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圣墟: 第1628章?没天理

    天外,那道给人无边压抑感的黑影,冷漠无比,漆黑的双目像是两口黑洞要将人的灵魂吞没进去。

    他没有说话,但是,却更加的让人恐惧了,纵然是各族的腐烂大宇级生灵都忍不住颤栗。

    这并非是他们胆怯,而是一种原始本能驱使他们要臣服,就如同麋鹿遇到兽王,会天生被压制,心惊肉跳。

    他无声的探下一只手,霎时间,整片天地都黑暗了,因为那只手太庞大了,覆盖满了整片天宇,挤压满虚空,遮拢天庭所在的大地。

    道祖出手,只手遮天,长也不知道多少万里!

    一只漆黑的手掌,让白昼化为黑夜,苍茫无边,遮住了一切。

    他要一把攫走浩瀚大地,抓走万物,让时光都凝固了,岁月河流皆颤抖,为他而驻足不前。

    万物凋敝,大千宇宙冷寂,在这只手掌下颤抖,轰鸣,诸天的秩序崩断,规则消散,只有一只黑手探入这片世界中,成为唯一。

    轰隆!

    楚风一点也不怵,丝毫不惯着他,什么道祖,什么诡异生灵中的拓路者,都不能让他臣服与恐惧。

    他在看到不好征兆的刹那,就已经提前一拳轰了出去,抢先发难,照亮大千宇宙的拳印升腾而起,轰鸣着,璀璨之极。

    轰的一声,他的拳印打出了天外,将道祖拒止在阳间大宇宙世界外部,与磅礴的黑色大手硬撼了一击。

    世外,天崩地裂,仙哭魔嚎,各种异象纷呈,闪耀在大千宇宙间,着实撼动了诸世界。

    人们第一次见到这样年轻的进化者就敢与道祖撄锋,并且不落下风,每一个人都觉得发懵,脑中一片空白。

    谁都没有想到,会有这种惊人的意外,着实令人难以置信。

    世外的道祖,那磅礴慑人的黑影也皱眉,他亦心惊,早先那分明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年轻人,怎么突然具备这种横压当世的力量了?!

    中央天宫中形势陡变,所有人都已石化,彻底被惊呆了,究竟发生了什么?让楚魔实力飙升,像是换了一个人!

    楚风满头黑发飘舞,双目格外的有神,他背对众人,只身面对世外道祖,怡然不惧,给人以无比强大有力的感觉,令所有人都觉得安心。

    现在,他正收拾那位使者呢。

    楚风的手掌变大,攥着灰袍青年,像是捏泥狗、塑土鸡,随意的拉扯,将那早先不可一世、轻狂的灰袍男子折腾的低吼,咆哮,最后更是哀嚎。

    因为,灰袍男子实在受不了,他像是一个布偶落入猛兽口中,被撕扯的不成样子,身上破破烂烂。

    他可是真仙级生物,可是现在,却被人随意地摆布,当稻草人似的来回折腾。

    他浑身上下早已是骨断筋折,没什么好地方了,到处都在冒血,相当的凄惨。

    所有人都泥塑木雕般,只有心在颤,那可是诡异源头走出来的使者,一位货真价实的仙级生物,平日间高高在上,可是现在,却被楚魔揉搓,拉扯,成为了土鸡瓦狗。

    “停,住手啊,我是使者,从我族净土而来,要与尔等相商大事,你不能这样对我。”

    灰袍男子害怕了,恐惧了,他的身体都快被楚风扯裂了,浑身上下没什么好地方了,再这么下去,他就散架了。

    楚风都不带搭理他的,现在谈什么使者,商议什么大事,无意义,早干什么去了,在那里颐指气使,轻慢诸天各族,桀骜不驯,现在后悔了?

    此外,这个灰袍男子曾一而再的羞辱在场的进化者,满满的恶意,竟敢跑来天庭本部招揽人马,还敢要他楚终极的道侣作为回礼,是可忍孰不可忍。

    再说,所谓的诡异族群派遣出来的使者,根本就没有诚意,并不是为密谈而来,完全是俯视的姿态,主要是为掂量天庭的现状与实力而来。

    对于此人,楚风没什么好说的,先给予他应有的“厚报”,然后直接打死就是了!

    毫无疑问,这个人在诡异厄土也不怎么招人待见,连不祥的道祖不久前都曾直接明说过。

    但是,这种人能当上使者,必然有些背景,有不小的来头,要不然也轮不到他来到这里。

    “道祖,请您降下法体,劈开此界,救晚辈啊!”

    到了这一刻,灰袍男子终于是怂了,没有了早先的飞扬跋扈,直接大声求救。

    天空中,一团朦胧的乌光绽放,而后像是无数的黑色太阳炸开了,轰落下来,并伴着无尽的混沌气。

    黑影发威,再次出手。

    只是,楚风早有准备,这一次脚下的波纹发光,化成了璀璨的金色浪涛,席卷而上,淹苍穹。

    诡异族群的道祖再次被挡在了大界外,没能进入。

    砰!

