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恐怖灵异

名侦探柯南之恶魔守护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名侦探柯南之恶魔守护:第二卷 组织生活 第四百一十六章 引蛇出洞?

    第四百一十六章引蛇出洞?

    “诶?薰去哪里了啊?”莫约十五分钟后,元太一边嚼着三明治,一边向柯南问道。

    “他刚刚先回去了,似乎是吃坏了肚子。”柯南指了指桌子上的三明治。

    “诶?这不应该呀。我所选用的食材都是新鲜的,怎么会。。”护田秀男不可置信道。毕竟是多年的咖啡厅店长,这点保证他还是有的。

    “嘛嘛。。薰这个人就是肠胃不好,跟作者一样,三天两头的肠胃炎,连更新都没了。”柯南摆了摆手诚实的吐槽着。

    “这样吗?”元太挠了挠头放弃了思考。

    事实上,在从高木警官嘴里得知老爸的案件记录丢失后,我就已经有些慌了。

    而紧接着高木又说记录又被寄回来,还没有署名的时候,我更是打了个寒颤。于是不得不即刻离开这个案发现场,急匆匆的赶回事务所。

    如果说老爸的案件记录丢失是在公交车事件之后,那么我敢肯定这么做的人必然是贝尔摩德或者赤井秀一的其中一个。

    当时,我特意清理掉了贝尔摩德和赤井秀一两方的卧底,记录却依旧发生了丢失,而且很敏锐的直接查到了老爸的头上。

    这其实说明了很多的问题。

    首先可以肯定的是,警局已经被FBI和组织渗透到底了。清理了一名卧底后,立刻就有新人补位。而再一次清理,难度就又会增加很多。这对我来说很不利。

    第二,公交车事件当天,老爸并没有在车上,有的只是我们这群孩子而已。也就是说,矛头根本不是对准老爸,而是对准了住在毛利事务所的我和柯南。

    亦或许,他们已经盯上了住在博士家的志保。

    奇怪的是,从记录失踪至今已经有了一段的时间了,不论是组织还是FBI似乎都没有行动,不,或许是他们已经行动了,只不过我不知道而已。

    试想,如果调查者是贝尔摩德,那么以她的个性确实有可能将事情隐瞒下来,但是找到叛徒这么大的事情,贝尔摩德真的能够一肩扛下来吗?答案是位置的。贝尔摩德似乎另有所图。

    而另一方面,如果盗走记录的是FBI那么现在在事务所门口应该早就围满了FBI的人,而就我所知,现在暴露在我面前的FBI只有两个?朱蒂斯泰林?赤井秀一。只是他们两个的出现,还不足以单枪匹马的和组织对抗。而且如果他们查到了小哀的真实身份就是志保?那他们早就应该找人接触志保了。

    “不对?总觉得我想的复杂了。”坐在驾驶座上,我揉了揉有些发涨的太阳穴。

    “不论两方是谁拿走了记录?但是为什么又很快的送了回去?”我自问自答道。

    “宣示自己对我们了如指掌?还是说想引蛇出洞?等等,引蛇出洞?引谁?柯南?还志保?还是。。我?”

    吱呀。。。

    想到这里?我即刻踩下了刹车专心思考起来。

    毛利小五郎的崛起是在工藤新一销声匿迹之后?而我对于工藤的消息封闭工作做得也十分的到位,从理论上来说不可能是发现了工藤的问题。那么就还有第二种可能。就是盗走记录的人并不是针对我或者柯南和小哀,出于这个角度考虑,我们被怀疑的资格都没有。

    但是如果从这个角度考虑的话?FBI盗取记录的几率就要小的多?因为他们没理由

    相对的,贝尔摩德却很有可能,因为。。她见过志保小时候的样子。

    “可是,不对啊。如果是这样的话,志保早就暴露了。”我靠在座椅上皱着眉头思索着。

    如果贝尔摩德发现了志保?那么在博士的家门口,甚至是学校门口?贝尔摩德早就该去把人掳走了。就算是她不把志保交给boss,在她身边还有一位一直想要找志保讨债的人呢。

    玲?如果贝尔摩德能够现在就确信小哀就是志保,那么将变小的志保交给玲处理?就可以最大限度的将玲这个金牌揽在自己的身边?对贝尔摩德来说是志在必得的。

    所以这样的想法也未必是正确的。

    很快的我否定了自己的一个又一个的想法?脑袋里却还在飞快的转着。

    “或许还有第三种可能?这两方人。。难道在互相引吗?”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天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我回来了!”大约半小时,我回到了家中。

    “啊,欢迎回来小薰。”小兰的声音满是温柔的响在我的耳边,这着实让我放心不少。

    走到厨房,我见到还在忙碌晚饭的小兰,站在她身后仔细观察了一番后,我确定了这真的是小兰本人而不是某个伪装大师假扮的,至此,我心中的最后一块石头也算是落了地。

    “诶?柯南呢?”还在执刀的小兰回头向我问道。

    “他还在帮那个大叔找表,我觉得无聊就先回来了。”我双手背在脑后,脑袋探出厨房朝着客厅四处打量。

    “叔叔呢?”

