住了余秋。

    “关于后续的规划设计,我们也去现场看过了,心里有数。要不再一起坐一坐吃个饭,口头先把价格谈一谈,也不用出什么专门的报价方案了。”

    杨安之觉得虽然去了一趟巴东,余秋表现得完全不是个千亿级别投资意向的老板场面,但反而更加确认了他是真想做这个事。

    那么趁还在当面,凭之前彼此已经建立起来的了解,把价钱大体上谈拢更重要。

    余秋有些为难:“过几天我还要去燕京的……”

    他也不好直接跟人家说,答应了女朋友要一起看看电影的。

    “反正总要吃饭嘛,我们是晚上九点多的车,现在也没事。”

    余秋看了看非爷,却见他默不作声。

    于是他想了想说道:“那我打个电话说一下。”

    非爷听到他这样说,目光转了过来,耳朵也支了起来。

    果然,电话里听见了何诗失落的声音。

    而余秋似乎并没有觉得很特别,毕竟这样的情形在过去一个多月里,越来越常见了。

    他也没多说什么,现在不是合适的场合。

    到了饭桌上,杨安之就说道:“根据我们实地看的情况和基础资料,如果要实现你在策划方案里所描述的那样一个景区,所牵涉到的区域还得超过你说的格子河石林区域。这么大的面积,要确定一次性做出总体规划来吗?”

    这时候非爷像是挺懒洋洋地说了一句:“先从我老家附近开始,以格子河石林的核心地区为一期,做陈大壮那个小说里的仙侠景区规划吧。”

    余秋诧异地看了他一眼,这不像是他的风格。

    按他说的如果手上有2000万的现钱,当然是一步到位了!

    结果他转述这个意见之后,卓龚反而眼前一亮:“就直接针对这个小说做设计?”

    “是啊。”余秋笑了笑,忽然神秘地说,“告诉你一个秘密,这个小说的作者,跟我们很熟!”

    “啊?”卓龚明显兴致都高了不止一层,“作者是什么身份啊?”

    杨安之服了,咱能先把价格谈好吗?

    非爷在一旁,漫不经心地听他们把这个一期做详细规划、后续二三期做粗略规划的合同谈好了,一共68万。

    他没有提反对意见,看卓龚这么有兴致,把活做好就行了。

    相反,似乎有一个问题不得不解决了。

    非爷准备回家才说的,结果没想到余秋在回去的路上给何诗打电话的时候,就听何诗说道:“余秋,这些天我一直都在想,我们将来会怎么样。但现在,我觉得……我觉得我们之间的距离仿佛越来越远……”说完,就传来一阵啜泣声。

    余秋慌了神,车子往路边停的时候,明显都刮到了侧边:“我知道是我有失约了,杨总说他们九点多的车现在也没事,干脆就把价格谈了……”

    “我知道!”何诗提高了点声音,然后又降了下去,“你跟我打了电话说了的,我知道。我只是不知道……以后是不是都会这样……”

    余秋张了张嘴,话却没能脱口而出。

    因为他保证不了,而现在明知道何诗为这个问题已经伤心了的情况下,他也没办法像平时一样,无意识地就出口许诺保证了。

    “我也……帮不到你什么,我又想你是个多留在家里的人,我……”何诗似乎用了很大的力气,才说出这些话,“花房已经做好了……要不你请个人负责打理吧,让我离开。”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