    同一时间,楚风抬手就给了灰袍男子一巴掌,这一次他整颗头颅都斜歪了,颈项不自然的扭曲。

    “还敢逞口舌之快吗?今天打到你自闭。”楚风又一次削他,此前这个灰袍男子太可恨了,现在他自然不会手软。

    “你……不能这样对我!”灰袍男子喊道,他的确怕了,这个年轻的怪物随意折腾,最后肯定要杀死他啊。

    他很清楚,对方会让他形神俱灭,不会给他留下任何复苏的机会。

    无论是何等境界,又有多少人可以无畏,无惧死亡,最起码灰袍男子不想死呢,他的声音都颤抖了。

    为什么不能这样对你?没什么特别的!楚风用实际行动回答,噼啪一段胖揍,可着劲的毒打他。

    灰袍男子满身骨头都断了,牙齿全部脱落,遍体血迹,眼看就不行了。

    “打我如针对道祖,你再这样下去的话,道祖不会放过你的。”

    他恐慌了,怕下一刻就会死,有些口不择言,竟色厉内荏的威胁楚风。

    楚风顿时笑了,这次回应了他,道:“我连道祖都打,何况是你?!”

    说话间,他像是拎着破布口袋似的,揪着灰袍男子纵天而去,直接主动杀到世外,要与黑影决战。

    阳间无数进化者都早已看直了眼睛,今天简直是颠覆性的,谁能想到,楚魔突然发飙,直接就要打道祖?!

    楚风提着灰袍男子到了世外,脱离身后的大世界。

    阳间许多顶尖强者,如一族的老族长,活化石般的仙王等,都在第一时间催动秘宝仙镜等,观察这一战。

    “死,或者放开他!”黑影身材高大,如同立身在宇宙黑洞中,吞噬周围的光束,其声音冷漠无情,锁定楚风。

    阳间但凡见到这一幕的人,全都悚然,黑影绝非说笑,他这是在警告楚风,要下死手了?

    “别对我发号施令,你我同级,你没有什么资格,而且,楚爷我都说了,今天要屠掉道祖!”

    轰的一声,下一刻,谁都没有想到,楚风爆发后造成的后果是如此惊骇人间,实在太恐怖了。

    纵然是楚风自己都没预料到,这一击威能如此之大!

    一团朦胧的光辉横扫了世外,像是要贯穿无数大宇宙,将前方生生劈开了,截断了时光长河。

    那是一张琴,石质化的,被楚风当作大棒用,直接轮动开来,向前砸去。

    纵然是诸王都看傻了眼睛,那是一张琴啊,雅物,结果楚风就这么粗暴的轮起来,夯向道祖的身体?!

    这……所有人的眼神都直勾勾,实在是无语。

    暴殄天物,焚琴煮鹤,明珠投暗……在一刻,诸王脑海中不由自主就浮现了一堆类似的词。

    人们瞠目结舌,楚风的彪悍着实惊呆一群老怪物,雅物当榔头,当棒子,用来砸人,真是没谁了。

    但是,那种威能,那样的力量,又实在震撼人心,惊慑了世间。

    石琴劈开世外,贯通一些残破无生灵的死寂宇宙,像是犁地般就这样打穿了过去,无物可挡。

    纵然是完整的大宇宙,道则齐全,如果挡在前方,现在也肯定被凿穿了,足以剖开顶级大世界。

    可想而知,这一击的威力!

    黑影很强,但是,也没有料到楚风拿琴当榔头,当大棍用,夯在他的身上,他并没有避开。

    他被砸的一个踉跄,站立不稳,而后更是直接摔飞了出去,满嘴都是血沫子,他竟被打伤了。

    当见到这一幕,诸王几乎都石化,不敢相信,这么“暴殄天物”、“焚琴煮鹤”式的一击,居然击伤了一位极其强大的道祖?!

    此时,楚风自己也在出神,石琴到底什么来头,居然有这种威能?

    他暗自回想,难怪当初连石罐都对其有了反应,当真是极致恐怖啊!

    然后,他没搭理眼神森冷、已经爬起身来、正对他杀意无边的黑影。

    相反,他提着灰袍男子,道:“你说,我打你如同针对道祖?好像有道理啊,我打你了,然后也削你家道祖了,确实都一个样子,同时被我打了!”

    灰袍男子像是小鸡仔似的,被楚风拎着,他现在着实被吓住了,竟不由自主的颤抖,这是什么怪物?他很想大吼出来!

    那可是无匹的道祖啊,居然上来就被这个楚怪物打了跟头,结实的夯在身上,满嘴淌血沫子,异常骇人,怎能不让灰袍男子恐慌?

