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红楼春:正文卷 第九百八十八章 竟有这等好事上门!

    红楼春正文卷第九百八十八章竟有这等好事上门!“国公爷,尼德兰不容小觑啊!”

    乔治走后,贾蔷召集了十三行四家当家人来,询问尼德兰之事,叶家家主叶星率先开口道。

    贾蔷并未先说可能的战事,但语气中已经流露出不惜一战的姿态,叶星等不及伍元、潘泽先说,自然是因为其中有重要的利益关系。

    贾蔷倒也没有指责,问道:“且说说看。”

    叶星拱手道:“国公爷,尼德兰国内有这样一支民谣,流传极广。说的是:我们在各国采蜜,北欧是我们的森林,莱茵河沿岸是我们的葡萄园,日耳曼、佛郎机、爱尔兰是我们的羊圈,普鲁士和波兰是我们的谷仓。甚至东瀛倭国只允许尼德兰船只登岸做生意,咱们的商货想卖去东瀛,都要经过尼德兰的商船。从粤州城开往外埠各国的商船,原先有七成是尼德兰人的,就算现在,也有超过四成是尼德兰人的!”

    贾蔷淡淡道:“尼德兰地狭不及粤省三成,人口不过区区两百万。尼德兰富则富矣,强嘛,就未必了。就本公所知,尼德兰和英吉利还有海西佛朗斯牙打过好几次战争。虽然尼德兰在海上三次打败英吉利,却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陆上战争,更是被海西佛朗斯牙直接打到了王都,几乎灭国。

    尼德兰当然仍是当世有数的富庶之国,海上做生意也依旧十分繁荣,但那又有甚么用?富和强,从来都是两码事!再者,即便他富且强,也绝不是可以凌虐、屠杀我大燕子民的理由!”

    四人都没想到,贾蔷对西夷之事居然了解到这个地步。

    沉默稍许,潘泽缓缓道:“国公爷,西夷伤我大燕侨民一事,此绝非第一出。早在景初二十三年时,甚至更早些时候,就有南洋侨民前来粤省,与督抚哭诉,在外之民遭苛虐屠杀。只是当时两广总督和巡抚以为:被杀侨民是‘自弃王化’、‘系彼地土生,实与番民无异’、是‘彼地之汉种,自外圣化’,因此侨民遭屠杀,‘事属可伤,实则孽由自作’,‘圣朝’无须加以责备……”

    贾蔷怒声道:“本公知道,便是现在朝中亦多有此等忘八,眼界如内宅之妇人耳,只顾算计其私房小利,而不知血脉大义也!

    若当初朝廷就能严厉对待,彼辈猪狗焉敢再肆意屠杀汉家子民?

    虽生于彼地,难道血脉就不是汉家血脉了?

    朝廷长久如此,那千百年后,凡出海之人,断无再念祖国之心!

    又何以以炎黄子孙为荣?

    本公若如那等狗官,天生我于世,又有何用?”

    那些汉民多是于乱世躲避战争而逃亡出去,并扎根于外的。

    其心,多半仍念故土。

    再者,护民于外,也是凝聚民族向心力,促进民众国家荣誉感的最好的手段之一。

    前世因也门互侨归国而诞生的《战狼2》,让多少原本认知模糊的人,坚定了爱国之心!

    当然,牧羊犬除外。

    但就当下而言,大燕是当世当之无愧的泱泱中华、天朝上邦!

    工业革命之前,还未拉开实质的距离。

    这个时候,贾蔷也有本钱强硬的起来!

    他将话说到这个地步,潘泽、叶星都不敢说话了,但脸色也都不大好看。

    一旦和尼德兰开战,短期内洋行生意也别做了。

    人家必在海上拦截大燕的商货。

    而一旦战败……

    战火甚至都有可能直接燃烧到粤州城!

    十三行是靠对外贸易安身立命的,这个决议等于在掘十三行的根!

    可是,眼下他们又有甚么法子?

    昨天之前,他们要知道会有这样的事发生,说不得还会站在巡抚、布政使和高茂成那边,就算不站过去,也想办法维持两边平衡对抗,他们才能站稳在中间,左右平衡。

    可昨天人家一举铲除了本土势力,如今在粤州城几乎一手遮天,他们连点辙都没有。

    卢奇眼珠子转了转,站起来高声道:“国公爷,我卢家必竭尽全力,助国公爷扬威海外!!”

    贾蔷一句话断了他以价格战和其他几家抢生意的路子,可以预料到,接下来卢家的生意一定会受到打击,损失惨重。

    那不如掀了桌子,大家都不做了,重新开始!

    到时候,十三行谁家老大,还说不定!

    贾蔷一眼就看破卢奇心思,笑了笑道:“扬威海外说的好!我们目的不是为了发动战争,战争不是儿戏,一旦燃烧起战火来,虽然本公自信必胜,也有必胜的道理。可是,能不打最好,和气生财才是王道。但前提是,绝不允许尼德兰再凌虐屠杀汉民!”

    听闻此言,伍元、潘泽对视一眼后,伍元缓缓道:“国公爷,若是这个目的,其实倒也并非一定要兵临城下。”

    贾蔷问道:“不施威,又如何让其怀德?”

