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小说

港综世界大枭雄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港综世界大枭雄:黑色风云 336 女装家驹

    首先澄清一点,罪犯照片上“孟波”是个尖嘴猴腮,长相猥琐的男人。

    虽然,他眉宇间透露着股精明,看来是个有两下子的角色。

    但他和大鼻子警察差距极大。

    此“孟波”非彼“孟波”。

    大鼻子警察就该来演“孟波”。

    不过,庄世楷让陈家驹女装钓基佬,可不是什么恶趣味啊。

    他是出于打击罪恶的考虑。

    一能抓住猥琐的基佬,二能找到马甲替警队立功。

    多划算的买卖啊!

    庄sir作为长官要多给小的机会,否则小的们会意见,这时庄sir便决定给家驹一个机会。

    “这件事情交给我!你过来!”庄世楷朝周华标招招手,周华标连忙凑近两步。

    庄世楷低头朝标叔窃语两声:“你就这样…这样…等等把家驹叫进来…这样…懂吗?”

    “嗯嗯嗯,庄sir,你真聪明。”标叔停得双目放光,连连点头。

    一名警员路过走廊,看见两名长官附耳私语,粘粘乎乎的样子。

    心头顿时一阵恶寒。

    庄世楷则在说完话,收回脑袋,拍拍周华标的肩膀:“你去吧!”

    “一定能成功!”

    “yes,sir!”周华标立正敬礼,心头满心佩服。

    庄sir不愧是庄sir。

    绝不逼迫小弟做事,总是用各种办法,让小弟心甘情愿的做事。

    刚刚他还想请长官直接下令呢。

    现在想想这种乱用职权的操作真是低级。

    “忽悠”才是最高级!

    周华标整理好衣服,气质昂扬的回到重案办公区。

    自信的男人最帅!

    “哼!”

    这时陈家驹坐在位置上看见标叔回来,脖子一昂,眼睛一翘,鼻孔里哼出两道冷气,浑无以前对标叔的尊敬。

    什么人啊!竟然要他堂堂超级警察男扮女装,去钓个猥琐死基佬?

    这样他沙展陈还怎么见人?重案组哪有他的容身之地?

    你个死肥佬!满脑子猪油!

    陈家驹心头暗暗腹诽,标叔却走到他面前和蔼的讲道:“家驹,不好意思啊。”

    “我刚刚想错了!署长已经教训我了。”

    “我正式向你道歉!”

    标叔姿态谦卑的扶助椅子,说完还正式道歉道:“sorry,sir。”

    陈家驹这下有些坐不住了,马上不好意思的站起身,连连摆手:“不用,不用。”

    “标叔您也是为警队考虑嘛…”

    虽然,陈家驹性格耿直,像头蛮牛,又拧又拗。

    但是相应的,他也有老实忠厚,脸皮薄的另一面。

    这种人靠拽是没用的,只能靠“哄”。

    就像你拖不动牛,但却可以用红布带着牛走。

    这时标叔看见陈家驹的表情,心头一笑,暗暗叹道:“这就受不住了?”

    “庄sir的招你还怎么接?”

    当然,标叔演技还是可以的,绝不会在表面露出破绽。

    此时他只是点点头道:“你理解就好。”

    这时“芽子”穿着皮裤,特意走进办公区道:“家驹,署长叫你过去一趟。”

    “好啊。”陈家驹点点头,脸上露出欣喜之色。

    难道署长要升我职?

    安慰安慰某个受伤的心灵?

    ”我也去!”周华标主动举起手道。

    “芽子”看了标叔一眼,并未出声拒绝。

    毕竟,标叔随便都可以敲去署长的办公室门,还是署长的得力助手,他去找署长不需要通报,家驹当然也没有拦住标叔的理由。

    他只有在心里暗暗讲道:“死肥佬不会要告我状吧?”

    两人一起走上六楼。

    来到署长办公室门外。

    “我先进去。”标叔抢在陈家驹前面讲道。

    “哇靠!不是真要告状吧?”家驹一路上本就心神狐疑,时不时偷瞄着标叔,试图从标叔表情里看出什么细节。

    可惜,他的脑袋真看不出细节。

    这时看见标叔不请自来,还要抢先进门,心里立即一阵狂叫:“不就是拒绝女装吗?用得着这样整我?”

