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小说

我的一天有48小时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我的一天有48小时:正文卷 第十六章 叙旧

    张恒从ktv出来后看了眼手上的海星。

    现在的时间还不到凌晨一点,他开着polo找了一家快捷酒店作为临时的住所。

    今晚从沙滩裤大叔那里得到的消息算得上是物有所值,让张恒知道自己的身世已经开始在诸神间流传开来,这对他来说当然不是什么好事,但也不算太出乎预料,在自己被机械之神盯上的时候张恒就已经想到过这种可能了。

    实际上现在的情况对他来说还不算最糟糕的,毕竟他的名字并没有在传言中被提到,也就是说大部分神明就算想干掉他也不知道该从哪里入手。

    但这其中当然也有例外的,联系不想练琴之前跟他说的手机之神被劫持的事情,还有洛基临死前的那番话,张恒基本已经能推测出机械之神对自己动手背后真正的主使者是谁了。

    他只是没想到赛特居然也会盯上他,暂时也不清楚赛特是纯粹为了自己的安全想要干掉他,还是打算通过这件事来做什么文章。

    老实说,赛特的折腾能力也超出了包括张恒在内很多人的预期,毕竟埃及九柱神的名头听起来很大,但是现在到底不是两千年前了,单论神力赛特甚至连二流都算不上,再加上他的行事风格一向很随心所欲,虽然所到之处往往一地鸡毛,但是破坏力还没大到这种地步。

    挑动新神和旧神之间的恩怨,继而让双方之间的关系在短短几周的时间里恶化到这种程度,即便双方本来就有积怨,这也不是单凭一己之力就能做到的事情。

    不过这并不是张恒关注的重点,他的当务之急还是找到对付那座冰下城市主人的方法,张恒原本是想以旧印为突破口,找到这颗小石头的制作者,看看对方有没有什么办法,但是按沙滩裤大叔的说法,制作旧印的人很可能就是他的父母。

    这样的话张恒也没什么去询问的必要了,因为他相信如果那对儿夫妻真的有办法彻底解决他身上的问题,他们早就动手了。

    张恒知道这条路走不通,只能另想其他的办法了,回到房间后他先给丁四发了封邮件,询问积分的收购情况,以及是否找到可以治愈樊美男的道具,之后又打开了网页,正准备登陆玩家论坛,没想到下一刻床边的电话却响了起来。

    张恒拿起话筒,听到了另一头传来的呼吸声。

    过了大概五秒钟的时间,对方先一步打破了沉默,那是一个带着暗示的女声,“您好,先生,请问需要按摩服务吗?”

    “不了。”张恒道,之后就要挂掉电话。

    一般这种时候对方也不会再说话,因为张恒拒绝的很干脆,显然不是潜在顾客,但是这一次对面却是一反常态,居然接着又道,“别忙着拒绝啊,我们的按摩是免费的先生,机会难得,您今晚反正也睡不着觉,不如试一试,我保证会带给你从没享受过的快乐。”

    她说完最后一句话,电话另一头却迟迟不见回答。

    不过只过了不到半秒钟,她面前的房门就被打开了。

    张恒看着站在门外的佳佳,皱了皱眉头,“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别担心,我不是什么什么斯托卡跟踪狂,只是你恰好住在我的地盘上。”佳佳笑道,收起了手中的电话,她换了一身衣服,不再是ktv里那身清凉的吊带装,头上的猫耳也摘了下来,现在的她穿着一件小夹克,牛仔短裤,配合她那一头短发看起来倒是很清爽。

    “你的地盘?”

    “你该不会以为我们只在游戏点做生意吧,那里可只有晚上才会有人去,而且玩家的人数毕竟也有限,根本不够我们姐妹分,我们不得不在外面再各自圈块儿地盘。”佳佳说到这里顿了顿,“你打算就让我这么一直在门外站着吗?现在扫黄打非这么严,如果有人举报,我们俩之后就得去派出所里喝茶了。”

    张恒闻言停顿了片刻,最终还是让开了身子。

    “谢谢。”佳佳走进了他的房间。

    “你来找我干什么?”张恒随后关上了门问道。

    “还不是因为有些人太绝情,明明给了你电话号码,可是隔了这么久都没联系过人家。”

    佳佳的目光在房间里转了一圈,结果并没有去坐那两把空着的椅子,而是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床上。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张恒不动声色道。

    “抵赖是没有用的,虽然你的化妆技术很厉害,但是你身上的那股味道是没法掩盖的。”

    “味道?”张恒闻了闻自己的衣服。

    佳佳笑出了声来,“不是那种味道了,是你的灵魂所散发出的味道,不过和我们上次相见,你的味道也变化了不少,这也是为什么我之前在游戏点没能立刻认出你的原因,看来这段时间你也经历了很多事情。”

    佳佳已经说到这份儿上,张恒也没法否认了,只能道,“我最近有一些很重要的事情要忙,暂时顾不上……叙旧。”

    魅魔小姐闻言眨了眨眼睛,“怎么,是因为我太粘人,让你感到厌烦了吗?”

    “不,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张恒摇了摇头,走到窗前,提起了放在桌上的热水壶,准备给佳佳倒杯水,不过下一刻他的动作却是停在了半空中,随后他的另一只手已经摸到了腰间的小刀。

    “呃,我想告诉你我们之前的协议依然有效……就算你不用什么强硬的手段,也可以睡到我的。”佳佳望着张恒那只握刀的手道。

    “都到了这种时候了还打算继续说谎吗?”张恒将手中的小刀抵在魅魔小姐的脖子上,一点没有要怜香惜玉的意思,“你带了多少人来?”

    “我什么人都没带,实际上我是偷偷从游戏点里流出来的,我又不是傻子,虽然我们姐妹之间的关系不错,但是你是我的个人私藏,我还没打算把你拿出来分享。”佳佳突然被小刀抵住虽然有些紧张,但是她的眼睛依旧睁的大大的,褐色的瞳仁中看起来没有任何杂质。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