    伍元笑道:“其实正如国公爷所说,尼德兰已经开始从极盛之时开始衰落,至少英吉利已经在不断的和尼德兰争海上霸权。所以诸位也不必过于担忧,即便果真发生了战事,只要打一场胜仗,他们仍会回来,继续同大燕做生意。而眼下既然国公爷也以为能不打最好,那自然更好。国公爷可以于海上展开一场战舰演练,还可以邀请西夷各国观看。或者不邀请也行,只要让他们的商船看到,消息自会传到尼德兰耳中。适时,我们几位正好从中说和一二,劝巴达维亚方面,不再苛虐汉民就是。”

    贾蔷闻言思量片刻后,点头道:“此议甚好。”

    目光又看向潘泽、叶星,道:“你们啊,眼界终究只是个商贾。插手外洋海师,干预军国重事的勇气哪去了?对内就胆大无边,对外就吓成这等熊样?”

    潘泽闻言脸都青了,狠狠看了卢奇一眼,道:“国公爷明鉴,京城之事小人已经查出了些端倪,多半是卢奇背后所为!”

    贾蔷哈哈一笑,道:“你不查,我揣摩多半也是他所为。但那些事,未必不是你们的心声。本公还是希望,你们能眼界开阔些。别的不说,尼德兰从极盛转衰,被英吉利、海西佛朗斯牙打的没脾气,战胜了都要割让好大一块利益,为何?

    因为尼德兰只会做生意,通过海上商运来攫取巨大的利益,如何能与真正的强国相比?

    你们和尼德兰就很像,只想着做生意买进卖出发财,可这些财都是浮财,是靠别人赏给你们的!

    别说那些西夷夷商,就是一个卢奇用些小手段,都让你们如鲠在喉。

    本公告诉你们,想真正站直腰板硬气的赚银子,不能只当个买办,要真正的走出去!

    像英吉利那样,造自己的船,用自己的商船,把商货运进运出,到那时,你们还会怕人家断了买货的心思?

    而想做到这点,海师不强,是万万不能的。

    国不强,你们就是想做个偏安一隅受人赏赐发财的小商贾,也早晚梦碎!

    所以,可以敬畏战争,可以希望远离战争,但不要惧怕战争。”

    潘泽、叶星闻言,起身领受。

    至于有没有听进去,就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

    ……

    四人刚刚离去,贾蔷还未折返内宅,就听到来人传报:

    徐臻来了!

    随行而来的,居然还有濠镜那位葡里亚女伯爵,和她的女儿。

    贾蔷一边传话让徐臻进来,一边又让人往里面递话,让伍柯、薇薇安、凯瑟琳一会儿帮助黛玉一起出面招待。

    未几,徐臻与两个金发碧眼的西方女子入内。

    贾蔷一看到徐臻,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那一双黑眼圈哟,人也消瘦的厉害,走路都在打飘……

    “仲鸾,你啷个回事?”

    这句带口音的问候,让堂上亲卫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徐臻见贾蔷一如既往的亲近,不曾因身份变迁而高高在上,也十分高兴,不过还是行了礼,哀伤道:“国公爷在上,小的这回为了国公爷可真是快要鞠躬精粹,死而后已了!”

    贾蔷哈哈大笑起来,道:“快快起来!仲鸾有功于社稷,当赏!赏你二斤老参,好好补补。”

    徐臻叹息一声,有些夸张的颤巍起身,不过听到身后那位十分美艳成熟的西夷贵妇嗔责了声后,就干咳两声,正经介绍道:“国公爷,这位就是葡里亚普法尔茨诺伊堡伯爵领的伯爵玛利亚·索菲·伊丽莎白。这位是她的女儿,波吕克塞娜·克里斯蒂娜·约翰娜。这个,一个叫伊丽莎白,一个叫约翰娜就好。”

    顿了顿又补充了句,道:“伊丽莎白乃武瞾之流,聪明过人,听的懂咱们的话。约翰娜单纯善良些……”

    听的懂咱们的话,但肯定不知道武瞾是啥意思。

    此辈拿他当面首,但六亲不认。

    念及此,贾蔷就打消了让黛玉接见她们的念头。

    和这样的女人打交道,太费心神,黛玉也不会喜欢。

    贾蔷让座后,问道:“带两位女士来见我,可是有甚么事?”

    徐臻干笑了声,道:“伊丽莎白夫人想和国公爷联姻……”见贾蔷眉尖一下扬起,忙又道:“主要是想结盟。”

    贾蔷道:“想结盟是好事,但不必联姻,我已经有了自己的妻子。”

    那位伊丽莎白夫人果然会汉话,笑道:“你们大燕不是说男人可以有三妻四妾么?你如今就有了两个妻子,那么说,还可以多一位。约翰娜是这个世上最单纯、最美丽、最善良的女孩子,而且,我会用公爵阁下最想要的东西,作为陪嫁!”

    贾蔷闻言扯了扯嘴角,好奇问道:“那夫人又想要得到甚么?”

    伊丽莎白正色道:“我想要公爵阁下保证,我在濠镜的利益不受侵害。包括,葡里亚方面带来的迫害。”

    贾蔷眼睛一亮,明白了。

    居然还有这样的好事上门……

    ……

    ps:最近更新给力,主要是想早点完成南下副本剧情,早日回京。我当然知道这样的副本不会讨喜,但这段又是怎么也绕不开的,所以我尽量多更点,早点写完,也希望大家稍微宽容些。我自己写的还是有些开心,也查了不少资料,觉得挺有意思。

    最后,求一波票票~

    b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