    “没用的东西,抖什么?”楚风嫌弃手中的灰袍男子,不想折腾他了。

    然后,他一顿扯吧,在一声惨烈的大叫声中,他将灰袍男子给拆散架了,就地格杀,让其形神俱灭。

    “他虽然在灰雾族中不成气候,也很讨人厌,但是有一点无法否认,他是该族嫡系中的嫡系,所以,他才有资格当了这次的使者,而你闯了大祸,将来必然要死在路尽生灵手中。”

    黑影话语冷淡,像是在揭示楚风将来的凄惨结局。

    “谁敢动我?”楚风无惧,道:“从你开始,今天先屠个道祖,给尔等看,让那些所谓的诡异至强族群多准备点棺材。”

    然后,他就……拎着石琴,再次向前冲了过去,又一次开始夯人。

    显然,这里的动静已惊动了另外两对正在激烈厮杀的道祖,无论是九道一还是古青都觉察到了,一脸活见鬼的样子,透过无尽虚空向这里望来。

    这小子……能与他们并肩而立,可以共同迎战恐怖道祖了?!

    “前辈,你们怎么样?”楚风也寻到了他们,隔着亿万里时空,遥遥询问。

    现在,他有足够强大的实力,纵然见证了道祖大对决,也没有什么不适,相当的镇定。

    “我准备找机会弄死他!”老人皮的话语一如既往的彪悍。

    “我也……还好。”古青中气不足,明显负伤了,他的确不支,不是那个凌厉慑人的金发道祖的对手。

    轰!

    就在这时,金发道祖眼眸如剑,射出的璀璨光束太慑人了,割断了时光长河,同时也将古青给劈裂了!

    这太恐怖了,诡异族群的道祖极其危险,这是想要灭道运,击杀诸天的新帝?!

    天地崩开,世外的混沌大爆炸,一些残存的死寂宇宙更是被全面撕开了,要提前走向终结的时刻。

    古青竟被打裂了,相当的惨,满身是血,伤痕从额头那里一直裂向胸腹部,几乎就要崩开。

    “前辈,你没事吧?”楚风一边进攻黑影,一边大声吼道。

    “没事儿,都是道祖,他想磨灭我的话,没个千八百年,估计希望不大。”

    显然,古青在强撑着,他远没对方实力深厚。

    虽说同级道祖激战,动辄就是数千年,甚至数以万载,但若是道行与对方差距非常明显,那就另说了。

    “可是,你都……裂开了。”楚风担忧,一边对决,一边时刻关注古青。

    “无妨,裂着裂着就习惯了,就适应了。”古青回应,然后,他就自己修补大道之伤,弥补肉身之创。

    楚风无言。

    一些绝顶仙王通过特殊手段,观看到了世外的大战,也都面面相觑,一阵无语。

    “不行,他敢动你,让你帝裂,我便先弄死他们阵营的一个道祖,古前辈你挺住,等我打死一个道祖!”楚风大喊。

    无论九道一还是古青,亦或是诸王,皆张口结舌,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想杀死道祖,哪有那么简单,需要漫长光阴慢慢去磨灭才有可能。

    轰隆!

    然后,人们就看到了,楚风如同疯魔般,拎着石琴,满域外轰砸黑影,将对手打了一个跟头又一个跟头,让黑影满身都是血!

    道祖血溅世外,这着实看呆了所有人,即便是九道一与古青都愕然,感觉很不真实。

    “你怎么还不死?我要屠掉你,赶紧殒落!你是茅房里石头吗,又臭又硬,怎么会这样结实,赶紧给我死去!”

    楚风一边轮动石琴,很莽的轰杀向前,一边在那里愤愤不已。

    事实上,黑影更为愤怒,实在是无法忍受,他又不是腐烂的大宇生物,更不是凡人,他是强大的道祖,怎么可能会被同级的生物轻易灭杀。

    纵然是绝顶道祖,又有几人可以直接杀死他?

    而眼前这个年轻的怪物,居然如此的愤懑,一切只因为没能立刻干掉他。

    岂有此理,这个小辈竟敢如此小觑与轻视他,黑影感觉无比的窝火,实在是忍受不下去了。

    突然,楚风拨动了石琴仅有的一根琴弦,那晶莹的丝线,刹那间如同无量大道之轨迹,斩了出去。

    噗的一声,它割裂开黑影的血肉,近乎将不祥道祖腰斩,让黑影极为震撼,深感惊悚不已。

    他直接倒飞了出去,大量的道祖真血倾泻而出,看傻了所有人。

    “你为什么还活着?你的同伴敢让古青前辈帝裂,我就要让你立刻道崩!”楚风大追杀,一副疯魔的样子,那种感觉,实在是显得……太理直气壮了。

    众人觉得,宛若梦幻一般,这个楚疯子他不会真的认为能现场屠掉道祖吧?

    现在看,他的确就是那种心态,如果再不屠掉至强的道祖,他似乎会……更疯?!

    “这个疯子!”

    “该死的,没天理!”

    这一刻,别说其他人,就是另外两位来自诡异厄土的恐怖道祖,也都忍不住诅咒与骂了一句。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