    “爸爸他买的赛马中了奖,正在去和街坊四邻炫耀呢。”自家的老爸突然收入了一笔横财小兰自己当然也是很开心的,毕竟家里四口人吃饭,财政偶尔也会因为自家老爸的喝酒而赤字一些,虽然眼前这个孩子的“妈妈”静流给过一大笔抚养费,但是小兰却一直都将那笔钱好好的存在银行,从来没有动用过,不过利息还是可以拿出来当零花钱的。

    “这样啊,叔叔他出去多久了?”

    “大概半小时了吧?”小兰仰着头想了想时间。“对了,爸爸出门前还说要我去买牛排,糟糕了,我差点忘记了。”

    “啊,没关系,小兰姐姐你就在家做饭吧,我去买就好了。”

    “可是。。这样真的可以吗?天色已经快暗下来了耶。”小兰满脸的担心。

    “没事没事啦~”我挥了挥手跑出了厨房。“小兰姐姐你就专心的做饭吧~我马上就回来。”说罢,我跑到了客厅,拉上了客厅的窗帘。又不动声色的在沙发下面装了一颗窃听器的发信器。这才跑出了房门。

    “这孩子。。没事拉窗帘做什么?”听到了客厅的动静,小兰也从厨房向外探了探头。“不管了,做饭做饭~”

    跑出了大门,我先回了三楼的起居室,在老爸和小兰的房间柜子后面各安装了一枚窃听器,而后跑到楼下在门口的地毯下也放了一枚。环顾了一下四周,确定没有可疑的人之后,这才松了一口气,朝着市场的方向走去,同时拿出了电话拨了出去。

    “明雅先生?”

    电话的另一端,许久没联系的凝雪接起了电话。

    “嗯。阿雪,在忙吗?”

    “目前没什么事情。”凝雪感受到我的语气,不由得严肃了自己的声音。“您说。”

    “在毛利事务所的对面租一间公寓,二十四小时帮我监视事务所附近有没有可疑的人物。”我开始下达命令。“白天的时候,你和月儿霜儿每两个小时在事务所门口逛上一圈,记得伪装。目的是观察周围驻足的人员,如果发现金发的外国女性,黑发带针织帽的魁梧男性,以及带茶发戴眼镜的文静男子。记得留意他们的动向,及时向我汇报。如果有机会,拍下他们的照片。”

    “是。”

    “对了。。如果发现了金色长发面向阴狠和带着墨镜身材魁梧,身穿黑色衣服的男性,记得第一时间通知我。还有。。紫色长发的女孩儿。”想了想,我还是报出了另外三个人的特征“如果发现了以上三个人有两个人以上一起出现,直接开枪,吸引火力后炸弹清理现场,马上逃。”

    “是!”

    玲的身手我就不多说了,以凝雪他们的能力想要一枪狙杀玲或者Gin都是十分困难的,但是能够第一时间吸引到他们的注意力,而且在几百米的距离下,想要逃走,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只要给我十几分钟的缓冲时间,我就能从米花市的各个角落赶回事务所。

    交代好事情后,我这才来到超市,买了两大块牛排,为了今晚的晚餐,也当是给自己压压惊。

    当我到家的时候,柯南已经回到了家里,因为我的支招,让柯南很快就将案子终结,而后不管现场的后续,直接跑了回来。在之后见到我回来,柯南也算是送了一口气。

    晚餐在美味的牛排和老爸的“洋子小姐加油!”中愉快的结束了。我跟柯南也回到了自己的卧室,两个人都仿佛是做了一天的苦力活,纷纷倒在床上不愿在动一下了。

    “薰,又发现什么吗?”短暂的休息后,柯南开始向我发问。

    “一切太平,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事情和人。”我掀起蒙到头上的被子一副无精打采的说道。

    “这样吗?难道是我们多心了?”

    “怎么可能是多心了。”我挠了挠头无奈道。“怎么就那么巧?”

    “我也这么觉得。”柯南坐起身向我看来。“如果真的是组织的人做的,那么他们一定会发现毛利小五郎名声鹊起的时刻,正好是工藤新一消失的时候。如果他们联想到这里的话。。。”

    “其实我倒是觉得这样的概率不大。”我摇了摇头。“你还活着的消息我封锁的很好,除非你的学校有组织的人,但是这样的话,你早就应该暴露了才对,才不会等到现在。”

    “这么说的话,确实是不应该,但是我想不到还有什么可能了。”

    “那就别想了。”我闭上了双眼,可脑子却依旧在转着。

    确实,我将工藤新一的信息封锁了起来,但是如果盗取记录的人是贝尔摩德,那还是有可能的,只不过切入点是我,亦或者是志保而不是柯南。或许现在他们的证据还不足以证明小哀就是志保吧,毕竟年龄与身体缩小十岁这件事,不是一般人能够接受得。

    “反而让我觉得奇怪的是,为什么他们要把盗取的记录又送回警察局,丢掉不是更好吗?”

    “我也是这么想,不过我却找不到什么头绪了。”

    “好吧,那这件事暂且先不说了。”见我不在想讨论这个话题,柯南沉默了片刻,最后放弃了思考,转而问了另外一个问题。“薰,我再问你一件事。”

    “嗯?”

    “你在组织里的时候,认不认识一个外国女人?”

    “。。。哈?”

    “这个女人是个女明星,名字叫做克里斯温亚德。”

    “!!!”

    8)