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大医凌然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大医凌然:正文卷 第1291章 小颤颤

    熊医生嘟嘟囔囔的不肯放开喝酒,直到凌结粥开了瓶剑南春出来,才眯着眼睛,享受起了小院的夜色,以及市区难得一见的微弱星空。

    相比之下,苗医生的情绪始终昂扬着,他也不太吭声,就是一杯一杯的敬酒,很快就喝的半熏,然后摇头晃脑的喊道:“凌医生呢,我要给凌医生敬酒!”

    他跟下沟诊所的关系,更多的是合作,以前的时候,他还经常跑去别的小医院和诊所坐诊,但是,现在随着下沟诊所的名气增大,病人变多,设备和器械更新,苗医生已经是常驻此处了。而下沟诊所的进一步发展,能够带给他的好处自不待言。

    另一方面,苗医生还能从凌然这里学到不少东西,这种有钱有前途的感觉,让苗医生喊“凌医生”的时候,眼袋都在不停的颤。

    “凌然睡觉了,他妈不让他喝酒。”凌结粥随口就将陶萍拉出来挡枪。

    苗医生听的一愣:“他妈?”

    “恩,家里的事,他妈说了算。”凌结粥说话间,端起杯子,又跟费力克斯一碰:“干杯!”

    费力克斯嘿嘿一笑,端杯就喝,根本都不用劝。

    苗医生有些茫然的也喝光了杯中酒,喃喃道:“但是……但是……”

    “你声音小点,别吵醒凌然了。”凌结粥压了一句,才道:“没什么但是了,我在家里也得听老婆的。”

    “但是!”苗医生手指着凌结粥,点了点,依旧道:“下沟诊所?不是就建在你家的院子里?”

    凌结粥一愣?再微微摇头,道:“从本质上来说?我老婆要是愿意管?诊所的事,也得听她的。”

    “好像也没毛病。”苗医生看向熊医生。

    “别看我?我回家都装着累翻了。”熊医生酒到杯干,忍不住唱起歌来:“北风那个吹?雪花儿那个飘雪花儿那个飘飘年来到……”

    费力克斯和凯伦立即鼓起掌来。

    “唱的太好了。”

    “太有趣了。”

    “唱的啥内容。”

    凌结粥想了片刻?道:“主要是对资本家的控诉。”

    ”资本家太坏了。”

    “没错,资本都是垃圾。”

    两位米国公民喝着二锅头,激烈的抨击起来。

    ……

    上沟。

    社区诊所的张天成,坐立不安的望着诊疗室里的病人?时不时看看手机。

    “龟儿子?这样的谎也敢撒!”再刷到凌结粥的朋友圈里,下沟诊所排队问诊的画面的时候,张天成彻底爆炸了。

    “老板,你不是四川人吧。”药柜后面站着的小护士也没什么事,随口聊天。

    “不是川人就不能骂龟儿子了?”张天成气呼呼的说了一句?又用两根指头扩开手机屏幕里的红色横幅,道:“我看来的也不是美国专家?现在骗人的还少了?咱们中国人真的是,看见个白人?就当人家是美国人,弄不好就是个美国来的盲流。”

    “啥叫盲流?”小护士射出一汪代沟。

    张天成又气又无奈的解释道:“就是无业游民那种。”

    “对哦?有看新闻里说的。就像是有些学校的外教?就不知道是什么人。不过?凌医生是云医的专家,听说还挺厉害的,应该不至于吧。”上沟的社区医院里的小护士,提起凌医生一词,也是两眼放光,特指凌然的。

    张天成其实也相信,有凌然的存在,说不定是真的能找来美国的医生,但是,世界顶级什么的,他就完全不相信了。

    张天成不屑的道:“就算是美国的医生又怎么样?美国专家难道更懂输液不成?”

    小护士噗的笑了出来:“听说米国人不输液的?”

    “输液不输液,来的人也不可能就是米国专家。我自己做医疗的,我不知道?”张天成呼呼的骂着,道:“凌结粥是真能吹!我这么给你说,真要是有世界上叫得出名字的医学专家,他到北上广的私人医院去,挂号费开个六万六千六,照样排满档期的。”

    “那一场病看下来,不是要上百万了?”

