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大医凌然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大医凌然:正文卷 第1354章 临时医院

    “我要是拍张照片出来,你们不会把我拘禁起来吧。”胡主任望着下方来来去去的人,突然开了一个不合时宜的玩笑。

    左慈典听的一笑,道:“拍呗,没事。得,您先转转,我下去帮忙。”

    他也不用等胡主任的反馈,小跑着进了一个帐篷,换衣服洗手一气呵成,再出来,已是戴上了帽子口罩,进到挂着“门诊”的帐篷报道去了。

    十二泉乡的义诊区域,基本是按照野战医院来构建的,但在实际使用中,义诊既不需要大量的创伤重伤室,也不可能将关注点都放在外伤等方面,所以,云利方面的工程师,又在现场做了许多的改建工作。

    事实上,直到现在,云利依然有两位数的工程师,窝在一间帐篷里面,不断的做着现场改进的计划。

    对云利公司来说,他们本身已经是将之看作是“临时医院”的项目在操作了。尽管到目前为止,大家还不确定赢利点在哪里,但董事长看重的显然不是什么赢利点,而具体的经办部门,这几年依着凌然,也没少赚到钱,尤其是云利的直播系统,大面积铺开指日可待,自然更不会在这种“小事”上忤逆二人。

    相反,因为预算给的足,又有现场的需求可供调研和判断,临时医院的项目反而做的很是顺利。复杂的结构设计等方案还需要一些时间,但仅仅是前期的准备,已经让项目组意识到,临时医院和野战医院是截然不同的两种生态。

    凌然自然是不用去管这些的。

    做“义诊”从某个层面来说,属于是他的一时冲动,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也是他一直希望平衡的东西。

    医生的级别做高了,名气大了以后,接触到的病人的层次也会越来越高,这不仅仅是因为飞刀多了,学术会议多了,又或者下级医生多了,还因为门诊的挂号难度提高了,黄牛票的价格提高了,那对于价格敏感人群来说,找到知名医生的难度就大大提高了。

    凌然从小是在下沟巷子里长大的,看到的街坊邻居,大都是不愿意买黄牛票请不起飞刀的人,如果说,一两年以前,许多人还可以通过排队排号等各种方式找到凌然这里来,那到了现在,若是不找凌结粥之类的关系,那难度已经提高到了非常程度。

    当然,义诊面对的病人,病情通常都是较轻的,但凌然也不是很在意。他挺喜欢复杂手术所带来的多重秩序感,也同样喜欢简单的诊断所带来的掌控感。

    “应该是胆囊结石,需要做手术切除了。”凌然接诊的病人已经是筛过一遍的了,他看过报告,又做了体格检查,就拿出住院单,问:“做手术吗?”

    “要钱吗?”病人和家属也很直接的样子。

    “择期手术要。”凌然道。这也是科室内商量好的决定,如果不要钱的话,不仅仅是十二泉乡和附近的人了,云华市都会有确诊的病人愿意跑过来看病的,对于许多人来说,这就等于是白拿的几万元。

    此时接诊的病人和家属也面带犹豫。家属不舒服的争取道:“不是说义诊不要钱吗?”

    “诊断、检查和急诊不要钱,择期手术,你可以选择合适的时间去山下的任何一家医院做,也可以看这边是否可以做,但费用都是一样的。”马砚麟感觉不爽的辩驳了一句。过来的时间长了,遇到的情况也都是差不多的,病人和家属哪怕明知道不免费的项目,也会有枣没枣的打一杆的。

    凌然倒是无所谓的坐着。下沟诊所内的环境,比如今义诊的环境会好一些,但也好的有限。尤其是街坊邻居的状况,早十年的时候,也都是为钱斤斤计较,能省则省。当然,现在还是斤斤计较,但能省则省的主要就是老年人了。

    病人犹犹豫豫的走了。

    过了一会,又来了一名肠炎的患者,却只是开了药。

    接着又是一名关节炎的老病号,则是只能开了转诊单,但看他的样子,多数还是不愿意去看的。

    “你们这里能做手术吗?”再一名病人坐上来,开口就问。

    “只有部分手术能做,你是什么问题?”凌然说着,跟旁边的马砚麟要病历。

    这也是义诊与普通诊断所不同的地方。在云医虽然也会遇到许多二次就诊或重复就诊的病人,但首次就诊的病人数量还是不少的。十二泉山的病人则不同,除了急诊和感冒发烧之类的问题,剩下的几乎都是老病号了。

    马砚麟甩手拿出一本厚厚的纸质病例,接着又将对方的身份证刷了一下,才道:“二十年的膝盖肿痛,始终是保守治疗。”

    “我看看。”凌然并不着急,拿着病历,从头到尾的翻了一遍。

    他翻的挺快,而且有些津津有味的意思。

    不像是普通医生的成长过程中,会主动被动的阅读大量的病历,凌然反而少了这个步骤,但此时看来,倒是饶有兴趣。

    病人和家属互相看看,都乖乖的坐着。

    后面排队的病人在帐篷外呆着,也不知道里面的情况,有的排不住了,就干脆到隔壁少人的帐篷去排队了。义诊原本就是相对自由的环境,加上医护人员的比例较高,秩序倒是不受影响。

    凌然看了好一会,再合上病历,又看了病人的电子病历,才问道:“要做手术吗?”

    “想做,不敢做。”病人年约60岁,期期艾艾的道:“我听人说,膝盖的手术做完,用不了几年还是得坏掉。”

    “有这个可能。”凌然点点头。

    “那……做手术不是没什么用。”

    凌然奇怪的看了对方一眼,道:“你的膝盖已经坏掉了吧。”

    “我还能走路。”

    “这就是坏掉的膝盖了。”凌然认真的道。

    病人听懂了,迟疑片刻,问:“那您能给做吗?”

    “可以。”

    “就在帐篷里做?”

    “对。”

    “帐篷……有点太那个……”

    马砚麟插话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你们县医院的条件,也比不上这个临时医院的规格。”

    一群人刚来的时候,义诊就是普通义诊的模式,以诊断开药和输液为主,但有凌然在,又有云医的配合,十二泉乡的义诊的规模就开始打着滚儿的往上翻了。到了现在,手术室的配置已经起来了,最起码,常见的普外手术能做得,复杂些的手术先处理再转院也能做到,再有直升机的加持,治疗能力是完全不弱的。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凌然等人坐镇。外科手术其实不需要很高的要求,80年代以前的中国医生往往可以在条件很落后的情况下,完成相当高级的手术,虽然效果可能达不到现代医学的顶尖水平,但一流水平是没问题的。

    归根结底,做手术最重要的还是外科医生的技术和经验,设备之类的固然重要,但水平稍微高点的医生,都懂得因地制宜的做出选择,在条件好的情况下,医生自然可以选择更为激进或更为全面的方案,条件不足的时候,自然也有相应的判断。

    而在十二泉乡的这个临时医院里,问题就更简单了,凌然将适合做的手术做掉,不适合的手术送走,另有直升飞机的转诊做备选,义诊的手术效果可以说是相当好的。

    病人有些心动,再看着凌然,道:“是凌医生您亲自做手术吧,要不是的话,我不做。”

    “可以。”凌然自然是没意见,膝关节手术对他来说,只是小手术而已。

    马砚麟想的多了,打量打量病人身后的年轻女人,特意问:“为啥一定要凌医生亲自做手术?”

    “因为凌医生是唯一把我的病历看完的医生。”病人道。

    马砚麟一愣:“没必要看完病历的……你这个病很简单的。”

    病人:“但凌医生看完了。”

    帐篷内的几名医生,都陷入了失语状态。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