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修真

洪荒之乾坤道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洪荒之乾坤道:第二篇 魔道之争 第一集 时光回溯 第四十三章 乾坤心脏的悸动!恨意滔天

    无量山。

    乾坤、鸿钧、罗睺三人饮完茶,静坐着不动,已经过去了很久,到头来还是罗睺打断了这种默契。

    “行了,现在道论完了,茶也饮了。

    尔等该离去了,本尊的无量山实在是不欢迎你等二位。”

    “又何必在这里耽误时间,算算,二位此番来这里的目的也早已完成。”

    乾坤挥手将茶具收好,“既然罗睺道友不欢迎我,那就算了。”

    “是把,鸿钧道友。”

    “既然事情已了,本道也得回玉京山了。”鸿钧站起来,轻轻扬起拂尘,脚底边升起一朵云彩,“山中事务繁忙,这就告辞。”

    随后,他就化为一道白玉色的流光消失在天际。

    乾坤身上蓝黄二色的流光不停的闪烁,“那本道也告辞。”

    原本应该无事,但他突然觉得心忽然紧了一下,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牵动了一下。

    转瞬间,他已经确定了这股心之悸动是源自无量山的方向。

    “罗睺这小儿,定是有所隐瞒。”

    可乾坤也想不明白,到了他这种层次,没有特殊情况,根本就不会发生这种情况,就像是在预警一样。

    “不过,到底罗睺干了什么事情,竟然会引发我的反应。

    此事必定不同凡响,我得去看看。”

    打定了注意,乾坤便借助乾坤珠的能力,遮蔽了自己的气息和痕迹。

    悄悄的再次靠近无量山。

    越靠近无量山,他的那种感觉就越清晰。

    静下心来,就能感觉到仿佛另外一个人的心跳。

    耳边也隐隐约约有个人的声音。

    不过,干扰太强了,他也不确定听到的声音是谁的。

    听到的话也都是断断续续的,没有太多有用的信息。

    “交……事情…怎么样了?”

    “回禀……已……妥了。”

    “桀桀!”

    “……这件事……我……会有第三个人……。”

    “放……主人……傀……不会惊动他。”

    “……若是有差异,本道会亲手终结于你。

    ……你的生命是我赋予的,你过去为了本道而活,现在也是为了本道而活,以后也注定是为了本道而活。

    若是我发现你有其他的情况,后果你是知道的。”

    乾坤听到这里,心中已然有了定论。

    说话的人,无疑就是罗睺。

    可是,他与这个人对话中的“他”究竟是谁?

    罗睺又究竟在密谋什么?

    为什么他又会对这个愧有反应?

    乾坤此刻只觉得怎么想也想不出答案。

    等等……

    凶兽量劫的画面又涌上了乾坤的脑海中。

    可是他明明记得,已经将凶兽皇无念消灭的干干净净,灰飞烟灭。

    一丁点元神都没有残留,所有的本源都被打算。

    是绝对如何都不会再有复生的可能。

    如果不是无念,乾坤想不到洪荒还有谁能够引起他的反应。

    “该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刚刚一瞬间,乾坤又想起了十分不愿想起的画面。

    常青替自己抵挡了无念的攻击,惨死在自己的面前。

    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让他太绝望,太想杀掉罗睺以及无念。

    ……

    无量山内某地。

    罗睺的面前正半跪着一个没有形体的类人形生物。

    一瞬间,似乎是被什么给影响了。

    半跪姿势变成了全跪,双手抱头,全身不停的颤抖。

    一股强烈的杀意席卷而来。

    罗睺那双魔眸立即透过现象看到了本质,虽然没有锁定杀意出自谁,但是确定就在无量山附近。

    手一挥,太始魔气随着飞出,弥漫到整个无量山。

    阻隔无量山与外界的联系。

    ……

    乾坤恢复了理智,肯定是立刻隐藏了自己的气机。

    他知道,此刻还不是自己要暴露的时候。

    罗睺迟早有一天,要收拾他。

    他现在还无法确定,倘若等他真的确定了,他定会持着剑,杀上无量山。

    杀他个片甲不留。

    “罗睺,之前我便已经警告过你,最好不要和无念扯上关系。”

    “倘若你急着送死,本道也是可以满足于你。”

    为了不被罗睺发现,乾坤没有撕裂空间,也没有飞盾。

    而是在乾坤珠的伪装下,遁入了大地之中。

    行走在地脉之内。

    ……

    没有定形,如同镂空的构装的类人形生灵已经恢复正常。

    罗睺随手一抓,它就被罗睺抓在手心。

    太始魔气不断的汇聚在手心,似乎在侵蚀这个镂空的类人形生灵。

    虽然是镂空,可还是很痛苦。

    是那种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疼痛之感。

    “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罗睺‘桀桀’的笑声,似打雷。

    “回禀主人,魔傀也不清楚。

    求求主人,放过魔傀。”

    “本魔祖说过,若是此事有第三人知道,本尊便会终结你的生命。”

    罗睺咆哮道。

    魔傀镂空的眼窝里面冒着不断扑腾扑腾的蓝黑色火焰。

    时而旺盛,时而超级低迷,似风轻轻一吹,便会熄灭。

    “主人,魔傀真的什么也不知道。

    求主人放过魔傀。”

    魔傀越是挣扎,越是求罗睺饶过他,罗睺就越是心狠手辣,魔傀也就越难受。

    甚至是感觉到了生命已经被停滞了。

    “主人,主人,魔傀刚才似乎感觉到了一股恨意,想要杀了魔傀和主人的恨意。”

    “恨意,”

    “桀桀!”

    罗睺尖声笑道,“这天下,想要本尊之命的何其之多,这句话可挽回不了你的性命。”

    魔气已经开始凝结成漆黑、冒着气泡的液体,魔傀的身躯在这个液体之中渐渐腐烂消退。

    魔傀身上的气息也十分的微弱,眼窝子内的蓝黑色火焰也仅仅只剩下一丝微弱的光芒,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突然,就当魔傀只剩下头部的时候,眼窝子内的蓝黑色火焰仿佛爆炸了一般,哗啦啦的熊熊燃烧起来。

    “主人,主人,魔傀有线索了。”

    罗睺停下了将魔傀消融掉的决定,魔傀唯一仅剩下的头颅跌落在地面之上。

    “说。”

    “快说,本尊可饶你不死。”

    “主人,魔傀的脑海中突然多了一幅画面。”

    “什么画面。”

    罗睺高坐在王座之上,抬起手,掌心对着只剩下头颅的魔傀。

    魔傀仅剩下的头颅‘唰’的一声,落入罗睺的手掌。

    他浑身漆黑的魔气涌动,罗睺自己亲自读取了魔傀的记忆。

    下一刻,罗睺的眼睛瞪的老大,似乎看见了什么十分不得了的东西。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