    “有钱人买个包还有上百万的,救自己的命,上百万算什么。”张天成说着指指下沟诊所的方向,道:“明人不说暗话,据我所知,凌结粥的儿子,要是愿意跑私人医院去,有资格做上百万的手术,但你说他能请来世界顶级专家什么的,他能请来我也信,找个名头邀请来开个会什么的,也有可能的。但你说请世界顶级专家到下沟诊所坐诊,这不是瞎扯吗?咱云华市的首富也没这个面子吧。”

    他还是乐意把凌然叫做凌结粥的儿子,毕竟,他跟凌结粥是几十年的老对手了,这么说的时候,自己感觉还蛮好的。

    小护士也听的饶有兴致,然后问:“咱们云华市的首富是谁?”

    “我过去看看。”张天成觉得对话进行不下去了,抓着手机,拔腿就走。

    上沟巷子和下沟巷子是并行交汇的两条。

    张天成走了一截,再拐一个弯儿,就看到了下沟诊所的位置。倒不是他的眼神好,而是下沟诊所门前拥的人多,一眼就能瞅见了。

    凌结粥的朋友圈照片,倒是没有骗人。

    张天成愈发的嫉妒,走过去,就见几个穿正装的人在帮忙维持秩序,同时给排队的人端茶倒水搬椅子。

    “儿子的医药代表都要用,不要脸。”张天成也是认识医药代表的。

    尤其是疫苗厂商的医药代表,对张天成这样的社区医院负责人还是很重视的,日常回扣偶尔送点小礼物都是有的,但做牛做马这种水磨工夫,就还得是大医院的高级医生才能享受得到。

    张天成对此还是有点羡慕的,咂咂嘴,远远的拍了两张照片。

    “老张,张医生。”附近有人看到了,招手叫他。

    张天成定睛一看,却是街道办的主任,连忙走过去打招呼。

    “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咱们卫生局的崔局长……”街道办主任又介绍跟前团成一坨的人。

    张天成看着眼熟,赶紧客气的问好。

    “张医生是跟前上沟医院的负责人。”街道办主任再给一句话,又问张天成:“老凌搞的这个问诊,你知道什么情况吗?”

    “噱头吧……”别看张天成刚才义愤填膺,现在他也不敢说定了。

    “进去看看。”局长皱皱眉,迈步就走。

    街道办主任一下子就被甩了下来,无奈的瞅张天成一眼,道:“不确定的事情,你就不要胡说嘛。”

    “世界顶级的医学专家,那是什么概念……”张天成不服气的道:“我没说骗子就不错了。”

    说着,张天成怀疑的看向街道办主任,道:“你们不会是想指鹿为马吧?”

    街道办主任瞬间慌了0.125秒,接着就摇头道:“卫生局的想法,关我屁事,你也少说两句。”

    “不能来个美国人,就是世界顶级医学专家吧。”张天成恨不得将刚才跟小护士聊天的内容再说一遍。

    “进去再看吧。”街道办主任不置可否,走到张天成跟前,才低声道:“年末了,卫生局也要写工作报告的。”

    张天成撇撇嘴,再看里面的卫生局长已经跟几个老外勾搭起来了,更是一阵不爽。

    这时候,就听翻译开始转述局长话,问道:“两位目前是在哪家医院任职?”

    张天成竖起耳朵听着,心道:这两个要是在国内读书的就有意思了。

    两人长的老是老了点,但西方人都显老来着。

    “克利夫兰心脏中心。”费力克斯面无表情的应了一句,很有大佬的气质。

    “克利夫兰心脏中心。”卫生局长重复了一句,感觉没有纽约没有DC之类的,稍微有点low,于是看向自己身边的副局长,问:“这个医院你熟悉吗?”

    他本人是非专业的,倒是副手是医生出身,这个话的意思,就是让副手来修饰挽回了。

    副手却是一时间有些发愣,再次低声确认道:“您在克利夫兰心脏中心具体的工作内容是什么?”

    “做心脏外科的手术。”费力克斯有些不耐烦了。

    这时候,一名云利的医药代表上前,默默的递上了一叠打印纸,上面的内容,正是费力克斯和凯伦的简介。

    张天成远远的看着,恍惚间就见到“主治”,“哈佛医学院”之类的词。

    几名卫生局得官员,更是看的手颤眼颤心颤。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