    “哼!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女装!”家驹暗自下定决心,标叔却在心里窃笑。

    而陈家驹面对“高级督察”周华标,也没办法强行争夺,只能默默退后站好。

    周华标则是抖抖制服上的警衔,轻轻敲门,等到里面传来声音,才扭头朝陈家驹说道:“你坐门口等会。”

    处长办公室门口有条椅子。

    专门留给等候的人。

    “是!长官!”陈家驹面色悻悻的坐好。

    只见他双手放在膝盖上,贴着墙壁,挺胸抬头,显然是想给署长留个好印象。

    而玻璃办公室内的庄sir却在起身后,唰的一下,直接拉下百叶帘。

    陈家驹只能看见周华标站前和庄sir报告的画面。

    其余画面全部消失。

    “标叔不会说我坏话吧…”陈家驹心头忐忑。

    而庄世楷则在办公室里和标叔一阵眼神交流后,马上指着标叔鼻子大声咆哮。

    两人开始互飙演技。

    陈家驹坐在门口,动动耳朵,隐约能听见里面有声音,可却听清到底是什么。

    他暂时还不敢乱动,只能压抑满心好奇,乖乖坐在门口。

    忽然,一个“家驹”传到他耳朵里,惊的陈家驹立即站起。

    要知道,人可是对自己的名字最熟悉。

    多年的神经反应下,在相同的距离内…耳朵捕捉不一定能捕捉到其他内容,可却肯定能听清名字。

    而且陈家驹不仅能听清,还听出是标叔的声音……

    这下陈家驹再也忍不住,左右探头确定四周没人后,悄悄贴到门缝边,偷听长官对话。

    只听庄世楷的声音铿锵有力,出声讲道:“我一定要把家驹调离湾仔!”

    “每次行动都闯祸!”

    “留着他干嘛!”

    陈家驹听见这句话浑身一惊。

    没想到庄sir找他不是升职,而是要调职!

    庄sir调人能调哪?据说全是调水溏啊!

    随后又听标叔替他争辩道:“长官!不行!”

    “家驹是警队的超级警察,湾仔的明日之星,他是我手下最英勇的警探,你调谁都不行调他!”

    “大不了你调我!”标叔一拍胸脯,义正言辞的讲道。

    陈家驹蹲在门口都能想象出“标叔”感慨激昂的画面。

    实际上,标叔却在办公室里朝庄sir挤眉弄眼,暗示门口有人上钩。

    庄世楷眨眨眼睛,示意知道,随后讲道:“还明日之星?第一次破坏计划,第二次抓我卧底,第三次?第三次呢?”

    “还让他男扮女装?我怕他把罪犯吓走啊!”

    庄世楷生怕火候不到位,顿了一下继续讲道:“亏我还让他上警讯!我真是看错人了!”

    “总之一句话!你要调家驹就先调走我!不然我就不干了!”标叔的声音在里面传来。

    陈家驹蹲在门口却捏紧拳头,终于恍然大悟。

    原来标叔要他女装不是坑他,而是标叔早知道庄sir要调离他,特意找机会帮他立功。

    可他却毫无领情,还跟标叔闹脾气。现在庄sir要调走他,标叔还如此支持的替他说话。他可真不是人!

    陈家驹脸色涨红,憋着口气,心里又觉得沮丧、又觉得不服。

    另外还夹杂着愧疚之情。

    愧疚标叔的恩情,愧疚庄sir的栽培。

    他一定要证明给庄sir看!也一定要报答标叔!给标叔长脸!

    “嗙!”陈家驹再也忍不住,一把推开办公室大门,站在门口立正敬礼,昂着脖子大声喊道:“sorry,sir!”

    “标叔没看错人!”

    此刻,庄世楷与周华标对视一眼,立即收住表情,随后皱眉看向陈家驹喝道:“你来干什么!”

    “进我办公室不敲门!偷听我讲话!你是不是不想干了!”

    陈家驹面红耳赤嘶声喊道:“报告署长!是你叫我来的!”

    “你们喊的实在太大声了!我只想告诉你,标叔没看错人!”

    “哼。”庄世楷冷哼一声。

    标叔赶紧急急忙忙去拉人道:“家驹,你这是干什么。”

    “对不起标叔,是我误会你了,我向你道歉。”

    ”我是来向长官请战的,请长官把骚扰案交给我吧!我一定能抓住那个基佬!”陈家驹先向标叔道歉,随后又向庄世楷请战。

    庄世楷则好似余气未消一样,走回办公桌前,拿起水杯问道:“男扮女装抓基佬!你行吗?”

    ”报告长官!”

    “我女装专业的!”陈家驹表情严肃,立正喊道。

    严肃!真的非常严肃!

    “哼!说的跟真的一样,有种证明给我看。”庄世楷喝下口水,嘭的一声,重重放下水杯。

    陈家驹听懂长官的话,眼神闪烁着精光。

    “我一定不负长官培养!”

    “不负标叔!”

    陈家驹再度敬礼,直接转身离开。

    随后,办公室里只剩两个人。

    庄世楷与周华标宁静对视,办公室出现诡异沉默。

    可接着两人嘴角逐渐勾起弧度,再也憋不住,最后演变成哈哈大笑,接着又各自捧腹大笑。

    “哈哈哈。”

    “我受过专业训练,一般情况不会笑的…’

    ”除非憋不住!“

    ”哈哈哈!”标叔扶着椅子大声笑道。

    “不负标叔,不负卿!”

    “我女装专业的!”

    “哈哈哈!”庄世楷单手撑桌,狂锤桌面。

    两人身穿制服男人一唱一和,成功开启了家驹的女装之路。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